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国食品原材料出口严重威胁美国食品安全

作者:洛杉矶天使农场 – 烟波浩淼

编审:加拿大枫叶农场 向往真理

据最近美国《新闻大全》(NewsMax)报道称,在美国出售的许多狗粮都含有来自中共国的进口原料。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在来自中共国的狗粮中已经发现许多在美国禁止使用的家禽抗生素,甚至是致宠物癌症的用来作为鱼肉类狗粮出口稳定剂的乙氧基喹也在狗粮里被检测到。

中共国的原材料经常拒绝标注出产地,甚至还拒绝标注原材料本身是什么,也就是说,如果产品被标注为肉或者蔬菜,有可能都不是这两种材料制成的。这就是中共的惯用伎俩,使用的是与中共国销往美国的仿制药完全一样的手法:不标注药品的原材料产地,不让消费者知道他们的药品或者原料是中共国制造。

中共国宠物食品安全问题由来已久,宠物喂养者们一定不会忘记一个惨痛的事件。

  1.  2007 年宠物食品三聚氰胺污染事件
(图片来源:网络)

由于利益驱使,中共国不法宠物食品制造商把含有三聚氰胺的小麦面筋添加到了宠物食品原料中。2007年,在一家中共国公司向美国宠物食品公司提供的原料中发现了三聚氰胺这种有毒廉价的化学物质(一种用途广泛的化工原料,广泛用于木材、家具、胶水、塑料、涂料、造纸、纺织和皮革等领域),使宠物食品看起来比实际含有更高的蛋白质含量。

美国宠物超市Petco和PetSmart,以及同时售卖猫狗食品的大型连锁超市Costco、Target、Walmart等公司销售的约150个品牌的宠物食品受到污染。超过4000只猫狗在食用了被污染的宠物食品后死亡,还有多达5万只猫狗得病。2007年3月,美国FDA调查认定,加拿大的宠物食品厂家菜单食品(Menu Foods)公司生产的宠物食品因其原料涉嫌污染导致猫狗宠物死亡,涉事产品被召回。涉嫌污染产品使用了2006年末从中共国进口的小麦蛋白粉和大米蛋白粉,其中含有三聚氰胺和三聚氰酸。在中毒宠物的肾脏中也发现了含有这两种物质的晶体。美国FDA确被中共国搪塞。

来自美国康涅狄格州的民主党参议员迪克·德宾给时任中共国驻美国大使周文重写了一封信,信中说:“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多次向中共国政府提出请求,要求允许美国检查员查看涉嫌生产受污染产品的设施。” 2007年4月4日,美国FDA首次致函中共国政府,要求获得签证,允许检查人员查看涉嫌生产受污染产品的设施。该请求未得到批准。

2007年4月17日,FDA又发了一封信,强调希望获准向中共国派遣检查人员。等到FDA官员最终获得批准到达中共国时,一家生产厂已被推土机推倒,另一家工厂被封锁。据一位了解事件的前高级政府官员说,中共国政府的态度是,美国应该控制其媒体和国会议员,中共国就想这样把问题 “解决” 了。自2007年从中共国进口的猫狗食品出现三聚氰胺事件后,美国食品和药物监督管理局召回了从中共国进口的猫狗食品,所有商店下架了来自中共国的宠物食品。

[1]阻止调查,控制媒体,这就是中共 20年不变的手法,与中共病毒大爆发后推倒武汉海鲜市场,让前来检查的国际组织什么也看不到,控制媒体掩盖罪行是何其相似。

利益驱使下,污染食品问题仍然层出不穷。除了有毒添加剂污染外,中共国耕地面积的六分之一受到了重金属的污染,以农产品为主的宠物、动物原料质量堪忧。然而,中共国政府却已经利用打垮诸如汽车,钢铁,医药原材料企业的伎俩,操控了宠物、动物食品供应链,通过国家补贴、低价倾销,打跨美国和世界的宠物、动物食品原料企业。当中共垄断了这个行业,随之而来的就是使用劣质甚至危险的产品充斥全球供应链。 这样的国家成为了全球宠物食品原料的主要出口国,宠物食品安全十分令人担忧。如果说宠物食品很大程度上没有受到很好的监管,那么美国人民的食品安全又面临怎样的危险呢?

