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聊农村】我所了解的农村黑社会(三)

五月花写作组 | 作者:跟随战神 | 编辑、美工、发稿:灭共小宇宙

往期链接:

【周末聊农村】我所了解的农村黑社会(一)

【周末聊农村】我所了解的农村黑社会(二)


大山人生第一次走进了监狱的大们,让他体验了到什么是黑暗,什么是弱肉强食,什么是有钱能使鬼推磨。

几十个犯人同居一室,形成了一个小的群体,有群体就有组织,就有矛盾有冲突,就有欺负人和被欺负的。

一般,新来的犯人都是被欺负的对象,一是给新人来个下马威,教他懂得里面的规矩,二是牢头狱霸要立威。大山也不例外,最想表现的是比大山早来一步的人,因为大山的到来使他由新人变成了次新人。在升级了的自豪感驱使下开始挑衅,结果被大山一个大嘴巴扇的眼冒金星,一股红色的液体顺着嘴角流了出来。次新人的手刚举到半截,人就随着大山抬起的脚飞了出去,重重地砸在了铁门上。这时,牢头使了个眼色,立刻围上来五六个人,大山以寡敌众毫无惧色。

“住手!”随着狱警的一声怒吼,牢房中立刻安静下来。打斗停止了,包括大山在内的几个人被关了禁闭。一天夜里,大山摸到了那个牢头的跟前,狠狠地掐住了他的脖子,“今天弄死你丫的!”大山冷冷的声音在黑暗中显得有些恐怖。当然,牢头并没有死。从此,再也没有人敢欺负大山了,犯人们都知道他是一个不要命的人,尤其知道了他是打架斗殴进来的后,众人更是对他刮目相看。

中共国的监狱和看守所中牢头狱霸是普遍的存在。牢头狱霸究竟都是些什么人呢?一是和狱警有关系,甚至是狱警指定的犯人。监狱方需要有人帮助他们管理其他犯人。二是罪比较牛,就是看犯的什么罪。监狱里地位最低、最让人看不起的是强奸犯,然后就是小偷小摸之流,地位最高的是政治犯。三是敢打敢杀的人,这样的人往往是牢头狱霸的合适人选。牢头狱霸对不听话的犯人体罚殴打,更有甚者有的犯人被活活打死。当然,很多时候这是在狱方的默许、纵容、授意下进行的,

2009年2月,云南青年李乔明死在看守所,警方称其“躲猫猫”时撞墙,导致死亡。很快,躲猫猫火了起来,躲猫猫,原意为捉迷藏,自从李乔明事件后,躲猫猫也成了一种“官宣死法”。在极大的社会舆论压力下,云南省检察机关、公安机关公布调查结果称,李乔明死于牢头狱霸的殴打。中共监狱“喝水死”、“睡觉死”等非正常死亡事件时有发生。2014年,营口监狱发生了一起虐待犯人并将其勒死的事件,监狱方给出的解释是“我们没打没碰,人就是坐在椅子上死的”和尸体检验结论“张连文符合机械性窒息而亡”大相径庭。

中共给犯人描绘了一份蓝图:劳动改造,重新做人。当然,重点是劳动,名正言顺让犯人干活,而且不用付一分钱的工资。大山被分配到机械加工车间负责清点零件,这是监狱中最轻松的工作之一。因为此时的大山已经被任命为监室的“领导”,取代了险被掐死的牢头,成了新的牢头。监狱里还有玩具车间、袜子车间,和最折磨人的皮球车间。所有的皮球都是手工缝制,每天几十个上百个地缝,犯人的手都被磨破,但带着血继续缝,是名副其实的“血球”。曾经几何时,欧美等国强烈谴责中共的劳改产品出口,中共一如既往的矢口否认。监狱的产品人工成本为零,没有国家没有人能够与之竞争。这样的产品带着犯人的血和泪,可见犯人的人权状况之悲惨。

更可恶的是,狱方根据犯人的劳动效率和表现打分,达到一定分数给与减刑的奖励,这对犯人有着巨大的吸引力。不得不说,在邪恶的路上中共是当之无愧的先锋,它充分利用了人性的弱点。但是,真正能够通过劳动获得减刑的少基本没有。狱方给画了一个大饼,犯人为了这张大饼累死累活。就像天上的星星,看着很美,就是够不着。犯人就像磨盘上蒙着双眼的驴,不停的转,结果分数还是差一点。但是狱警却“耐心”地鼓励你,让你继续看到希望。

监狱就是中共社会的缩影,不停的给你描绘美好未来,不断的制定伟大目标,让你觉得总有盼头,总有希望。从实现“四个现代化”,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再到“中国梦”。蓝图描绘的总是那么美好,旧的目标还没有着落,新的目标又来了,而且看起来比原来的还好,永远让你在梦中,永远不会实现。因为中共就没打算实现,也没有能力实现,这只是他们奴役百姓的一种手段而已。世世代代骑在人民的头上,永远统治下去才是中共真正的目的。

还真有减刑的犯人,但不是因为劳动,而是因为送礼。犯人家里有钱,贿赂了监狱的一位领导,顺利减刑。还有些犯人,隔三差五的能改善一下伙食,弄个鸡腿,是因为家属在监狱存了钱(监狱允许家属给犯人钱,但是必须交给狱方保管)。给了十个鸡腿的钱能吃上一只就算烧高香了,绝大部分钱进了狱警的腰包。大山家里没有钱,但是也有鸡腿的待遇,这是狱友“孝敬”给他的。

监狱里唯一的“娱乐”就是看电视。每天晚上7点,犯人们整齐划一地坐在电视机前观看“新闻联播”,定时接受洗脑。如果说,高负荷的劳动让犯人身体疲惫、无力反抗,那么每天的新闻联播让犯人接受教育则是对犯人的精神洗脑,告诉他们虽是戴罪之身,也不能忘爱党爱国。

看着花大钱的获得减刑出狱,花小钱的可吃香喝辣,大山充分认识到了钱的重要性。看着狱警利用各种方式盘剥犯人,警察的神秘面纱彻底在大山心里被撕下,原来高高在上的警察不过如此,贪婪而肮脏。警察将不愿意干的脏活一概交给大山,大山明白他只是警察眼里的一条狗。有一次进来一个行贿的犯人,狱警给了大山新的任务,狠狠地收拾他。这位可怜的犯人被打的半死,被抬到了监狱的医务室,半个多月才能下床。大山心里清楚,受贿的一方是肯定位领导,而且应该还没事,否则也不会让狱警“关照”行贿人。在中共这里,受贿的依然高居庙堂,行贿的被判刑入狱,有的甚至惨死狱中。这就是中共的所谓法治,法办的是人民、整治的是百姓。法律在中共的权贵高官门面前犹如一张手纸,随时丢进厕所。

漫长的三年即将过去,大山终于迎来了走出监狱大门的一天。

(未完待续)


更多文章欢迎浏览波士顿五月花GNEWS官方号

更多直播欢迎关注GTV官方号五月花之声五月花讲堂

欢迎加入波士顿五月花农场,订阅我们的官方推特账号官方油管账号

+4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