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前副总统:「大两岸,民主太平洋国协」统合政策取代统一

文章作者:台湾准农场zhong

(图片来源:新头壳,图片为台湾前副总统吕秀莲)

新头壳newtalk相关新闻报导链接

前副总统吕秀莲忧心台湾人民被统独议题过度分化

两岸政治对立,人民相处却可以融洽,其根本原因在于文化同源。台湾人85%血统来自大陆,既是远亲又是近邻。而统独争议,让台海安全陷入风险之中,直接影响到台湾人民的自由、权利。

台湾内部过渡受到统独议题分裂,从过去鲜明的统独议题,截至目前已经被媒体成功扭曲成为「蓝绿之争」。蓝(国民党),被定为统一的代表;绿(民进党),被定为独立的代表。

又统独争议被移转为蓝绿之争,直接导致台湾内部因为政治对立而分化,政治上争论早已不是追求维护民主发展、台湾安全的目的,反而实质有害于维护民主、确保台海安全。

吕秀莲提出「双两岸关系」,希望适度的避免分化

所谓「双两岸关系」:即朝向「中华邦联」发展

  1. 大两岸关系:民主太平洋国协
  2. 小两岸关系:远亲近邻-一个中华

以笔者的理解,双两岸关系的提出,目的并非在劝导台湾人民放软接受中共统一,而是适度抛弃过去的政治纷争,为和平发展,统合中华文化圈,进一步达到共荣。

简言之,即「统合」取代「统一」。台湾人民应退让的是,正视、真心接纳自身文化根源为「中国文化」;大陆人民应退让的是,两岸分治、各自发展下台湾民主已经达到完善,若为一统,将破坏原先稳定运作,且富有先进人权理念的制度,因此必须接受分治情形。

大两岸关系:民主太平洋国协

吕秀莲主张:台湾可以努力先和日本、南韩,一起团结起来。

呈上述,笔者对于吕秀莲提出的中华邦联,目的是为抛下历史包袱,促进文化共融的解释,对应到前副总统的台、日、韩同盟,应可认为具有高度的正确性。

小两岸关系:一个中华

一个中华,即是为达到「统合」取代「统一」。但中共灭绝前,不可能实现。

呈前述,两岸人民对于达到一个中华,必须各自有所退让。而是否能达成退让,仍必须在两岸未来教育渲染下,才可能实质达成。

以笔者身为台湾人的感受来看,多次面对大陆人所谓的同胞,可明白知道是友善的表示。惟在两岸政治疙瘩之下,中性、友善表达的「同胞」,却已经实质染上政治色彩,难免会考量对方用词的立场是为欺压,或是仅为表达善意。

中共教育下,台湾确实是大陆教育中不可分割的领土,称台湾人同胞乃合情合理。又台湾长年受中共政治欺压,对于同胞一词特别敏感,也属理所当然。

唯有透过教育的矫正,才能真正的去除两岸互动的政治化。

统合取代统一,与新中国联邦概念有异曲同工之妙

  1. 郭先生不间断强调,新中国联邦目的是为让「台湾、日本、韩国」承认、接纳自身文化根源,与中华邦联、民主太平洋国协不谋而合。
  2. 都是为达到区域和平发展、文化共融,除去政治意识阻碍中国文化,亦或中华文化发展的可能。
  3. 两者唯有「消灭中共」才可实现。

中华邦联、新中国联邦相异之处

邦联、联邦乃不同制度,分述如下:

  1. 邦联制:
  • 由若干独立成员组成的松散国家联盟,本身不具有完整的国际法主体资格。 
  • 设有公共机构处理有关共同事务,但没有统一的中央政权机关,也没有统一的立法和财政预算。
  • 各成员国公民只有其本国的国籍,而没有邦联的共同国籍。
  1. 联邦制:
  • 联邦制为统一国家:由若干具有国家性质的行政区域(有国、邦﹑州等不同名称)联合而成的统一国家。
  • 直辖于中央政府,各成员有自己的立法机关和政府。联邦具有统一的宪法、立法机关和政府。
  • 地方政府,没有外交和军事的权利。

如前所述,台湾在分治之下,已经有一套完善、可信的民主制度,且采取「高度地方自治、剩余中央集权」的方式,并且在持续运作、完善下,拥有自身的宪法规定,并且附随发展出完善的法律制度。

新中国联邦,采联邦制度,亦即台湾必须将外交、军事权力上交给联邦政府外,还需要将已经完善的宪法制度、附随于宪法制度发展的法律制度拆且,才能达到实质的联邦制度。

以一个台湾人民立场来说,台湾政治纷乱,但政治、法律实质为不同的制度。法律制度,追求的是正当法律程序、正当行政程序,即「程序、组织上保障人权」,目的无非是希望将人治排除在制度之外。

而政治制度,整体运作而言,就是人治的高度介入,政治运作的纷乱,系属人的问题,而非制度的问题。

台湾采中央集权制度,或许在大陆读者的观感下,因自身受中共高度压迫而有排斥、不认同感。但撇除人治因素下,高度地方自治,剩余中央集权著实让台湾、日本、韩国的人民享受到不少潜在好处。

以医疗资源分配来说:

  • 社会保险制度
  1. 台湾:由中央统一推动「全民健康保险」,全民强制入保。
    台湾医疗水准高,且配合中央推动的健保制度,只需要花费低廉费用便可享受高品质的医疗服务。
    又配合台湾法律规定,不允许有包红包、专家号的情形出现。病人包红包给医生,这叫「受贿」。
    且台湾医院分级目的仅为达到「分流」,使医疗资源分配最佳化。大陆医院分级,不外乎为区别待遇,外宾还只能到特定等级医院看诊,且称为优待政策,实为笑话。读者应了解制度不同之处,且明白的区分哪里不同。
  2. 韩国:所有医院与「健康保险公团」签有合约,大部分医疗费用应由健保给付。且纳保率高达97.1%。
  3. 日本:亦有公办医疗保险制度。若未入保,在日本使用医疗将会被收取高昂医疗费用。
  • 私人保险、社会保险并行制度:美国。

社会保险仅提供给年长者、低收入户。其他向私人保险公司购买保险产品。

欧巴马政府曾增加医疗支出预算,欲将美国的健保政策推向社会保险,但产生高度可能的财务危机,因此川普以行政命令废止该项联邦经费补助。

以国际调查,并做出的图表来看,更为明显:

台湾:人民可负担程度高,享受高医疗品质。
日本:人民可负担程度中等,医疗品质亦高。

美国:人民可负担程度低,享受医疗品质低。 (在美国有钱人就完全不是这回事,但是你要先有钱)

中共:可负担程度偏低,医疗品质极低。

小结:
健保政策支出,凡是采「社会保险制度者」,皆承担了财务支出过大而发生财务危机的情形。但台、日、韩采取中央集权制度者,中央完全承担此部分政策推行、财务支出,且全国统一的政策。使人民在医疗上,享受了不少利益。

因此,两岸未来走向如何,千万部要抱持一定要怎样才是对的想法。

点击此处阅读更多台湾农场精彩文章

点击此处观看更多台湾农场精彩直播影片

点击此处加入「台湾宝岛农场」Discord伺服器

文章审核:zhong

文章发布:Little Liu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