如今,由于中共国控制了宠物、动物食品原材料的供应链,低价倾销原材料的结果,使美国宠物、动物饲料行业悄然开始使用第三方供应商来获取原材料,而不标注原产地来源于中共国,从而使有毒动物食品原料到达了鸡和猪的动物饲料里,进入了人类的食物链。在印第安纳州的至少30个农场,鸡饲料有来自于中共国三聚氰胺污染的小麦面筋。当联邦官员发现污染时,所有受影响的鸡已经出售,预计有300万美国人吃了被污染的蛋白质饲料喂养的鸡。加利福尼亚州、堪萨斯州、纽约州、北卡罗来纳州、南卡罗来纳州和犹他州的农场里的猪都使用了受污染的产品。联邦检察官起诉了两名居住在中共国的中国公民,因为他们向美国运送了超过800吨的三聚氰胺产品。但由于中共国与美国没有引渡条约,联邦官员无法逮捕他们。进口该产品的美国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和总裁都是居住在美国的中共国公民,他们承认两项轻罪,交了罚金,最后被判缓刑。

但是,2007 年的宠物食品三聚氰胺污染事件显然没有阻止中共国利益熏心,泯灭良知的商家还在继续生产参假造假有毒污染的食品。

  • 2008年臭名昭著的三鹿毒奶粉事件
(图片来源:网络)

2008年出现了震惊中外的“三鹿毒奶粉事件”,很多食用三鹿奶粉的婴儿被发现患有肾结石,6名婴儿因肾脏受损而死亡。随后,在三鹿奶粉中检测出违规添加的化工原料三聚氰胺和三聚氰酸。截至2008年12月底,中共国累计筛查2240.1万人,累计报告患儿29.6万人,住院治疗52,898人。[2] 在三鹿奶粉被验出含有三聚氰胺和三聚氰酸后不久,包括伊利、蒙牛、光明、圣元及雅士利在内的20余个乳制品行业的知名厂家的产品中都检出三聚氰胺污染物,更严重的是不仅仅是奶粉,其他奶制品和面粉制品也普遍存在着三聚氰胺污染。在中共国统治之下,知名商家都如此信仰缺失,不守诚信,当他们在往婴儿奶粉里添加毒物的时候,我们更看不到基本的人性在哪里,良知在哪里!

(图片说明:奶粉限购告示)

毒奶粉事件以后,中共国的父母们不再相信国产奶粉,于是出现了中国人在全世界到处收刮他国奶粉的情景,甚至因为抢购奶粉与当地居民发生矛盾。更有甚者,据报道,中共国的军舰曾利用到访澳大利亚之机大量购买当地的奶粉而被澳媒报道。[3]  许多国外商家不得不贴出告示限制购买。

三鹿毒奶粉事件已经过去10多年了,有记者在跟踪采访病患孩子家庭的十年之路发现,得病的小孩普遍发育迟缓,肾功能异常,他们永远都不能像正常孩子一样生活,除了至今仍然带着孩子身心疲惫奔波于各家医院的家长,还有坚持在维权路上的结石宝宝的父亲。漫漫十年,政府监管机制健全了吗?唯利是图的企业消除了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极权之下,没有法制,信仰缺失,人性泯灭。从毒奶粉到造假儿童疫苗,中共国的父母仍然在用自己孩子的健康甚至生命为这个邪恶的、极权政府统治下的无视生命、唯利是图的商业利益行径买单。与此同时,中共仍然在继续着企图控制全球食品供应链的计划。

  • 小猪吞大猪:中共控制全球食品供应链的野心?

全球最大的生猪养殖、加工和肉制品生产、销售、物流完整产业链的食品公司——美国史密斯菲尔德(Smithfield Foods)成立于1936年,总部位于弗吉尼亚的史密斯菲尔德镇,是世界上规模最大、历史最悠久,产业链最完整、管理最精细的世界级著名企业。除了在美国拥有500多个农场外, 还与美国以外的2,000个独立农场签约。2013年,中行纽约分行提供40亿美元贷款,摩根士丹利提供39亿美元融资,史密斯菲尔德CEO或将获益4600万美元,CFO 获得2280万美元,中共国最大的食品企业双汇集团以71亿美元现金交易,每股34美元的收购价格(比史密斯菲尔德在最后一个交易日收盘价25.97美元高出31%)完成了交易。[4] 此次收购是当时中共国企业海外最大收购,实现了所谓小猪吞大猪的计划。如此重要的收购就这样悄没声息地完成了,而大多数美国人几乎全然不知。

