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流审计公司在中共国遭“行为不当”指控引热议

翻译:康州盘古农场-Bruce
校对:康州盘古农场-TrueSky
编辑:康州盘古农场-Antsee-GTV

deloitte
伦敦新广场2号的德勤办公室(Jack Taylor/盖蒂图片)

据《大纪元时报》于帆2月22日更新的新闻分析报道:

全球“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中的两家在中共国面临与中共国客户有关的审计审查。

今年2月,德勤中共国分公司的一名工作人员向员工发送了一份长达55页的PowerPoint演示文稿,记录了该公司在对中共国客户审计中涉嫌违反审计和监督的行为。这份演示文稿在中共社交媒体微博和知乎上疯传,许多网络评论员表示支持这位举报人,并呼吁政府对审计行为进行调查。

这份呈文由一名自称YW的身份不明的北京员工起草,详述了几个潜在的审计问题,可追溯到2016年,涉及10家客户。

介绍中说,其中一些较为重大的指控涉及该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未能遵守适当的审计程序。例如,在对一家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红黄蓝(RYB)教育”的审计过程中,举报人发现审计工作底稿中的某些信息与公司提供的实际收据和凭证并不一致,并被告知“不必如此小心,(并)随便填填”。

在另一个与红黄蓝教育有关的案例中,审计师发现该公司发生的某些费用与业务无关,而是公司高级管理层的个人海外购物和消费支出,包括为创始人的孩子在纽约支付的高尔夫学费。举报人称,在向德勤高级管理层提出这些问题后,德勤经理和合伙人认为没有必要进一步调查。

举报人还称,负责德勤对“红黄蓝教育”审计的合伙人接受了客户赠送的价值数万元的美容院礼品卡,并增加了向瑞银收取的审计费用,以换取为公司掩盖某些问题。讲演称,这可能危及审计机构工作的独立性。

红黄蓝教育自身也并非没有争议。这家教育服务提供商在2017年被指控在北京一家托儿所虐待儿童,此前中共国家媒体新华社报道称,儿童据说遭到性骚扰和针刺。

讲演中点名的其他客户还包括国有企业招商局集团旗下的中国外运、韩国企业集团LG的子公司LG CNS中国和中国博奇环境。

作者最后说,“德勤对审计质量问题相关人员纵容、放任、包庇、隐瞒,严重破坏国内外金融市场秩序,影响了审计报告的质量,给投资决策带来了巨大风险。”

2月5日德勤的声明中写道:“德勤表示知道这些指控,并已对此事进行内部审查,没有发现任何影响我们审计工作充分性的证据”。

这份陈述也引起了中共监管部门的关注。据报道,中共财政部已召集德勤中共国管理层开会。

德勤(Deloitte)与普华永道(PricewaterhouseCoopers),毕马威(KPMG)和安永(Ernst&Young)都是全球最大的会计师事务所之一,但并不是唯一一家在中共国陷入争议的四大事务所。安永会计师事务所也面临着与中共国大客户审计工作有关的举报。根据英国《电讯报》的报道,一名举报人指责安永的高级管理人员“在大客户信威集团没有披露一项高风险的股票购买时,对其视而不见”。

安永官员没有立即回应《大纪元时报》在正常营业时间以外发出的置评请求。

这些违规行为是否重大到足以改变这些公司财务报表的审计意见,还尚有争议。但这些说法确实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窗口,让我们了解审计行业的奥秘,并可能带来更多围绕审计师道德和程序的监管和审查。

具有中共特色的审计

对于这些在中共国突然出现的指控,有几种方法可以剖析。

其一,众所周知,在每年的忙季,审计人员非常忙碌,每周需要审核数百份甚至上千份文件。据纽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四大行工作人员介绍,从微观层面看,小的违规行为很常见,高级审计经理必须不断地在满足紧迫的期限与处理和记录提出的大量审计问题之间周旋。

该人士说,如果一些问题被认为不太重要,无法改变审计结果或财务的完整性,那么确实也会被”记录下来”。

但小项目确实会增加。这也是大公司的审计质量受到质疑的原因之一。在曾经高歌猛进的德国支付服务商Wirecard倒闭后,安永在欧洲正面临审查。2020年,毕马威因对破产的英国建筑巨头Carillion进行审计而在英国被起诉。

美国上市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PCAOB)–审计师的行业监督机构–在其最新报告中发现,普华永道和毕马威在2020年的所有审计中,有30%存在重大缺陷,安永和德勤分别为18%和10%。

使这些问题更加复杂的是中共国特有的挑战。

已经有一系列涉及在美国上市的中共国企业的财务丑闻,最明显的是中共国咖啡连锁店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该公司在2020年被发现编造销售额后从纳斯达克退市。其他在美国上市的中共国企业,包括好未来教育集团(TAL)和爱奇艺,也因涉嫌会计和财务不当而成为举报者和做空者的目标。

中共国大型企业由四大审计师的地方分支机构进行审计,他们不向PCAOB或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负责。中共领导层将中共国公司的账目和财务记录视为机密和私人“国家机密”。

但美国监管机构已经开始反击。去年12月签署了《外国公司问责法》,强制在美国上市的外国公司接受美国上市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PCAOB)检查,否则将面临退市。

政府任意干预和高管默许中共执政政权的风险带来了另一个挑战,此挑战比获取审计工作文件更难克服。

中共国公司,即使是私营公司,也必须隐晦地对当地中共大佬和党小组负责。在中共国,几乎每家公司都有中共党员,他们除了对公司的职责外,还隐含着直接向中共负责的意思。这也是华为这家私营公司给美国带来国家安全风险的重要原因之一。

据最近的一份电讯报报导,中共国四大会计师事务所雇佣了数千名中共党员,其中包括四家事务所各至少一名合伙人。安永和德勤各雇佣了800多名中共党员。

据电讯报报导,中共国一家网站引述毕马威中工国合伙人杨洁的话称赞中共的执政政权,称“我们经常组织学习党的精神,习近平想到了改革和武装我们”。2017年,她还作为光荣代表参加了十九大。

这个事实本身并不是什么重大新闻。在中共国,几乎所有重要的人都是中共党员,包括企业高管和富有的企业家(如马云)。

然而我们知道,中共要求其成员绝对忠诚,党的利益往往是最重要的。这使得审计师的角色更加复杂,他们的受托责任是对公众市场和他们所审计公司的独立股东,而不是中共。

原文链接:https://www.theepochtimes.com/major-audit-firms-draw-heat-over-allegations-of-misconduct-in-china_3704350.html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