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犹太人领导反对压迫中国维吾尔族穆斯林的斗争

  • 编辑:Victor Torres
  • 发稿:Ranting

更多真相,请关注 GtvGnews

西班牙2021年2月22日电/西喜社——据耶路撒冷邮报2月20日报道,对于英国犹太人来说,这一努力类似于15年前美国犹太人反对达尔富尔种族灭绝的斗争。

作为英国犹太人主要人权团体的领导人,米娅-哈森森-格罗斯经常听到个人的失落、悲伤和无助的故事。

但很少有像她在2019年与拉希玛-马赫穆特(Rahima Mahmut)这样的遭遇对哈森森-格罗斯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她是英国维吾尔族权利的活动家,维吾尔族是穆斯林少数民族,是美国国务院和许多倡导者所说的中共企图进行种族灭绝的目标。

马赫穆特分享说,在1997年政府对维吾尔人进行镇压后,她留下的家人有四年多没有说话,这次镇压被称为 “古勒贾大屠杀”,数十人被杀。马赫穆特不知道她的兄弟姐妹是死是活,她告诉哈森森-格罗斯。

“我发现自己在回想自己的祖父索尔-冈,他在20世纪20年代将家人留在罗马尼亚,此后不久就再也没有真正知道他们在大屠杀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哈森森-格罗斯告诉犹太电讯社。

总部设在伦敦的雷内·卡辛(Rene Cassin)慈善机构的主任,她决定她必须传播关于维吾尔人发生的事情。

哈森森-格罗斯的努力增加了一个不寻常的动员,使英国犹太人—包括他们的首席拉比,他通常对不直接涉及犹太人或以色列的政治问题保持冷淡—成为中国穆斯林少数民族的最积极的倡导者。

“反思犹太人在整个时代遭受迫害的深重痛苦,我觉得自己必须大声疾呼,”首席拉比埃弗拉伊姆-米尔维斯在12月15日《卫报》题为 “作为首席拉比,我不能再对维吾尔人的困境保持沉默 “的专栏文章中写道。

对于英国犹太人来说,这一努力类似于15年前美国犹太人反对达尔富尔种族屠杀的斗争:这种情况对犹太人的历史创伤产生了共鸣,以至于整个社区都加入其中。与众不同的是,推动人们关注维吾尔事业,不仅吸引了经常参与社会正义问题的自由派犹太人,也吸引了正统派犹太人。

“社区的普通人都在谈论这个问题,”与英国穆斯林培养关系的著名东正教拉比赫歇尔-格鲁克说。”这是社区感受很深的事情。他们觉得,如果’永不再来’是一个需要使用的词汇,这无疑是适用的情况之一。”

最早公开与维吾尔人联合的英国犹太人之一是一位名叫安德鲁的东正教犹太人,自2019年以来,他一直在中共国驻伦敦大使馆外进行抗议活动,大部分时间都是独自一人。每周至少两次,在各种天气条件下,他举着 “300万穆斯林在中国集中营 “的牌子上阵。

“作为一个犹太人,知道80年前犹太人的遭遇,这个世界没有为我们做任何事情。我不明白我怎么能坐视不理。”安德鲁在2019年告诉伦敦犹太新闻。(他去年拒绝了JTA对他进行专题报道的请求,他说他不愿意用关于他身份的报道来分散人们对他事业的关注。)

来自伦敦的33岁东正教拉比艾莉雅·戈德索贝尔(Eliyahu Goldsobel)与雷内·卡辛(Rene Cassin)人权组织合作,他在伦敦大众汽车展厅外组织了几次 “犹太人支持维吾尔人 “的集会。这家德国公司是大屠杀的同谋,在中国维吾尔族聚居的新疆地区设有工厂。

雷内·卡辛(Rene Cassin)还通过为犹太学生联合会组织关于这一问题的视频会议,使英国青年犹太人参与到这一问题中来。

犹太人的动员已经上升到犹太社区组织的最高级别。本月早些时候,英国犹太人代表委员会召开了一次新闻发布会,敦促议会修改贸易法,使政府更难与那些实施种族灭绝的国家打交道。(这一努力没有成功。)

在中国,数十万维吾尔人被关进所谓的再教育营,这是中共国政府对被广泛视为集中营的委婉说法。关于警察和军队暴行的证词比比皆是,最近还出现了强奸和强迫绝育的报道。

马赫穆特的哥哥在他们的最后一次谈话中要求她停止给家里打电话,因为它危及她的亲人的生命,她在众议院新闻发布会上说。

“我和自己的家人失去联系已经四年了,在我和哥哥的最后一次谈话中,他对我说:’请把我们交给上帝。我们也把你交给上帝吧’。而这是我唯一的应对方式,就是上帝帮助我们,上帝帮助他们,请保护他们。”她说。”而今天,我需要你们的帮助。”

米尔维斯在《卫报》的专栏文章中没有使用种族灭绝一词,但称其为 “大规模的暴行”,其分量 “令人难以承受”。他写道:”卫星图像、泄露的文件和幸存者的证词 “都描绘了一幅影响到100多万人的破坏性画面,而在大多数情况下,世界仍然忽视了这一点。

