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急需觉醒灭共,拯救人类文明于既倒

  • 编辑 审核:Victor Torres
  • 翻译 作者:gokuabuela
  • 发稿:神奇四侠

更多真相,请关注 GtvGnews

西班牙2021年2月23日电/西喜社——

ABC新闻历史版2月23日刊登赛萨· 赛维拉(César Cervera)撰写的《列宁更邪恶的一面: 纳粹和法西斯的恐怖政权的发明者》一文称,当尼基塔-赫鲁晓夫成为苏联共产党的总书记时,他很清楚,为了拯救整体,必须牺牲一部分血腥的共产主义历史。因此苏联的宣传发明了:“伟大的列宁”与“邪恶的斯大林”。给人们的塑造的印象是: “善良的列宁”,他气质和蔼,双手洁白如雪,是“以平等和正义为名的世界革命的救世主”,他绝不会赞同继任者搞的大清洗。

文章称,今天经久不衰的列宁的正面形象,主要归功于斯大林死后为了宣传的需要做出的疏导。但是,正如法国历史学家斯特凡-库尔图瓦在西班牙出版的传记《列宁,极权主义的发明者》中所回顾的那样,弗拉基米尔-伊里奇-乌里扬诺夫(列宁的全名)不仅是暴力革命的思想家,无休止的镇压的制定者,而且还是一个恐怖政权的设计者,这个政权是社会主义者、法西斯主义者和各路纳粹的典范。

其实到今天,列宁式的共产主义的威信和吸引力已经大打折扣。比如在中欧和东欧地区。但是,共产主义宣传所依据的社会公正和平等的理念确实还是相当有吸引力的,特别是在不平等现象越来越明显的时候。

然而,应该指出的是,共产主义政权使民众在经济上处于极大的平庸状态,共产党人总是宣扬 “比别人更平等”,而所有这一切都是政府以大规模的恐怖行为来实现,这对社会生活意味着一种后果:普遍的堕落和恐惧,法治的终结,民主价值和对人的尊重的消亡。

然而在西班牙,一位副总统和几位部长都毫不客气地宣称自己是共产党员。 在一个民主国家,这样一个极权主义政权的继承人怎么可能生存下来?

一方面,1945年苏联战胜纳粹德国,使共产主义在左派中享有强大的威望,但在右派中也享有强大的威望,例如在法国的高卢派中,因为他们在抵抗运动中并肩战斗过。

1945年后,一方面是共产党人精心滋养的对纳粹主义罪行的过度遗忘,另一方面是对共产党罪行的有组织的遗忘,顽强地隐瞒到了1991年。1940年在卡廷屠杀波兰军官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而且,即使在今天,以前克格勃上校(普京)为首的俄罗斯势力也在竭力掩盖苏联时期的罪行。

另一方面,在许多国家,共产主义运动与早期被社会一部分人认为非常合法的强大革命传统有关:比如法国大革命和巴黎公社、西班牙内战等。

这种传统的“光荣记忆”掩盖了共产主义的“可耻记忆”,使知识分子和政治家、历史上第一个极权主义政权的追随者,得以使用列宁主义的老办法—街头煽动、恐吓、挑衅、欺骗性宣传、渗透机构和社会组织、革命纪律—继续做着反民主,征服权力的梦。

列宁主义与民主制度是否相容?不,列宁的共产主义,还有斯大林和赫鲁晓夫、毛泽东、波尔布特等人的共产主义,完全是一种乌托邦式的社会观和 “新人类”观。这种乌托邦—顾名思义是不存在,从一开始就与有关国家的社会、文化、宗教和政治现实相对立。因此,它只能以群众恐怖的手段作为政府的一种形式,加上三种垄断:一是单一政党的垄断,转化为党国和有魅力的领袖的垄断;二是意识形态的垄断,这要归功于对一切表达手段—报刊、出版社、教学、媒体等的审查;三是党对一切物质产品的生产和分配手段的垄断—这是对民众进行日常压榨的极好手段。这就是列宁在1917年至1922年发明的极权主义政权的定义。

共产主义对人类犯下了巨大的罪行。从1989到1991年柏林墙和苏联倒塌,苏联档案开放,甚至部分开放以来,引发了一场文献革命,俄罗斯和外国历史学家在这一领域取得了惊人的进展。

1997年,“共产主义黑皮书”提供了第一份全球综合资料,即使普京正在竭尽全力阻止这场运动。在中欧和东欧,刽子手和政治警察的名字越来越为人所知。

在柬埔寨,也有案件被提交给国际法庭。但是,中共当局完全封闭了他们的档案,即使是最近发生的天安门广场大屠杀事件,而且当今世界最大的反人类罪行—约有6000至7000万受害者—是在毛泽东时期犯下的。

列宁发明的政权是法西斯和纳粹的典范。 共产主义和纳粹主义有可比性吗?

当然,列宁开创的征服权力的战略和策略,以及随后建立的第一个极权主义政权,在1922-1934年立即被墨索里尼所复制,我们不要忘记,直到1914年,墨索里尼一直是意大利社会主义最激进的领导人之一。然后墨索里尼成为了希特勒的模板。我们来比较之前提到的三个垄断:无所不能的单方当事人、有魅力的领袖、新人类的意识形态(他们最喜欢谈论的,一个是 “阶级”,另一个是 “种族”)和对社会的控制—即使墨索里尼和希特勒都依靠和借重资本的力量,但都把大规模恐怖作为一种统治方法强加于人。此外,纳粹罪行的严重性很容易与共产党罪行的严重性相提并论,无论是在数量上还是在专业刽子手(NKVD、党卫军)的处决方法上。

在列宁的著作和演讲中,他对那些与他意见相左的人,从沙皇政权的支持者到所有俄国和欧洲的社会主义者,总是具有极强的攻击性。一旦掌权,他就从这种咄咄逼人的态度转变成了行动,纯粹的灭绝。

今天,情况不同了。诚然,在欧美,许多团体、运动和政党都或多或少地保持着暴力话语,但在民主体制内,目前来看,还是很安全的。

此外,还必须区分 “内生 “团体和那些受益于外部支持,特别是受到财政支持的团体—比如几十年来得到共产国际和苏联财政支持的所有共产党—没有这些支持,它们就无法生存。

随着美国,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武器大规模流通,仇恨加剧,情况令人担忧。

特别是当某些从根本上否定民主和普世价值观的革命或极权主义势力,正在崛起或加强其势力时,如中共国、俄罗斯、伊朗或土耳其。欧洲联盟目前仍然是一个保存着民主价值的空间,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加以捍卫。

此文是欧洲知识分子觉醒的一个体现。说明作者对共产主义在当今世界,对美国,对欧洲的影响有所认识,也有所警惕。他们觉察到了世界的改变,激发了心中的警惕,并呼吁人们警醒。欧洲知识界普遍对共产主义的认知,还是非常深刻和鲜明的。

不过,作者的大部分概念还停留在列宁时代,共产主义势力所采取的方法,固然不错,但是在当今世界,这个认知是非常不充分的。经过中共多年的耕耘,以及和国际资本的勾结,欧美共产主义势力发展到了什么程度,已经远超过上文提到的那些表象,人类文明正面临怎样的巨大威胁?

欧洲对以中共为首的极权主义势力,用“蓝金黄”, “超限战”等方式对欧洲,美国等民主世界的攻击,必须有清醒的认识。

共产主义对人类文明走向的挟持已经到了危险的地步,现在问题已经不是保卫价值观,而是欧洲需要尽快醒来,绝地反击,走出“沦陷“。

新闻来源:ABC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