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全球封城大骗局-(3)

翻译:洛杉矶天使农场-Jessi/詹茜
校对:洛杉矶天使农场-Feihua
审核:洛杉矶天使农场-V

本文接: 中共的全球封城大骗局(1)中共的全球封城大骗局(2)

8.很多支持封城的知名科学家表现出明显的亲华倾向

令人震惊地是,尽管缺乏科学辩论,但是不仅封城被洗刷成为了科学,而且在评估封城措施的延续性问题时,很多科学家表现出对中国不寻常的顺从。这些科学家不停地赞美中国,而且很多貌似按照以下假设行事,如中国声称的国内实际上已经根除了covid-19病例,而事实上正如情报界所证实的,这个声明完全是一个谎言。更不用说,基于这个错误的假设推行的主要公共政策决策会导致毁灭性的结果。

在2020年5月接受中国中央电视台的一次采访时,著名的医学杂志《柳叶刀》(The Lancet)的主编理查德.霍顿(Richard Horton)着重赞扬了中国的封城:

这不仅是正确的做法,而且也向其他国家展示了面对如此严重的威胁时应该如何去应对。所以,我认为我们应该多多感谢中国…

7月份,霍顿重申了他对中国的感激之情,他在推特上写道:“的确如此,中国不应该‘受到谴责’。在我看来,我们应该感谢中国的科学家和医务人员为抗击疫情所做出的难以置信的无私的奉献。他们值得我们无条件的感谢。”8月份,霍顿再次推出一篇与健康毫无关系的高声赞美的文章:

中国被殖民思潮的西方和日本所控制的“百年屈辱”,以共产主义者在1949年内战中的胜利而告结束…每个当代的中国领导人,包括习近平在内,都认为他们的任务是保护由毛取得的领土安全和邓取得的经济安全。

10月8日,《柳叶刀》刊登了一篇旗帜鲜明地支持中国疫情应对措施的文章:《中国成功防控covid-19》。该文受到了《中国日报》欧盟分社社长陈卫华的高度赞扬:

尽管很多西方人士对此一无所知,但《柳叶刀》刊登的这篇文章是对中国成功应对疫情的强有力的支持。讨厌阅读那些狗仔队记者写的文章,他们善于杜撰故事,但是对科学一窍不通。

中国科学家后来提交给《柳叶刀》一篇文章,声称SARS新冠病毒-2起源于印度,当时中国与印度正在发生边境冲突。然而,仅仅几周后,由于同澳大利亚的经济关系紧张,中国共产党的路线又变了,《环球时报》声称,冠状病毒可能来自澳大利亚。

自2015年以来一直担任中美健康峰会的董事长的威廉·A·哈斯汀(William A. Haseltine)也给予了中国高度评价。2020年10月,《中国日报》刊登了哈斯汀的一个专栏,他把中国共产党的路线搬到了瑞典,谴责瑞典的“放弃封城”及其基于“群体免疫”的政策,为此他错误地声称瑞典的“covid-19 感染和死亡率位居世界前列”:

但是基于群体免疫是不可避免的假设而制定的疫情应对策略–无论有没有疫苗—使病毒畅通无阻,这就是瑞典的现实情况,政策制定者决定放弃封城和关闭企业,支持对戴口罩和社交距离更宽松的建议。不出所料,瑞典随后的covid-19的感染率和死亡率位居世界前列。

在疫情早期的3月25日,哈斯汀还表扬中国的措施与美国的相反,当时美国大多数措施中还没有施加封城:“美国正采取的防控covid-19疫情的措施远不如中国,见华尔街日报的网址-http://ow.ly/BS5R50yVDV2.更多详情请参见《一个美国人在上海的隔离采访》- http://ow.ly/nz3050yVDXO.”当天晚些时候,哈斯丁继续说道:“中国湖北省已经解除了长达两个月的封城,尽管武汉的隔离状态将一直持续到4月8日。这是一个重要的时刻,证明了控制措施的有效性。”5月20日,哈斯汀再次盛赞中国:“在没有有效药和疫苗的情况下,根除covid-19是可能的,中国在武汉就是这样做的。”

6月4日,哈斯汀再次将美国与中国进行了负面对比:“中国通过检测和追踪保护其人口的做法令人印象深刻,另一方面,美国没有这样做。”9月15日,哈斯汀再次写道:“美国尽其所能防控covid-19了吗?没有疫苗或有效药就能控制covid-19,中国现在是0感染。获得健康(ACCESS Health)和@洛克菲勒基金会(RockefellerFdn)探究了中国如何使用数字技术做到这一点的。相关网址:http://ow.ly/I4Ch50BrEpJ。”

