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云长天时评】中共是“完美犯罪”学理论践行者——案例三:制度与时效

作者:捆绑CCP一千年/喜马拉雅东京樱花团

据中共国大外宣新华社北京时间2月22日报道,在《王毅在“对话合作,管控分歧——推动中美关系重回正轨”蓝厅论坛上发表致辞》一文中,王毅表示,习近平主席同拜登总统在除夕进行了首次通话,为处于十字路口的中美关系指明了方向,双方一致认为中美要增进相互了解、不搞冲突对抗、畅通沟通渠道、推进交流合作、中美关系拨乱反正,重回正轨。并强调要打破各种对华错误认知的高墙,(大意)“真正客观准确地了解中国、认识中国、读懂中国。希望美方顺应历史潮流,看清世界大势,摒弃各种偏见,避免无端猜忌。”王毅这番讲话被中共国墙内知识分子视为放屁,但中共仍然继续混淆中共和中国的概念,执意绑架14亿中国人的信息不可小觑。就此,路德社(路博艾谈)2月21日的节目对王毅的讲话作出了有力回击。

笔者认为“了解中国、认识中国、读懂中国”的言论可以直接视为王毅作为习近平的话筒向拜登喊话,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这和西方各负其责的制度迥异,一旦事情不妙,直接推卸责任给王毅,牺牲一个走狗不在代价考虑范围内。而认识、了解、读懂似乎让人听到习近平在说,拜登啊!你要了解我、认识我、读懂我,因为,蓬佩奥那个定义中共为反人类罪、种族灭绝罪的文件上只有我习近平的名字,你拜登能快一点把我这个紧箍咒去掉吗?

其中内涵的信息对于持续关注中美关系的人,尤其是中共病毒下的美国大选和对华关系。细心思量即可发现玄机,王毅骄傲地提到了习近平和拜登的电话外交,透露了习拜达成了一个秘密共识,为恢复习拜蜜月之旅做准备,警告拜登不要忘记了电话中的承诺,否者随时将你跟习近平的悄悄话放出来,但习近平已经迫不及待要拥抱拜登了,希望他快一点,再快一点。乘着玉兰即将绽放之际,你我重修金兰之好作罢,否者我可以随时休了你。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显然,习近平面临的内外压力几近崩溃的红线,政权危机。这是习近平所面对的真实的困境。对于拜登的闺房,苦于无门而入。但这场美国大选关注度仍在持续升温,并未因为拜登坐进白宫而画上句号。但却留给人一个令人困惑的问题,既然美国特朗普政府掌握中共生物武器和美国大选舞弊堆积如山的证据,仍然输掉大选?仍然无法摧毁中共政权?除了已知的中共幕后操纵、权力被远程控制了之外,问题究竟出在哪里?这些问题会经常浮现在人们的脑海中。难道中共真的有制度优势吗?

笔者在《制度优势》一文里谈到了中共的一些自我鼓吹制度上的优越性。而中共这个优越性实际上以非常规手段利用国际舆论炒作了一战时期德国的“地缘政治”概念,作为突破美国的“海权论”。在和平时期炒作地缘政治概念为了夺取战略时效。而夺取战略时效的武器就是中共自己提出的超限战,在运用超限战“取得时效”方面侵袭了美国三权分立制度的漏洞。所谓漏洞就是文明法则被极权法则打击了。因为中共利用现代化高科技激活了毛泽东式的游击战机制,即中共贴上大把的美元和美色、权力入侵你的体制体系中,在各政府部门各个击破,采取敌进我退、敌休息,我偷袭的策略,在这个不知不觉的战斗中扶持了中共的代理人。

何为“取得时效”?“通常在民法的时效期间里面,可以分为“取得时效”与“消灭时效”二种。与消灭时效不同,取得时效系指非所有权人占有他人之物继续行使权利达一定期间而取得权利之制度。”比如俄罗斯侵占克里米亚后若干年没有办法推翻这一侵占事实,此时的乌克兰人想重新夺回就几乎不可能,这也就是属于“消灭时效”。而时效制度的意义就在于谁可以掌握并利用这一点。

