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详解九

撰稿:Maarago       审核:pv0 / Peace Wind

路德社自2/9/2021路德时评(路博艾冠谈嘉宾闫博士):川普弹劾案参议院通过不违宪投票;美国蓬佩澳以及白宫对中共联合世卫的溯源报告纷纷否定意味着什么?军事科学院出版的教材揭露起开始探讨《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这本书,而这本书可以说是中共关于基因武器的最权威的理论基础,截止本稿发稿前路德社已经连续在2/10/2021路德时评(路安墨谈):2/10/2021路德时评(路博艾冠谈):拜登和习近平最快今晚通电话会勾兑哪些?继续深入挖中共军事科学院教材的内容揭示众多真相(第三期);作了三期解读,什么是基因武器?到底哪些人参与了这本书的编纂,在这本书里到底谈了哪些关于基因武器的问题,本系列将根据路德社的解读和《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书中的内容进行详细解读。

以下为《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的第九部分也是本系列的终结篇,这一部分内容对应于《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第五章、第六章和第七章的内容,对于在这几章中所论及专业性内容因笔者的非专业背景难以置评,因此仅对这三章中涉及到的关于中共生物武器方面的内容进行一一解读,下面我们逐一列明。

  • 关于SARS病原体全基因序列发布时间

据电子版153页印刷版135页:

[2002年11月在我国广东佛山市首次出现一种罕见的肺炎,随后在广东河源、中山、深圳、顺德等地相继有类似病例发生。2003年2月下旬,世界卫生组织(WHO)意大利籍传染病专家Carlo Urbani博士,首先意识到这是一种新发传染病,并向WHO发出疫情报告。随后2周,香港、加拿大和新加坡多地出现疫情并迅速流行。2003年3月12日WHO将该病命名为“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SARS)”。2003年4月12-16日,加拿大、美国、中国香港、中国大陆先后公布了SARS病原体(病毒株分别为:Tro2,Urbani,HKU-39849,CUHK-W1,BJ01)全基因序列。2003年4月16日,WHO正式将SARS的病原体命名为SARS冠状病毒(SARS coronavirus,SARS-CoV)。为纪念以身殉职的Urbani博士,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将该中心分享株命名为Urbani株。]

关于中共大陆提供的SARS病毒基因序列有着太多生化战争的意味,因为在SARS爆发之初中共的目前已知的知名生物战专家就纷纷登场,关于这一点在2003年的SARS病毒株的探究已经让中共军方的病毒专家悉数登场了一文中作了详细探究,在此不再赘述。

二、关于SARS在传染病流行病学史上的罕见性

目前并未找到非典病毒的直接祖先也未找到贮存宿主、非典流行三环节呈现出的人类传染病流行史上的特殊性、非典流行过程与其他传染病完全反常、非典病毒的逆向进化等内容与详解三的论点、论据相似,加之笔者并非业内人士,因此对于第五章的相似内容不再罗列,但我们要强调一下在详解三里对非典病毒的定性——过客型人制人病毒,由此引出第五章的结论之——SARS-CoV在自然界和人群中消失之主要原因:

据电子版167页印刷版149页:

[①SARS-CoV是一个过客病毒(passenger virus).②SARS-CoV在SARS全球人群内流行期间存在“逆向进化“。③SARS-CoV的“逆向进化”是导致SARS-CoV在自然界和人群中消失的直接原因。④人群流行期间,SARS-CoV发生的“逆向进化“是其”非自然起源“的外在表现;换言之,SARS-CoV “非自然起源”是本质,而其发生的“逆向进化“仅是在人群流行期间以分子进化形式反映出的。这又可看作为在流行病学-分子进化领域,以“透过现象看本质”之哲学理论揭示事物真相的一实例。]

三、中共对待敌方生物战的基本原则

[鉴别传染病的流行病学分布是否符合该病的自然史,是区分传染病的自然流行和非自然流行,也即区分是生物武器抑或自然界病原体致人或动物群体流行之主要学术策略。](据电子版169页印刷版151页)。

