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主义者接管美国的四个步骤已经在2020年启动

新闻来源:《GATEWAY PUNDIT 门户专家》| 作者:吉姆·霍夫特 Jim Hoft | 发布时间:2021年2月24日
翻译/简评:wmorpho | 校对/审核:万人往 | Page:Daoiii

简评:

《美国观察者》撰稿人斯科特·麦凯写了一篇惊人的文章,《马克思主义者接管美国的四个阶段》。麦凯的报告是基于苏联叛逃者尤里·贝兹梅诺夫的言论和警告写成的。这四个步骤是:通过马克思主义宣传让人们思维混乱,感到压抑并相信自己的文明已经丧失;制造不稳定因素;制造危机;让马克思主义引发的混乱正常化。

斯科特·麦凯是在2020年7月发表的这篇具有预警性的文章,随后就发生了大选以荒唐滑稽的形式收尾,推特、脸书等科技巨头像中共国网信办一样,任意删帖。美国不是没有觉醒者,是觉醒者的声音被淹没在左媒的超级噪音之中。美国已经处于第四个阶段,即马克思主义引发的混乱正在正常化之中,离被马克思主义者完全接管只有一步之遥。革命就在我们眼前。

向上帝祈祷,亡羊补牢对美国来说还为时不晚,听从上帝的意愿计划未来,唯有灭共方可挽狂澜于既倒。对于我个人来说,真是百感交集。当年就是因为要远离中共的统治才背井离乡来到美国,而共产党却尾随而来,如今真是无处可逃了。也许就是有太多人像我这样懦弱,不能勇敢地与它决战,才导致了它越发地猖狂。既然已退无可退,那只有勇敢地面对它,跟随文贵先生,不灭共党誓不休!

原文翻译:

对美国的警告:马克思主义者接管美国的四个步骤已经在2020年启动

列宁于1919年5月25日在莫斯科红场对沃沃布赫部队讲话。(照片提供:索夫福托/ 乌伊格通过盖帝图片社)

早在2020年7月,斯科特·麦凯(Scott McKay)在《美国观察者》上写了一篇惊人的文章——《马克思主义者接管美国的四个阶段》。

麦凯的报告是基于苏联叛逃者尤里·贝兹梅诺夫(Yuri Bezmenov)的言论和警告写成的。

报告发布已经过去七个月了,今天的情况比预期的还要严峻。即使是麦凯也没能预测到2020年大选期间马克思主义者留下的滑稽动作。马克思主义者对美国的接管正在进行中。

这是马克思主义者接管美国的四个步骤。

第一个目地是通过革命宣传,尤其是马克思主义宣传让人们思维混乱。要让你感到压抑并相信自己的文明已经丧失。一旦屈服于此,用残酷无情的明(Ming)的话来说,就是要“少欲”。为什么你认为普通白人愿意为祖先的罪行道歉,而且在不知道什么是种族主义的情况下承认自己是种族主义?为什么你认为美国公司会盲目地支持公开向核心家庭宣战的马克思主义革命组织?

这就是据别兹梅诺夫所说的工程化社会崩溃的第一步,思维混乱。

第二步是什么?不稳定。

贝兹梅诺夫将其描述为社会结构的迅速衰退——即其经济、军事、国际关系。我们已经讨论了民主党在这方面毫无疑问的推动力,他们持续地以COVID-19为借口对社区实行封锁隔离,从而打击社会经济,尽管随着测试的加速,死亡率在全国范围内急剧下降,但这种封锁隔离仍在继续。很显然,该病毒不会对没有严重健康问题的美国人构成重大威胁,但是COVID歇斯底里症正在加剧而不是减轻。就在星期三,常春藤联盟关闭了计划于秋季学期举行的所有体育赛事,这是一个荒谬的决定,很可能会被以左派政治活动家为主导的其他大学效仿(B1G,ACC和SEC都在不同阶段计划今年秋天的会议——只是会议的日程安排,这毫无意义)。该病毒是左翼一直希望的使经济不稳定的理想平台。

