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扎克曾在疫情前讨论实验室改造基于蝙蝠的冠状病毒

新闻来源:《每日传讯新闻》| 作者:Andrew Kerr | 发布时间:2021年1月21日

翻译/简评:新街口 | 校对/审核:万人往 | Page:拱卒

简评:

每日传讯新闻在上次揭露了达扎克帮助武汉病毒实验室获得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的资金拨款后,继续深挖他是如何欺骗世界、帮助中共掩盖病毒真相。

首先,在2019年12月,中共病毒爆发开始前,达扎克就在采访中明确说出基于蝙蝠的冠状病毒是可以被改造的,并且在2016年就已经和美国的实验室开始合作进行这种病毒功能增强实验。但病毒开始爆发后,在没有做任何研究的前提下,就在知名的《柳叶刀》杂志上发表文章说病毒来自实验室是个阴谋论。

其次,在他与武汉病毒所的亲密关系被揭露后,拒绝国家卫生研究院的要求,对武汉病毒所的项目进行第三方审查。

最后,他被安排进入世卫组织调查团到中共国考察病毒起源后,竟然无耻地说自己没有接受过私人侦探的培训。他的态度表明他根本就不想去找出病毒起源真相。那究竟是谁把这样一个和中共有密切关系的、根本就无意去调查病毒起源的人安插进入调查小组的呢?我们相信真相迟早会和中共病毒的起源一起被公诸于世。

原文翻译:

与武汉病毒实验室有密切关系的美国科学家曾在冠状病毒爆发前几周讨论了对基于蝙蝠的冠状病毒改造

彼得·达扎克(Peter Daszak)博士在武汉发生COVID-19疫情几周前拍摄的一次采访中描述了改造基于蝙蝠的冠状病毒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

达扎克与武汉病毒研究所有密切联系。据报道,他拒绝了国家卫生研究院要求他安排对该实验室进行外部检查。

达扎克在COVID-19大流行开始时精心策划了一项声明,谴责该病毒不是自然起源的“阴谋论”。

达扎克目前在世界卫生组织的一个小组中任职,目前正在调查中国当地的大流行病起源。

正在调查COVID-19大流行起源的世卫组织调查团中的一位美国医生,曾经在病毒大爆发开始的前几周讨论了在实验室中改造基于蝙蝠的冠状病毒。

达扎克与中共国顶尖的蝙蝠冠状病毒研究人员有密切联系,还是将纳税人资金转移到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关键人物,他在2019年12月9日拍摄的采访中解释过修改冠状病毒是多么容易。

“你可以在实验室中轻松地修改它们,” 达扎克说,“S蛋白可以促使冠状病毒发生很多改变。可以造成从动物传染到人类的风险。因此,你可以获得序列,从而构建蛋白质——我们与北卡罗来纳大学的Ralph Baric合作进行这种实验——并且还进行了插入另一种病毒骨架的实验室改造工作。”

目前尚不清楚播客采访中达扎克描述的冠状病毒改造在哪里进行,这种改造也称为功能增强研究。达扎克对多次的评论回复请求给以拒绝。

达扎克说,在实验室中改造冠状病毒是开发治疗方法和疫苗,以应对未来潜在病毒爆发的有用工具,但一些病毒学家说,这种研究是在玩火。

罗格斯大学分子生物学家Richard Ebright对《纽约》杂志说:“这项工作的唯一后果是在实验室中创造了一种新的非自然风险。”

没有证据表明北卡罗来纳大学的Baric实验室与COVID-19有关。然而,据ProPublica称,在2016年这个高防护性实验室曾经发生过重大的“未遂事件”,一名研究员被带有实验室制造的变种SARS冠状病毒的老鼠咬伤。

Baric告诉《纽约》杂志,他不能排除COVID-19是意外从武汉病毒研究所泄漏的可能性。

“您可以排除实验室泄露吗?在这种情况下,答案可能不是。”Baric说。

达扎克还在播客采访中说,他和他的团队在对中国南部的蝙蝠进行了长达7年的研究之后,发现了“超过100种新的SARS相关的冠状病毒”。

达扎克说:“我们甚至在云南发现了对非典相关冠状病毒有抗体的人,因为有人类已经接触到了它。我们刚刚开始另一项为期5年的工作,以考察中国南部的人群,以了解溢出发生的频率。”

石正丽

中共国研究人员石正丽(同事称她为“蝙蝠女士”)在2017年初报道说,她和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同事从位于云南省的马蹄蝠中发现了11种新的SARS相关的病毒株。云南距武汉超过1000英里。(相关专题:冠状病毒专家说该病毒可能从武汉实验室漏出)

石正丽于3月告诉《科学美国人》杂志,她因为担心2019年12月首次爆发的COVID-19病毒可能是从武汉的实验室泄漏出来的而失眠。

“我从没想到过这种事情会在中国中部的武汉发生。”石正丽说。

据《纽约》杂志称,达扎克通过他的非营利组织“生态健康联盟”将资金从前总统奥巴马的“预测”计划和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转移到了石正丽的蝙蝠监视小组。

石正丽在2020年2月发表的一项研究中做出了贡献,该项研究报告了COVID-19与从一只云南马蹄蝠中检测到的病毒株具有96.2%的同一性。

前川普总统政府的国务院在周五宣布,它已经获得证据表明,武汉病毒研究所有研究人员在2019年秋季,在首例已知COVID-19病例确诊之前患了流感样症状,这是有专家此前曾指出过的迹象,称该证据表明病毒是无意中从武汉实验室泄漏出来的。

达扎克是新冠疫情爆发之初,带头反驳武汉病毒学研究所无意泄露新冠肺炎理论的关键人物。

在对COVID-19起源进行任何认真的研究之前,达扎克就精心策划了2月在《柳叶刀》医学杂志上发表的一项声明,谴责“阴谋论”,即表明该病毒不是自然起源。

达扎克的一位发言人周五对《华尔街日报》表示,他的声明是为了保护中共国科学家。在疫情爆发期间,许多新闻媒体和事实核查机构引用了他的声明,以审查不受欢迎的询问。

“《柳叶刀》这封信是在中共国科学家受到死亡威胁的时候写的,旨在表明对他们的支持,因为他们在试图阻止疫情爆发的同时,也受到了来自互联网上的骚扰。” 达扎克的发言人告诉《华尔街日报》。

达扎克是世卫组织10人小组的成员,该小组于周四开始在中国实地调查新冠病毒的起源。

尽管达扎克先前曾反对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停止资助武汉病毒研究所,直到他安排对实验室进行外部第三方检查,但他仍获得了调查小组的职位。

根据《纽约》杂志报道,达扎克说:“我没有接受过私人侦探的培训。”

🔗原文链接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

+4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yaolanqu
1 月 之前

要想人不不知除非己莫为

0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2月 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