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文献的背后——“武汉病毒”来自哪?

作者:文喜

2018-9-12:位于南京的第三军医大学流行病系在线发表论文(右图),证实 2015-2017 年采集自舟山的蝙蝠体内检测出新型冠状病毒(注:病毒野生型),其在蝙蝠群体(n=334)中的感染率是26.65%。新型病毒与 SARS 病毒基因组相似度为81%(基因组长度约 30000 个碱基)。作者继而通过病原学实验发现这一新型病毒可以感染大白鼠的幼崽并引起疾病,研究还找到能够感染实验大鼠的关键基因片段N蛋白(病毒壳蛋白)编码基因(下图),因此建立了感染冠状病毒的大鼠模型

文喜解读:这种不同于 SARS 的新型病毒的分离、基因组测序以及建立能感染实验大鼠的动物模型必须在文章发表之前完成。考虑论文审稿周期,推测在2018 上半年之前已拥有成熟的大白鼠感染技术。

全文链接: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6135831/

2018-4-5: CCTV新闻频道报道“新型冠状病毒”的发现。节目采访了中科院武汉病毒所周鹏研究员。报道介绍一年多之前(注: 2016-10-28开始 ,参考周鹏发表的 Nature论文)在广东(清远)有大量饲养猪死于急性腹泻,且5 日龄以下的仔猪死亡率是 90%,经研究是感染了一种新型病毒,病毒的天然宿主是菊头蝠,命名为 SADS-related(SADSr猪急性腹泻综合征相关冠状病毒)。这种新型病毒与 SARS 不同但致病性关键部分有高度相似的结构(Spike 蛋白,简称 S 蛋白)。周鹏还介绍:已经研制出相应的疫苗可以控制这种病毒蔓延,彼时还没有检测到有人能感染这种病毒。

文喜解读:一年多时间研究了猪的肠道微生物组、测序新病毒基因组、建立基因组三维结构、找到天然宿主,发表论文到顶级学术期刊Nature,最后还研发了猪疫苗,对于一个国家或许不难,但对于一个研究团队实在是高效。

文喜解读:为何叫SADSr,因为2007 年香港学者Lau在另一种蝙蝠——马蹄蝠体内发现了 SADS 病毒(猪急性腹泻综合征相关冠状病毒),而这个所谓新病毒跟SADS比较相似(竟高达96-98%,周鹏Nature 论文)。右图显示的蛋白三维结构看不出是 SARS还是 SADS,但周鹏在提供给 CCTV 播放的这张图片无意泄露了一点——他们很清楚SADS 致病性(结合哺乳动物细胞,感染后导致腹泻死亡)——S 蛋白。因此,截至 2018 年 4 月,可以感染大白鼠和感染猪的两个动物模型都试验成功了!

Zhou P et al. Fatal swine acute diarrhoea syndrome caused by an HKU2-related coronavirus of bat origin. Nature. 2018 Apr 4. doi: 10.1038/s41586-018-0010-9.

全文链接: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86-018-0010-9 

那么我们有个疑问,能感染大鼠和猪的冠状病毒可以感染人吗?有改造的技术吗?文喜的答案是可以,而且武汉病毒所以及和武汉病毒所合作的军方研究所应该都已近掌握!

2013-10-30:石正丽团队找到了 SARS-like 冠状病毒感染的关键开关
全文链接: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nature12711

2015-11-9:Nature Medicine即自然-医学杂志报道了实现了改造重组的冠状病毒 S 蛋白的技术。研究以小鼠(mouse) 为模型,指出经过改造 S 蛋白的 SARS 病毒可达到很强感染性。有两位中科院武汉病毒所的两位关键研究人员这篇论文的共同作者。
全文链接: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nm.3985

我们梳理一下所有的时间线:

2015 年 11 月,成熟的S 蛋白改造技术出现并被武汉病毒所研究人员学习掌握—>

2015-2017 年第三军医大在舟山的菊头蝠身上得到新型冠状病毒(即“武汉病毒”的野生型)—>

2016底至2018 年4 月,武汉病毒所周鹏研究团队利用广东猪的急性腹泻发现所谓“新型病毒”SADr,掌握了冠状病毒在猪体内的感染情况,并研发疫苗—>

与此同时,2018年上半年第三军医大研究人员为新型病毒(即“武汉病毒”的野生型)测序,并用大白鼠(rat)做实验动物检验感染性、建立模型—>

至 2018 年 9 月,实验室冠状病毒已经成功建立了小鼠、大鼠和猪三种实验动物模型

2019 年9 月之前,可能已经在小规模试用人可感染的“武汉病毒”

2019 年 10 月,首个感染者出现(根据同行大牛Andrew Rambaut的推算,结合Science 杂志关于“华南海鲜市场可能并非病毒发源地”的报道;https://www.sciencemag.org/news/2020/01/wuhan-seafood-market-may-not-be-source-novel-virus-spreading-globally

此后的重要时刻我们已经屡次在路德社的节目中获得了震撼全球的播报

文喜的一点脑洞联想:最近北京中医医院院长刘清泉去武汉金银潭医院问诊,发现与 SARS 感染症状不太一样,武汉病毒感染者在中医临床上显示为湿症显著。有中医养生常识的人们知道,湿症的典型特征就是容易腹泻。这跟在广东猪的冠状病毒感染症状有相似点。从基因组的序列相似度上看,武汉病毒和舟山蝙蝠病毒高达 96%。结合感染症状和基因组相似度比较,文喜猜测“武汉病毒”(制造武汉疫情的病毒)是否是舟山蝙蝠病毒、广东猪急性腹泻综合征相关冠状病毒的结合体,而且顺便改了一下 S 蛋白编码基因使其能够实现人传人?实现这一点很简单,只需分别比较 S 蛋白编码基因在 SARS,SADS,SADSr(猪模型病毒),舟山蝙蝠病毒(大鼠模型病毒)和最初建立改造技术使用的小鼠模型病毒这几者之间的相似度。唯真不破!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来源:http://www.xinhuanet.com/health/2020-01/25/c_1125502180.htm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1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kid
8 月 之前

… [Trackback]

[…] There you can find 55999 additional Info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96253/ […]

0
trackback

[…] 2020元旦以来,相信每一个跟随爆料革命的战友都因文贵先生口耳相传而更加明白“霹雳灭共年”的意义,我相信西方乃至全球也会因为爆料革命的努力,以及班农先生、凯尔巴斯先生、比尔格茨先生、斯伯丁将军等等美国盟友的帮助下让世界认识我们所处的中共一手设计的危局之中。单就疫情,文贵先生曾说,中共有没有动机,有;有没有技术,有(注:作者曾在Gnews发文专门讨论病毒的技术来源;https://gnews.org/zh-hans/96253/);中共敢不敢,不确定,但都会有证据的。 […]

0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月 30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