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政府新成员梅兰妮·哈特对中共不是强硬派

翻译: WEN JIE
校对:卡拉马佐夫姐姐

图片来源:https://www.wilsoncenter.org

据《国家脉动》(The National Pulse)独家报道,拜登总统团队的新成员,梅兰妮·哈特(Melanie Hart)曾经参加某中共重要大外宣机构发起的项目并撰写了报告,该机构主要寻求影响外国政府,使其采取支持中共的立场或者行为。

哈特新职位是负责经济发展、能源和环境的副国务卿的中共政策协调员,这将允许她监督审查川普政府时代的政策。彭博社说她将聚焦川普团队的“清洁网络”倡议,该倡议旨在鼓励其他国家阻止华为的5G网络。

来自中共的资金

不过回顾哈特过去的经历就可以发现,她的确不像是一个会对中共强硬的人物。有电子邮件揭示她对中共智囊团在美国扩大他们的国际影响力表示无可厚非。哈特曾经在一个重要的会议前秘密地向中共总理透露有关会议的问题。

2013年,哈特作为美国进步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 (CAP))代表团的一员,在中美交流基金会(the China-United States Exchange Foundation (CUSEF))的赞助下前往中共国。哈特当时在美国进步中心担任中共政策部主任,并且是高级研究员。美国进步中心是奥巴马时期有重要影响力的智囊团,每年都要去中共国参加“中美高层对话”。

那年九月举行的会议是讨论由美国进步中心撰写的长达110页,主题为“迈向新型大国关系”研究报告,该报告敦促两国之间建立更紧密的金融联系和军事合作。中共这边与会人员有来自公立大学的和中共解放军军事科学研究院等智囊团的学者。

这个报告鼓励两国的官员和学者与各自国民就中美关系的重要性开展高效的对话,特别是就新型大国关系设计实践活动,对怎样预防(某些事情)和怎样取得成功多做沟通。而哈特作为当时的高级政策分析师因为这份报告获得特别赞赏。

2013年有关这次活动的宣传册披露了代表团还会晤了中共党员包括国营智库的领导,国务委员和党委书记。

无独有偶。在2015年,某发送给约翰·波德斯塔(John Podesta,时任奥巴马总统顾问,曾任克林顿总统幕僚长)的电子邮件包含多个附件,该邮件显示了有关三月份在中共举办“美国研究中心-中美交流基金会高层对话”的旅行行程和会议议程初稿。

这份236页的文件将哈特列为代表团与会者,并与民主党提名失败的总统候选人汤姆·斯泰尔(Tom Steyer)和维克拉姆·辛格(Vikram Singh)一起参加会议。维克拉姆·辛格是WestExec公司的高级顾问,WestExec公司是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的具有争议性的咨询公司。会议日程显示,哈特计划与斯泰尔一起就“气候变化与能源”的主题在会议做演讲。

拉拢并消除反对的声音

中美交流基金会是中共统战部最高直属机构,由中共政协副主席创办,被美中安全和经济审查委员会认定的实体,它“以拉拢联合潜在的反对中共政权和政策的资源,并对外国政府及其他社会活动家施加影响,以迫使他们采取支持中共的立场和行为的实体”。

按照美国司法部的《外国代理人注册法》(FARA),在西方游说公司的协助下,中美交流基金会已经着手开展工作,非常高效地向媒体、关键的有影响力的人物、舆论领袖及社会公众宣传有关中共的正面信息。国家脉动此前曾披露中美交流基金会用赞助以换取媒体“正面报道”,赞助主流媒体和现任及卸任的美国政府官员前往中共国。

跟着邮件按图索骥

2015年,美国进步研究中心还预订参加由中共赞助的中共国际经济交流中心(CCIEE)第四届全球智囊团峰会。启程前,在和美国进步研究中心职员往来电子邮件中,她透露美国进步研究中心对中共智囊团与西方智囊团形成合作关系,以便施加更广泛的国际影响力表示了肯定。

邮件这样写道: “基本上他们都希望中共的智囊团能够更强大,更有影响力和知名度。他们还希望中共智囊团多与西方的智囊机构(比如说我们)开展更多合作,施加更多的影响力。这没有什么不好……”。

由于美国法律法规的规定,对非营利组织,包括美国进步中心(CAP)在内,所有的对中共的活动都必须在警察的直接监控下开展。哈特还在电子邮件中说了这些并表示了担忧。但最终哈特撰写在美国进步研究中心网站上的6月新闻稿显示智囊团和哈特最终出席了峰会。

在会议开始之前,代表团成员约翰·波德斯塔是被选中向中共国总理提问的四位与会者之一。有份电子邮件的链条显示美国进步中心研究员和代表团成员讨论了所提的问题,这项工作似乎是哈特率先提出的。哈特意识到她应该将问题发给中共以便让他们就那些问题如何回答进行研究。换句话说,美国代表团为了献媚他们的中共同僚,事先将问题提交给中共。

沾满鲜血的钱

哈特的专业简历还显示她曾服务于高通(Qualcomm)中共国的业务拓展团队,提供技术市场和法规分析以指导高通在大中华区的运营。她也曾作为中共国顾问,受雇于斯考克罗夫特集团(Scowcroft Group),奥尔布赖特石桥集团(Albright Stonebridge Group (ASG)),以及加利福尼亚大学全球冲突与合作研究所。ASG也曾雇佣过拜登团队的其他成员,比如被提名为驻联合国大使的琳达·托马斯·格林菲尔德(Linda Thomas Greenfield),该公司为中共政权提供广泛的咨询服务,并聘用中共官员作为顾问。

在哈特作为美国进步研究中心的高级研究员和中共国政策部主任的那段时间,美国进步研究中心与中美交流基金会“稳固”的关系早已超过十年。作为中美交流基金会的项目,自2009年开始,美国进步研究会就一直派遣代表团去中共。一份与中共政府有关的机构的宣传册显示美国进步研究会代表团曾就地缘政治合作,双方军事合作,气候变化,能源安全,贸易平衡和全球金融危机进行过广泛的讨论。

译评:在翻译这篇文章时,译者曾查阅网络有哪些媒体报道梅兰妮·哈特是对中共所谓的“强硬派”,结果也就彭博社和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有这样的叙述,另外就是中共的媒体。从本文中可以看出梅兰妮·哈特为中共站台,并接受中共会议赞助,怎么可能是强硬派呢?这届美国政府,拜登先生的蛋蛋都被中共捏住,国务卿布林肯的WestExec公司从中共这里分得市场,难以想象这届美国政府对中共的绥靖态度到底能走多远?

原文链接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2月 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