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全球封城大骗局-(4)

翻译:洛杉矶天使农场-Jessi/詹茜
校对:洛杉矶天使农场-Feihua 
审核:洛杉矶天使农场-V

本文接:中共的全球封城大骗局(1), 中共的全球封城大骗局(2),和 中共的全球封城大骗局-(3)

10.一些国家的高级卫生官员毫无资格,并且表现出明显的亲华倾向

加拿大最高卫生部长帕蒂·哈吉杜(Patty Hajdu),没有明显的传染病学或流行病学背景,她唯一的公共卫生经验是在药物滥用和伤害预防方面。哈吉杜对中国的仰慕可以追溯到某个时间—2014年,她建议道:“不要相信你读的任何东西。中国日落故事纯粹是宣传”,她分享了一篇文章,辩解说中国广播的北京日落的故事是假的。2020年2月初,哈吉杜拒绝禁止中国人入境,第一次受到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的表扬:“加拿大认为禁止中国人入境没有根据,这与美国的行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

4月份,哈吉杜为中国的covid-19病例数据进行辩解:“没有迹象表明来自中国的死亡率和感染率数据有任何方式的伪造。”当一位记者指出一份美国的情报报告与此相反时,哈吉杜训斥道:“我得说你的问题助长了许多人在互联网上一直支持的阴谋论。”在4月初的那次交流之后,哈吉杜被加拿大的媒体谴责为“试图有效地向自己的公民轻描淡写一个惯于压迫和虚伪政权的行为。”但是哈吉杜对此报道置之不理,仅仅一个月后迅速变本加厉,盛赞中国 “遏制住疫情的努力具有历史意义。”

哈吉杜继续如此到9月份,又一次在中国国际电视台泰然自若地为中国辩护:“中国从很早提醒世界卫生组织新型冠状病毒的出现,也分享了病毒的基因序列,使其他国家能够迅速生产出测试方案,以便在本国能够进行PCR检测。”《中国日报》欧盟分社社长陈伟华为此表扬了哈吉杜:“加拿大卫生部长哈吉杜为他人树立了榜样。她令那些狗仔队记者和散布恐惧的小贩们失望了。”哈吉杜甚至得到了中国外交部的特别首肯:“我们注意到了相关报道,为加拿大卫生部长的客观和公平的言论表示赞赏。”

正如评论员斯宾塞·费尔南多(Spencer Fernando)指出的那样,“宣传帕蒂…似乎是地球上唯一的真正相信中国官方病毒数据的人。”哈吉杜显然毫无悔意,

再次训斥了一名质疑数据的记者,重申了她4月份的观点:“议长先生,你知道什么会帮助加拿大人的生活吗?如果反对派成员和反对派的官员禁止他们的成员分享虚假和危险的新闻,就像莱斯布里奇和卡尔顿大学的成员一样专注于如何救加拿大人的生命而不是传播阴谋论。”

马特.汉考克(Matt Hancock)是一名前经济学家和公务员,在担任英国卫生大臣之前,他在公共卫生和自然科学领域几乎没有任何背景。在Covid-19疫情前,据说汉考克对他的角色毫无兴趣:“对他来说,这个职位就是推销自己,是他下一份工作的跳板,”NHS的另一位负责人说。“技术是他唯一取得成就的领域…但是他相信技术能解决NIS的很多问题,这导致他受到了他需要尊重他的人们的嘲笑。”

汉考克特别热衷于采用中国的技术,2018年1月,他会见了中国风险投资公司创新工场的首席执行官周开复。(在2019年,周开复与帝国理工学院的校长爱丽丝.加斯特一起成为世界经济论坛人工智能理事会的成员)。2018年9月,汉考克率领 “英国商务代表团在中国探讨健康科技”:“本周我在中国,希望与我们的中国同行合作,利用医疗保健领域的技术和创新力。”

2020年4月,中国的卫健委(China’s National Health Commission)报道了汉考克与他的中国同行马小伟,在电话上讨论了未来在covid-19疫情期间的合作:“汉考克高度评价了中国抗击covid-19疫情的决心以及中英在疫情期间的合作,并表示英国愿意加强与中国的交流和合作…”三周后,中国环球电视网报道了汉考克和马举行了中英高层卫生官员的数字会议,旨在加强疫情期间及其以后的合作,包括探讨了“解除封城的策略。”

汉考克对到目前为止两国在共同应对疫情方面的合作表示赞赏,并表示英国愿意加强与中国抗击疫情的合作,利用疫情预防和控制协议作为契机,深化双边卫生和全球卫生合作…他们深入讨论了包括解除封城的策略的话题,并重申为了共同保护两国人民,他们愿意加强经验交流和技术合作。(重点)

