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涉嫌用国药集团的疫苗贿赂秘鲁权贵

新闻来源:《VICE 世界新闻》| 作者:Simeon Tegel | 发布时间:2021年2月24日

翻译/简评:归零 | 校对:X-Wing飞得更高 | 审核:万人往 | Page:Daoiii

简评:

中共在世界范围内进行的“疫苗外交”似乎已达成共识。这场始于中共军方实验室的新冠疫情给中共国政府带来了捞取政治资本和经济利益的机会。虽然中共疫苗已造成了大量的伤亡和副作用,且没有透明真实的数据表明疫苗具有预防病毒的作用,但很多国家仍然趋之若鹜。中共国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已有大约40多个国家正在商讨购买中共疫苗。除巴基斯坦、匈牙利、塞尔维亚也、秘鲁等国已经上线中共疫苗外,很多非洲国家也寄希望于中共疫苗。

郭文贵先生说过,在中国4000年历史上,从未自行研制成功过一项动物疫苗。在过去几十年,国产毒疫苗事件层出不穷。闫丽梦博士也指出,这些疫苗既没有经过完整的临床试验,也没有提供真实的数据,即使疫苗真的可以产生抗体,致命的ADE效应也会让病毒更容易入侵人体。随着病毒的不断变异,当疫苗注射者被变异病毒再次感染时,会导致对人体的二次伤害。

这场“疫苗争夺战”可能在疫情冲击的同时带来新一轮灾难。但包括秘鲁在内的很多国家对中共疫苗深信不疑,很多权贵甚至利用腐败换取疫苗接种机会,这是多么令人深思的讽刺。

原文翻译:

中共国制药公司是否曾用早期疫苗贿赂秘鲁权贵?

负责为权贵注射早期疫苗的医生说:“这与特权无关。事情就是这样运作的。”

2020年12月9日,一名医务工作者在智利利马的Cayetano Heredia大学临床研究中心准备注射器,尝试将由中国国药集团生产的COVID-19疫苗接种到志愿者身上。图片来自GETTY图片库(拍摄者:Ernesto Benavides)。

秘鲁利马——在秘鲁出现了涉及数百位重要人物的COVID-19疫苗丑闻,包括前总统甚至相当于安第斯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负责人在内,他们插队先行秘密注射了中共国疫苗。

这3200剂疫苗是由北京国有的制药巨头国药集团(Sinopharm)赠送给秘鲁的,据信是由当地医务人员用于在利马进行的包含12000名志愿者的疫苗试验。

然而,这些疫苗却被负责试验的医生哲门马拉加(German Malaga)秘密地分发给有钱有势的人,他们比普通秘鲁人提前几个月就接种了疫苗,甚至早于重症监护室的医生、护士、老人和并发症患者。

这场被当地媒体称为“疫苗接种门”的丑闻发生在最糟糕的时候,此时秘鲁正与第二波世界上最严重的大瘟疫之一作斗争。

这个南美国家目前每周大约有5000多例新增死亡病例,远超官方确认的COVID-19死亡人数。同时,据报道,有16家医院用完了氧气,而另外23家医院只够使用24小时。

“疫苗接种门”还留下了许多疑问,北京是否故意使用“额外”剂量贿赂利马的决策者购买了3800万剂国药疫苗。有些人现在怀疑,上个月宣布的这项足以使60%的人口接种疫苗的交易,是否纯粹根据疫苗成本和临床表现。

与利马的卡耶塔诺·埃雷迪亚医学院的疫苗试验无关的接种者还包括时任总统马丁·维兹卡拉(Martin Vizcarra)。他在去年十月接种了疫苗,甚至在秘鲁未批准疫苗之前。一位有影响力的说客、卫生和外交部长、两名大学校长、梵蒂冈驻秘鲁大使、秘鲁卫生部医疗用品和药品管理局(相当于美国的FDA,是负责监管药品许可和使用的机构)的负责人,甚至一家受欢迎的中餐厅的老板。有些人甚至被给予三剂疫苗。

