在澳中国留学生担心讨论政治敏感话题国内亲属会遭报复

新闻来源:《卫报》| 发布时间:2021年3月12日

翻译/简评:新街口 | 校对/审核:Beicy-数学老师 | Page:Daoiii

简评:

中共对海外华人和留学生的所作所为,充分暴露了中共的绑匪本质。

本文通过对澳大利亚国会质询信息的披露,揭开了中共控制、强迫海外留学生为中共从事间谍活动, 监视学校、老师和同学及对外宣传任务的真相。

首先,那些在中国仍有亲属的留学生和华人是中共的首要目标。因为他们在国内的亲属就是中共手中要挟海外华人的肉票。中共可以轻而易举地拿他们亲属的工作、自由和人身安全作为筹码,用来要挟持不同政见的华人闭嘴、顺从和妥协。如文中所揭露的“中共政府协调、组织了许多对来自中国的学生进行威胁和恐吓” 。

其次,中共不仅仅要控制海外华人,还要利用中国巨大的人口和市场来要挟其他国家的学校和企业。本文披露出的新南威尔士大学撤销本校老师批评中共暴力镇压香港和平抗议的文章;以及昆州大学停止了反对中共的澳洲本土学生的学籍。这些澳洲大学违反言论自由的根本原因就是大学在收入上严重依赖来自中国的留学生。所以,那些或依靠父母的资助、或依靠自身打工维持学业的中国留学生又成为了中共绑匪威胁澳洲大学的肉票。

最后,中共利用当地的使馆和其它统战单位,在海外华人和留学生中大力发展了各种人员为其服务,用来实现影响、控制海外华人的目的。最终的目的就是给海外华人造成一种氛围:即使你人在海外,中共仍然可以对你实施控制。你可以生活在海外,但你政治上必须要支持中共的独裁暴政!

原文翻译:

国会质询显示,在澳大利亚的中国学生担心说话后,家属会遭到报复

人权观察的报告说“人们非常担心被监视,被举报”

除学生外,人权观察还采访了教师,“他们说谈论中共国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照片:彭博社通过Getty Images

澳大利亚议会的一项质询显示,在澳大利亚的中国学生害怕公开讨论政治敏感话题,因为这可能会对他们国内的亲属带来潜在的影响。

人权观察组织表示,他们正在进行中的澳大利亚学术自由的研究发现:中国学生感到焦虑和孤独,一些学生进行自我言论审查以避免北京方面的激烈反应。

该组织的研究员索菲-麦克尼尔(Sophie McNeill)在针对外国对澳洲大学领域干预进行的质询时说,“人们非常担心被监视,被举报”。

麦克尼尔(McNeill)是前美国广播公司记者,现在负责该项目。她说,人权观察组织迄今进行了约50次采访,其中有25名来自香港和中国内地学生,以及约25名正在研究中国或在教来自中国学生的学者。

受到骚扰和恐吓的学生通常不会向大学报告,因为他们“认为大学什么都做不了,或者说校方根本就不在乎”。

受到骚扰和恐吓的学生通常不会向大学报告,因为他们“认为大学什么都做不了,或者说校方根本就不在乎”。

麦克尼尔还告诉堪培拉情报与安全联合委员会说:“所有这些非常年轻的学生都表示,他们最担心的是在澳大利亚的讲话,做过的事情或参加活动后,他们在中共国的父母被看访。”

“虽然这种事情在很多人中并没有发生,但我们至少验证了四起确实发生了的情况。因此,当这种情况发生时,当然它就像葡萄藤一样蔓延–-每个人都真的担心这种情况的发生。

“我们采访的许多学生都感到非常惊讶:他们一路来到这里,但仍然觉得自己生活在一个类似于中国共产党(CCP)统治下的环境里。”

麦克尼尔说,她知道有一个学生参加过支持香港的民主抗议活动,后来就收到一名参加反抗议活动的人在脸书上发来一条消息。该消息威胁要向中共国领事馆揭发该学生。

研究人员采访了大约25位学者,“他们谈到,如今在大学里仅仅谈论中国就有很多困难”。

麦克尼尔说,维多利亚州一所大学的一名老师最近被“曝光了”。一名学生群发了一个邮件来谴责一名台湾籍同学把台湾认为是他的祖国,而不是承认台湾是中共国的一部分。这名老师告诉这名发群发邮件的学生,说他的行为是不可以接受的,之后该老师的个人信息就被在网上公布了。

老师们担心“如果他们对香港或新疆说出一些有争议的话,被他们的学生记录下来,就会被谴责。如果老师有中国背景,他们在国内的家人就会有风险;或者可能危及他们以后去中国旅行。”

澳大利亚人权观察组织负责人伊莱恩-皮尔森(Elaine Pearson)在同一询问中表示,一些澳大利亚政府部门和大学似乎不愿承认中共国是“一个以这种方式行事的政府;策划了许多对来自中国学生的威胁和恐吓。”

皮尔森说,尽管其他国家的政府可能也会对澳大利亚校园的活动表示担忧,例如,印尼政府可能会寻求取消西巴布亚(West Papua)抗议活动。但你没有看到澳洲大学像屈服于中共国政府的要求那样屈服于其它国家。”

皮尔森说:“我的意思是,达赖喇嘛的活动已经从悉尼大学的校园转移到了别的地方。”这与教育行业依赖于来自中国学生的收入有关。

皮尔森也是新南威尔士大学的兼职教授。她说,去年她对一个事件的处理感到失望:当时她在一个评论中批评了北京对香港市民的镇压行动;在遭到中共政府的强烈反对后,她的评论被该大学撤销。

学生活动积极分子德鲁-帕夫洛(Drew Pavlou)在2019年的香港抗议活动中,与反抗议者发生冲突,后被昆士兰大学停学。他在询问中说,他认为他是出于政治原因而被攻击,以保护大学与中共国关系,。

英国议会外交事务专责委员会主席汤姆·图根哈特警告中国留学生被用作“国家政治工具

“关于我的经历,最令人困扰的后果是它对我们大学的言论自由产生了令人窒息的影响,” 帕夫洛说。

澳洲情报机构(AISO)的负责人迈克-伯吉斯(Mike Burgess)表示,他的机构并不关心和平抗议,但是,“如果外国政府在幕后活跃起来,试图暗中关闭言论自由,我们将感到关切”。

“有些外国政府,不仅是一个政府,关心学生在校园里干什么……在某些情况下,他们可能会使用或想利用学生来反驳在校园里学生正在谈论的某些事情。言论自由,或者大学和他们正在教授的课程对于某些民族国家可能是个问题,” 伯吉斯对调查说。

他补充说:“特别是一个国家非常活跃,还有一些其它的。”他没有指出是哪一个国家。

当被问及他是否相信外国政府正在通过学​​生社团来暗中推进他们的利益时,伯吉斯说,他不想在公开论坛上回答这个问题。

伯吉斯支持有必要让政府更加明确地告知大学哪些研究或技术特别敏感。他承认目前“在这个阶段有些模棱两可,这对研究人员,学生和研究组织没有什么帮助。”

🔗原文链接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3月 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