在covid-19疫情危机期间,克里斯蒂安·德罗斯滕担任了德国最有影响力的卫生官员的角色,尽管作为一名病毒学家,他在流行病学、传染病学和公共卫生方面毫无背景。我们已经讨论了德罗斯滕在创建极不准确的covid-19 PCR检测方案中的核心作用。在5月14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德罗斯滕提到了:“在《锤子和舞蹈》的疫情研究里的这一概念,”但是这不是真的—正如上面所讨论的,这一术语没有历史记载,它是托马斯.普约在3月19日那天发明的。

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总理丹尼尔·安德鲁斯(Daniel Andrews),雇佣了好几个与中共有联系的顾问,参与了他严格的疫情防控政策的制定。议员丹尼·皮尔森(Danny Pearson)领导了安德鲁斯的一带一路谈判,赞美中国对新冠病毒的处理。安德鲁斯的长期工作人员南茜.杨(Nancy Yang),参加了中共的高级党校的一次宣传课程,并在covid-19疫情早期帮助传播疫情假情报。杨和安德鲁斯的中国问题高级顾问马蒂.梅(Marty Mei),都是澳大利亚华人社区委员会的成员,该委员会是维多利亚州最重要的统一战线组织。与中共的海外影响活动有密切关系的此组织里的两名高级官员,吴亚瑟(Arthur Wu )和苏俊熙(Su Junxi)被选为安德鲁斯政府covid-19疫情的“社区大使”。

安德鲁斯以前没有咨询斯科特.莫里森总理就签署了习近平的一带一路倡议,为此受到了公开指责。依据《信息自由法》获得的内部文件显示安德鲁斯在2019年10月访华期间,向中国国营企业寻求资金和技术,承诺将“促进”这些企业进入维多利亚州及在本州最大的项目上“合作”。维多利亚,他说,将成为“中国通往澳大利亚的门户。”

2020年8月,维多利亚州的墨尔本市成为澳大利亚第一个实施第四阶段封城的城市—此阶段有最严格的限制条件,包括宵禁和严厉的罚款。

11.事实证明了知名的封城支持者对其政策造成的毁灭性后果漠不关心。

除了亲华倾向,事实证明了封城倡议者们极端地顽固,他们继续推动对经济—和社会具有破坏性的措施,看起来毫不关心这些政策在现实世界里造成的可怕后果;可悲的是,这些后果都太真实了。

网站yelp.com上的数据显示,在covid-19疫情危机期间,超过60%倒闭的企业永远开不了业了,美国总共损失了97,000多家企业。将近一半黑人拥有的小企业永远消灭了。美国的失业率高达14.7%,高速公路上拥挤不堪,成千上万的车辆排队等待从食品救济站领取救济食品。在封城的前三个周里,英国将近5%的人口忍饥挨饿。

一项调查发现,22%的加拿大人处于高焦虑状态,比covid-19疫情危机前增加了四倍,而且报告有抑郁症状的人数翻了一番,达到13%。美国40多个州报告了阿片类死亡率的上升。据疾控中心称,尽管进行了大规模的PCR检测以及大量的假阳性检测结果,2020年至少有100,947例额外死亡与covid-19毫无关系。

虽然病毒本身带来的风险很少,但是年轻人承受了封城所带来的巨大的负担。超过70%的年龄在18至23岁之间的成年人说他们有抑郁症的常见症状。疾控中心透露,与前几年相比,年龄在25到44岁的年轻成人中的“额外”死亡数增幅最大,达到了惊人的26.5%,尽管比死于covid-19的3%少。这实际上超过了美国老年人额外死亡率的增幅,老年人感染covid-19死亡的风险更高。由于年轻人感染covid-19死亡的风险很低—20到49岁的人幸存的机率是99.98%,根据疾控中心的数据—死亡数大幅增加主要是由于“绝望”所致,换句话说,是由于封城导致的死亡。

全世界的自杀人数跃到了历史新高。“我们从未见过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出现这样的数字,”胡桃溪大学的迈克.德博伊斯布兰科博士(Mike deBoisblanc)说。“我的意思是在过去的四周里,我们见证了相当于过去一年的自杀企图。”“2020年9月是我们急救中心收治自杀病人最多的月份,”库克儿童医院精神病学医学总监起亚.卡特(Kia Carter)博士说。在日本,政府统计数据显示, 10月份自杀死亡人数超过了今年迄今为止死于covid-19的人数。

而且,虽然几乎没有感染covid-19的风险,但是儿童是封城最大的受害群体。将近4分之一的儿童生活在封城、社会限制和学校关闭的情况下,他们正在应对焦虑情绪,其中很多孩子有出现永久心理困扰的潜在风险。《拯救儿童基金会》最近在美国、德国、芬兰、西班牙和英国对儿童和父母进行的调查发现,高达65%的儿童在孤立感中挣扎。

