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云长天时评26期】中共是“完美犯罪”学理论践行者——案例六:(二)瞒天过海与数字极权

作者:捆绑CCP一千年/喜马拉雅东京樱花团

孙子兵法“瞒天过海”在现代科技互联网大数据中彰显的淋漓尽致。因为你的数据在不知不觉中被交易、你的银行账户没有秘密、你的存款在银行消失却没有人为此负责。甚至你的性生活也暴露在智能世界中。在智能化社会语境中,中国人在个人隐私上普遍感觉自己在“裸奔”。当有人提醒你要注意网络安全隐私的时候,你可能会立刻被嘲笑,你还有隐私吗?在星云密布的摄像头下,中共所谓智慧城市其实是一个大数据监狱。而被体制化的囚徒心里自然会嘲笑享有自由的人所谓善意的提醒——你要注意隐私。

图片:CSDN博客

据新华网北京时间2月26日《周鸿祎:用好大数据,须运营安全两手抓》的报道中,周鸿祎直言不讳地说,“他们在服务用户过程中收集积累了海量的数据,”360网络科技公司创始人周鸿祎继续说道,“大数据是数字化的中心,要以数据运营为抓手做好大数据的开发利用,以网络安全为基础同步推进大数据开发利用和保护。”要读懂中共瞒天过海的欺骗术,就必须要学会读懂中共的政治语言,在中共军民融合的营商环境下,几乎没有真正的民营企业。像360以杀毒软件起家的科技公司,其创始人周鸿祎的政治头衔就是新纳粹中共政权的政治协商委员会的委员(如西方国家议会议员),因此,你相信他会注意你的网络隐私吗?

他的政治语言有哪些可以窥视的信息?如“抓手”一词,这是只有中国人才懂的词汇,简单意义讲就是控制和掌握。中共词库里也承认这是一个说不清楚的,只能意会的使用频率最高的政治词汇。更多地指在办一件大事的时候,或完成艰巨任务的时候,如何寻找到切入点,以便迅速取得控制权。比如中共利用金钱与美色贿赂美国政客,以期达到在美国内部控制其权力;比如被操控的美国大选,他们的抓手就是为操控大选投放了病毒、以疫情为借口,邮寄选票等(这已是不公开的秘密)。而另一串政治词汇,比如“推进”、“利用”、“保护”,当你看到这些词汇,你只能骂他们说话空洞,没有内容,而中共法律条文同样模糊不清。但这不是水准低的问题,而是有意为之,以便在出了问题时,可以瞒天过海,推卸责任。瞒天过海,用西方人的语境来讲,就是在达到欺骗上帝的前提下对中共一切想控制的人、事、物,以及国家主权进行控制,多用在战争上。而,“推进”就成了战略进攻、“利用”就是一切骗术的伎俩,而最具迷惑的词汇就是“保护”。请记住,当他说要保护你的数据时,你就要小心你的数据。举个例子,城市共享单车,你用完车,在手机APP中打开你的行程账单,你几点、几分、几秒从哪里出发,途径哪些地方,何时还车,有没有锁好车等都记录在云端。当你成为一个中共需要控制的人,他就会随机找到你。当然,如果你是一只毫无价值的羊,对你来说,你是安全的。比如,在瘟疫大流行期间,你去医院看病,要使用手机扫行程码,你近期去过的地方一览无余。而这些,中国人早已被体制化了。没有人会因为这些事惊讶得目瞪口呆,只能嘲讽你天真可爱。这就是中共数字极权统治。

中共这样一个14亿人口的国家,对云数据库的控制已经达到一个世界巨大无比的大中心化极权中央。而数字化中央的隐形权利又通过“智慧城市”建设这个概念隐藏其完美犯罪心理。因为在利用数据犯罪的同时披上“城市化建设”、“利国利民”的欺骗口号来隐藏自己的邪恶。这种国家犯罪行为也就显得更加完美化,而寻求完美犯罪过程的心理本身就是撒旦行为,是犯罪行为。作为具备这种犯罪本质的政权来说,他的合法性就不复存在,因为他对人类没有丝毫的建设性,有的只是拆毁。

