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书正试图保护中共病毒的来源

新闻来源:Washingtontimes(华盛顿时报)|作者:Bill Gertz(比尔·格茨)|发布时间:2021年2月23日
翻译/简评:wenwu

图片来自推特

简评:

2021年2月23日,比尔·格茨(Bill Gertz)在推特上发布推文,其大意如下:在2020年1月,脸书(Facebook)错误的对我独家披露中共“武毒所”(WIV)与解放军有关,并认为其将成为中共病毒(covid-19)爆发的潜在源头的核实。目前脸书的审查警察仍对这个披露保持“部分虚假”的标签,脸书的工作是脏的。最后附上原文链接。

脸书和中共勾兑的底裤早被扒光了,这是每位爆料革命的战友已知晓的。在这里重点补充一条来自社区数字新闻(Communities Digital News)的题外新闻:在这篇文章中,美国医学协会撤销了之前反对向中共病毒患者开羟氯喹处方的声明。(已更新),即AMA第509号决议。这可以救助更多患有中共病毒无辜受害者的生命,减轻这次灾难的对人类的伤害!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据2020年7月28日《央视新闻》报道,安东尼·福奇在接受《早安美国》的采访时表示,羟氯喹没有治疗新冠肺炎的效果,并表示口罩和社交距离是目前控制中共病毒最有效的办法。而我们的墨博士早在2020年1月29日在路德社爆料:硫酸羟氯喹对中共病毒的抑制是有效的。

此外,据2020年7月9日路透社(Reuters)报道,美国前总统川普认为羟氯喹是对中共病毒的预防是有效的。在该报道中,巴西总统博尔索纳罗(Jair Bolsonaro)敦促巴西政府让该药可普遍买到。

原文翻译:

脸书的虚假“事实核实”保护了中共病毒的来源:武汉病毒研究所

一年多前,我在这份报纸上报道,武汉病毒研究所与中共国军队有联系,并被视为中共病毒大流行的潜在来源。截至今天,我披露的每个字都得到了证实。

然而,当这个披露首次发表时,Facebook及其媒体上的一位“事实核查人员”立即采取行动,让我的故事保持沉默,并在互联网上删除任何提及。他们把它贴上“假”的标签,并将其视为“阴谋论”。

一年后,Facebook及其“事实核实员“——《今日美国》(USA Today)承认我的报告完全准确。然而——莫名其妙地——他们仍然将我关于武汉实验室的披露中提出的问题贴上“部分虚假”的标签。

2020年1月24日我在《华盛顿时报》报道WIV的几天后,我惊讶地看到这篇文章突然从互联网上消失了。

我的报告引用了研究中国细菌武器计划的生物战专家,即前以色列军事情报官员丹尼·肖汉姆( Dany Shoham)的话说,众所周知WIV从事军事工作——当时共产主义中共国政府仍然否认这一说法。他说,中共病毒可能会从研究所的安全实验室泄漏。

我披露的标题是“中共病毒可能起源于与中共国生物战计划相关的实验室。”引号是:“以色列生物战分析师表示,致命的动物传播的中共病毒可能起源于武汉市的一个实验室,与中共国的秘密生物武器计划有关。”

当时,人们对中共病毒的起源知之甚少。但中共国宣传机构完全断言中共病毒起源于武汉野生动物市场,毫无疑问,美国和国际新闻媒体都尽职尽责地注意到了这个主题。唯一的问题:执政的中国共产党及其国家控制的卫生当局无法确定任何据称将中共病毒传播给人类的动物宿主。

事实证明,Facebook审查警察联系了该报的编辑。他们坚持认为,这篇文章因传播有关中共病毒的虚假信息而被删除。

作为理由,这家社交媒体巨头提到了《今日美国》记者莫莉·斯托利诺(Mollie Stollino)2020 年 3 月 21 日的“事实核实”,她得出结论,我的披露是关于中共病毒可能与中共国政府有联系的“一个最突出的虚假信息”。

她写道:“没有证据表明该病毒是在中共国实验室制造的。”