安提法伪装成川普支持者冲击国会大厦

不,这不是阴谋论。他们告诉你这是他们的追求。您是否相信伊尔汗·奥马尔(Ilhan Omar)在本周早些时候建议将美国经济作为一种压迫性体系进行拆除的言论是没有准备的脚本吗?去年,伊尔汗·奥马尔向政治顾问支付了90万美元的费用,这笔钱来自某个地方,如果没有人为她写好剧本,她是不会聪明到说出这些话的。她之所以被快速推出来,是因为她具有害人的放射性和免除批评的避雷针,因为她是黑人、穆斯林、移民,甚至是非法移民。批评她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你的尖锐性推理会被冠上种族主义的标签。因此,当其他民主党人加入她的呼喊时,你将不被允许发出反对的声音。

用谷歌搜索奥马尔的声明,你会发现左翼媒体如《共同的梦想》、《国家》、《华盛顿邮报》和其他一些媒体发出了响亮刺耳的声音,抨击共和党人对他们在视频中所看到的和听到的奥马尔的声明的反应是“崩溃”和“失去理智”。就连号称进行事实核查的左翼网站斯诺普斯(Snopes)也宣称,奥马尔并没有说出她所想说的话。

这就是不稳定。无论你是否相信他们取得了成功,他们都在全力以赴地实施不稳定策略。例如,如果问马克·麦克洛斯基(Mark McCloskey),美国秩序是否已经动荡,他是否认为这个问题稀奇古怪。麦克洛斯基告诉塔克·卡尔森(Tucker Carlson),在他和妻子用枪支保护自己的财产免受“黑命贵”暴徒入侵袭击事件发生后,警察告诉他,警察无法保护他,他随后向私人安保公司求助,得到的建议是离开他的房子,让暴民为所欲为。对你来说,这听起来像是一个稳定的社会吗?

第三阶段是危机,这是在前两个阶段的基础上革命推动者寻求改变的催化事件。寻找危机?随便挑。我们几乎甚至忘记的事实:半年前,我们经历了美国历史上仅有的第三次总统弹劾案,这是一场完全凭空制造的宪政危机。随后,我们立即遭遇到新冠病毒的袭击,这无疑是人为制造的危机——并不是说病毒本身对某些人群没有致命性,但是如果你认为它引起的恐慌和破坏并没有打击制造业,那么很明显你已经思维混乱。

民主制度的混乱

然后,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暴动事件以及暴力和美德信号的发酵,再加上目前的运动,以不分青红皂白的的方式篡改美国的历史和文化。对所有的人来说,这是一场彻彻底底的人造危机。弗洛伊德死后,文化崩溃的速度非常之快——当法律体系迅速对付负责这一事件的警官时——这无疑是有计划的,只需要一个催化剂即可。

什么是第四阶段?正常化。例如,“新常态”。雕像和纪念碑不见了,球赛没有了,或者至少不允许你在体育场内观看球赛(你不得不在电视上观看球赛和穿插的商业广告以及被灌入的赛事信息,ESPN和NBC的叙述以及他们在麦迪逊大街的合作伙伴希望植入的故事),学校已经歪曲了美国的历史和文化,普遍基本收入(UBI)支票代替了你以前的工作,因为病毒使你以前工作的小生意公司陷入困境。

现在拜登是总统。一段时间后,第25条修正案将证明他并不胜任总统职位,然后其他你没有投票支持的人掌管了这个国家。

斯科特·麦凯以此荒诞的结局结束了他的历史课,这是在7月,是在2020年大选之前。随后就发生了民主党关起门来用两天来制造假选票,在凌晨3:30开着装满假选票的货车,从桌子下掏出了隐藏的装满假选票的手提箱,以及从唐纳德·川普总统那里窃取2020年压倒性选举的一系列事情。

希望你认为这一切都是不可能发生的信心是可靠的。希望别兹梅诺夫像人们认为G.爱德华·格里芬一样是惊世骇俗的人。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拜登和民主党人在11月对美国实施了历史性的打击。我们不想知道拜登地下室的幕后发生了什么。已经有太多令人讨厌的事情从那里冒出来困扰我们。

革命就在我们眼前。

向上帝祈祷,对美国来说还为时不晚。

听从上帝的意愿计划未来。

🔗原文链接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2月 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