中共政权在和平年代利用一切可能的手段,以贸易往来这个合法外衣作掩护,主动袭击西方三权分立之间的漏洞后,以超现实手段——超限战中的生化武器、蓝金黄、3F计划、13579计划等一系列、有序的卑鄙手段迫使西方国家臣服,拿中美贸易、美国大选、中共病毒举例来说,美国被中共一再地迷奸后还仍旧处于讨论、怀疑、恼怒的层面,并没有拍案奋起反抗之,如果这种混乱、迟缓状态过了有效反击时效,对手就会继续深度控制美国,再想夺回美国就非常困难。很显然,中共的完美犯罪学心理充分利用了一切可能利用的“取得时效”这一概念。这就涉及到国与国之间的“交易的安全”。再举例来说,如克里米亚遭俄罗斯长期占有而不加以反抗、夺回,若干年后,侵占方在笼络民心策略上取得社会信赖时再去维护“交易的安全、法律秩序时”,此时即不宜也不易推翻其结果。拿美国大选来说,特朗普政府没有取得机会或没有在举证上简化法律关系,造成了诉讼上的举证困难,这就导致特朗普总统作为权利人一方长期不行使权利,导致了举证日益困难,进而造成诉讼机会流失。故此,从操作技术上讲,特朗普政府如果以时效代替证据,(即大选热议的中共国大选舞弊这个时效上)可使法律关系早日确定。即在法律关系上确定主导权,而不是被动。

回忆一下,如果“任命鲍威尔大律师为特别检察官”没有被否掉,只要启动针对拜登的调查,就赢得了时效、赢得了战争主导权。否者,权力时效一旦消失,即便继续诉讼,也会陷入长久抗辩拉锯战中,或有可能继续失去时效。这就是笔者要分析的“制度与时效”的关系。因为在这场正在持续的中美超限战中,有很多已经发生的故事能够继续论证中共运用了所谓制度优势,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案例,比如中美签署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比如特朗普听信了习近平的谎言,认为这个疫情随着夏季高温即将消失、比如在安提法运动中示弱,这些都使中共在幕后赢得了战争制空权和制海权。比如路德社经常提到的,中共运用军民融合、人海战术方式制造出超级邪恶的中共病毒,这些都被特朗普轻敌忽视掉了,而这些病毒的发病机理和过程看上去像是自然的。在中共配合大外宣的谎言和暗中收买的手段下模糊了自然来源说和实验室来源说概念,为挫败中共完美犯罪心理,导致中共得以续命拖延了时间。

可以说,在文明世界闻所未闻的超限武器方面,整个西方社会对于这场战争的反应态势上,民众基本处于睡眠到半睡眠到揉眼睛和生气、失望的状态。在极权制度优势面前有可能继续失去反击时效。如拜登软柿子政策能够持续4年,甚至北约国家和北约也没有灭共行动,中共的制度优势仍将继续发挥作用。在反击时效上将增加其更多的不确定性。尽管如此,人们仍然有理由相信,这场正在持续的第三次世界大战最终会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向中共宣战而获得最终彻底的胜利。

2021年2月22日写于东亚

引用资料:

新华社

取得时效

路德社

本文只代表作者观点,与GNews网站无关。

审核编辑:文小白/喜马拉雅东京樱花团

HTS-02C-202102-041

+7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艾婉婷
4 天 之前

中共国真的有制度优势吗?这是一个值得商榷的问题。民主制度的优势是由人民或民意来选择国家元首并通过民选国会议员讨论来制定国家政策法规,过程虽然缓慢,但它稳健持久而且和平有序,不大会出现朝令夕改的情况,极权体制也许效率高,然而效率只是衡量一件事情好坏的一个标准但并不是唯一标准,本人认为在关系国家和全体民众根本利益的重大问题上,效率不应该排在第一位,不知笔者是否同意?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