当我抱怨时,《今日美国》发布了更新,删除了我的文章是“虚假信息的披露”的描述。但更新后的文章仍然坚称,中共病毒可能从武汉实验室泄漏的理论已被“科学家”“揭穿为虚假”。

修订后的《今日美国》“事实核实”随后将我的故事描述为“一个最突出的初步报告”,表明该病毒可能起源于武汉实验室。它接着报告说,“多个平台和网络上的人分享了相同或类似的阴谋版本。”《今日美国》攻击我报道的来源之一是《华盛顿邮报》的一篇文章,标题是“专家揭穿了将中共病毒与武器研究联系起来的边缘理论。”

此后的几个月里,《今日美国》在很大程度上证实了我的故事——尽管他们和脸书仍然将我的报道污名“部分是虚假的”。

通过一系列不断演变的“更正和澄清”,悄悄地修改了他们的“事实核实”,《今日美国》现在承认:“间接证据表明,由于安全措施的失误,中共病毒可能从武汉实验室逃脱。

与此同时,Facebook审查员将他们的评估从“错误”降级为“部分错误”,没有进一步解释。

对于这位花了四十年时间报道中国的记者来说,这并不是安慰。我从被指控编造了整个独家披露,变成了被指控编造了一半的故事。

Facebook拒绝了重复的置评请求。

今年1月15日,在我最初的故事快一年后,我报道的准确性被辩护。

国务院发布了一份关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报告,该研究所被认为是一个民用实验室。该报告提供了以前未披露的证据,证明实验室泄漏理论的理由是间接的,但很有力。美国政府的结论是,由于中共政府的极端保密,病毒的起源无法确定。

这份名为“概况介绍:武汉病毒研究所的活动”的报告解释说,“我们尚未确定疫情是通过接触受感染的动物开始的,还是中国武汉一家实验室发生事故的结果。”

“概况介绍”显示,在武汉医院出现第一批病例之前,武汉研究所的工作人员在2019年秋季感染了类似中共病毒的症状。此外,报告首次披露,武汉病毒研究所在疫情爆发前已经进行了两年的秘密军事实验。

报告称:“尽管WIV自称是民事机构,但美国已确定WIV与中共国军方在出版物和秘密项目上进行了合作。”“至少自2017年以来,WIV代表中共国军队从事分类研究,包括来自实验室的动物实验。”

这正是我一年多前原始报告的重要性。

最后,报告称,该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对一种名为RaTG13的蝙蝠冠状病毒进行了实验,该实验与疫情背后的冠状病毒相似,并补充说,该研究所过去对类似中共病毒的病毒的研究“不透明或一致”。

世界卫生组织调查人员最近对中国的访问多次被中共政府推迟。此外,该团队在最终到达武汉时审查中国原始健康数据的能力受到了质疑。

“国务院报告”称:“世卫组织调查人员必须在中共病毒爆发前获得WIV在蝙蝠和其他冠状病毒方面的工作记录。”“作为彻底调查的一部分,他们必须充分说明为什么WIV更改并删除了其与RaTG13和其他病毒合作的在线记录。”

令人惊讶的是,《今日美国》和脸书继续代表武汉病毒研究所和中国共产党政府进行干预。虽然《今日美国》本周再次悄悄地修订了他们的报道,以纳入政府报告,但该报仍然坚持病毒不是来自实验室。

《今日美国》高级编辑玛蒂娜·斯图尔特(Martina Stewart)说:“根据国务院的最新文件,仍然没有证据表明该病毒起源于武汉实验室,就像没有决定性的证据来反驳这一理论一样。”

过去一年最大的威胁是这种病毒,它已导致全球250万人死亡。只要Facebook、《今日美国》和其他主要媒体公司合作压制和诽谤任何试图报道真相的人,我们永远不会了解这场流行病的起源或如何预防下一次疫情的真相。

•比尔·格茨是《华盛顿时报》的国家安全记者,也是《欺骗天空共产中国称霸全球的野心》一书的作者。

🔗原文链接

+6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wenwu

2月 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