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尔·戈茨:脸书的虚假事实检查保护了武汉病毒研究

新闻来源:《华盛顿时报》| 作者:Bill Gertz 比尔·戈茨 | 发布时间:2021年2月23日

翻译/简评:新街口 | 校对:SilverSpurs7 | 审核:万人往 | Page:Daoiii

来源:华盛顿邮报

简评:

比尔·戈茨先生于2020年1月24日发表了一篇关于病毒起源于武汉病毒实验室文章。媒体巨头脸书的事实调查媒体《今日美国》,对该文章开始进行了完全的否认,认定该文章是虚假和诽谤;后来在事实面前改变了态度,进行了部分否认,直到一年后的基本完全承认。而脸书则以《今日美国》的文章为引用,从一开始就对该文章进行了全网的封杀,全力帮助中共掩盖病毒真相,欺骗全世界。

媒体对病毒真相的封杀促成了今日的病毒泛滥。试想如果脸书和《今日美国》等诸多媒体能够公正地对待戈茨先生的文章,让全世界可以在第一时间就了解到武汉病毒实验室和中共军方的关系,从而意识到COVID-19可能就是中共研发的生物武器,各国政府必然会在一年以前就采取非常严格的管理和控制手段。像今天这样的中共病毒在世界各地大流行的机率必然会大大降低,因病毒而死亡的人数也必然会大幅减少。

如果真相能及时得到传播,全世界也会在第一时间对中共进行讨伐,中共也就没有机会对美国大选进行干预,并使用疫苗为武器对全球进行财富掠夺和二次伤害。

原文翻译:

脸书(Facebook)的虚假事实检查保护了COVID-19的可能来源:武汉病毒研究所

德国《明镜周刊》2020年3月的一期封面

一年多以前,我在本报上报道了武汉病毒研究所与中共国军队有联系,并被视为冠状病毒大流行的潜在来源。截至今天,我文章的每句话都得到了证实。

但是,去年当我的文章首次发表时,脸书及其媒体中“事实检查者”之一立即采取行动,封杀了我的文章,并在互联网上删除了对该文章的任何引用。他们将我的文章标记为“虚假”,而且把它做为“阴谋论”来进行屏蔽。

一年后,脸书及其“事实核对者”《今日美国》均承认我的报告是完全准确的。但是他们仍然莫名其妙地将我在武汉实验室的文中提出的问题标记为“部分虚假”。

在《华盛顿时报》于2020年1月24日发表武汉病毒研究所报道后的几天,我很惊讶地看到这篇文章突然从互联网上消失了。

我的报告援引了曾研究中共生化武器计划的生物战争专家,以色列前军事情报官Dany Shoham的话说,众所周知,武汉病毒研究所从事军事工作——尽管中国共产党对此予以否认。他说,这种病毒可能已经从该研究所的安全实验室中泄漏了。

我文章的标题是“冠状病毒可能起源于与中共生物战计划有关的实验室”。最重要的句子是:“以色列生化武器专家说,致命的动物间传播冠状病毒可能起源于与中共秘密生物武器项目有关的武汉市。”

当时,对病毒的起源知之甚少。但是,中共国的宣传机构全力宣称该病毒起源于武汉的野生动物市场,这一主题被美国和国际新闻媒体毫不怀疑地接受了。唯一的问题是:执政的中国共产党及其国家控制的卫生当局一直无法识别出任何据称将病毒传播给人类的动物宿主。

事实证明,脸书的审查警察已经联系了报纸的编辑。他们坚持要删除该文章,理由是该文章散布了有关冠状病毒的虚假信息。

为了证明他们的正确性,这家社交媒体巨头提到了《今日美国报》记者Mollie Stollino于2020年3月21日进行的“事实核对”,他得出的结论是,我的文章是有关冠状病毒及相关中共政府的“虚假信息最突出的案例之一”。

“没有证据表明该病毒是在中共国实验室制造的。”她写道。

当我进行投诉后,《今日美国》发表了更新,并删除了我的文章是“虚假信息的例子”的特别描述。但最新文章仍坚持认为,该病毒可能是从武汉实验室泄漏的理论已经被“科学家”揭穿。

