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陈静瑜到臧运金看中共国器官移植的暗影憧憧

作者:左媛

2020年2月,CCP病毒疫情渐入高峰,江苏无锡市人民医院副院长陈静瑜和团队收治了第一位因感染病毒而致重疾的病例。据介绍,2月28日,58岁的病人因双肺严重纤维化而休克,生命危急;29日,急需的“爱心肺源”就顺利运抵无锡,成功移植到病人体内,病人获得重生。 病人重获新生当然可喜可贺,医生积累了宝贵经验,也是可遇而不可求。

但是,那个“爱心肺源”来自哪里来自谁?为什么那么珍贵的肺源能够做到有求就有供呢?对方是男是女?多大年龄?有父母儿女吗?对方是怎么去世的?是自然死亡还是意外身亡还是应运而死?为什么病患信息是秘密肺源信息是秘密而只有手术成功才成为大吹特吹的伟绩呢?还有多少不可告人的秘密在锋利的手术刀下残酷地传递? 肺源供方是爱心的,无偿捐献,那么,病患是否是无偿接受呢?从来没有听说此类消息!

但是众所周知,国人献血是无偿的,病人输血却是有偿的。谁是获利方?血站和医院,还有政府管理部门!

昨日,中共国又传出一个消息:青岛大学医学院臧运金博士不幸身亡,年仅57岁。官方没有公布他的死因,民间盛传他是跳楼身亡。据官方信息,臧运金是留美归国人才,2014年加盟青岛大学并组建器官移植中心,至今已完成肝移植手术超2600例。

官方夸赞式的介绍却意外泄露了不可告人的秘密:6年超2600例,年均超433例,日均超1.2例。而完成一例肝移植通常需要时间7小时左右,手术越复杂耗时越长。这样来看,臧博士每年365天每天实操手术长达10小时左右,才能完成6年超2600例肝移植手术这样的“傲人成绩”。如此的工作强度,病人存活率究竟有多少?存活时间究竟有多长?付出代价有多大?最重要的是,那么多的肝源来自何方?那岂止是超2600个肝脏,那是超过2600条活活生命的消失,那是超过2600个家庭幸福的消逝!

年富力强,专业精工,事业正接近巅峰状态,臧博士为什么会选择跳楼呢?他是死于身心疲惫还是死于上级明令或暗示?他带走了多少难以启齿的黑幕?他的死又会牵涉到利益链上多少人多少事……他的死,一定会让很多人心安,也会让不少人心难安! 这难道就是中共国器官移植的真相吗?病患保密,器官源头保密,主刀医生死因保密,利益链条保密……

现实,就是这样的! 2009年,时任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承认,中国目前捐献器官者65%为死囚,但这个数字广受质疑。美国劳改基金会主任吴宏达说,中国器官移植来源超过90%是死囚。在中共的眼里,囚犯是无偿劳动力,无偿网军舆情监督员,无偿器官贡献者。人体器官成为做菜时的一根葱,随时需要随时提供,这才有了无锡28日需要肺源,29日肺源就顺利抵达的“奇迹”。

当然,现在的即时器官移植已经不再单单依靠死囚了,任何低端活人都随时有可能成为他们渔猎器官的对象,他们宣称的“不惜一切代价救人”,其实前提条件是“不惜一切代价杀人”,形成一个“杀人取器官,卖器官救人”的邪恶利益链! 中共不除,这条明里救人暗中杀人的“器官移植”憧憧暗黑就不可能被剪除!有需求就有供应,这是常理,但我们需要的是太阳下的供求关系,需要的是对生命的尊重和平等对待,无论患者、供者和医护,需要的是消灭手术刀下的暗黑鬼影,斩断利益链上的每一双黑手!

2021.2.28于纽约

参考链接:
https://finance.sina.cn/2020-05-25/detail-iircuyvi4923835.d.html?from=wap

编辑:Amos文也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免责声明】  尽管作者努力揭示真相并保持信息的准确性,但我们对网站,文章中引用的信息或相关图形的完整性,准确性和可靠性不做任何形式的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观点”部分中表达的所有观点均属于作者,并不代表任何组织或其他个人。

欢迎战友加入旧金山金喜准农场

旧金山金喜准农场 GTV

旧金山金喜准农场 Discord

旧金山金喜准农场 Twitter 

+5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伊萨贝拉
1 月 之前

左媛战友的文章篇篇都是精品👍🙏😃

0

旧金山金喜农场 Himalaya San Francisco Golden Farm

Twitter https://twitter.com/sf_himalaya GTV https://gtv.org/user/5f72d51a0cd82c6bb6a21fd4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HqGgKiTorpar6DADwZjg2w 2月 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