CDC的前主任汤姆.佛里登,是另一个知名的covid-19封城拥护者。2015年,据《环球时报》报道,“佛里登盛赞中美之间的公共卫生合作关系。”2017年,佛里登加入了中国阵容,支持谭德塞.阿达诺姆(Tedros Adhanom)战胜了杰出的英国人大卫.纳巴罗(David Nabarro),成为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是领导世卫组织的最佳人选。他在埃塞俄比亚成功地取得了显著的健康进步…”相反,当时是众所周知的是,谭德塞在其担任埃塞俄比亚卫生部长时,帮助埃政权掩盖了三次霍乱疫情。作为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TPLF)的一名资深成员,该组织在20世纪90年代被美国认定为恐怖组织,谭德塞是“有关安全局行动的重要决策者,这些行动包括杀害、肆意拘禁和虐待埃塞俄比亚人”并且“其个人对阿姆哈拉族人的残酷镇压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通过利用援助资金有选择性地饿死他们并拒绝给予他们基本的生活服务。”针对他犯下种族灭绝的战争罪行的指控最近被提交给了海牙国际刑事法庭。

佛里登在2018年和2019年前往中国各地开展公共卫生合作,并且自covid-19危机爆发以来,就对中国大加赞赏。早在2月25日,佛里登赞扬中国的应对措施,在美国有线电视网络(CNN)撰文道:“中国在湖北省和其他地区设置了非凡的的警戒线,中国付出的巨大代价给予了世界至少一个月的时间作准备。”在四月份的一次采访中,佛里登告诉中国国际电视台(CGTN):“在抗击covid-19疫情方面,世界有很多要向中国学习。”

3月17日,佛里登敦促美国效仿中国扩建医院的作法:“当@voxdotcom昨天发布了这篇文章时,我认为医院需要为covid-19患者增加三倍的床位和呼吸机。现在的数据表明我们可能需要扩大到10倍以上。中国在8天内新建了1千张床位的医院,美国现在需要采取紧急行动。”

4月1日一天时间内,佛里登连续三次发布同样的推文,赞扬中国并且敦促美国加强应对措施:“我很愤怒。朋友和邻居们生病和去世。2.9:中国的武汉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https://bit.ly/3bCxFJg.  2.9:美国没有加强对医护人员的保护、重症监护、检测、接触者追踪、隔离和隔离检疫而浪费的月数。路线图:https://bit.ly/2R3RtgW.”

8月份,佛里登多次次盛赞中国,将其“成功”与美国进行对比。8月10日:“与次同时在中国,他们报告说现在每天能够进行480万次PCR检测。学校一直在开学。在适当的情况下戴口罩几乎是很普遍的。上周,他们平均每天有34例患者。这个感染率比美国的5千分之一还少。”8月15日:“一名在成都教学的美国人反映了—成都实施了严格的封城措施—中国生活的细微差别以及这个国家是如何打破这条曲线的。”8月16日:“想一想武汉过节时巨大的没截口罩的人流吧!?好吧,这就是打破这条曲线的奖励–你回到了接近疫情前的现实中。但是对大多数地方来说,这或许不是一个合理的目标,在这些地方蓄势待发才是现实的最佳方案。”8月18日:“中国报告的感染率不到美国的5千分之一。如果美国人齐心协力并且全力支持公共卫生政策,我们也有可能控制住疫情。”

虽然这些人在亲华、支持封城措施方面是独一无二的,但是与CCP有明显密切关系的决不是这几个科学家。6月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披露,189位受资助者接收了来自外国政府的不明资金。93%的案例中,包括哈佛大学化学系主任查尔斯.利伯(Charles Lieber),接受了来自中国的不明资金。与加拿大合作的一家中国疫苗公司坎西诺生物的联合创始人,被发现是CCP“千人计划”的成员,该计划旨在招募和激励科学家将研究成果转移到中国。据《哈佛深红报》报道,哈佛大学陈公共卫生学院史上收到的最大的一笔捐赠部分来自于“中共的爪牙”,巴拿马文件(the Panama Papers)中最大的、“为某个政府重大的人道主义危机摇旗呐喊”的空壳公司。

 仅仅是犯错与不道德和违法没有什么关系。但是鉴于在covid-19危机期间做出的决策的重要性,哪怕只有少数有影响力的科学家受到交叉激励,不管任何真实的数据或结果而支持封城措施,这也会对公众舆论和政策产生巨大的影响。

