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医疗保障基金入“监管” 以法抢钱现原形

作者:美国纽约香草山农场  鹰(文言)

澎湃网2月20日报道,中共司法部网站发布《医疗保障基金使用监督管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此条例自2021年5月1日起执行。

鉴于基金使用率低下、骗保屡发、体制陈旧,2020年7月10日,中共国务院发布《关于推进医疗保障基金监管制度体系改革的指导意见》,称将在2025年基本建成将医保和政务信息系统整合,实现结算数据全网上线,利用视频监控、生物特征识别促进基金监管,智能监控;建立综合监管制度,医疗保障、卫生健康、药品监管、审计机关、公安部门等按法律法规和职责对违规个人或单位实行从严处理。

既然涵盖个人身份信息、行程等数据的“健康码”一年时间就从无到有,再到国内通用,那么原有的医疗信息整合以及大数据监管又为何需要耗时4年,此时为何不再提飞一般的“中国速度”?再者既然要搞视频、指纹、面貌等生物特征的鉴别(从小区门禁刷脸对应了普适性),又为何还要加强政府各机构的权力,变相增加部门机构的管理权限和弹性操作空间?依法治国都被拖延到了2035年,2025年实现法治保障下医保基金监管更是妄言。

《条例》涵盖职工大额医疗费用补助、公务员医疗补助、基本医疗保险(含生育保险)基金、医疗救助基金等医疗保障基金;针对监管提到行政监管配合新闻媒体监督,但事实上罕有骗保事件被通报,反而“不符合报销条件”等报道层出不穷,底层民众关切的医疗报销常被各种机构以文字游戏、不合标准所拒,而骗保却屡屡发生在本应履行监督职能的医疗、卫生、药品等部门个别领导身上。裁判员变成运动员不管、吹黑哨不管,现在《条例》反倒加大了裁判员的权力,监管变成见惯,何其荒谬。

再看《指导意见》中提及的从严处罚,结果到了《条例》中却变成了罚酒三杯:对医疗保障机构、定点医药机构违法或骗保的,概述为“改正、退回、罚款”三部曲,首先裁判员本身参与造假这一问题难发现,其次罚款又是根据“视情节严重程度”这一弹性处罚,怎能起到杀鸡儆猴的效果?再者“机构违法或违规的,给予负责人处分”,如果处分有用的话还要法律干什么?就连入狱几年的贪官都被重新启用,更何况不痛不痒的处分?所以中共的监管,实际是镴枪头,中看不中用,与其说提高法律法规对骗保等行为的约束力,不如说是助长了各政府机构以法律名义瓜分医疗行业的歪风邪气。

新闻来源:
惩处骗保作了哪些规定?两部门就《条例》答记者问

责任编辑:加拿大温哥华圆成农场 比卡丘
校对:加拿大多伦多枫叶农场 文锦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