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克·蓬佩奥发新闻 中共病毒来自“武毒所”

新闻来源:WSJ 《华尔街日报》|作者:Mike Pompeo and Miles Yu|发布时间:2021年2月23日
翻译/简评:wenwu

图片来自推特

简评:

在各大主流媒体开始转向抨击脸书(Facebook)和推特(twitter) 对言论审查的制裁的背景下。美国前国务卿迈克·蓬佩奥于1小时前在他的推特上发布推文,其内容大概如下:中共政府必须出来澄清中共病毒。否则还会有数百万人可能因为没有中共政府的答案和透明度而丧失。在推文后面附一篇来自《华盛顿日报》以蓬佩奥本人为作者的最新新闻。

蓬佩奥作为西点军校的代表人物,其在含有经济新闻的网站写这篇新闻,在军界和华尔街绝对是一个强烈的信号!它可能意味着美国军方将首先和华尔街达成一致,共同对中共政府追究中共病毒对全人类带来的伤害与索赔。这都将归功于我们爆料革命的闫丽梦女科学家,是她不顾一切地为全人类带来了中共病毒的真相和解决这次人类生存危机的方法!

今年郭文贵先生领导的爆料革命号召“以毒灭共”。因为全人类都由于中共政府让中共病毒从武汉传播到了全世界而受到损害,并且还封锁了病毒消息,这是导致世界变成如此危险情况的源头。而只有全球的灭共趋势的到来,才会改变全人类的生命受到中共病毒威胁的局面,改变这让人绝望的未来。

值得一提的是,自拜登参与G7峰会后的主流媒体开始取悦美国前总统川普的支持者。另外,我们更可以去相信,美国前国务卿迈克·蓬佩奥手里应该握有着中共病毒是生物武器的依据!

原文翻译:

中共政府痴迷于病毒,但不痴迷于生物安全。我们为中共的失误付出了高昂的代价

中国共产党痴迷于病毒。其科学家们声称在十多年内发现了近2000种新病毒,这是在过去的200年里所有国家的总和。更令人不安的是该党在其安全方面的疏忽。这次自武汉传播的新型冠状病毒(中共病毒)证明了世界健康的成本和风险是巨大的。这种情况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如果北京未能维护全球生物安全标准,包括基本的透明度要求,世界必须追究中国共产党的责任,并惩罚中共。

这种渎职行为的最新例子正在我们周围发生。该病毒来自武汉的证据是巨大的,尽管主要是间接的,但是大多数迹象表明武汉病毒研究所(WIV)是新冠病毒的来源。在美国,现在注意到这媒体是广泛的和两党的。拜登政府表示,它“深切关注”世界卫生组织对疫情早期的调查,特别是北京对调查人员工作的干预。

长期以来,世界都知道WIV对全球健康构成巨大风险。2018年国务院两条电报警告其生物安全问题。他们甚至预测,由WIV科学家鉴定的SARS-CoV-2的ACE2受体将促进人际传播。时任WIV生物安全四级实验室主任袁志明警告说 : “ 生物安全实验室是一把双刃剑:它可以用于造福人类,但也可以带来灾难 。 ”他列举了中国生物实验室普遍存在的不足,包括缺乏“操作技术支持、专业指导”和“不同保护区的安全要求和微生物动物和设备接种的可行标准”。

中共国公众注意到了这一点,一些博主声称WIV携带病毒的动物被作为宠物出售。他们甚至可能出现在当地的海鲜市场。武汉疫情爆发后,一位失踪的博主要求一名WIV研究人员公开辩论实验室的生物安全实践。这个提议被忽视了。

中共政府有认真对待生物安全的道德和法律义务,特别是考虑到WIV正在开展的研究。2015年,WIV的博士。石正丽合著了一篇题为《一个类SARS蝙蝠冠状病毒群显示人类感染的可能性的文章,她在文章中承认她的团队从马蹄蝠中设计了“嵌合体”和“混合”病毒。在2019年一篇题为“中共国蝙蝠冠状病毒”的文章中,她和她的合著者警告说:“未来类SARS或MERS冠状病毒爆发极有可能来自蝙蝠,这种情况在中共国发生的可能性越来越大。”当时,WIV收集了数万个蝙蝠病毒样本和实验动物。

中共国抵制了WIV的国际监督。该实验室是在法国援助下建造的,但中共国废除了允许法国科学家参与那里基本研究的承诺。然后,中共国通过自己的机构将WIV认证为唯一的四级设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迅速批准它处理世界上一些最危险的病毒。2016年,中共国科技部完成了对中国75个生物研究实验室的全面安全管理调查,发现WIV在质量方面甚至没有进入前20名。

中共国人民解放军(解放军)已承认开发生物武器。2011年,中共国向国际生化武器公约审议大会通报称,其军事专家正在致力于“人造病原体的创造”、“基因组学为病原体转化奠定基础”、“特定人群的遗传标记”和“有针对性的药物输送技术,使病原体更容易传播”。2015年解放军的一项研究将2003年SARS冠状病毒的爆发视为外国军队发射的“当代基因武器”。2021年1月,国务院证实,2019年秋季,WIV神秘患病,WIV与解放军一起进行秘密生物武器研究。

中共国生物实验室的疏忽,特别是WIV,非常危险,以至于在武汉疫情爆发后不久,解放军派遣了一名将军接管了该设施。习近平在疫情问题上的第一次讲话,强调了中国生物物资管理和生物安全体系的“短板”和“漏洞”的“经验教训”。他要求将“新的生物安全法”作为“国家安全体系”的一部分。

中国共产党的鲁莽已经让世界付出了太多的代价,它的混淆保证这不会是最后一次这样的悲剧。它下令销毁从最早患者那里收集的病毒样本。它禁止发布关键数据。它让记者、医生和科学家保持沉默。它阻碍了世卫组织的调查。中共政府不希望世界知道中共病毒的真正起源及其严重的生物安全漏洞。

中共政府必须改变方向。它必须对其生物安全系统持开放态度,纠正其错误并遏制其危险野心。世界各地的生活和生计岌岌可危。我们都有责任让中国共产党在中共病毒的问题上完全负责!

蓬佩奥先生曾担任美国国务卿(2018-21年)和中央情报局局长(2017-18年)。余茂春先生担任蓬佩奥部长的主要中国政策和规划顾问。两人都是哈德逊研究所的研究员

🔗原文链接

+17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wenwu

2月 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