灭共者郭文贵先生1月6号在G|TV自己的账号中说过这样一句话,一旦体制和环境让人性恶的一面有了足够发挥的空间时,制定这个体制的人本身就是魔。(大意)因为在中共数字极权统治下,人们已经不能保护自己的隐私,也没有反抗的机会。就是移民到其他国家,他也会通过社交媒体控制你,给你灌输思想。他会持续在西方国家制造安提法(Antifa)运动,他会告诉你,西方国家不安全,中共是人类宜居国,比如他在新闻报导中专门报导西方阴暗面,或者制造西方犯罪的虚假信息进行报道,相比国内被伪造的虚假阳光一面,其欺骗性不言而喻,人们自己会说出“还是共产党好”的话来。这样有意歪曲引导对比手段在媒体大外宣中早已经武器化。这些瞒天过海的欺骗术被赋予高科技后,他的威力是巨大的。全球正在发生和已经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你想要的答案。

startme网站一篇《“数据所有权”不仅无法解决现有问题,它还制造了新的问题》的报告提出“数据所有权”的新问题证明了新纳粹化的中共政府利用高科技全球数字化激活了新奴隶主时代的大重启。

《美国男人》栏目制作的一部纪录片中谈到了大重启,“他们企图引发一场全球大重启,却触发了全球大觉醒。”这句话可以用来警告中共急于取代毛泽东的习近平,习应该已经忘记了他的导师说过的话,“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美国人同样意识到这一点。只有觉醒的人才会起来反抗,才会想着去击溃中共的控制。如美军在诺曼底登陆、美军在中途岛反击。美军在二战中击败纳粹德国后主导了世界正义的话语权,而70年后,却发现自己在二战中的战利品给了中共国。这不得不说,通过亨特·败登硬盘门事件后,人们似乎明白,美国在中共营造的温暖如春的床上所做成的交易起到了瞒天过海地控制了(抓手)美国的目的。

美国如何被控制了?《美国男人》拍摄的纪录片继续说道,“当我们不再有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来监督政府的那一刻,我们就不再有民主。”(见《美国男人》链接)可见,言论自由权受到打击就是民主宣布死亡的风向标。而纪录片提到一个惊人的事实,“1963年,共产主义推翻美国的目标已经被国会记录在案,其中提到,共产主义要夺取(美国)一个或两个政党,渗透媒体,控制广播、电视和电影中的关键位置,”正如纪录片说的那样,他们已经实现目标了,不是苏联,而是中国共产党。

郭文贵先生在1月6日的直播视频中还说,“共产党对美国社会的渗透、分化、瓦解,对人与人间建立的信任的拆毁”的认识也是这部纪录片所说的观点,因为你越深入研究这一运动真相,就会发现这一切的问题都指向中国共产党。“敌人已经不再使用枪支和弹药来作战,而是通过言语、思想和舆论,因为他们想要征服我们的思想。1956年共产主义头目赫鲁晓夫说过,‘我们不费一枪一弹就能占领美国,我们从你内部将你瓦解,’”(见《美国男人》链接)2020年的美国大选做到了这一点,可以称为中共完美犯罪的典型案例之一。即便中共日后被摧毁,这一场大选的颠覆计划堪称完美。因为他完美袭击了美国而至今未被定罪。与其说这是美国两党中的政客和主流媒体被收买后卖国行为所致,不如说这是中共瞒天过海的完美犯罪计划使然。

他不仅颠覆了美国大选,更具破坏性在于“他播种共产主义种子,企图让我们相信谎言就是真理,”(见《美国男人》链接)而谎言并非简单意义上的谎言,毛泽东一个颠覆性的做法就是把真理模糊化,认为“人应该在实践中证明自己思维的真理性,”这样的认识是对真理的玷污,而西方价值观里的真理只能是圣经的标准。共产主义之所以颠覆了真理观,他把检验真理的标准推向个体的人,而个体的人对真理标准的认定上又被中共教科书给统一了认识。按圣经原则,个体的人就是带有原罪的罪人。在社会体验中是检验真理的过程和标准,如果还不明白,他会告诉你,这是一个经济哲学问题,需要继续在实践中检验。

图片来源:BBC 红色疯狂年代的影像记录者李振盛:我拍下的那些疯狂文革照

于是,“恶即是善、恨即是爱、分裂才是团结,叫我们互相为敌,让男人对抗女人,富人对抗穷人、黑人对抗白人、左派对抗右派。当我们感到孤独害怕无助的时候,他(共产主义种子)就会生根发芽。”这完全是中共国文化大革命时期的悲惨世界的再现。那时起中国的男男女女被迫接受所谓改造,当人们在政治认知上出现不一致的时候,就会在家庭之间出现父女反目成仇,夫妻彼此为敌,学生举报老师。整个社会在拆毁被视为正确的东西。(毛泽东的原话:造反有理)

