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友心声】新中国联邦,一个被发明出来的国家

作者:光明;编辑/审核:雪梨

1月20号,乔治·拜登正式宣誓成为第46届美国总统,标志着2020年美国大选在法律程序上已尘埃落定。但2020年美国大选产生的蝴蝶效应才刚刚开始,这是世界上每一个诚实的人都会承认的一个事实。当然,在强权之下,事实可以被压制和掩盖,这样的情形对于有着在极权国家生活经历的人们来说是完全不陌生的。然而对于自踏上美洲大陆以来就一直有着自由传统的美国人来说,当他们目睹大选舞弊,司法堕落,媒体造假,政客背叛这一切时,内心的愤怒和痛苦或许用什么样的词句形容都不会过分。然而恰恰就是在这个时候,我看到了美国这个国家的伟大。无论是像皮特·纳瓦罗,斯蒂芬·班农先生这样的先警觉的美国人,还是正在醒来的人们,当发现自己觉得天经地义的自由正在一点点消失时,就会毅然决然地站出来,捍卫自己一直所拥有的自由传统。几个月来,他们从未停止调查大选真相,前赴后继地在社交媒体上传播真相。毫不怀疑,在这世界上的每个角落都有人怀着与我同样的情感,会想到只有和觉醒起来的美国人一起抗争,这个世界上已渐微弱的自由之光才不至彻底熄灭。

几个月来在社交媒体上看到的这一切,常让我想起一位英国历史学家托尼·朱特在生前的最后一本书里说到美国时的一段话。大意是:美国是一个被发明出来的国家,是一大批人借着自己的选择所创造的国家。这些人描绘,定义,并且评判自己所创造的这个国家。但吊诡的是,这个被发明出来的国家,对于那些以此来作为身份认同的人民来说,反倒是一个更真实的国家。

托尼·朱特是英国人,在剑桥完成了历史学博士学位,他人生的最后二十年左右是作为历史教授在美国度过的。这期间他以一位历史学者的身份积极参与到美国的公共生活中,这使他对美国这个国家有了一个独特的观察角度。今天我们从美国社交媒体的爱国者身上,还能够清晰地辨识出他们与自己祖先怀着同样的对美国的热爱和认同。他们从不隐瞒自己的爱国精神,很多人甚至通过在自己的推特账号标上三个金星来彰显其爱国立场。最近常看到有关川普总统考虑建党的议论,而“爱国党”便是一个可能的名称。从这些爱国者的推文中,你能感受到他们作为美国人的自豪感,对宪法的认同,而这恰恰是使他们能在这些乌云密布日子里,不苟且不畏惧,不放弃追求真相的原因。我常想,如果美国最终走过了这一段最黑暗的日子,那么历史一定会铭记:正是这些普普通通的对自由公正抱持着朴素信念的美国人,在一个最为重要的历史关头拯救了美国,也拯救了人类文明。

美国这个被一群志同道合的人们发明出来的国家,两百多年来经历了殖民,建国以及民主历程,成为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国家,关于这些我这一生还从未像今天这样时常想起。而促使我最近常想到这些的,除了无时无刻不被“美国正处于危机中”这个事实牵动着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眼下我们的新中国联邦。

我们的新中国联邦也是一个被发明出来的国家,我们这些身处其中的人们,除了联邦的天才的设计者郭先生之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这一生会有机会参与这一伟大的人类实验。在这个历史上最好的也是最坏的时代里,成为新中国联邦的公民是我们自己的选择,使我们做出这样选择的,是我们内心有着某些共同的理念。爆料革命就是我们的“五月花”号,我们登上这条船的那一刻,就意味着选择了一种不甘与抗争的命运。在这漫漫路途中,有担忧和怀疑,争论和背叛,喜悦和愤怒,也有生命的消逝,但这就是我们的命运。无论我们未来还会经历什么,我相信我们一直在向着善的彼岸靠近。“善”,符合新中国联邦宪法的精神,属于正道主义。当我们冲破黑暗,最终看到从一个相对干净的世界里投下的第一道光亮时,我们可以自豪地说,我们荣幸地见证了历史。

每晚睡前,我都会为我们的新中国联邦祈祷,为我们联邦的设计者和开创者郭先生祈祷。郭先生是我们新中国联邦人的榜样,他让我们看到了一个不完美的人类可以达到的最接近完美的境界。郭先生还是一面镜子,他会让人不断地审视自己,并让自己发自内心地希望成为一个更好的人。

愿上帝保佑新中国联邦,保佑伟大的美国!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更多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推特账号

更多文稿,欢迎浏览美东香草山GNEWS官方链接

更多香草山节目资讯,欢迎登陆G|TV — MOS Talk香草山访谈 & 香草山之声

圣经故事背景,哲学,生活,宗教,诗意,免费英语教学,美东时间周日至周四晚上9:00,美国志愿者在美东香草山农场Discord群Richard English版块和 chat-room与您相约!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