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 2020年1月23日文贵直播今天法治基金会议的花絮

战友之家听写组

https://livestream.com/accounts/27235681/events/8197481/videos/201084591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今天是1月23号文贵报平安直播。刚刚我在下面,今天早上是5点起床,今天你们知道是法治基金、法治社会的第一次的年会,特别特别感动。今天是大家很难想象这种感受,一大早5点钟,共产党就派来了间谍、三台车,在喜马拉雅大使馆的正对面。我们的保镖打电话给我说:“我们发现了3台车,中国人戴着一个大帽子,然后大早晨起来戴着墨镜。” 然后他们一查,有的是从法拉盛来的、有的是从中国驻纽约领事馆。

不是,咱们中国同胞能不能不丢人呐。你说你来这监视我们,你大早晨起来5点钟、你戴个墨镜,然后再戴个帽子坐在那、跟个拾棉花似的,你丢不丢人啊?你拍007电影拍那么烂。结果是我们保镖打电话给我说: “老板,我们不用管了。警察便装、还有那些调查部门也来了。”人家在楼下,大家可以看那个搞装修的车。美国的情报部门都是用的什么装修的车呀、皮卡呀、还有什么热线电话啊,也来了。他说他已经盯住他们了。我说那咱甭管了,让他们随便去吧。

所以你看今天喜马拉雅的召开的法治基金、法治社会的会,引来了共产党的间谍,还帮助美国抓特务。你们害怕啥呀?你去帮助鸡腿潘的法治基金吗,我们的法治基金又不重要。你关心他什么?你怕他什么?对不对呀,但是他们就是怕。你说咋弄嘞、咋弄嘞。

结果刚出来,我就来到大使馆。我们准备了丰盛的西式的早餐、咖啡,在一楼,非常好。今天第一次啊,今天这个钱是由法治基金和法治社会出,各分50,不是我付钱。但是我沾便宜,我吃了。我是免费吃法治基金、法治社会饭了,但是很多贵重东西是我付钱,便宜的是法治基金、法治社会付。

我们在喝咖啡,路德先生也到了,Sara到了,班农先生到了,卡尔巴斯到了,然后凯琳到了,然后工作人员、董事也到了,然后JDF律师也到了,十几个人。我们今天想想:班农先生现在是,因为他每天做两期war room战斗室的节目。他是开车来、四个小时到纽约的,有时候塞车要五个小时。然后来了以后。卡尔巴斯是从昨天从达沃斯飞过来的,Sara是从图桑飞过来的,路德先生一大早坐火车来这里的。其他另外两位美国朋友,象比尔盖茨先生从华盛顿来的。这个所有来的这个人都是、真是来自不同的地方,就是一个目标,就是灭共。这些人没有一个人拿工资,没有一个人是有利益的。

刚才班农先生送给了我一本书《平民主义》。我跟他开玩笑说“认识他以来两次免费的东西,一次在他blank bar喝了一杯免费的咖啡,还有这次免费的书。” 从来没有给我过免费的东西啊。那么大家要看到,这么多人、万水千山到这来,就是一个目标:拯救我们中国人。比尔盖茨先生昨天还跟我见面、吃的午餐。还有你今天可以看到。因为昨天吃午餐说的话,很多媒体在打他电话,在跟我吃饭的时候、关于武汉疫情。而且大家知道,在美国报道美国军方情报最多的就是比尔盖茨先生。

就是很多人认为,这是中国解放军PLA的在武汉试验室试验出来的所谓冠状病毒,也就是咱们说的标准性非典。那么大家知道,刚刚的自由亚洲报道出来了,有人怀疑这是共产党搞的。那么同时,昨天大概二十几个世界上最高端的媒体和记者都在采访我,我们都拒绝了评判。

那么路德先生他现在已经是坐在了风口浪尖、坐在了火山上去了。但这件事情意味着什么?就是这个世界已不是你共产党,你用防火墙你就能控制的。就是人类上,他真是有命运共同体。你家搞传染、你拿着传染病杀死孩子,或者你想杀死孩子,也许是你家,也许不是你家的。但是你可能把这些人都杀了。这是为什么从昨天到今天共产党最高层、中南坑的人给我打电话,夸奖了文贵有民族情怀、国家情感,说“你可以灭共,但是咱们可以合作。”这真的是胡扯的,我爱民族、爱国家,但我绝不爱共产党。