“他抹杀我们的历史,诽谤我们的先辈,教导我们的孩子去仇恨自身,他们的国家和家庭,他嘲笑我们的信仰、破坏我们的价值观,攻击我们的生活方式,甚至要求我们在屈辱中下跪。”(见《美国男人》链接)在中共国信奉基督教在人们看来仍被嘲讽。中共不断歪曲民主、自由与法治的定义,当他提到人民民主的时候,一定是专政的。这是写进中共党章的说教,当他们宣称“人民当家做主”,一定是说,中央国家主席一人说了算。该纪录片讲述了一个真实的中共政权真实面目、深度地分析了共产主义的本质就是有毒的种子,笔者将《圣经》中有关撒旦播撒的种子和中共的种子作为比较时,你会发现圣经记录了“奸淫、污秽、邪荡、拜偶像、邪术、仇恨、争竞、忌恨、恼怒、结党、纷争、异端、嫉妒、醉酒、荒宴等,”这些邪灵的种子,那一样中共没有呢?完全符合圣经对其定义的邪恶政权。(见《新约加拉太书》五章19—21节)这些邪灵所结的果子无论哪一条都是人性的东西,这正是郭先生提到的那句话,如果一个体制和环境让人性恶的一面得到激活,那么,这个体制就是邪恶的。

中史教室- blogger

一个更具挑战的问题被释放出来——中共数字极权统治下的世界,如果你还相信“你拥有自己的数据!”那么邪恶的扎克伯格会说,“我们保证你的数据不会被人分享”等安全告知。这就是典型的完美欺骗,因为脸书和推特自己所做的一切自证其罪。“来自夏威夷的民主党人参议员布莱恩·沙茨(Brian Schatz)在12月提出了一项叫《数据保护法》的法案,”这的确是在向邪恶制度“说不”这个方向迈进了一步。不过,人们不要乐观地认为,善于寻找突破口的中共政权是可以在一切可行的制度上找到攻入的切入点。

不过,“来自阿拉巴马州的参议员道格·琼斯(Doug Jones)表示,‘在线隐私和安全的权利应该是一项基本人权。’”(见《数据所有权》链接)把网络隐私权和言论自由权和人权联系起来的这个概念的提出的确是一个进步。因为,现实世界中,人们似乎在230法案的掩护下切割了自己的身体和灵魂一样,忘记了现实中的“我”和虚拟空间的“我”是灵魂与肉体统一的“我”。为什么不这样认为呢?我的言论受到了审查,230法案说,社交媒体有言论自由审查的权利。“而英国《金融时报》认为 ‘关键部分在于让消费者拥有自己的个人数据’。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在最近的一次演讲中也表示,‘公司应该认识到数据属于用户。听起来很美?其实都是在骗人的’。”(见《数据所有权》链接)

只要美国的230法案不被废除,只要中共反人类政府不推翻,网络云数据库控制权仍在他们手里,他们把数据安全的钥匙交给你的同时他也拥有一份秘钥。在他们需要的时候,你说的言论随着你的关键词自动触发审查机制。就像中共病毒,在被设置的基因秘钥中可能在侵入你的身体里后随时攻破你的免疫系统秘钥一样。因为中共和美国数字大佬们掌握数字极权的秘钥,而你只能被迫裸奔。如果掌握秘钥的源头——中共政权无法得到控制,任何看上去很美的《个人在线隐私和安全权利保护法案》都将是瞒天过海式的中共骗术。问题有时候很简单,只是世界在陷入共产主义黑洞里太深、太久。世界苏醒并为之反抗仍需要时间。相信世界觉醒的人都在跨国界地手牵手,自发地形成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反战联盟。当正义的能量聚集后,击溃新纳粹中共党集团军只在一瞬间就会做到!

 2021年2月26日写于东亚

参考资料

数据所有权

新华网

《美国男人》

本文只代表作者观点,与GNews网站无关。

审稿:文小白、东洋武士/喜马拉雅东京樱花团

210227C1a

+9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