秘鲁的丑闻是迄今为止拉丁美洲最骇人听闻的丑闻,那里猖獗的贪污和世界上最严重的不平等现象为关系网插队注射疫苗提供了沃土。

在阿根廷,卫生部长吉内斯·冈萨雷斯(Gines Gonzalez)本周末被迫辞职,原因是他的朋友和政治盟友,包括一名著名记者,一直在卫生部大楼内私下接种疫苗。

阿根廷前卫生部长 Gines Gonzalez (吉内斯·冈萨雷斯)

同时,在厄瓜多尔,几位大学校长拒绝了政府为他们提供的早期接种疫苗的私人邀请,认为这是不道德的。

在秘鲁,如果任何被邀请插队的人都表示不接受,这则新闻就不会出现。与此同时,丑闻引起的反作用发酵很快。

检察官现在正在调查维兹卡拉(Vizcarra),这名部长在接种疫苗后,很快就在去年11月遭到猛烈抨击并被赶下台;两位部长均被迫辞职。疫苗谈判代表和监管疫苗试验的人涉嫌一系列潜在犯罪,包括贿赂和利用公职。秘鲁的医学协会还采取行动吊销了涉案医生的执照,包括前卫生部长皮拉尔·马泽蒂(Pilar Mazzetti)。

处于事件焦点的是马拉加(Malaga),这位负责监督试验的卡耶塔诺·埃雷迪亚大学(Universidad Peruana Cayetano Heredia) 医生违反了严格的道德规范,包括给他22岁的女儿接种疫苗。作为一位资深的科研人员,他应该非常清楚这些道德规范。

马拉加在遭到国会委员会问责后,现已被停职。但他坚称:“这与特权无关。事情就是这样运作的。”

尽管这一说法引发了众怒,但其他人也承认,这可以说是“疫苗接种门”背后第一个诚实的回应,并且是一个对渗透到秘鲁大部分公共生活中失控的腐败的准确评估。

另外,马拉加为对中餐馆老板进行接种进行辩解,中餐饮食是来访的国药研究人员的最爱,他们已经“厌倦了汉堡王”。

然而,国药和北京在丑闻中的作用仍不清楚。《VICE世界新闻》未与该公司或中共国驻利马大使馆联系,也未就不断上升的丑闻公开发表评论。

利马南方科学大学的医学研究员珀西·梅塔·特里斯坦(Percy Mayta-Tristan)说,向试验人员提供额外剂量的实验疫苗极为罕见。一个值得注意的例外,是最近在非洲爆发的埃博拉病毒测试疫苗——生死攸关的情况比秘鲁的情况要极端得多。

他补充说,国药集团的报价看起来像是腐败:“这正是我所怀疑的。目前,我们还不知道。我们也不知道这是否只在秘鲁发生,还是中共国在其他国家也这样做?”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国药控股在秘鲁找到了愿意接受明显异常报价的合作伙伴。

“这再次证实了我们已经知道的,即秘鲁在有利于腐败的国家文化方面符合所有标准,”秘鲁天主教大学的社会心理学家山本(Jorge Yamamoto)说,“问题在于如何开始扭转局面?人们会觉得,如果所有其他人都在闯红灯,那我为什么不呢?”

但是,丑闻引起的最大的悬而未决的问题是,秘鲁上个月宣布购买3800万剂国药疫苗是否符合国家的最佳利益?

直到秋天,由于Moderna、Pfizer和AstraZeneca的疫苗注射剂不太可能在秘鲁大量使用,因此利马的选择有限。两个最可能的替代方案是中共国疫苗科兴(Sinovac)和俄罗斯提供的Sputnik。

然而据报道,科兴的有效率仅为50%,而国药的有效率为80%。据报道,Sputnik疫苗有效率为92%,且成本比中共国的竞争对手更低。但人们一直担心其数据的透明度,目前尚不清楚秘鲁是否可以在相似的时间范围内购买相同数量的剂量。

🔗原文链接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2月 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