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无忌惮的中共将因CCP病毒而灭亡

翻译:Wen Jie
责编:Wen Wang

图片来源:Washington Times

据《华盛顿时报》(Washington Times)2021年2月23日比尔·格茨(Bill Gertz)报道,前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和前国务院高级亚洲政策制定者余茂春(Miles Yu)在《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共同发表了专栏文章。文章说,中共正在搞病毒研究的实验室对世界构成威胁,中共政府必须要为CCP病毒全球大流行负责。他们说病毒来自武汉的证据是非常多的,尽管有很多是一些间接的证据,但是所有这些证据的信息都指向武汉病毒研究所(WIV),那里是CCP病毒的起源。

报道指出,这两位前政府官员在文章中说,眼下在美国,关注武汉这个病毒爆发地的大众越来越广,并且不分党派。拜登政府也表达了他们“深切关注”病毒早期爆发时世界卫生组织(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的调查,特别是当时中共对调查工作的干扰。文章称,中共似乎对病毒非常“痴迷”,在实验室开展危险的合成试验。在过去的十多年里,发现了将近2000种新病毒,这相当于在过去两百多年里世界其他国家发现的病毒数量的总和。

文章的两位作者提到,更麻烦的是中共忽视实验室的生物安全工作,正如当下这个从武汉爆发的新颖的病毒,给世界人民的健康带来巨大的风险和财产损失。我们不能再让这样的情况继续发生。如果中共不能维护全球的生物实验室安全标准,包括基本的透明度要求,那么我们必须要惩治它,中国共产党必须要为这次的中共病毒全球大流行负责。

报道透露,就在蓬佩奥先生上月卸任前,有美国官员在一个民意调查总结中说,有大量的证据表明,尽管其中有一部分是间接的证据,这次的中共病毒大流行与武汉生物研究所相关联。然而,根据蓬佩奥和余茂春先生的信息,自2018年就有国务院的情报警告该研究所存在生物安全问题。那些情报还预测了目前这个中共病毒的传染方式,病毒随着传染病的爆发,在人与人之间传播。甚至有一份情报直接提到了这个高安全等级实验室,即武汉生物研究所的主任,并警告说这个研究所或许能造福人类,但也有可能导致灾难。

人们曾批评中共国的实验室,认为这些实验室在处理动物的过程和实验室设备等方面有不安全因素,实验室安全标准达不到要求,以及缺乏必要的安全技术。曾有中共国的博客说过,武汉病毒研究所那些携带病毒的动物被当作宠物销售,甚至有些动物被卖到野生动物市场(供人食用)。因此,武汉华南海鲜市场被认为是中共病毒大爆发的另一个可能的来源地。

蓬佩奥和余茂春的文章说,现在武汉病毒研究所还存储有上万种蝙蝠病毒样本以及试验的动物,然而中共拒绝国际社会对该实验室的监控。中共解放军(PLA)亲自承认研制生物武器。在2011年,中共就告知国际生物和毒素武器公约审议大会,他们的军事专家正在从事“人造病原体的合成”、“病原体转移的基因组序列” 、“特定人群的基因标识”以及“靶向药物传输技术”。这些技术都使病原体传播变得更容易。另外,中共军方在2015年的一项研究中指出,2003年在中共国爆发的萨斯(SARS)冠状病毒是一种“当代基因武器”。

文章最后说,在2021年1月,国务院就已经确认人们正在遭受神秘的中共病毒攻击。这个病毒就是2019年秋天发源于武汉实验室的病毒,它也是中共解放军和武汉病毒研究所共同研制的秘密生物武器。中共的肆无忌惮已经让世界人民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他们模糊不清的保证绝不会防止这样的悲剧再次发生。

蓬佩奥和余茂春先生的这篇文章吹响了全世界就中共病毒大流行对中共追根溯源的号角。文章非常肯定的指出,造成目前肆虐全球的疫情大流行的病毒就是来源于武汉病毒研究所。虽然没有肯定是中共人为投毒,但是就文章表达的信息,这个病毒就是生物武器,也意味着这是一场战争。

中共的肆无忌惮将会让中共自己付出高额的代价。虽然他们自以为是,在病毒真相及病毒调查上隐瞒欺骗,并利用大外宣在全球为中共病毒找理由找借口甚至误导群众,但是这篇文章的重磅出版将彻底惊醒世界人民。中共将以自己的灭亡为全世界因病毒而死的两百多万逝者买单。

原文

+7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2月 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