儿童的健康和智力发展退化了。一些在封城前接受过如厕训练的儿童又开始使用尿布了,还有一些儿童已经忘记了基本的数字或者怎样使用刀叉。根据威斯康辛大学的研究,在covid-19疫情危机期间,美国十岁以上儿童的体育活动减少了50%。成绩差距扩大,早期识字率下降。根据疾控中心的数据,5到11岁和12到17岁的孩子心理健康方面的急诊就诊比例分别增加了大约24%和31%。而且最令人震惊的是,一项研究发现在英国封城的第一个月期间,儿童虐待性头部创伤的发生率上升了1493%。

以上这些不是统计数字,他们是朋友、邻居和公民,他们的生活被政府的政策不必要地毁掉了。虽然各个国家的这些统计数字令人震惊,但是同发展中国家数以百万计的人们的所遭受的苦难相比显得是那么苍白无力,这些人由于我们的封城陷入饥饿和贫困。专制更加残暴,民主也呈现出专制的特征。在印度,数百万滞留的工人失去了生计,成群结队地离开城市,前往遥远的农村。在南非,领取救济食品的队伍绵延数英里。在沙特阿拉伯,被隔离的移民无人照管任由死去。“看守只管把这些尸体扔到后面去,就像扔垃圾一样。”

联合国预先警告的“圣经程度的饥荒”,有2.65亿人“实际上接近饥饿的边缘,”后来估计这场疫情危机“将额外1.5亿儿童推向了多维贫困的深渊—没有了教育、健康、住房、营养、卫生和水。”所有这一切都是因为一种病毒,世卫组织的同行评议的数据现在显示,这种病毒的感染死亡率是0.23%–在那些年龄70岁以下的人中为0.5%–世卫组织估计,到十月份,全世界有10分之1的人可能已经感染了这种病毒。

根据世界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在2020年中,20国集团中(G20)只有一个国家的经济有所增长:那就是中国。

封城支持们可能不愿承认这些事实,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些事实不存在。这些政策造成的苦难无法消除,但是至少能阻止这种苦难继续下去,如果各国领导人恶意地实施了这些政策,那么正义肯定能得到伸张。

根据联合国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契约,任何采取疾病控制措施的政府,其义不容辞的责任是利用现有的“最少限制性手段”,有效地实现公共卫生目标。以瑞典、佛罗里达州、南达科他州、白俄罗斯以及其他国家为例,成功地采取远不如中国的封城措施应对covid-19疫情—没有导致任何超额死亡率或比封城地区更糟糕的结果—很难理解任何一个世界领导者如何能够继续心怀善意地推行这些措施。

结论

在20世纪,极权主义这一术语是为了描写某些政权而诞生的,该政权利用现代技术控制公民生活的方方面面,破坏了所有现存的社会契约,将公民与该政权绑在一起。苏联就是这样一个政权,越来越多的专家一致认为今天的中国同样是极权主义政权。极权主义政权利用任何一切手段实现了对权力的病态垄断。虽然极权主义政权向他们的公民提供了一种极低的生活质量,但是他们是先进的政治组织,他们具备无与伦比的保密和执行复杂行动的能力,这使其在地缘政治上的影响力超过了他们的实力—典型的例子是20世纪30年代德国进行的秘密军备竞赛。在地缘政治的荒野中,狮子低估了蛇的危险而自食其果。中共运用封城这一措施,似乎给世界注入了一剂大剂量的万金油。

我们或许会原谅情报机构和科学家被中共的封城大骗局所忽悠。涉及到的科学概念太复杂以至于国防官员们理解不了,而中国转向极权主义地缘政治的影响确实太复杂以至于欺骗了科学家们。

纵观2020年,封城措施相当受欢迎,但是这种受欢迎具有欺骗性。对于一般大众来说,任何人可能接收了一些外部诱因而支持这种毁灭性政策,同时他知道这些政策是无效的—数百万个家庭毫无必要地破产,数百万儿童得不到教育和食物—这种想法太黑暗了。因此,公众之所以支持封城,是因为另一种可能性—封城可能是在没有正当理由的情况下实施的—对大多数人来说太过邪恶而想不到这一点。但那些了解封城历史的人知道,那些表面很出色的人做得更糟糕。

此外,大多数公众相信,如果封城背后有任何与科学有关的问题,情报机构会阻止这一切。出于显而易见的原因,那些在情报机构工作的人没有这种沾沾自喜。鉴于正在做出的封城决定的严重性,我们不能忽视这种可能性,即整个covid-19封城的 “科学”,是中共和它的同谋犯们故意散布的一场史无前例的大骗局,目的是使实施了封城的国家经济崩溃,民不聊生。(全文终)

原文链接:
https://ccpgloballockdownfraud.medium.com/
其余部分:
中共的全球封城大骗局(1)
中共的全球封城大骗局(2)
中共的全球封城大骗局(3)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