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德时评》重磅解读《华尔街日报》刊登彭佩奥病毒来源文章,向全球推广“病毒实验室来源”和“当代基因武器”概念

直播视频:

《路德时评》2021年2月23日晚间节目主要内容:

一、《华尔街日报》刊登彭佩奥病毒来源文章

2月23日,美国前国务卿彭佩奥及其秘书余茂春共同撰写一篇名为《中共国肆无忌惮的实验室让全世界处于风险之中》,文中写道中共在短短十年中发现了2000种新病毒,却疏忽实验室安全问题,众多迹象表明中共病毒来自武汉病毒研究所。文中列举了具体例子,例如2018年美国国务院简报就对武毒所的生物安全问题提出警告,简报中预测ACE2受体可能作为未来疫情大爆发的关键点。武毒所生物安全主任袁志明曾指出中共国实验室存在安全问题。中共国博主也曾揭露市面上出现销售武毒所实验动物的现象,石正丽曾经发表的文章证实她在从事蝙蝠病毒功能增强型研究。

武毒所是在法国的帮助下建立起来的,但是中共国此后就不允许法国科研人员在该实验从事病毒研究。中共解放军官员曾亲口承认他们正从事生物武器研究工作,中共军方2015年出版的《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这本书揭露出当代生物基因武器。中共病毒在国内爆发后,中共派陈薇少将接管了武毒所,习还发表讲话强调要注意实验室安全。疫情爆发初期,中共曾命令销毁早期病毒样品,隐藏关键数据,迫害传播真相的医生和记者,这都说明中共不希望世界知道病毒真相。中共国实验室的鲁莽行为让世界付出了巨大代价,因此中共必须要向世界说出病毒真相。

图片地址

路德社评论:

1、整篇文章开门见山说中共病毒就来自中共国实验室,整体内容和路德社过去一年多时间里宣传的病毒真相几乎一样。整篇文章揭露出武毒所长期从事蝙蝠病毒研究,作者要让武毒所成为舆论的焦点。WHO配合中共遮掩病毒来源真相,反而让世界更多人站出来揭露病毒来源真相。

2、《华尔街日报》作为左派媒体能刊登右派人士彭佩奥和余茂春指责中共的文章,这是极罕见的现象。一方面该报大量广告商来自中共国,这将影响其营业收益,另一方面,闫博士去年接受FOX四小时的采访最后也只剪辑成13分钟的视频,最重要的原因就是闫博士当时揭露的中共病毒真相完全超出FOX想象,所以FOX不敢播报。《华尔街日报》拥有大量的阅读者,其中多为左派人士,拜登同为民主党人士,如果拜登政府开始追查中共病毒来源真相,最终坐实中共病毒来自实验室,民主党就可以此作为左派政绩,赢得更多选票支持。

3、本文提及解放军官员曾在会议中承认他们正从事生物武器研究和2015年出版的《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一书,这就是在告诉中共,美国军方已经知晓并阅读这本书,已经了解中共对当代生物基因武器的研究非常深入。这篇文章首次将“当代基因武器”一词带进主流媒体,同时,美国军情部门已经得知2019年秋天武毒所研究人员就出现非正常感染,武毒所长期和中共解放军长期合作从事当代基因武器研究。

4、这篇文章非常确凿地说出中共从事生物武器研究,同时提出当代基因武器这一概念,当代基因武器就是闫博士提出的超限生物武器,文章还提出中共病毒可能是实验室泄露。现在就看中共如何回应,如果中共否认病毒因实验室泄露而爆发,那就变相承认中共是有意释放中共病毒。这篇文章只是彭佩奥和余茂春的第一篇文章,他们还会继续发文揭露中共病毒真相。彭佩奥和余茂春都毕业于美国军方院校,代表美国军情部门,这篇文章也代表美国军方向中共喊话。

5、这篇文章就是在传递几个重要概念:中共军方,生物武器,当代基因武器。只要通过媒体宣传让左派和右派人士意识到中共病毒与中共军方有关联,与生物武器和当代基因武器有关。这也是在给中共施压,要求中共必须开放实验室接受国际专家组调查。

二、德国物理学家Wiesendanger教授的论文在持续发酵

德国大报《每日镜报》预约了汉堡大学另外一位进化学家Matthias Glaubrecht来写文章“澄清”维森丹格 (Wiesendanger) 教授的观点[2]。看似驳斥,其实是推进了这个话题的进一步发酵。

文章给大众解释了病毒的诸多蹊跷之处,也说实验室事故不太可能。那更合理的解释是什么呢?首先,文章的标题就很有意思,“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表明“病毒起源”必须是开放的讨论。企图以“阴谋论”为借口打压“实验室起源说”可以洗洗睡了。WHO强压“实验室起源”观点恰恰是舆论催化剂。文章提到自然起源说的“巨大缺陷”,提到石正丽扮演的角色,其推出RaTG13前前后后,其试图以墨江矿工的故事勾画自然起源的种种不合常理之处。寻找自然起源说依赖的中间宿主好比”麦垛里寻针“。但SARS-CoV-2病毒却是一个”奇异的嵌构体“:Furin酶切位点,结合高效的RBD。这不正得益于石正丽们从事的”功能增强“研究么?文章这里直接打脸Andersen那个狗屁文章了。以”预防新发疾病、提供防御方案“为借口的”功能增强研究“在此次大流行中扮演的角色,作者的暗示再明显不过了,病毒的诸多变异可以睡梦中发生(”Schlummerphase“)。

到这一步,作者显然有所忌惮,在文中说实验室制造病毒暂时还没有证据。

是时候把闫博士的报告发给他了!如果大家还担心Wiesendanger的报告涉嫌带风向,最后会找一个可怜的实验员背锅。那这位作者的观点显然就是进一步的推进了。P3,P4是儿戏么,怎么可能是意外泄漏呢?如果是泄露为什么要掩盖所有信息呢?

路德社评论:

1、战友们现在还需要继续宣传中共病毒真相,中共就是长期蓄谋的连环完美犯罪专家,闫博士关于中共病毒的分析都将被一一验证,现在的中共病毒疫苗都是以病毒自然来源为依据研发的,最终将验证这些疫苗对中共病毒无效。

2、中共病毒实验室来源已经在欧洲的学术界、媒体界和宗教界引起轰动,今天开始在美国主流媒体引起广泛讨论。西方在病毒疫情真相上已经开始觉醒,并且采取行动向中共索要答案。

3、所有各语种表达能力强的战友可以就彭佩奥的这篇文章进行深入解读,探讨以下几个问题:中共为何要痴迷于病毒,为何要在10年间收集上千种病毒样本,让西方世界看清中共早已准备好完美犯罪学武器。其次,中共拒绝让武毒所接受国际监督,中共为何要开发生物武器,何为当代基因武器。中共为何要销毁最早的病毒样本,禁止发布关键数据。

4、希望所有战友在各媒体平台用各语种广泛传播,让西方人了解中共的邪恶,了解中共病毒真相。只有全面了解中共完美犯罪学的完整逻辑才能找出其中的弱点,才能各个击破。

点击观看往期《路德时评》节目总结文章

参考文章:

[1]https://www.wsj.com/articles/chinas-reckless-labs-put-the-world-at-risk-11614102828

[2]https://twitter.com/dezying/status/1364219335477243911

文章撰写:【小虫】  校对:【无花果】

+7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