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星球的阿喀琉斯之踵

读西班牙新闻“ 拒绝接种疫苗是不道德的吗?” 有感

  • 编辑 审核:文顺
  • 翻译 作者:gokuabuela
  • 发稿:神奇四侠

更多真相,请关注 GtvGnews

西班牙2021年2月28日电/西喜社——

原文: 

加利西亚议会关于“对不合理拒绝接种疫苗者的处罚法案“,开启了关于疫苗接种以及由此可能带来的特权为主题的道德辩论。

   “我们一出生就被赋予两本护照,即健康王国和疾病王国。虽然我们都愿意呆在美好的地方,但我们每个人迟早都会被迫认定自己,至少在一段时间内,是另一个地方的公民。”苏珊-桑塔格在《疾病及其隐喻》中写道。因为新的CCP病毒,第三个王国已经产生:接种者的王国。

这是我们必须逃离的领地,逃离疫情。但是,获得这本护照的过程是缓慢的、复杂的,并产生了许多不平等现象。有的人想插队,有的人根本不想排队。而且有一个根本性的问题:在绝大多数人获得国籍之前,这个王国不会真实存在。

我们需要每个人都在那里–群体免疫力,它的土壤才能欢迎我们。但是,在这次朝圣应许之地的过程中,出现的伦理困境数不胜数,甚至连科学也没有提供一个明确或明显的解决方案。

最近引起的争论,来自于加利西亚议会对拒绝接种者的强制处罚。“法律是保证群体免疫力的一个非常笨拙的工具,需要的是教育和培训。”生物伦理学专家比森特-贝尔弗说,他是西班牙疫苗接种战略工作组的成员。贝尔弗 “完全不认同 “加利西亚人的这种做法,原因有二。

首先,因为这些措施只影响到最脆弱的群体:”收入高的人就会为所欲为,最脆弱的人就没有选择,也就是说,只有穷人才会被迫接种疫苗”。这并不是一个特殊的概念:在20世纪初,美国防治天花疫情的方法是在必要时用枪口给穷人和黑人接种疫苗,用他们的免疫力来保护那些不愿暴露在注射针剂的副作用下的特权阶层。 

除了不公平之外,这项措施似乎也不适合鼓励民众,这将彻底改变近几十年来的做法。”在一个强大的社会里,公民出于公民责任感,做一些需要努力的事情,而不需要强制。”从沟通的角度来看,这是一箭双雕,因为西班牙的战略是以透明、团结和信任为基础的。是被卫生工作者说服,还是被政治家逼迫,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框架。

而实际效果又往往比说教更有效,根据西班牙科学部下属的西班牙科技基金会的一项研究,在短短几个月内,西班牙人接种疫苗的意愿增加了三倍。夏天看到的疑虑,主要与安全和仓促有关,但当疫苗开始被数百万人注射,效果很好,有惊无险时,这些疑虑就突然落下了。

这就是为什么现在这种违规行为被纳入加利西亚卫生法的原因,根据CIS的数据,超过80%的西班牙人愿意接种。强迫的效果往往会适得其反,尤其是那些疑惑的人,他们会拱起眉头,问道:”既然这么好,为什么要强加在我身上呢? 这样,阴谋论的一些偏见就会得到证实。

那些对西班牙的疫苗持谨慎态度的人的主要论点基本上是两个:“它可能对我的健康有风险 ”和 “我缺乏信息来决定”。(根据卡洛斯三世健康卫生研究所,研究由世界卫生组织推进的课题“知道每个国家的公民如何看待CCP病毒的风险” 的结果表明)

世卫组织更倾向于不强迫,西班牙卫生法已经规定强制手段是最后的方法。我们说一个实际的案例,在加利西亚,一名法官不顾女儿的反对,批准为一名老年残疾妇女接种疫苗。也就是说,虽然主要途径不考虑强求,但在特殊情况,会使用强制手段。

而贝尔弗则批评那些不打疫苗,不花钱就上船的人的 “寄生虫态度”,这趟旅行是用大家的努力换来的。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和疫苗接种专家埃尔维斯-加西亚承认,原则上,人们很容易认为这是一项公共卫生措施,应该是强制性的,因为 “这对我们所有人都有好处”。

对于那些拒绝的人,加西亚说:“你受益,你不参加,但应该受益的是那些不能接种疫苗的人。”他指的是免疫力脆弱,不能接触药物的人。保护它们是我们所有人建立群体免疫力的原因之一。面对这种笨拙而可怕的,犹如一盘散沙的羊群形象,作家尤拉-比斯提出把这个比喻改成 “蜂巢免疫力”,因为它能更好地描述整个社会在合作中建立起来的相互依赖的集体智慧概念,因为蜜蜂会互相协作,共同完成一项任务。

