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共国,有这样一群被维稳的维权老人

【日本大阪方舟农场】作者:青衣 校对:miumiu law

有这么一群老人,几十年间,无论是在江淮大地各城市剧场,还是在农村临时搭建的土戏台上,都无数次留下过他们的身影,上演过他们倾心排演的剧目。他们还曾多次去北京、上海等地参加全国文艺汇演,捧回一座座奖杯。无论是下乡去农村最艰苦的地方慰问演出,还是去各级学校配合教学演出课本剧,他们都尽心尽力任劳任怨。老观众们都还记得他们演的戏,甚至还记得他们的名字。他们将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了中共国所谓的文化事业。

或许你会质疑他们其实是沦为了中共的宣传工具,但在那个年代,在那片土地上,在普通大众的认知范围内,他们只是尽力做好本职工作。

十几年前,这群老人在全国文艺界转制改企前先后退休了,人人都有一本省文化厅颁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干部退休证》。按照中央转企改制文件中“老人老办法“政策的规定,他们应保留事业单位退休人员身份,享受发放全额补贴退休金。

然而,这群“傻“老头老太直到两年前才得知,在他们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早在十年前他们就被省演艺集团当成“包袱”甩给市级社保部门代管,被伪造签名篡改成企业退休人员身份,拿的是基本养老金,无法享受政府发放的养老生活补贴,因此与同龄同行人的养老待遇相差一大截。

这群老人,退休前分属于省级5家文艺单位,共有近700人,年龄介乎于近80岁至90多岁。这群年近古稀的老人联合在了一起,决心为维护国家赋于他们个人的权益,要个说法,讨回公道。

然而这群老人却没想到维权之路是如此举步维艰。

这群老人始终坚持文明维权,冀希望落实政策,还他们一个公道 。他们依据中央转企改制文件,找省演艺集团多次对话,摆事实讲道理,然而不被理睬。他们随后又向国务院信访办寄去申诉材料。国信办将材料转至省宣传部,最终竟又转回到演艺集团手中。不难想象,同样无果。他们还给省委省政府领导寄去诉求信,至今没有回音。

他们想寻求法律途径,然而律师不敢也不愿接此类案件;他们想求助于媒体,但是媒体同样不敢报道此负面消息。他们四处碰壁,申诉无门。

令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们没能等来公道,却等来了维稳!

牛年春节前夕,他们中的几位维权老人代表的家里分别去了派出所的警察,问讯他们维权之事,警示他们其行动已影响了稳定大局。老人们向警察诉说了自己维权的理由,警方表示理解,也算是客气对待,但同时也透露出老人们已成了维稳对象,希望他们就此收手。

经历此事后,几位被上门问讯的老人受到了惊吓 ,有的心脏病复发,有的自此萎糜不振,有的终日以泪洗面。委屈、受辱、惊恐、愤懑的情绪伤害了所有维权老人。他们不明白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他们的正当维权之举为何受到如此打压?接下来他们该怎么办?

就在他们尚处在迷茫之中时,仅仅相隔几天,演艺集团的李总带着随从与一名警察一起,又来到了这群老人的领头人马老(82岁)家中。警察告诫马老:“你已被当地公安列为监控对象,我们已掌握了情况,你已发了十几封投诉信了,你们还有一个维权微信群也被我们监控了。再不收手不仅影响你,还会直接影响你的子女儿孙!”。李总则态度傲慢且强硬地说:“你们的企业身份是改变不了的,再闹也没用!” 

马老身患重病的老伴被当场吓哭了。马老倒是很镇定,义正言辞地向警方解释:“我们维权始终都是遵循法律法规的,没聚众闹事,我们只是找地方说理维权,不存在破坏社会稳定的事情。我们都是文化人,也是法律的捍卫者。

警方听后无言以对,不久便离去。但走前仍警告马老别再闹事,同时要求他解散维权微信群。

来的人都走了,此时离春节只有两天时间,阴霾笼罩着这个家,三世同堂的一家人没能好好过这个牛年春节。

老人们的微信群被迫解散了,维权希望也几近破灭。这群老人的心中充满了愤怒!他们想不明白,违反国家政策的人明目张胆谎报实情,私自动用警力恐吓打压捍卫国家政策的受害人,天理何在?!

这群老人至今还心存希望,还在期待新上任的省领导能够看到他们的诉状,听到他们的声音,能为他们讨回公道。

很心疼这群老人,也很为他们不平。然而这群无助的老人是否想过,这个国度有着千千万万像他们一样受到各种冤屈无处申诉的同胞,比他们命运更悲惨,遭受着更加残暴对待的人比比皆是。这是一个没有法律,没有公道,没有善恶,没有人性,只有强权镇压统治的吃人社会。

我想告诉这群老人,你们唯一的希望就是:好好保重身体,好好活着,等待共匪灭亡的那一天,等待新中国联邦重建法治公平自由平等的新中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