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S-CoV-2病毒可通过嗅觉透粘膜入侵中枢神经系统并感染大脑

作者:Stephen文文

约三分之一感染SARS-CoV-2病毒的COVID-19患者会出现嗅觉和味觉丧失、头痛、疲劳、恶心和呕吐,也有报道表明SARS-CoV-2会导致急性脑血管疾病和意识障碍。已经有研究表明大脑和脑脊液(CSF)中存在病毒RNA。来自耶鲁医学院的一项研究表明SARS-CoV-2病毒可明显的感染人脑类器官,并伴随着被感染的和邻近神经元的代谢变化(参考文献1)。在死于COVID-19患者的尸检中,皮质神经元中检测到SARS-CoV-2。结果为SARS-CoV-2的神经侵袭能力提供了证据,也为SARS-CoV-2直接感染神经元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后果。

来自德国的研究提供了SARS-CoV-2神经嗜性的证据(路德节目中曾提出的“嗜神经病毒”)。他们的研究表明SARS-CoV-2可以通过嗅觉粘膜中的神经-粘膜界面,利用嗅觉粘膜、内皮和神经组织的近处进入神经系统。随后,SARS-CoV-2病毒穿透了限定的神经解剖区域,包括延髓中的主要呼吸和心血管控制中心(参考文献2)。

在对33名死者的解刨研究中发现SARS-CoV-2中病毒RNA的最高水平嗅粘膜在筛状板的正下方。在角膜,结膜和口腔粘膜中发现了较低水平的病毒RNA,突显了口和眼也是SARS-CoV-2进入中枢神经系统的其他潜在途径。

发现舟山蝙蝠病毒(ZXC21、ZC45)的解放军南京军区疾病预控制中心王长军曾在其论文中也表明舟山蝙蝠病毒(ZXC21、ZC45)可侵染乳鼠的中枢神经系统,通过电子显微镜发现被病毒感染的乳鼠大脑中存在病毒颗粒(参考文献3)。也就是说舟山蝙蝠病毒(ZXC21、ZC45)与SARS-CoV-2一样具有神经嗜性。

参考文献
1: Neuroinvasion of SARS-CoV-2 in human and mouse brain, JEM, January 12, 2021
2: Olfactory transmucosal SARS-CoV-2 invasion as a port of central nervous system entry in individuals with COVID-19, Nat Neurosci., 2021 Feb.
3: Genomic characterization and infectivity of a novel SARS-like coronavirus in Chinese bats, Emerg Microbes Infect., 2018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审核校对:玫瑰天空
上传排版:糖果儿

+7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Dzhang
1 月 之前

参考文献的链接好像都失效了哦。。。

0

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欢迎大家订阅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有意加入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的战友们,请使用官方discord 链接 https://discord.gg/nyPUqYj 并附上您的挺郭经历及法治基金捐款凭证。谢谢大家🥰 2月 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