经过修订后的《今日美国》的“事实核对”随后将我的文章描述为“最突出的初步报告之一”,表明该病毒可能起源于武汉实验室。它继续报告说:“多个平台和网络上的人们共享了相同或相似的阴谋。”《今日美国报》用来攻击我的报道的来源之一是《华盛顿邮报》的一篇文章,标题为“专家揭露了将中共冠状病毒与武器研究联系起来的边缘理论”。

在此后的几个月中,《今日美国》已充分证实了我的故事,尽管他们和脸书仍将我的报道污蔑为“部分错误”。

通过一系列不断演变的“更正和澄清”,并且悄悄地对其“事实核对”进行了修正,《今日美国》现在承认:“间接证据表明,由于安全措施失误,该病毒可能已经从武汉实验室泄露了。”

同时,脸书审查员将其评估从“虚假”降级为“部分错误”,没有进一步的解释。

对于这位在中国工作了四十年的记者来说,这简直不是安慰。我从被指控编造整个故事,到被指控编造一半的故事。

脸书多次拒绝了要求发表评论的请求。

我的报道的准确性被证实是在今年1月15日,也就是我最初发表故事的近一年之后。

美国国务院发布了据称是民用实验室的武汉病毒研究所的报告。该报告提供了以前未公开的证据,尽管证明实验室泄漏理论的证据是间接的,但却是有力的。美国政府的结论是,由于中共国政府极度保密,因此无法确定该病毒的来源。

报告“概况介绍:武汉病毒学研究所的活动”解释说:“我们尚未确定疫情是通过接触被感染的动物而开始,还是在中国武汉的实验室中因意外而导致。”

情况说明书显示,武汉研究所的员工已于2019年秋季患上了类似COVID-19的症状——这在首例感染出现在在武汉医院之前。此外,该报告首次显示,武汉病毒研究所在疫情爆发之前已经进行了两年的秘密军事实验。

报告说:“尽管武汉病毒所被伪装成民用机构,但美国已确定它与中共军方在出版物和秘密项目上进行了合作。至少从2017年起,武汉病毒研究所就代表中共军方进行了包括实验室动物实验在内的机密研究。”

这正是一年前我的原始报告如此重要的原因。

最后,报告说,该研究所的研究人员使用一种名为RaTG13的蝙蝠冠状病毒进行了实验,该病毒与大流行背后的冠状病毒相似度为96.2%,并补充说,该研究所对其过去对类似于COVID-19的病毒的研究“并不透明或前后一致”。

世界卫生组织调查人员最近对中共国的访问被中共当局一再推迟。此外,该团队在最终到达武汉后,检查原始中共国健康数据的能力也受到了质疑。

美国国务院的报告说:“世卫组织的调查人员必须获得COVID-19爆发之前武汉病毒所在蝙蝠和其他冠状病毒方面的工作记录。作为彻底调查的一部分,他们必须全面了解武汉病毒所为什么更改并删除其与RaTG13和其他病毒的在线记录。”

令人惊讶的是,《今日美国》以及脸书继续代表武汉病毒研究所和中国共产党政府进行干预。尽管《今日美国》本周再次悄悄修改了他们的报道,加入了国务院的政府报告,但该报刊仍然坚持要删除和实验室有关的问题。

高级编辑Martina Stewart说:“根据国务院的最新文件,没有证据表明该病毒起源于武汉的实验室,就像没有决定性的证据来驳斥该理论一样。”

去年最大的威胁就是这种病毒已经杀死了全球两百五十万人。只要脸书、《今日美国》和其他主要媒体继续共同全力封口和诽谤任何试图报道真相的人,我们就永远不会弄清楚这一大流行病毒的根源真相,或如何防止下一次大流行。

比尔·戈茨是《华盛顿时报》的国家安全通讯员,也是《瞒天过海:中共内部为全球霸权所做的努力》一书的作者。

🔗原文链接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2月 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