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海军扩张背后的港口运营商

新闻来源:《ASPI》| 作者:Charlie Lyons Jones and Raphael Veit | 发布时间:2021年2月18日

翻译/简评:乡间小路 | 校对/审核:万人往 | Page:Daoiii

简评:

中共国国有企业,例如中远和招商局这样大名鼎鼎的海外港口运营商,实际上是中共在境外的势力体现,公司的高层组织架构中有来自中共高层(像公安部,统战部)的党代表。中共在法律上要求公司协助执行情报搜集、国防动员等任务。

中共不等同于中国,党为私,国为公。中共在宣传上自然不会承认中国国有企业是党的私产。但事实上,当中国国有企业在其组织结构中发现了中共党支部的时候,当中国国有企业的高级管理人员由党的代表兼任的时候,国家资产就沦为了党的私产,因为公司的一切决策都要符合党的利益,而不是国家和中国人的利益。现在大概没有多少中国人对国有企业里的党委书记这一职务感到新鲜的,那么中国国有企业作为国家资产被党据为私有的事实,是中共怎么也抵赖不掉的。中共对中国人的欺骗手段不一定多么巧妙,多一点点独立思考可以认清中共的谎言。

党领导一切

原文翻译:

中共国海军扩张背后的港口运营商

中共第一任领导人毛泽东曾经说过“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毛泽东的话透露出关于中共政府系统的一个基本事实——处于统治地位的政党拥有自己的军事羽翼,即人民解放军。人民解放军的士兵宣誓保卫中共,而不是中华民族,这表明军队的首要任务是保护中共这个党的利益。中共的终极目标是确保自己能全面地影响中华民族,以至于人们不能把中共的利益和民族的利益区分开来。从这个角度看,人民解放军最终扮演着保护中共和保卫中华民族的双重角色。

就像中共有自己的武装力量一样,它也有自己的商业势力,这种势力在所有中共控制的强大的国有企业中都有植入。这些国有企业以混合模式运营,寻求商业投资赚取利润,同时实现中共国的国家利益。在法律层面上,中共要求国有企业在公司架构的最高层设立一个党支部。而且,董事会的高级成员像常务董事,在国有企业的党委里面兼任职务。这种组织结构确保国有企业进行的任何商业投资,都为公司、国家、最重要的是中共的利益服务。

习近平加快了党在国家、军队、民族和商业方面的主导性。中共国企业被期望做党的工作,即便这意味着公司要和人民解放军的武装部门合作,或者和统战部这样从事政治斗争活动的部门共事。在习近平的领导下,中共正试图把党纪严格地施加到中共国国有企业身上,对于在境外的公司,中共也试图来这一套。

我们的新ASPI报告《跨越海洋:中共国海军扩张背后的港口运营商》,探索了中共国的两大海事国有企业跟中共的政治力影响组织、纪律机构和军事化组织人民解放军之间的联系。

中远和招商局两家公司在海外港口运营和国际海运物流中占据着主导地位,他们正受到中共的严厉管控并且越来越愿意保护党在海外的利益。中远三分之一的员工都是共产党员,公司党委的一名成员是来自中共国公安部和中共统战部的纪委。招商局同中共也有深度的联系,一名党委委员曾在中共中央办公厅纪委任副职,并且可能与两名现任政治局常委有密切的工作关系。

习近平力图全面控制中共国的国有企业,这对那些对外国投资持开放政策的国家有深远影响。在习之前,中共和国有企业的融合带来的国家安全风险,可以通过要求在一国的外国投资审查过程中进行调查、提高透明度和披露来改善。。现在,随着习近平开始加强对中共的控制,使用国家力量中的强制手段,这些措施不再管用了。

中共国国内的法律要求中国公司协助参与情报收集和国防动员。我们应该这样理解中共国的国有企业,他们遵守中共对他们的一切所谓的合法要求,协助执行和平、战争、或介于二者之间灰色地带的任务。

确实,有充分的证据表明中共国国有企业已经提供了这种支持。例如,中远拥有自己的民兵组织,他们有能力实施诸如海事监视、打击海盗和搜索营救这样的准军事活动。一家中远合资企业也曾参与将中国游客带到人民解放军在南中国海争议区域非法建造的设施附近的活动。中远在希腊比雷埃夫斯港(Piraeus)的活动,也得到了中共统战部开展的“积极手段”的支持。看起来中远正在发展能满足中共需求的能力,以协助参与情报工作、国防动员或者灰色地带活动。

澳大利亚和与它有着相同价值观念的合作伙伴,包括美国和日本,对中共国在海外的港口运营再也不能走被动反应的老路子。中远和招商局在海外共运营36个港口。如果中共国国有企业攫取再多一些的港口控制权,北京当局将会取得进入世界上最关键的航运连接点和物流枢纽的通道。在战时,那将对行动自由造成极大危害。澳大利亚和它的盟友需要这种行动自由以保护他们的海洋利益和海运线交通。

然而更紧迫的是,要优先在那些轻易就把像港口这样的关键基础设施交给中共国国有企业的国家,建立起对中共的抵抗力。中共的胁迫不一定表现为在战争即将爆发前,先由人民解放军矢口否认会夺取港口;也不一定表现为对港口电子基础设施的蓄意网络攻击。在习的统治下,中共更愿意依赖像统战部这样的机构,由它们去精心组织“积极手段”,从而损害一个国家的主权决策。中共国国有企业或许不是这种活动的背后驱动者,但是它们是这些活动的媒介。

为帮助建立应对中共政权胁迫的国家抵抗力,澳大利亚、日本和美国有一些可用的方法。他们首先可以通过“蓝点网络”制定国际港口战略。“蓝点网络”建立于2019年,它为高质量基础设计项目制定标准。堪培拉、东京和华盛顿当局应使用该网络创建一个关于国际港口运营和投资的“米其林指南”。然后,他们可以将在关键基础设施方面具有专业知识的外交人员派往世界各地的协定战略地点,针对中共国有企业支持的投资推动蓝点替代方案,就如何应对外国干预提供建议。

澳大利亚和其合作伙伴没有力量来改变中共的本性,因此和北京当局实打实的竞争并不是一个好策略。但我们可以创造一个在面对习近平所惯用的强权手段时反应更强硬的世界。为达这个目的,需要一个得当的配套战略,它将使中共在继续寻求物流枢纽的过程中,面临更大的难度。中共需要这些物流枢纽以增加人民解放军在海外的存在,确保其在战时或灰色地带运作成功。

🔗原文链接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2月 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