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提名的中情局局长是何许人也

翻译报道:Daisy MD
责任编辑:Wen Wang

图片来自:(www.chicagotribune.com/)

1. 参议院的确认听证会

据《每日来电者》(Daily Caller)2月24日报道,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提名人威廉·伯恩斯(William Burns)在周三举行的参议院确认听证会上称,中共国政府是一个“强大和威权的对手”。与此同时,他担任外交政策智库“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主席的职务也受到了质疑,该智库在伯恩斯任主席期间获得了与中共有染的商人和中共外宣机构100到200万美元的资助。

在听证会上,伯恩斯谈到了他于2015年3月接任的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与中美交流基金会(China-U.S. Exchange Foundation, CUSEF)的关系。 CUSEF是总部设在香港的智库,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运作。曾当过职业外交官的伯恩斯告诉参议员马可·鲁比奥(Marco Rubio)说,他只是“继承”了卡内基与CUSEF的关系,但在他任职后不久,就断绝了与CUSEF的关系,因为“他越来越担心中国势力范围的扩大。”

尽管伯恩斯做了以上说明,但在他接任卡内基主席之后,该机构和CUSEF仍然保持了至少两年的关系。卡内基的发言人及其2018年年度报告也都确认,CUSEF最后一次向卡内基捐款是在2017年。

2. 卡内基与中共政协和中共国全球化中心的关系

伯恩斯在卡内基任职期间,一位名叫张懿宸(音译:Zhang Yichen)的商人在2016年10月加入了卡内基的董事会。伯恩斯当时说道,“我们很幸运张懿宸能加入我们的董事会。我期待与他合作,使卡内基成为更优秀的机构。”

卡内基的网站称,中信资本(China Institution Trust Investment Corporation)的首席执行官张懿宸从2017年7月1日至2018年6月30日向卡内基捐赠了50万至100万美元。根据卡耐基的2020年度报告,张懿宸在2020财政年度的捐款在25万至50万美元之间。

根据张懿宸在中信资本的传记,他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Chinese People’s Political Consultative Conference,简称政协CPPCC)和“中国与全球化中心”(Center for China and Globalization, CCG)两个中共组织的成员。政协是中国共产党的顾问团,隶属于中共国统战部系统,该系统在海外为中共国政府的倡议做宣传。在中共国使馆的网站上,政协被描述为“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统一战线组织,协调其他各政党,群众组织和社会各界人士参与国事。”

由张担任高级副主席的CCG是总部设在北京的智库,也与中共政府有关联。根据卡内基2018年的年度报告,张懿宸用向卡内基的捐款帮助建立了卡内基-清华中心(Carnegie- Tsinghua Center)。此中心位于北京,是卡内基与中共国顶尖的科技大学清华大学合作于2010年成立的。该中心与CCG合作,建立了有关中美关系的论坛。卡内基发言人说,张为卡内基-清华中心的一般运作提供了资金。该发言人告诉《每日来电者新闻基金会》(Daily Caller News Foundation)说,张懿宸的“资助不会支持美国本土的研究项目或工作。”

2018年5月,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副主席马卢比奥参议员曾对CCG主席王辉耀将在威尔逊中心(美国另一个智库)主办的活动中发言提出了质疑。卢比奥列举了王在中共统战部 (United Front Work Department)的职位,并说道,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曾将统一阵线描述为共产党政权的“魔幻武器”(magic weapons)之一。

3.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与中美交流基金会(China-U.S. Exchange Foundation)的关系

卡内基还获得了中美交流基金会(CUSEF)的资助,后者是香港的智库,也是统一战线系统的一部分。根据卡内基捐赠者页面的存档版本,CUSEF在2015年向卡内基捐赠了10万至25万美元,在2016年7月1日至2017年6月30日之间捐赠了相同金额。卡内基发言人对《每日来电者新闻基金会》(The Daily Caller News Foundation)表示,CUSEF的资助于2017年结束。

近年来,由于CUSEF与中共统一战线系统以及中共政府的关系,CUSEF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审查。根据由退休的美国情报官员领导的位于华盛顿特区的智库詹姆斯敦基金会(Jamestown Foundation)的报告,CUSEF是“中国共产党在美国进行统战工作组织中的主要参与者。”它在美国的游说活动“使其能够为北京美国建立影响力并赢得公众舆论。”几家美国咨询公司根据《外国代理人注册法》(FARA),向司法部披露了他们在CUSEF的工作。根据美国国会“中美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2018年8月24日的报告,CUSEF“明显表现出影响美国和其他国家对华政策的意图”。

4. 卡内基支持北京与华盛顿之间更紧密的外交关系

卡内基基金会在很大程度上支持美国和中共国之间有更紧密的外交关系,这与近几年来川普政府对中共国采取的强硬态度相去甚远。根据卡内基年度报告,2019年5月卡内基在北京举行了所谓的“ 1.5轨道对话”(1.5 track dialogue),旨在“减少误解并保持沟通渠道畅通,即使在双方关系明显紧张的时刻” 。

伯恩斯还和中共国驻美大使崔天凯一起出席了2018年的卡内基活动。自中共病毒祸害全球以来,崔天凯已经推出了多种阴谋论。周日,他在接受CNN采访时仍然否认中共国政府虐待了居住在新疆的维吾尔族穆斯林。

伯恩斯在卡内基任职期间,以卡内基的名义邀请了一些国会工作人员前往中共国参加活动,在几天的活动中,这些国会工作人员会见了中共国的学者,记者,智库人员,以及包括中共大外宣机构“对外友协”主席在内的中共政府官员。

根据伯恩斯事先向国会提交的书面回答,他辩护说这次活动是为了让国会工作人员和中共政府官员就美中关系建立直接的了解和对话。中共中央党校副教授梁亚斌参加了与工作人员的小组讨论。中共国外交部官员刘军以“中国对安全问题的看法”这一主题向代表团发表了讲话。

中国共产党和统战部的外宣机构——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Chinese People’s Association for Friendship,CPAFFC) 的主席李晓林也向工作人员发表了讲话。2020年10月,川普政府指定CPAFFC为中共国的外国使团,称该组织“寻求直接,有害地影响”美国的州和地方领导人。

一位参与了北京之行的国会职员告诉《每日来电新闻基金会》,该访问的主题是强调美中之间“外交第一”的态度,而不是川普政府所采取的更具侵略性的姿态。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称,这次旅行结束时与共产党员举行的午餐会“气氛尴尬”,但他说中共对国会人员没有强加于人的态度。该职员说,他们对卡内基“能够与中国学者和政府官员进行如此多的接触”感到惊讶。据他说,伯恩斯参加了第一天的活动。

卡耐基发言人淡化了北京方面对智库研究和其他计划的影响。这位发言人说:“卡内基在中国或任何其他问题上均不担任机构职务,并补充说,张的资金“不会用来资助美国的研究项目或辅助性工作。 ”

这篇报导很清晰地勾画出拜登提名的中情局局长伯恩斯的职业背景和他的对华态度。从他在卡内基智库任职的几年中该智库和中共的交流和示好,不难看出这批亲共人士虽然在川普执政时有所顾忌,但是却一直在做准备,等待机会再重回与中共无忌勾兑的日子。在世界其他国家纷纷认清中共的真面目,并且开始公开指责中共以病毒祸害世界并对在新疆的所作所为毫无悔意的时候,拜登所任命重要位置的官员,却让人担忧是否此任政府又要回到奥巴马年代对中共的绥靖政策。

参考原文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2月 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