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友心声】当自由重临的一刻,我为之留下了一滴泪

作者:纽约香草山福音部 Williams

当战友们在匪国的匪庆这一天走上街头,为着自由、民主呐喊时,我相信他们都坚信着,这是最后一个匪国的匪庆。

七十年了,整整七十年了,共匪把中华大地里自由、民主的种子近乎无情地消灭。墙内的战友,可能真的无法理解这一刻对墙外战友的重要意义。他们为着中华民族,向西方世界表达出对自由与民主的强烈渴望。反观墙内,我们曾几何时为了争取自由,坚决抗争过呢?最接近的一次,可能是那远去的1989。

我从曾爷爷辈那一代人的口中得知,我们也曾拥有过一些自由。在1949年以前,大陆人是可以自由坐火车前往香港,甚至在那里做一些小卖买。以前,国内也有各种工会、NGO等,在你面临困难时,给予你各种帮助。

今天,似乎匪国也是有失业保险,工会,也可以凭通行证,自由前往香港。但实际却不准蓝领、白领阶层有不统一的声音,更不允许你发出不和谐的声音。仿佛这是党国的特权:党叫干啥就干啥。党会给你制造无数困难让你克服,当你无法解决时,党给你解决部分小问题,当做给你的恩赐。他们不会告诉你,解决自己制造的问题是理所应当。而你,也有申诉、表达自由的权利。

从辛亥革命到现在,多少中国人为着自由、民主奋斗,可他们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却也换不来自由。

1989年,我从电视直播中,看着在天安门广场上为着自由奋斗的先驱。

图源网络

去年至今,看着香港的青年为捍卫自由付出的代价,也让我想起了我曾祖父碑文上的遗言:

“先生知事急函家属及友生备述为牺牲,死无遗憾,惟斤斤然以国魂未苏,为念其效忠党国,盖有足多者,诚壮烈也!

先生廉洁自持,不事家人生产,其子能自立,迫于家国多难无力归葬,忍痛含悲流落关外者十有六年矣!去岁统一告成,始呈国府奉令给予恤金,井令遗族入遗族学校。

惟道途辽远反亲不易铖,等同属民党志合道同窃念先生,奔走革命垂二十年志之竟殉之以躬而骸骨,羁X,为憾事况,赞扬先烈义不容辞,特哀矜厚赙,集腋成裘俾先生毅魄忠魂永安故土,则后进有所观感非惟慰死者于九原已也!”(曾祖父当年因追随孙中山倡立革命被擒,刑场取决)

当自由再一次重临中华大地时,也许我只会流下眼泪。

But You raise me up, to more than I can!

(本文观点仅代表个人)

编辑/校对/发稿:Irene木木

更多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推特账号

更多文稿,欢迎浏览美东香草山GNEWS官方链接

更多香草山节目资讯,欢迎登陆G|TV — MOS Talk香草山访谈 & 香草山之声

圣经故事背景,哲学,生活,宗教,诗意,免费英语教学,美东时间周日至周四晚上9:00,美国志愿者在美东香草山农场Discord群Richard English版块和 chat-room与您相约!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