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奇应该为中共病毒在美国造成如今的灾难而负责

新闻来源/作者:Buck Sexton《巴克·塞克斯顿秀》|发布时间:2021年2月23日
翻译/简评:wenwu

图片来源于推特

简评:

2021年2月24日11点左右,巴克·塞克斯顿(Buck Sexton)在推特上发文,其大概内容如下:福奇需要离开白宫!这是我认为他必须被炒鱿鱼的理由。并附上了其个人脱口秀节目的新闻。出于自我求存的天性,美国也需要在本国内去追责这起灾难,并试图去寻找完全解决的办法!

图片来源于BBC,全球目前约有246万人因新冠病毒死亡,其中五分之一发生在美国

据2021年2月22日的BBC新闻报道,美国因中共病毒(covid-19)而死亡的人数在2月22日突破50万。这也意味着在美国本土因中共病毒死亡的人数已超过在两次世界大战与越战中的死亡人数总和。其次,路德社(Lude Media)去年119是第一个出来爆料此病毒真相:中共不断隐瞒武汉疫情确诊人数;该病毒已经进化并具备人传人、大爆发、强变异等特性;中共的财新胡舒立正在否认武汉SARS病毒和舟山蝙蝠病毒的关联性。由此,我们是有理由去怀疑个人权威,不能任由其泛滥来引导众人去解决问题,并保证结果是出于真相的而不是来自“我有一个梦想”。

据美国川普时代的前白宫顾问纳瓦罗在“班农战斗室”表示,福奇是“拜登官僚机构中最危险的人”。另外,有美国人民的税收支出流入到了中共政府的“武毒所”,也就是此次中共病毒的来源——武汉病毒研究所(WIV)。还值得关注的是,纳瓦罗也在其推特上面发了推文,其大意为:2020年1月在中共武汉爆发病毒后,前美国总统川普要宣布“旅行禁令”。福奇在这最紧要的时候却出面否决,如果听从他的权威,将导致超过目前数十万的美国人死于这次中共病毒的灾难。

可见,国家任由权威去引导是不切实际的,其本身违反了人的天性,更可能动摇到了美国的《宪法》。

原文翻译:

观点:谁对美国的中共病毒灾难负责?

超过50万人死亡是一个严峻的里程碑。我们进入这场流行病一年了,很难看到月复一月的住院和死亡,而不觉得必须有更好的方法来应对这种情况。是否这是由于封锁和口罩带来的结果,人们不得不去想知道,更有针对性的保护方法会产生什么效果。

本周早些时候美国最有名的医学界独裁者福奇告诉美国广播公司(ABC)的乔治·斯蒂芬诺波鲁斯(George Stephanopolous),他为美国抗击中共病毒作的斗争给出最终结论:“我相信,如果你回顾历史,我们做得比大多数其他国家都糟糕,我们是一个高度发达、富裕的国家。”

“很难回去对美国疫情的发展进行科学的追究。这很糟糕。”福奇补充说。

正如过去一年来一直密切关注福奇的人都知道,这种说法是其人经典的特征:伪善和具有欺骗性的

让我们从他最恼火的部分开始:“我们做得比大多数其他国家都糟糕。”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 Hopkins University)死亡率分析,美国的中共病毒死亡率约为十万分之152。毫无疑问,这很高。但来自英国(181)、意大利(158)和比利时(191)的数字也是如此。尽管封锁代价高昂,但西班牙以144分紧随美国,墨西哥以143,法国126。

因此,根据“福奇数据”,美国对此的反应明显低于任何规模相似的西方发达国家,这是不对称的。我们与欧洲主要国家一致,其中一些国家实行了几个月的极端封锁。

但这一切是谁负责的?谁领导了美国应对中共病毒?美国围绕中共病毒的说法中最大的持续谎言之一是前美国总统川普拒绝“听取专家的意见”。这是政治化的历史改写。前美国总统川普对中共病毒的控制比许多“专家”更好,也包括福奇。

永远不要忘记是福奇在2020年3月8日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新闻(CBS News)上告诉美国人民,他当时疫情爆发之初:

“没有理由戴着口罩四处走动。当你处于疫情爆发期间,戴口罩可能会让人们感觉好一点,甚至可能挡住飞沫,但它没有提供人们认为的完美保护。而且,通常会产生意想不到的后果——人们不断摆弄面具,不断触摸自己的脸。”

一年后,现在是福奇正在告诉大家,两个口罩比一个口罩有效得多。你可能会想,是什么对照组的科学研究在福奇带来了这样的启示?他们在实验室里把口罩绑在人体模型上,并进行了一些计算。

为什么是福奇设法逃脱了一切指责?纵观历史,直到现在——如果战场上的将军主持灾难,人们认为他将通过解雇或辞职来对此负责。这是任何大型官僚机构的责任必须发挥作用的方式,尽管每个人都充分意识到,没有人对战争中发生的一切负责。

安东尼·福奇无视这一规范。他在整个疫情期间的预测都是非常错误的。他的指导不断变化,不是基于健康需求,而是政治需求。他为要和教师工会一起重新开学才是重点。

自去年夏天以来,数据压倒性地表明,儿童感染新冠病毒的风险非常低,传播新冠病毒的可能性也远低于成年人。没有人对此提出异议。除此之外,全国各地的许多私立和教区学校都开学了,而且他们做得很好。从疫情爆发第一天起,数百万“基本工人”——杂货店店员、邮递员、卡车司机——一直在工作。为什么老师如此特别?

这里发生的事情很明显。福奇不会明确表示支持学校现在开学,因为民主党人(是的,福奇是其中之一)不能跨越教师工会。他们需要政治力量和捐款。对于拜登政府来说,孩子们在学校封锁中遭受重苦并不重要。

我们从福奇那里看到的都不是令人惊讶的。他是终极官僚。但鉴于他已移交给整个国家的权力,也许我们也应该要求他对他自己承认是一场灾难的政策负责?

问责意味着必须解雇福奇。但拜登驱逐其最喜欢的极权主义左翼教父的可能性为零。

🔗原文链接

+7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wenwu

2月 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