 9.其他许多有影响力的封城支持者根本没有资格向世界领导者提供有关疫情政策的建议,而且经常表现出明显的亲华倾向。

除了很多与中国有联系的科学家之外,许多根本没有资格的人在公众和政客们面前将自己装扮成covid-19传染病学和封城的专家,而事实上他们的背景表明他们根本没有相关的专业知识。这些人中的很多人也对中国表现出不寻常的顺从。

2020年1月25日,哈佛大学营养学系的流行病学家,没有传染病相关背景的埃里克.费格丁(Eric Feigl-Ding),在推特发推:“圣母玛利亚,新冠病毒是3.8级!!!生殖R0值是有多么糟糕?疫情的糟糕程度是热核级别的。”这是此前不为人所知的费格丁,在长达数月的时间里发布的一系列可疑的、危言耸听,但是被广泛传播的推文中的第一条,使他的推特一下子吸粉几十万,并且成为严厉的covid-19疫情政策的主要拥护者,尽管他明显缺乏资格。

费格丁是世界经济论坛全球塑造者的校友,这群年轻人认为台湾是大中华的一部分,他们在covid-19疫情危机期间举办活动,分享“他们在自己的城市抗击新冠病毒和适应新常态的个人经验”。其拥有众多粉丝的推特惹恼了他的很多同事,他们敦促哈佛流行病学家马克.里普斯奇(Marc Lipsitch)谴责他是个冒牌货:“好吧,很多人以为这只是校内的争执而已。在@ CCDD_HSPH共事了十年,为创建了卓越领域的ID流行病学在哈佛大学流行病学系(@HarvardEpi)共事25年,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都不喜欢骗子利用一丁点儿的关系进行自我推销,是的。”

哥伦比亚大学的病毒学家安吉拉·拉斯穆森(Angela Rasmussen)同意里普斯奇博士的评价:“埃里克.费格丁就是一个冒牌货。如果普斯奇博士听起来有点儿居高临下,那是因为埃里克.费格丁以吸引注意力,多次宣称自己拥有不具备的专业知识。他大肆渲染数据和散布完全的虚假信息。他对公众健康造成了伤害,我也鄙视这种做法。”

拉斯穆森和里普斯奇博士的谴责特别引人注意的是,他们两个人都支持过有限的封城并且批评支持及反对封城的科学家和评论人士。然而,他们的谴责并没有减缓费格丁在推特上的行动,他又换上了医学博士的马甲,与其营养学家的学术背景完全不相称。

托马斯·普约(Tomas Pueyo)是个毫无健康和流行病学背景的工程师和工商管理硕士,3月10日,在自助出版网站Medium上发文《新冠病毒:为什么你必须立即行动?》,从而一举成名,他在文章中呼吁全世界的领导人照搬中国的模式实施封城,以抗击持续增长的covid-19病例。“病例总数以指数方式增长,直到中国遏制住了疫情。但是后来,疫情蔓延到中国之外,现在成为一场无人能阻挡的大流行病疫情。”(重点)

普约的文章迅速疯传,被很多人包括名人转发几十万次。此后,普约继续到处奔走,建议州议员实施封城措施。

不但普约没有资格向世界领导者们提供这种流行病学的建议,而且他3月10日发表的文章包含许多值得警惕的地方。首先,普约多次把新冠病毒称为“大流行病”。然而,截止3月10日,世卫组织尚未宣布新冠病毒为大流行病,而且根据这篇文章,病例占比不到世界人口的0.0015%。普约在文中继续呼吁各国领导人:

但是2到4周后,当整个世界都处于封城时,当你推行社交距离那宝贵的几天时间挽救了人们的生命时,人们就不会再批评你了:他们会感谢你做出了正确的决定。(重点)

冠状病毒不仅还不是大流行病,而且截止3月10日,中国以外的整个发展中国家只有不到200个病例。普约根本没有充分的理由称冠状病毒为大流行病,没有充分的理由认为2到4周后整个世界会处于封城的状态,更重要的是,他没有充分的理由建议世界领导人实施封城的措施。

3月19日,普约在Medium上又发布了一篇题为《锤子和舞蹈》的文章,这篇文章再一次被疯传,诠释了他所描述为“锤子”的策略—当疫情大爆发时快速、强制性的封城措施—随后是“舞蹈”策略—追踪、监控和隔离措施。3月22日,普约的《锤子和舞蹈》发表后三天,德国联邦内政部(BMI)的题为《如何控制covid-19》(后来被称为《恐慌文件》)的战略文件被秘密分发给了德国议会议员和某些媒体机构的领导人—这份文件发挥了巨大的作用,鼓励德国政府在2020年3月实施了全国性的封城措施。在内政部依据《信息自由法案》拒绝将《恐慌文件》公布于众之后,名为信息自由门户(FragDenStaat)的爆料者网站泄露了这一文件。