但是对班农先生、对卡尔巴斯先生、对比尔盖茨先生,他明确地说出来“希望你不要在英文世界扩展。”特别害怕GNEWS。说“GNEWS就是因为有新闻版,你不要这样。” 这事实上大家要看到GNEWS影响力就是因为共产党的恶。如果共产党自己不搞一个防火墙,GNEWS哪有那么大影响力呀?你自己说真话不就行了吗?你不撒谎、你不造假、你不制造放火墙,我没有机会这么牛的,也没有机会让路德先生和老江、安红、Sara的讲话、战友之声的讲话会影响全世界的,这不可能的。是因为你的谎言成就了我们的伟大。哈,这事没办法了,你撒谎太多了。

现在西方媒体全在找我们,我们很搂着了。这在西方整个政治公共关系学里边有一个很严肃的问题,不管你什么正义的名义,在公共灾难和公共医疗事件面前,你必须要以疏导、引导和不能煽风点火。西方也有扰乱社会秩序罪呀。这也是很可怕的。路德先生和老安,这个安红女士还有这老江谈,这一不小心就进去了。说实在话这在美国也是很了不得的。

我今天穿的是全新的丝的白衬衣、丝的领带。现在武汉、鄂州、黄冈、赤壁都封锁了。武昌起义、天灭中共。

刚刚,就刚刚,我先给大家汇报一下啊,我今天有优先了。今天曝料先曝曝咱自己的料吧。毛主席语录啊,这是班农语录。今天啊,刚才是、程序是个什么情况呢,大家从七点钟到、到九点钟到一楼早餐,大家都站着聊聊天。早餐到了以后,大家下去到封闭室的、免干扰的那个地方,到那个B2轰炸机桌子上,大家全坐下来。那布置的非常漂亮,就是安静、高雅、漂亮,我真希望路德先生和Sara吧,还有我们的木兰女士,他们参加那会。木兰是在线参加那会。希望他们把这会的正式和标准全传达出去。这象一个中国人开会的。你不要象那些欺民贼、那帮王八蛋,打腿抻着、睡着觉,一个个傻乎乎的,羽绒服到处都是。桌子上乱七八糟,连个象样的笔和纸都没有。别丢中国人。就是看上去很干净、很标准。议事日程前面放一个计时器,你讲三分钟、你讲五分钟,多讲一秒都不行,必须在时间范围内。

那么今天是一到九点半,人家律师叫JDF说“大家希望你们能下去准时开会为好。”所以大家赶快噼里啪啦赶快下去,然后把衣服脱了,然后大家都正式坐下来,然后班农先生提议由文贵开始,大家为中国人、为所有人祈祷。然后我就开始祈祷,没有我的椅子。人家都有椅子,我没有椅子。然后祈祷完以后,班农先生先讲话。

班农先生先讲了灭共的重要性,还有他在之前告诉我的昨天美国的几个大佬把他找去,说以后咱能不能不提灭共的事啊。他说“我的一生就是一样,就是灭共。” 然后他说“现在共产党已经成了西方的整个的威胁,成为民主、自由人士的威胁。我们正在启迪全世界和世界人民了解这些真相。法治基金、法治社会现在已经在西方有重大影响。我们看到这些议案多么的感动、多么的了不起。我们一定无所畏惧、不惜代价,听从上天的使命、拯救中国人民。然后今天我们要把这个会开好,一定要让他实现。而且一直说要action、action、行动。”

他讲完以后就是卡尔巴斯先生讲。卡尔巴斯先生讲的就是整个世界的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很多的核心原因就是来自中共。然后看到这么多人在这块这么认真的开会、准备这么多文件,他很感动。然后他说共产党现在不仅仅是美国的威胁、中国人的威胁,也是全世界的威胁。在经济上我们要做什么、做什么、香港。

他讲话完以后就是比尔盖茨先生讲。比尔盖茨先生讲现在整个从任何事情来看,共产党远远超出我们想象的破坏力强,危险如何如何。然后轮到我了,我是作为一个捐助者,我说我是作为一个捐助者。班农先生给我说,说我是一个重要的决策者。我说不是不是,我是个捐助者。