关于这一基本原则的确定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也就是说如果中共国境内发生了外源性的非自然流行疾病,则可以当然视之为中共受到了生物战攻击,反观自中共冠状病毒自2019年12月底爆发并肆虐全球至今,全世界目前仍处于争论中共冠状病毒的到底是自然起源还是实验室泄漏或有意释放,在这一点上可以看出文在中共流氓集团对全世界发起的不宣而战的、非常规的、有别于传统定义的生物战面前,文明世界在应对理念上的落后所带来的贻误战机,也就是说在文明与邪恶的终极之战中、在文明世界以文明方式应对邪恶世界的邪恶时,因文明方式的讲究伦理、遵循国际法而付出巨大代价,这一点非常令人深思,虽然正义终将战胜邪恶,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所付出的代价至为惨痛。

四、中共国非典实验室感染流行分布的奇特表现,反证了SARS-CoV的“逆向进化”和非自然起源

据电子版175页印刷版157页:[2004年3月25日至4月末,我国突然发生一起实验室感染,在北京和安徽共确诊9例SARS患者,死亡1例。………然而,此实验室感染的流行分布之奇特表现,并非偶然;正暴露了SARS-CoV在流行过程中经历的曲折进化过程:由于其非自然起源,来势凶猛,但因不适应于人群,仅能以“逆向进化”应对,毒力和传播力迅即下降,故2003年12月至2004年1月广州爆发时已无续发病例。然后,此种“逆向进化”唯发生在人群中流行的SARS-CoV株;而贮存于实验室之2003年上半年流行株仍维持着原有的毒力和传播力,故实验室感染虽发生于广州爆发之后的2004年3-4月,但仍呈现2002-2003年流行之猛烈状态。由此,有力地佐证或反击了SARS-CoV之“逆向进化”和非自然起源。]

以实验室感染病例可佐证SARS-CoV之“逆向进化”和非自然起源,反观2019年的中共冠状病毒零号感染者的黄艳玲除了其导师危宏平辟谣、蝙蝠侠科学女巫石正丽的辟谣、所谓黄艳玲的工作单位迈克生物相关负责人回应:公司有叫“黄燕玲”的员工,她最近压力很大(2020-02-16 16:04)的辟谣之外,黄艳玲本人至今未露出本人真面目,而这一点也在班农战斗室对比尔·格兹先生访谈中提及,相关细节见于中共开动媒体辟谣的CCP冠状病毒的零号病人黄燕玲到底在哪里,在此不再赘述。但武汉病毒实验室的危宏平与石正丽的反常辟谣和广受质疑的黄燕玲至今未见其人、未闻其声,这些反常更难以掩盖对本次自2019年年底爆发的中共冠状病毒的非自然起源本质。撇开其他方面不谈,中共如果想要解除公众对黄燕玲的质疑,只需让黄燕玲本人出来面对公众澄清即可,但是直至今日,黄燕玲依然止步于纸面上所谓本人辟谣。

五、关于非典病毒的逆向进化及其非自然起源

第七章提到的冠状病毒主要由S、M、E、N四种蛋白以及其中的rep基因和ORFla、ORFlb、ORF8等专业词语,在路德社的节目中均依稀听到类似语汇,对于爆料革命的战友们来说,四年来的跟随是一个长知识和愈发觉醒的阶段,虽然每一个人已经耳濡目染对于中共冠状病毒都略知一二,但是对专业问题还是由专业人员来解读。在此我们需要明确的是,这本成书于2015年3月11日的《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在五年前已经详细描述了冠状病毒的结构,意味着在当时中共对于以冠状病毒作为基因武器的科学研究已经独步天下,再从这本书的编者和作者的军方武器专家背景来看,中共对于冠状病毒的研究并非出于治病救人之目的,而由于路德社的公开揭露而让《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进入公众视野之下,如何以这块它山之石对当下肆虐的中共冠状病毒进行专业解读应该更是迫在眉睫的要务。

六、关于SARS-CoV非自然起源结论的里程碑意义

据电子版197页、198页印刷版179页、180页:[需要特别强调,SARS-CoV的逆向进化和以往提及其他生物的逆向进化方式均有明显差异,了即其逆向进化方式可能在地球生物进化史上尚未见过。笔者归纳,其主要特点如下。1、SARS-CoV的进化,并非完全在自然界和人类中自然发生。2、病毒寿命(也可为进化历程)之短,在同类病毒或病毒界甚至更大范围内的生物领域可能绝无仅有。3、其毒力和传播力变异相当悬殊,强时致病8098例,致死774例;弱是仅在1城市致病4例,无续发。且两者时间间隔半年多,为生物界传染病进化史之一瞬间。究其缘由,不言而喻,因为SARS-CoV为非自然起源,是人为所致;由此可见,SARS-CoV出现之本身,在人类微生物学、传染病学和流行病学,甚至生物学发展史上具里程碑意义:这是地球上第一个非自然起源(经基因改造和动物群体性适应试验制成的人工品)的生物新品种!我们首次探究到这类生物新品种产生并进入自然界和人类后所经历的进化和逆向进化之历程!其后果可能将远远超出一种新发传染病所带来的影响,而对生物学、医学、生态学等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甚至国际其他领域产生巨大冲击!]

