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审查制度重演历史灾难

1月27日,国际卫生组织(WHO) 在其网站上更正关于在中国传播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状况,风险评级:对中国地区,非常高;周边地区,高;全球范围,由中等改为高。并且对周一给出的“中等”评定仅用一句“用词错误”便搪塞了过去。为阻止这种病毒的传播,中国 政府禁止武汉及附近城市的居民出行,封锁了出境的航班,火车,公共汽车和渡轮。但是,如果这个病毒演变成一场灾难,中共极权政府将为控制信息的行为受到全世界巨大的谴责。

此类先例可以追溯到1918年,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爆发了西班牙流感。在美国,政府官员和新闻界尽其所能将其淡化,以免伤及战斗力。洛杉矶卫生行政长官宣布“没有理由惊慌”,阿肯色州公报称该病为“同样的发烧和发冷”,但是死亡人数却数以万计。[1]

“西班牙流感”这个叫法是不当的。 在最初浮出水面的法国,中国和美国,为了维持战时士气,新闻受到了审查制度和自我审查制度的压制。 (虽然仅派出民工到战场上,但中国于1917年8月对德国宣战。)直到中立的西班牙国王阿方斯十三世病倒,该病毒的消息才广泛传播,(故此得名)。

1918年春季至1919年初之间,由于审查制度和保密制度,促进三波西班牙流感在整个地球上肆虐。结果是灾难性的:全世界有5000万人丧生,其中包括将近70万的美国人。

因为中共更关心的是社会控制,而不是中国人民的福祉,今天类似的情况可想而知。即使在太平时期,中国严格的审查制度下也没有独立的媒体。 该病毒已传播到新疆,中共在新疆所设的“集中营”里人口稠密,关押有至少200万维吾尔族人。北京还阻止了台湾参加世界卫生组织对此次疫情的讨论(该国已确认3例该病毒),更阻止了所有给武汉的海外捐助。中共政府既不透明,也不合作的行为不仅让疫情变得失控,更加重了世界各方的怀疑。 

同时,中国警方正在审讯在社交媒体上“散布有关该病毒的谣言”的人。 武汉市政府在宣布疫情严重的前两天,举办了超过10万人的便餐聚会。1月10日,一位政府专家告诉国家控制的中央电视台,该病毒处于“受控状态”,并且是“轻度疾病”。转折点出现在了1月19日,由美国自媒体路德社揭露了新型冠状病毒是为中国解放军研制,并于2018年发表。中共不得不迫于压力,承认事态严重。武汉市报纸将疫情放在头版,但时间距离官方承认的第1例病人发病已过去3周。如今,据称病毒历经多代变异,已经产生“超级传播者“。1人感染后传染规模为300人以上。传播途径从”人传人“,升级为接触传染。也就是说病毒生存力极强,穿透力极强,皮肤接触即被传染。

分析人士怀疑,实际感染人数比目前确诊的4520人,疑似5794人要高出数千人。死亡人数更是无法统计。 1918年的教训是:保密也能杀人。中共正以一场大规模的医疗灾难威胁着世界。

[1] https://www.wsj.com/articles/chinas-censorship-helps-spread-the-virus-11580071968?mod=hp_opin_pos_2

翻译报道:凤凰九天小队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1月 28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