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聊农村】我所了解的农村黑社会(一)

五月花写作组 | 作者:跟随战神 | 编辑:文合 | 美工、发稿:灭共小宇宙

一阵噼噼啪啪的鞭炮声响了起来,往日宁静的村庄顿时热闹非凡。一排醒目的小轿车缓缓驶进了村子,最前面的一辆是黑色奥迪,车头上挂着鲜艳的大红花,一男一女两个伴侣木偶立在车头。村口和街道上站满了人,使得原本就不宽的道路显得更加拥挤。

奥迪车上走下了今天的主角:新郎和新娘。新郎是本村的,叫大山,高高的个子,魁梧的身材,笔挺的西装,红色的领带,唯一感觉有点和今天气氛不太搭配的是他的头,锃光瓦亮,就像刚刚打磨过的,没有一根头发。新娘子一袭白色的婚纱,眉如柳叶,面似桃花,体态婀娜,步履轻盈,据村里人说,新娘是县城的姑娘,结过一次婚。

大山挽着新娘,脸上满是笑容,牛铃般的大眼炯炯有神,有神的只是一只眼,另一只眼睛的白眼球占据了绝大部分,几乎将黑眼球完全覆盖,这样的眼睛被称之为“玻璃花”,多为外伤所致。大山的这只“玻璃花”视力只有0.1,几乎等于失明。这是在一次械斗中被打伤的,那时的大山才二十出头,为了争夺地盘,对方十来个人,大山带着三个兄弟愣是将对方打败,代价是大山的一支眼,和另外兄弟的一条腿。

大山的婚礼举行的如此盛大,村民几乎都来了,当然村长也来了,村委会的几个领导无一缺席。一般其他村民结婚,客人绝大多数是乡亲们,还有就是少数的亲戚。但是大山的婚礼上陌生人特别多,不少外面的客人,村民们几乎都不认识,其中还有一些和大山一样的光头客,臂膀上满是刺青,有的是毒蛇猛兽,有的是骄艳鲜花 。 

大山也确实该结婚了,一个农家子弟,快四十的人了,娶了个如花似玉的媳妇绝对是一件值得庆贺的喜事。大山今天太高兴了,一生中唯一的一次喝多了。平常他滴酒不沾,因为要时刻保持清醒。他知道自己不能倒,他倒了,二十来年打打杀杀的硕果也就没了,兄弟们也就散了。

大山是普通农民的儿子,就像绝大多数农民一样,过着艰辛的日子。中学毕业后,父母再也无力供养他继续读书,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眼看就从父辈那里传到大山这里。中共国农村孩子能读到高中的不能说凤毛麟角,但也绝称不上很多。因为在那个“知识越多越反动”的年代,知识就像垃圾,读书就是准备“反动”,毕竟相比大字不识的人,知识分子不是那么容易欺骗和愚弄,这样的思路完全符合商鞅驭民五术中的愚民之术。据说1978年恢复高考时,有这样一道数学题:二分之一加三分之一等于多少,大多数考生的答案竟是五分之二。可见当时中共国的教育制度有多么粗劣,教育水平有多么低下。当然,现在也好不到哪里去,因为中共需要的不是人才,而是奴才。况且读了高中又能咋样,还不是回家抗锄头,无非是比同龄人少抗两年,而这两年在父辈眼中无非是多吃了两年闲饭。

对于大山来说没有吃闲饭的资格,因为没有闲饭可吃,十几岁的大山离开了家徒四壁的陋舍,来到省城,开启了走向社会的大门。

随后的几年里,学徒、做工、捡垃圾……只要能养活自己,大山什么活儿都干,可以说吃尽了苦头。但生活依然没有好转,他仍然没有能力给父母和弟弟妹妹们提供经济上的帮助。每每听到家里的状况,大山的心都在滴血!在中共国又有谁不是在接受折磨和摧残?高高在上、衣食无忧、荒淫无耻的只有中共的那些权贵们,广大的农民包括县城、省城的百姓们都在拼命地苟活。为了一口饭,人们整日奔波劳碌,身体上疲惫不堪,精神上自然萎靡不振,这样便无暇思考,因为肚子决定脑子,活着比什么都重要。商鞅驾驭民五术中的贫民和疲民,在中共国演绎的淋漓尽致。

生活就像一个行刑官,整日对大山严刑拷打,但是农家孩子遗传基因里的强硬身板让他硬抗了过来,而且愈发强壮。从那个瘦瘦的少年变成了魁梧的青年。更重要的是,大山在这几年结识了几个肝胆相照的兄弟。兄弟们一起闹、一起笑、一起狂、一起浪。忽然一天,一个兄弟和大山说到了火车站的一件事,引起了大山的强烈兴趣。

大山所在的省城是北方重要的交通要塞,数条火车线经过这里,不少线路还从这里始发。火车站附近总是人山人海、川流不息。而省城的公共交通和设施非常落后,导致经常出站的人出不来,进站的人难进去,形成了以火车站为中心的“堰塞湖”。中共当地政府的无能和不作为导致民怨沸腾,眼看着越淤越堵的“堰塞湖”束手无策。有需求就会有市场,有人看到了这里的商机,在火车站拉客、带人出来,去乘坐方便的私家车,用中共政府官员的话说就是“开黑车、拉黑活”。

为什么会出现“开黑车、拉黑活”?众所周知,公共交通由政府提供,因为政府是纳税人供养的,政府不生产任何产品,不产生任何价值,政府的所有收入都来自于纳税人,所以政府的第一责任就是为纳税人提供服务,包括基础设施、市政设施、城市建设等等,当然也包括公共交通。出租车是公共交通的重要和必要部分,而中共国的出租车完全成了各级政府敛财的工具,办理各种手续,收取种种费用。按照当地政府的规定,办理出租车公司注册手续,流程依次是:首先到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办理名称预先核准登记;向出租汽车管理局提出书面申请;持经营许可证件向工商行政管理机关申领营业执照;向税务机关办理税务登记;向公安机关办理治安登记等等。这里涉及出租汽车管理局、工商行政、税务、物价、劳动、公安、公安交通、技术监督、旅游等等管理机关。其实每个部门都是一个鬼门关,都是一个无底洞,他们存在的目的不是监督、管理,而是扒皮、盘剥。据一个出租车公司的老板讲,只获得经营许可证件一项就要花费上千万元。以上只是政府部门的手续,硬件方面还有要求:有经检验合格的、并符合规定数量的车辆;有固定的经营场所和相应的车辆停放场地;有合格的驾驶员等等。

每个出租车公司成立之日,就是该公司债台高筑之时,所以公司会想尽一切办法提高每辆车的管理费,导致出租车司机的日平均工作时间长达16 个小时。一个司机曾经和笔者诉苦,前十个小时都在交份钱(每台车每月交的固定费用称之为份钱),后6个小时才是养家糊口,这样的话让人伤心、让人动容。工作时间如此之长,导致出租车司机过劳死现象屡见不鲜。

中共政府的压榨以及公司的高额收费,导致“黑车应运而生”。因为车辆没有纳入中共的政府管理,没有接受中共的剥削,所以称之为“黑车”,究竟谁黑,想必大家心里清楚。

开黑车可以每天上千元、每月几万的收入,这对大山的诱惑太大了。几个兄弟一合计,干!大家凑够钱,再找亲朋好友买了个二手车,开始了行动。没想到的是,大山为这个决定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未完待续)


更多文章欢迎浏览波士顿五月花GNEWS官方号

更多直播欢迎关注GTV官方号五月花之声五月花讲堂

欢迎加入波士顿五月花农场,订阅我们的官方推特账号官方油管账号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