对于这一点我们一定要问一个问题,既然中共的病毒专家已经对SARS-CoV的非自然起源和属于人制人新品种病毒定位进行了准确描述,那为什么中共不对这起发生在中共国境内的生物武器袭击进行追查呢?在世界都在盯着目前正在肆虐的中共病毒之际,我们一定不要忘了2003年的那场肆虐全球的SARS其背后的元凶正是今天这场基因武器战争的罪魁祸手——中国共产党!对于这一点,让我们重温2020年2月19日文贵先生参加班农先生的作战室第20期直播中的内容:

【班农先生:她(陈薇少将)是整个中国生化武器的创造者和专家?

郭文贵先生:是的,这就是为什么在2003年她解决了中国的SARS

班农先生:她帮助解决了中国的SARS问题。】

七、关于SARS-CoV逆向进化和消失之原因

据电子版198页、199页印刷版180页、181页:[3.SARS-CoV逆向进化和消失之原因:由以上许多证据可见,SARS-CoV在传入人和果子狸等动物后,即不断受到强大的“逆向进化”之压力。主要原因为如下:(1)SARS-CoV产生后未经历或全部完成近缘宿主群体的适应性试验:笔者可以在此做出这种判断。因为多位学证实SARS-CoV产生离祖先病毒株仅4年多时间,故从目前流行病学、系统发育学和生物技术理论推测,SARS-CoV产生后,不可能在进入人群前在人类亲缘关系很近的动物群体内做流行试验或完成此类试验,故人类必然是其非常不适应的新宿主。……若高度概括,可用一句话点明SARS-CoV逆向进化的原因:此病毒完全不适应于人类!而为何“SARS-CoV完全不适应于人类”?在流行病学上之唯一答案:因SARS-CoV为非自然起源,即其不是在自然界由自然进化而产生。]

对于这一点,在119之后我们一起跟随路德社在闫丽梦博士以及博士军团们的带领下学习补充病毒知识,我们看到了“石正丽”们自2003年SARS以后的种种关于冠状病毒功能性实验以及论文,我们看到了“石正丽”们自2003年SARS以后的种种对于改变冠状病毒受体结合域以增强冠状病毒对人类的亲和力的实验和论文,我们从“石正丽”们自2003年SARS以后的种种病毒改造过程中了解了什么是福林酶切位点,我们都从不专业的小白鼠变成了一知半解的小白鼠,而在2019年肆虐至今的中共病毒里,全人类都被看不见的危险所笼罩,在这一次的大流行中,病毒至今没有丝毫减弱的迹象。

结束语:我们要知道每个人都是有使命的,对于石正丽们来说他们以杀人为使命、以作中共的杀人利器为使命,而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在我们选择加入爆料革命的那一刻,如何探求真相,如何让作恶者终究逃不脱正义审判,如何让自2019年以来肆虐全球的中共病毒的真凶早日伏法依然任重道远。

虽然由于专业背景的限制对于《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解读或挂一漏万或失之偏颇或离题万里,但是既然科学界已经沦陷、既然政客们已经跪倒在中共脚下、既然媒体已经几乎被中共控制,我们每个人如果不抗争、我们每个人不去发声,那我们全类都将成为黑暗的一部分,基于此,对于《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解读中的疏漏之处,敬请指正,但是这并不是结束,因为对于专业部分来说,对于以毒灭共来说,更多的科学家们正在与闫丽梦博士一起共同推进以毒灭共,爆料革命也正在打通两界,灭共已经无人可挡,让我们共同见证中共接受正义审判的终极时刻。

续上篇——

关于《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详解一

关于《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详解二

关于《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详解三

关于《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详解四

关于《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详解五

关于《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详解六

关于《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详解七

关于《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详解八

*******全文完*******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发布:法国巴黎七星农场编辑部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巴黎七星农场

欢迎战友加入我們: Discord 群: discord.gg/mM4pXyJJAx 電報群: t.me/parissevenstars t.me/himalayaparis 2月 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