我就讲了讲法治基金为什么在一年前、11月20日,没有人会相信我们能做到今天,也没相信我们能活到今天。然后我说你看看背后那个,背后那个像是在伦敦、我第一次直播的时候,我做的背景像。当时是2016年农历最后的一天、春节前,我以那个像为背景直播,那是我女儿送给我的礼物,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直播。我专门从伦敦运过来、挂到那个B2桌子最后面的中间。

我说你看这个很酷、戴着个眼镜、抽着烟、穿着共产党的军服,但是你看着很酷、甚至很帅,但是它是一个畜生。这就是共产党,你看着他很厉害、很有权力,他说着人话、好话说尽,但他就是一个畜生。我们要干的事情就是一定不能让这个畜生领导我们人类。

我说坐在对面的班农先生、世界上政治大师,卡尔巴斯是世界上最牛的经济大师,然后比尔盖茨是美国几十年军情专家,所以党、政治、经济、军事全有了。然后这面我们有,我不能说名字啊,还有N个大专家、大牛人物。然后有我们的Sara、路德、还有在线的木兰女士,还有这么多工作者、美国各个领域的工作者。我不能说哪个部门都在参与这个会。我说 “希望这个会开的成功。” 我说“不管你们信不信,今年一定能把共产党给灭了。然后我希望今天所有的法案都能通过。”然后大家都给我鼓掌。班农说“停、停、停、停,文贵先生,我送给你一个礼物。”送给了我这本《班农语录》,哈哈哈《平民运动》,然后我就离开了。门一关开始闭门开会,不准录像、不准录音。然后就开始开会了。

所以说我现在就离开了。我离开以后,我现在刚上楼,现在是要跟在这里等待给我开会的人,准备明天24号、就是纽约时间24号上午7点钟,大陆时间大年三十晚上8点钟,开始直播。然后我上来为什么要给大家赶快报平安直播呢,因为很多很多战友给我发了太多、太多信息了“今天文贵先生你无论如何在二十九了,你给我们说几句。”而且很多人都知道法治基金的会、法治社会的会,都在说、都在关心。所以我赶快上来,你看我现在在我办公室直播,因为下边的直播室被所有的超级团队、包括安保部门,人家来了都给控制了。人家说准备下午的法治社会、法治基金直播,然后我就上来、用手机直播的。

那么很多战友给我发的信息呀,我现在给大家报告一下,你发的信息我很多不能回。没有时间了,我得全部准备,而且很多的明天资料、今天资料,我得一个字、一个字的审。你比如说昨天、咱们准备的明天的大年三十的视频当中,你比如说,昨天的视频当中,有人做出了就那个《骗子都是一个模样》的视频,其中就包含了盛雪和雾婷女士。我就告诉战友,咱不能包含盛雪和雾婷。我答应过雾婷,我不攻击雾婷,因为雾婷没有攻击我们。盛雪没有直接攻击我们,我们也不能攻击盛雪。这是起码的,这两个必须拿掉。我说我必须要看。

大家记住,你看看爆料革命以来,任何人只要不主动攻击咱爆料革命、攻击咱们战友,我们决不攻击他。傅西秋,我让了他十招。我让你攻击我十次,你在那个郭宝胜、你派来那个牧师王导、郭宝胜,付钱在华盛顿造谣,十次以上我才还击;鸡腿潘,我已经做了几个月,我让了他一百招以上;任何一个人,我让你十招以上,你不攻击爆料革命、不攻击文贵,绝对我不攻击你。盛雪和雾婷没有直接攻击我们,我们不能攻击他们,这就是原则。

但是,只要他是来攻击我们战友了、攻击我们爆料革命了,或者具有危险性动作,对战友们或对爆料革命的时候,我们必须还击。这就是我们的原则。

所以我还得继续把这些资料看完。然后还有很多事情要定,真的是太忙。太忙了。我现在的直播就到这,我现在和大家一起为十四亿中国人民、全世界人民、香港、台湾、新疆、西藏同胞祈福。

再见,战友。下午纽约时间3点半、大陆时间4点半,全面开始直播。大家该睡觉的睡觉。

+1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7 月 之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93910/ […]

0
trackback
8 月 之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93910/ […]

0

GM39

1月 28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