虽然《恐慌文件》发表在普约的文章三天后,但是它很大程度上借鉴了普约的文章内容,将断断续续的封城和监视策略称为“锤子和舞蹈”,但没有引用普约的原话。流行病学史上没有记载“锤子和舞蹈”这一术语—托马斯.普约在其3月19日的文章中发明了这个词。

奥托.科布(Otto Kölbl)是《恐慌文件》的作者之一。自2017年以来,科布一直“研究中国和(相对)其他发展中国家的社会经济发展及在西方媒体上的展现”。从2005年到2006年,他在中国西安西北工业大学当语言老师。现在他管理着自己的名为“rainbowbuilders.org”的博客,他在博客里形容香港是“寄生虫”,赞扬中国在西藏的发展堪称典范。同普约一样,科布完全没有资格在流行病学、传染病学或者公共卫生的任何方面向世界领导人提供建议,因为他在这些领域没有任何背景。

马克西米利安·梅耶(Maximilian Mayer)是《恐慌文件》的另一位作者。梅耶曾在中国宁波的诺丁汉大学和上海的同济大学任教,并在北京人民大学担任研究员。梅耶的研究领域包括中国的外交和能源政策、气候政治和国际关系,他还编辑了《反思丝绸之路: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和新兴欧亚关系》一书。此后他回到波恩大学担任国际关系初级教授。与普约和科布一样,梅耶在流行病学、传染病学和公共卫生方面完全没有资格为世界领导人提供建议,因为他在这些领域没有任何背景。

从最早开始,物理学家亚尼尔·巴哈彦(Yaneer Bar-Yam)就敦促全世界采取试图彻底根除covid-19的策略,就像中国所做的那样,通过在全球采取严格的社交距离措施。2月2日,巴哈彦赞扬中国所谓的快速建设医院:“在中国几天内建成的医院现在开始运营了。”2月28日,巴哈彦引用了世卫组织中国联合代表团所写的报告,这份报告使世界进入了封城模式:“中国为了遏制covid-19病毒的传播,在多种条件下不妥协和严格使用非药物措施,为全球应对疫情提供了极其重要的经验教训。”同一天,巴哈彦继续说道:“我们都应该承认并感谢中国积极应对武汉冠状病毒疫情。包括为了防止疫情蔓延到其他地方,禁止所有公民前往世界各地旅行。”在2月份,巴哈彦推出了名为www.endcoronavirus.org的网站, 这个网站很快被翻译成了17种语言,敦促世界各国实施武汉式的封城措施。

巴哈彦花了大半年的时间讴歌中国的封城措施—包括在新疆实施的蓄意谋杀式的封城—推销使用中国的数据,尽管这些数据受到了欺诈指控。7月18日,巴哈彦赞扬中国在新疆实施的“战时”封城:“17个新病例,关闭了城市。不给病毒一点儿机会。中国新冠疫情:中国乌鲁木齐市宣布‘战时状态’。”由于中共在新疆对维吾尔族穆斯林和其他突厥少数民族的种族灭绝行为,这次封城同时引起了人权观察人士和活动人士的极大担忧。

3月8日,巴哈彦对比了美国的数据后为中国辩护:“事实上,由于测试有限,美国的数据被低估了,这是都知道的。很多人说中国的数据被低估了,没有人拿出证据。如果你有,给我看看否则就坐下。”3月14日,巴哈彦重申了他的观点:“用数据推测中国的问题只是预测。”3月29日,巴哈彦鼓励美国效仿中国:“我们需要实施更广泛的限制措施。中国仍在有效地使用这样的策略。”8月3日,巴哈彦祝贺中国:“成功应对疫情:中国七月份的制造业活动激增。”

在危机期间,民众在重大政策决策上信任专家。个人在缺乏必要资格的情况下,向公众和领导人展示自己是危机中的专家,这已经够糟糕的了;如果他们在某种程度上受到交叉激励而这样做,那就更糟糕了。(未完待续)

原文链接: https://ccpgloballockdownfraud.medium.com/

第四部分:中共的全球封城大骗局(4)
第二部分:中共的全球封城大骗局(2)
第一部分:中共的全球封城大骗局(1)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