拉比的专栏文章以马赫穆特的故事开篇—米尔维斯应雷内·卡辛的要求与她会面。它与犹太人的历史进行了几次比较,包括对苏联犹太人的压迫。

出生于种族隔离制度下的南非的米尔维斯提到了自己的祖国。

“长期以来,种族隔离当局坚不可摧的权力和无情的决心使任何积极变化的概念都不可能实现,”他写道。”然而,变革最终还是到来了。”

与米尔维斯不同的是,英格兰教会的领袖坎特伯雷大主教没有谈到维吾尔问题。梵蒂冈的教皇方济各也没有,尽管两位基督教信仰领袖一再呼吁这样做。

在美国,虽然犹太团体对中共对待维吾尔少数民族的态度表示严重关切,但并没有出现那种全员出动的努力,导致大学生用暑假和青少年用成人礼的钱为达尔富尔的难民游说。

米尔维斯的介入也许最不寻常的地方在于,他向英国政府建议了如何解决维吾尔危机的具体步骤。即使在2019年,当他首次涉足政坛,对工党内部反犹言论泛滥发表评论时,他也没有提出这样的建议。

“很明显,必须对正在发生的事情进行紧急、独立和不受限制的调查。必须追究责任人的责任,必须给能够逃跑的维吾尔人以庇护。”米尔维斯写道。

他的署名文章既没有提到大屠杀,也没有将二战中的种族屠杀与对维吾尔人的压迫相提并论。但众议院主席玛丽·范·德·泽尔(Marie van der Zyl)在新闻发布会上明确提出了这些联系。

她说:”作为犹太社区,我们不愿意考虑与纳粹杀害600万犹太人和其他许多人进行比较”。但是,她补充说,”没有人能够不注意到今天据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发生的事情和75年前在纳粹德国发生的事情之间的相似之处。”

在这些相似之处中,范·德·泽尔指出了用火车强行运送、强行修剪胡须、”妇女被绝育以及集中营的严酷状况”。

参加犹太团体新闻发布会的立法者伊恩-布莱克福德说,关于限制贸易的修正案将效仿英国政府在20世纪30年代树立的榜样,当时英国政府接纳了1万名来自纳粹占领国的犹太儿童。范·德·泽尔的父亲就是这些被称为运输小孩(Kindertransports)的年轻难民之一。

“运输小孩(Kindertransports)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布莱克福德说。”我们需要对那些今天遭受迫害的人表现出同样的慷慨和支持。”

他还肯定了英国犹太人内部对维吾尔人受压迫采取行动的强烈动员。

“我要感谢众议院在这个问题上表现出的领导力,它是鼓舞人心的,”布莱克福德说。

这种领导力包括十几份媒体声明和犹太社区活动,旨在提高人们对维吾尔人困境的认识。

人权活动家、伦敦南部萨里大学牧师学院院长亚历山大-戈德堡拉比说,由于大流行病的封锁,使得聚会无法进行,并将事件发到网上,因此很难衡量这种担忧在普通犹太人那里影响的程度有多深。

但他说:”这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流传到普通成员。”

2000年代初,英国人对达尔富尔暴行的反应远没有那么强烈,没有涉及任何高调的行动,也远比美国犹太人的反应来得晚。

据格鲁克(Gluck)说,达尔富尔的局势对许多英国犹太人来说,不太能让人联想到大屠杀。达尔富尔有大规模的杀戮,但对于维吾尔人来说,”由于宗教因素,与大屠杀和导致大屠杀的事件的相似之处要清晰得多,”这位拉比说。

众议院副主席埃德温-舒克认为,英国犹太人中的一些领袖为维吾尔人动员起来的另一个原因是:近年来英国反犹主义被认为有所增加。

从2015年开始,数十年来一直是许多犹太人政治家园的英国工党被一系列涉及反犹主义的丑闻所震撼,英国犹太人领袖将这些丑闻主要归咎于当年当选为该党领袖的极左翼政客杰里米-科尔宾。科尔宾已被中间派人士基尔-斯塔默取代,他承诺将改革该党对这一问题的处理方式。

“这是一个原则问题,”舒克说,”但这也是达成了一个决定,即打击反犹主义就是要为对方而战,而不是只期待其他人加入我们的战斗,而我们只是坐在那里。”

他说,并不是董事会中的每个人都赞同这种态度,因为一些代表反对代表维吾尔人进行动员,说这不属于该组织的核心任务。

犹太人关于维吾尔人的声音—以及犹太社区领导人承认他们的待遇与大屠杀之间的相似之处—在提高英国对这一问题的认识方面 “起到了所有的作用”,舒克告诉JTA。

“将时事与大屠杀相提并论是有禁忌的,出于不贬低大屠杀记忆的合理愿望,”他说。”但就像在卢旺达发生的事情一样,这其实是一个适合这样做的时候。当犹太人这样做的时候,就解除了社会其他人的禁忌。”

新闻来源:耶路撒冷邮报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