不管我们是羊还是蜜蜂,加西亚认为 “强迫别人接种生物元素是非常微妙的”,所以他更赞成采取激励措施或其他类型的压力,比如学校不接收没有有效疫苗接种证的学生。但也许最大的激励因素最终将是绿色通行证,他们在欧盟称之为绿色通行证,或疫苗接种护照,按照西班牙政府支持的计划,可以让那些接种疫苗的人享受免费旅行等优惠。

贝尔弗并不认可接种证书,因为接种证书可能会导致很多不平等:“首先我们要保证全社会都有机会接种疫苗,健康状况的信息是保密的,不能用强制的逻辑来产生”。例如,某公司只聘用已接种疫苗的专业人员,其余人员不再续聘。在四大洲19个国家进行的一项研究中观察到,引起人们对CCP病毒疫苗怀疑最多的情况是,公司强迫员工接种疫苗。“我非常担心,这样建立的一个健康标准,让一些人比其他人享有特权。”贝尔弗警告说。

对于CSIC哲学研究院的研究人员马蒂尔德 卡涅列斯来说,即使从技术角度来看,这本护照也会引起很多疑问。“辩论被摆成了非黑即白的样子,但是我们处于灰色地带。”她说。“我们仍然不知道接种疫苗的人是否会被感染,是否能防止症状性和无症状性感染,是否所有疫苗和所有新变种都会如此。这是极其复杂的。”生物学家总结道。

默克尔甚至也表达了同样的不信任,以及将这种歧视制度化可能产生的不情愿。卡涅列斯在从事免疫学家的工作后,现在致力于科学哲学,他提出了一种可能产生的冲突,即:人们认为有一个不同的疫苗菜单,有些疫苗比其他疫苗更好,可以从中选择。“这是一个必须解决的错误。”加西亚警告说。“大家要清楚,他们都是非常好的,但是因为我们都要去接种疫苗,保护我们所有人。我告诉我的朋友们:穿上他们给你的那件衣服,这才是合适的”。

我们要强调团体心理:我们是在泛滥的船上戽水,你的桶比别人的桶大一点或小一点都无所谓,只要船上每个人都有一个桶,都能戽水,就不会有沉船。卡涅利斯坚持认为,我们面临的问题是阻止这一流行病,而这只能依靠我们所有人来实现。不仅是在西班牙国内,还是在垄断疫苗生产的富裕国家,甚至是那些资源较少的国家。

在疫情中,来自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学院的疫苗专家海蒂-拉尔森出版了她的著作《卡住》,书中充满了理解这一现象的钥匙。她在其中留下了一个思考,这也是所有这些辩论所依据的支柱:“免疫接种已经成为对我们合作能力的深刻考验。(……)我们大多数人今天所享受的生活质量取决于疫苗。在许多方面,它是现代世界上最伟大的集体主义和合作的社会实验之一”。他还以警告的方式补充说:”我们已经创造了一个依赖疫苗的星球。

作者简评:

这篇发表在主流媒体的文章,可以说是代表了西班牙一种主流的声音:“我们需要疫苗,问题是用什么方式来让大众接受?”文章内体现的信息量也比较大,首先是国家的意志,用一切手段来推行疫苗,怀疑疫苗的都是阴谋论。其次是大众的恐惧和困惑,怎么突然之间“我们就创造了一个依赖疫苗的星球”, “第三本护照的产生” 等等,人类到了没有疫苗就无法生存的地步,对当今的状况,似乎所有的希望就只剩下疫苗。

  而这所有的一切,就像一个倒金字塔,它的最底端,和地面接触的地方,所有一切的根源,就只有一个: 病毒来源

所有的金字塔上的怀疑或者希望,都源自一个假设:病毒来自于自然界,因此所有一切的努力,都只能是空中楼阁,不堪一击!

难道欧洲,美国,全世界的主流学者,都没有看出来只有病毒来源才是解决一切问题的根源吗?只有两种情况:

  • 他们真不知道
  • 他们装不知道

  如果把现在和二战时候对比,我们处于哪个阶段?珍珠港?不,还没到,德国闪击法国? 不,也没到。甚至还没到德国闪击波兰!最多是希特勒强取苏台德地区的那个阶段。各种纷乱的消息,科学界的沉默,政界的令人眼花,避重就轻的操作,看似清醒却根本没有觉醒的民众,这本身也是中共超限战的一个部分。

   这也告诉我们,当我们在宣传的时候,撇开一切迷雾,牢牢抓住:病毒来源 – 实验室制作 – 可精准投放的生物武器 – 无法预测的新变种 – 中共制造 – 灭白计划 这条逻辑链,才有可能应对这个“依赖疫苗的星球”,这才是中共的阿喀琉斯之踵。

新闻来源:世界报

+3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土象无形
1 月 之前

好文章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