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奇与WHO的邮件记录显示中共要求他们签署特殊保密表格

翻译:Jony8 Mile

素材&评论:Jenny

网络截图

世界卫生组织WHO,和自1984年起就一直担任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所长的福奇应该比谁都明白,面对瘟疫大爆发时,信息公开透明是关乎人命的大事。然而,面对独裁中共他们放弃了原则,用签署保密协议换取了一次所谓的“调查之旅”。却没有拿到全世界人们期待的第一手病毒数据。

引自《司法观察:新邮件详解WHO/NIH对中共国保密 “条款”的迁就》

(华盛顿特区) 司法观察今天宣布,它和每日来电新闻基金会 (DCNF) 从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收到了安东尼-福奇博士 (Dr. Anthony Fauci) 和H-克利福德-莱恩博士 (Dr. H. Clifford Lane) 的301页电子邮件和其他记录,这些记录显示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 (NIH) 官员是根据中共国的条款量身定制了保密表格,也显示世界卫生组织 (WHO) 在2020年1月进行了一项未公布的 、”严格保密” 的COVID-19流行病学分析。

此外,邮件还显示,中共国的一位独立记者向NIH的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负责临床研究和特殊项目的副所长克利福德-莱恩指出了中共国的COVID感染数字不一致的问题。

诉讼是在HHS没有回应DCNF 2020年4月1日的FOIA请求后提出的,该诉讼寻求:

  • 福奇博士和莱恩副主任与世界卫生组织官员之间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通信。
  • 福奇博士和莱恩副主任关于世界卫生组织、及其官员Bruce Aylward、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Tedros Anhanom和中共国的通信。

新邮件中包括2020年2月14-15日莱恩和世卫组织技术官员曼苏克-丹尼尔-韩 (Mansuk Daniel Han) 之间关于保密表格的对话。韩写道:” 这次的表格是根据中共国的条款量身定做的,所以我们不能使用之前的表格。”

网络截图

2020年2月13日,作为COVID响应的一部分,世卫组织向前往中共国的NIH官员发出了简报包,要求官员们在与中共国达成协议之前,需要等待被分享的信息。” 重要的是:请将其视为敏感信息,在我们与中共国达成协议之前,不得用于公开交流。”  

在2020年1月20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世卫组织的一名官员讨论了他们在本月早些时候对COVID-19进行的流行病学分析,并表示这是 “严格保密的”,”只用于” 感染危害战略和技术咨询小组(STAG-IH),”不应进一步 (公开) 传播。”

在2020年3月4日,中共国记者曾佳 (Zeng Jia) 给财新传媒记者的邮件中,向福奇的副手莱恩指出,WHO联合中共国考察团报告的病例数与武汉市公共卫生委员会报告的病例数不一致:

世卫报告第6页说,2019年12月2日,武汉至少有一例冠状病毒临床诊断病例;1月11日至17日,武汉每天都有新的临床诊断和确诊病例,这与武汉市公共卫生委员会的数字不一致。

在2020年2月15日的邮件中,世卫组织驻华办事处主任高登-加莱亚 (Gauden Galea) 通知前往中共国的联合考察团成员,他们在中共国的所有活动将由中共政府国家卫生委员会安排。

每日来电新闻基金会主编伊桑-巴顿说:”这些邮件在冠状病毒爆发初期就定下了基调。很明显,世卫组织从一开始就允许中共国控制信息流通。而真正的透明是至关重要的。”

司法观察主席汤姆-菲顿说:”这些新邮件显示,世卫组织和福齐的NIH对中共控制COVID-19相关信息的企图给予了特殊的便利。”

这些最新信息是司法观察和DCNF在对福齐和NIH应对冠状病毒大流行的调查中获得的。司法观察和DCNF此前发现的电子邮件显示,世卫组织的一个机构推动了一份经福齐博士批准的新闻稿,”特别是” 支持中共国的COVID-19应对措施。 

评论:据《大纪元》报道,福奇的助手曾被要求签署了一份符合中方条件的保密协议,被获准加入世界卫生组织中国考察图,以收集病毒相关数据。

而这位助手克利福德·莱恩,去年2月份作为WHO考察团的之一去中国考察。回国后,在接受《科学》杂志采访时,对中共抗击疫情的速度和魄力大加赞赏。但对于中方拒绝给出第一手数据的野蛮行径则闭口不谈。

美国人民已经越来越看清了福奇前后不一,在口罩以及有效防治药物羟氯喹HQC的问题上反复撒谎,错误引导川普政府,据传开除福奇已经登上热搜榜。

(本文纯属个人观点)

原文链接:

澳喜相关文章链接:

+9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