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国官员的“二奶”成风怪象不怪

撰稿人:三只松鼠 编辑:MG4

昨日,看到网上一则调侃消息:中国的两大寡妇群体,第一大寡妇群体就是农村的留守妇女,有4700万的穷寡妇。城里还有一群富“寡妇”,政府大院如同寡妇村!一位高官的妻子向记者陈述:她自己所在的政府大院,如同一个寡妇村,平日几乎没有男人在家。夫人们在一起讨论,发现最长的一个官员已长达8个月未回家睡觉了。“官员工资基本不动,老婆基本不用”。农村里的穷寡妇因穷而守寡,政府大院里的寡妇为守富而忍耐守寡。

其实稍了解一点中共国体制内的现状的人都知道,“工资基本不动,老婆基本不用”就是现在这些CCP官员的真实写照。联想到之前看到有好事之人将这句话叫大家猜谜语—-谜底是“花花公子”,意思是“花公家的钱、拈花惹草、花心之人”,非常形象的谜语,你猜到了吗?

网络截图

今天重点说说官员“老婆基本不用”的现象。很简单,就是CCP官员普遍都有二奶、三奶,大家看看落马贪官,至少95%以上都有婚外情,并且这些官员的落马大都与情妇有关。更甚的有些官员甚至有几十、上百个情妇。有权有势的官员,如果你没有几个漂亮的情妇好像就混得很差。这种现象完全成了一种异化的身份象征,更多地已经赤裸裸地转化成权力与“性”的结合。

联想到笔者家乡所在地的一位政府高官,十来年前因为贪污受贿被判刑15年,事发后爆出该高官长期在外包房,经常带不同漂亮女人去过夜,据说他选人有几个标准,不光漂亮还要没有结婚、文凭要高的。案发时,在其公文包里发现三件东西:伟哥、钞票、避孕套,后被人戏虐为“男人三宝”。而其在位时经常讲的一句话“我们心中要装着百姓,装着自己的责任,为了更多的百姓能过上好日子”,这完全成为笑谈。

再想到近日被处以极刑的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负责人赖小民,他的“光辉事迹”就更令人侧目了。除了其贪污受贿的金额巨大外,情妇多达上百人,并且将其情妇安排在一个小区一栋楼里面,还不能闹矛盾,体现出赖小民之流胆子之大、管理水平之高。当然,赖被快速判处死刑被执行的背后原因,在七哥直播时也说过,后面是几派政治斗争的结果,赖不过成了一个“牺牲品”。呜呼,在中共国这种“绞肉机”体制下,不管你在位时权力再大,该你牺牲的时候连条狗都不如。

在中共国无官不贪的官场中,以权谋“性”成为了普遍现象,网上流行言语“贪官将情妇从床上培养到主席台,情妇将贪官从台上培养成阶下囚”、“跑步钱进,日后提拔”等等无不体现权色交易这种官场怪象,成为中共国腐败官场文化中的特殊现象。

文贵先生曾经曝光过王岐山情妇范冰冰,冰冰当演员挣的钱算什么,当掮客来钱更快更多。她曾经给某企业介绍国开行贷款成功,一笔贷款从中收取中介费十几亿人民币。为什么她有这么大本事,无非背后有位位高权重、让人敬畏的“王老板”。

从上到下如此壮观的“二奶”怪象,不仅仅是道德败坏的问题,其根源在于中共国特色的怪胎体制中。有权就有钱,有权就有“色”,而在中共国广大的农村,不能娶上媳妇的还大有人在。“饿的饿死、饱的饱死”。不推翻共产党的统治,由此产生的“二奶”怪象,只会越演越烈。

本文纯属个人观点

部分摘自:《中国的两大寡妇群体》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1462850100c3b5.html

+6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