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先生0213连线樱花团I二战后的日本用自强的方式让自己觉醒

编辑整理:

纽约香草山农场:鹰(文言)

法国巴黎七星农场:枫丹白露

郭文贵先生在2021年2月13日大年初二连线樱花团,在连线中郭先生与樱花团的战友们谈到了日本未来的经济走向、政治走向等内容,本系列将根据郭先生与樱花团战友互动过程中涉及的不同话题逐一上传,以下为第一部分——二战后的日本用自强的方式让自己觉醒

樱花团新春联欢,郭先生连线寄语20210213 时间点1:45:47——

文艺女士:大家看一看现在谁来了,好激动,我们亲爱的七哥来到了我们的直播间,我想现在底下已经开锅了吧,大家都开心不已,兴奋不已。这底下的屏幕刷刷的留言呐,看七哥的魅力。七哥百忙之中来非常感谢您来参加我们的新年会,七哥可以说为了我们全球农场包括所有的花伞(注:花伞这个词不懂,如错误请在留言区指正),可以说每天睡觉不超过一两个小时,太辛苦了,不忍心。但是大家的心情还是非常期待七哥能出现,对七哥还是挺残忍的,实在抱歉。

那首先请七哥对我们战友,有些什么话想对我们樱花团的战友们说嘛,请七哥您先说两句好吗?

郭文贵先生:二尊,我们文艺妹妹,我们勇气妹妹,日本樱花团所有的兄弟姐妹们,文贵在这里向你们拜年了。牛年大吉,万事顺利。今天特别荣幸跟二尊、跟文艺、跟勇气以及跟日本樱花团的所有兄弟姐妹们在这里相聚。真是个特别的日子,特别是在2020庚子霹雳灭共年之后,进入了辛丑以钱灭共、以毒灭共的关键时刻。此时此刻在亚洲最重要的日本,特别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1.2亿人口的这么强大的国家,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尤其需要这时候日本农场的强大和发展。所以今天很高兴和大家互动,现在请二尊、文艺、勇气你们来主持,谢谢。

文艺女士:好,感谢感谢,七哥辛苦。我想好不容易咱们能同框,现在二尊哥和勇气姐都已经按捺不住了。那么咱们先请二尊哥和七哥互动下,看看二尊哥对七哥有什么想说的。

二尊先生:七哥你好,我是定于二尊,我很激动不知道说什么好。首先就是今天是初二,拜一个晚年,祝七哥和您家人团团圆圆、美美好好、健健康康,谢谢七哥今天光临我们樱花团。樱花团的1800多樱花团的战友非常敬佩您,我们也会更加团结,在新的领导班子的带领下把樱花团的工作做的更好,灭共不能没有您,我们每个人都是灭共的战士,希望七哥继续给予我们强大的支持,谢谢您。

郭文贵先生:谢谢二尊。

文艺女士:下面勇气姐,您有什么想跟七哥说的嘛,我想有很多话相对七哥说吧,请勇气姐。

勇气女士:七哥,自从加入爆料革命,我觉得我最大的改变就是拿出勇气做自己,真的。

郭文贵先生:所以你叫勇气,勇气在日本是火花塞的感觉,勇气在日本叫火花塞是吧,开玩笑的。

文艺女士:真的以前这么多年对一些看不惯的事情和对一些想发声的事情又不敢发声、又不敢做,甚至用脚投票跑到了日本。但是到了日本之后也是发现,哇,我的孩子突然间,我以后的生活也是不安全了,真的,不能再像以前一样的把自己那么压抑着,不敢说一句话,甚至是躲避着跑到了国外,现在已经没有可逃可躲的地方了。所以说我就加入爆料革命以后,最大的、最大的我觉得对我最大的升华就是有勇气做自己了,谢谢七哥。

文艺女士:感谢感谢。我们勇气姐也是实干的一位战友,平时勇气姐一般情况下不太表达自己的情感,但是见到七哥了还是按捺不住了。勇气姐真是非常稳的,包括我们二尊哥,很稳很稳,但是见到七哥了,我看任何人都不能抵挡七哥的魅力了。

郭文贵先生:刚才我给他们说呢,我说日本所有的,刚才我夸文艺呢,我觉得文艺从国际歌曲组,我就看出文艺一开始到现在重大的变化,就是文艺这个妹妹她搂的住、控制的住。就一个人和夫妻也好、兄弟也好、合伙人也好,当你发现对方张牙舞爪的时候对你来讲是绝对不安全的。就文艺妹妹,她不仅她能受得住苦,还能受的住不公平,或者说一些对自己的一些不公平的事情,这个很了不起。就像二尊啊,这都是最早我都知道,后来是魔女不当领导以后,二尊浮出水面我才知道二尊,你看勇气我就根本不太熟悉了,真的是发自内心地说。但是这就是日本的这个国家的个性,世界第二大经济体,1.2亿人口,现在世界上第三大技术储备国。千万别忘了,这个第三条我认为比啥都重要。它从来也没有说让任何人去写遗书,它也没有任何人说去搞什么一带一路,它也没搞什么种族大屠杀。它在二战以后深刻觉醒,它用自强的方式让自己觉醒,而不是天天钻在坟头去哭去烧纸去和对着香念经去,它绝对不是。所以说我觉得日本这种个性和日本这种民族优势在二战以后能看出来,二战以前日本绝对是疯狂的,绝对是丧尽天良犯下很多罪的,这是毋庸置疑的。那么作为一个二战后的日本,这个民族和强大,在你们身上、文化上明显能看出来。你看勇气,她是很有感情,但是她要控制自己。就我跟日本人打交道,这说句难听话,我去过很多次那种烟花场所。就是日本的女性在你未宽衣解带之前,那都是搂的很好的、很客气的。叭!一到那时候,小烟一点、小酒一喝,哇塞火山一样,突然发现从冰山直接从北海道移到了火山去了。但这就是日本人的性格,既能让热也能控制得住。这个日本人活得很苦,一开始我认为,但是后来我发现,我们亚洲人需要一个控制,需要这个稳定。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