这次收购,让猪肉产业仍然处于初级阶段的中共国,立刻获得了技术转移。一位北大学者在评论此次收购案时指出:“这种新的并购类型,目的不是(或不仅)为了获得国外市场、亦不是(或不仅)为了获得国外资源,而是通过收购,获得国外公司的品牌、产品、技术和管理经验,最终目的是发展中国市场。” 所谓新型的收购,已经从以往吸引外资投资,使用中共国的资源,变成通过收购,占领和买回它国的资源。借用别人的品牌开启在中共国内扩张和向全世界扩张的计划。齐鲁证券的报告认为:“对于双汇国际而言,收购史密斯菲尔德后有助于获得后者强大的管理团队、领先的品牌和垂直一体化模式的相关经验;同时通过合并,双汇国际可以整合遍布中美乃至全球的养殖、屠宰和终端资源,一举成为世界级的肉类企业航母。” 由此,小猪吞大猪的真实目的昭然若揭。

  •  中共国食品已经悄然上了美国人的餐桌

食品安全关系到每一个家庭,每一个个体,一旦CCP 控制了全球食品供应链,随之而来的一定是劣质、污染产品肆虐全世界。据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CBP)2021年2月19日的报道,在中共病毒大流行期间,来自中共国的肉类违禁产品创下历史记录。2020年,美国洛杉矶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农业专家截获从中共国运来的含有违禁猪肉、鸡肉、牛肉和鸭肉产品的数量,比上一年增加了近一倍。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共发出1049份紧急行动通知,而2019年只发了527份,同比增长了99%。

根据美国农业部的数据,中共国是非洲猪瘟、古典猪瘟、新城疫、口蹄疫、高致病性禽流感和猪水泡病的受影响的国家。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农业专家发现,大部分未经过处理的走私动物产品混杂在耳机、门锁、厨具、液晶平板电脑、垃圾袋、鱼翅、手机套、塑料箱和家庭用品的盒子里。洛杉矶长滩海港截获了183批违禁肉制品,与前一年的29批,增长了531%。在洛杉矶国际机场,2020年,违禁肉品截获量达到866件,而前一年为498件,增幅为73%。[5]

由于华人超市售卖的肉类食品大多没有标注产地,许多消费者并不知道那些肉类食品来自哪里,更不清楚进口限制。于是,走私者试图将这些中共国的肉制品带入美国,随后在亚洲超市销售。 殊不知来自受非洲猪瘟影响国家的猪肉产品可能会把病毒引入美国,从而使美国国内猪肉行业和美国每年价值65亿美元的猪肉出口陷入瘫痪。除了华人社区,中共国的罗菲鱼、鳕鱼、虾、鸡肉等产品近年也越来越多地出现在美国大型超市里,甚至准许中共国生产的鸡肉进入学校的午餐。

中共国食品企业本身就处于一个食品安全法规极为薄弱,严重缺乏监管,缺少诚信的行业。如果中共国控制了全世界的食品供应链,带来的将会是怎样的灾难?只有消灭独裁极权的CCP这个罪恶之源!依法治国,找回失去的信仰,重塑企业诚信,让将来在新中国联邦监督下的中国产品以安全和高品质获得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的欢迎。在目前情况下,应该呼吁立法,禁止中共企业继续收购美国食品企业,严格监管已经被中共国收购的食品企业,打击食品走私,限制从中共国进口食品。

【参考资料】

[1] Rosemary Gibson, Janardan Prasad Singh (2018). Title of work: China RX: EXPOSING THE RISKS OF AMERICA’S DEPENDENCE ON CHINA FOR MEDICINE

[2] https://zh.wikipedia.org/wiki/2008%E5%B9%B4%E4%B8%AD%E5%9B%BD%E5%A5%B6%E5%88%B6%E5%93%81%E6%B1%A1%E6%9F%93%E4%BA%8B%E4%BB%B6

[3] https://cn.theaustralian.com.au/2019/06/10/24078/

[4] http://finance.sina.com.cn/chanjing/cyxw/20130620/023115848128.shtml

[5] https://www.cbp.gov/newsroom/local-media-release/amidst-covid-19-pandemic-meat-contraband-china-hit-record-levels

+8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