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道观察】从“打杂客”中共国之行费用列支探析无处不在的中共小金库

作者:CPA Jim
责编:Ermat,萌萌的朋克

图片来源:GTV.org

据喜马拉雅意大利罗马达芬奇农场在Gnews对PM网站(thepostmillennial.com)一篇文章的翻译报道,2018年9月,彼得·打杂客(Peter Daszak)在中共官媒CGTN的节目上发表讲话时,直言不讳地透露,他确实接受了中共提供给他的报酬和资助,并说他的公司“在美国联邦政府和中共的联合支持下,已经与中共及其科学家们合作超过了15年以上”。

据国家脉动(NATIONAL PLUSE)报道,“打杂客”是武汉一个病毒研究项目的负责人,由中共资助370万美元,课题是关于“武汉病毒研究所维持蝙蝠冠状病毒监测以及蝙蝠冠状病毒功能性增强获得的研究”。此外,根据“打杂客”推特自爆,“期待与(石)正丽喝白酒、唱K”(‘Looking forward to that special moment when we hit the baiju [a Chinese liquor] and the karaoke with [Shi] Zhengli.’),不难看出他还从中共获得了卡拉OK包间、白酒、小姐接待(以下简称“潜规则活动”)等非货币化收入。因此,“打杂客”从中共取得的酬劳不少于370万美元。也就不难理解,进入2021年,在长达一个多月的调研后,世界卫生组织中共病毒来源调查小组最高官员彼得·打杂客宣布,武汉病毒实验室被排除在新型冠状病毒(中共病毒)的起源地之外。

正常情况下,上面提到的370万美元很可能走的是武汉病毒研究所的项目预算,具体可能在“其他科技交流与合作支出”、“重大科学工程”等科目列支,属于预算内项目,但潜规则费用一般不走正规预算。根据中共国的“法律”,支出目的明显非法,不能列预算,尤其不能列武汉病毒研究所这种中央预算单位,中国科学院下属而且有国家重点生物安全实验室的单位的预算,事情又不能因为没有预算就不去做,这时就需要预算外列支,通俗说就是从小金库列支,这就产生了预算外资金产生的动机或压力,当然个人想趁机多捞一点也是一个动机。

根据国浩律师事务所官网,中共于1995年施行的《国务院办公厅转发财政部、审计署、中国人民银行关于清理检查“小金库”意见的通知》规定“凡违反国家财经法规及其他有关规定,侵占、截留国家和单位收入,未列入本单位财务会计部门账内或未纳入预算管理,私存私放的各项资金均属‘小金库’”。从这里可以看出,和收过头税一样,小金库是中共1995年就已经存在的痼疾。

那么武汉病毒研究所是如何“打造”小金库的呢?根据Himalaya Australia(澳喜农场)在Gnews网站发表的翻译文章, 前以色列军情医生在采访中告诉中国问题专家兼国家安全记者比尔·格茨(Bill Gertz),武汉病毒学研究所与中共军方(中国人民解放军)有关,并认为冠状病毒可能是从该实验室 “泄露” 的。格茨称,在此期间,中共将病毒的起因归咎于武汉的一个动物市场,该市场距离武汉病毒学研究所约5英里。美国国务院曾透露,“至少从2017年开始,中共军方就在该实验室进行秘密生物战实验。” Gnews网站另一篇报道显示,从2017到2019年,中科院重点实验室(位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某实验室在该科目列支)及重大科学研究工程(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国家重大生物安全实验室在该科目列支)的专项预算支出连续增长,详见下图。进行秘密生物战实验需要购买动物,那么就需要发生支出,可以推测上述实验室及科学工程支出包括了购买动物的支出。动物实验完成后,不一定全部都立即中毒死亡,还可以拿去市场上卖。

图片来源:gnews.org

正常情况下,病毒研究实验完成后,存活的动物或动物尸体不应该流入市场,但是中共体制决定了各层级都是藐视一切人间法律的货色,包括《中英联合声明》、《联合国宪章》、《世贸协议》等国际公约都能随便毁弃,更不用说遵守“公司治理”、“内部控制”、“实验室废弃物管理规定”等他们认为的书呆子才会认真遵守的规则,否则小金库根本就不不会出现,甚至,这次中共病毒大流行不会在2019年末2020年初发生。

理想情况下,武汉病毒研究所会有粗糙的动物存货管理,有一个存货收发存台账。但是,和其他党企一样,武毒所得存货管理更可能只是走形式。根据笔者在中共国的审计工作经历,党企仓库账经常出现不记录入库、只记录出库导致的余额为负数的情况,因此一个审计要点是检查仓库账,并将其与财务存货账核对。存货管理松懈就为武汉病毒所的管理层偷卖实验室动物或废弃物提供了“空子”,特别是中共高层非常想通过销售实验动物投毒的时候,非常方便,没有任何不自然,不需要有接受动物需求订单、订单审批、发货审批、记账、复核等方面的麻烦,只需要将携带病毒的动物准时发货就行。由于距离动物市场仅5英里,相关商贩可以很方便的开着小三轮货车来拉货,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微信扫码,十分方便。

另据各路媒体报道,并不是所有中共病毒感染者都去过华南海鲜市场,那就意味着武毒所的动物不只流向了华南海鲜市场。并且,这些拿货的商贩所用的工具可能被胡乱丢弃,小三轮运了病毒动物,又去运其他东西,商贩又会在很多其他不同地方接触不同的武汉人,然后商贩可能作为零号感染者要么早已经染病死亡,要么通过微信和到处都有的定位追踪系统将其找回并控制起来了。

武汉病毒研究所和其他党企一样,固定资产采购管理也是松懈的,甚至省级政府机关也好不到哪去,车牌号都对不上,不管用了多久,就可以以所谓的公务用车改革等名义买新车、新电脑等,替换旧的固定资产,处理所得资金不入账,或部分入账,也可以形成小金库。除此之外,武毒所由此衍生出了致命性的问题,实验室里面的固定资产能够保证不沾染病毒吗?实验室废弃物确实安全排放了吗?答案是血淋淋的,被售卖的实验动物、被污染的固定资产及相关废弃物给武毒的小金库添砖加瓦的同时,也给武汉人民乃至全世界人民带来生命安全威胁。

简而言之,小金库收入来源于中共通过收过头税,以全世界最重的税负、最少的福利保障从中国纳税人那里掠夺来的财政资金。小金库支出用于收买打杂客等国际腐败分子,掩盖中共病毒真相。

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小金库危害如此严重,那么中共国粮食储备库管理单位的小金库是如何运作的?

第一, 旧粮充当新粮。由于新粮的市场销售价格更高,旧粮采购价格低廉,在粮食收割季,把本应该用于替换旧粮的新粮拿去卖掉,再去买同样重量,但价格更便宜的旧粮,冒充新粮交回粮食仓库,形成小金库。仓库入库单通常写得马虎了事——填写不全、无连续编号,有的根本不写日期和责任人,验收入库凭感觉主观判断,或者粮食储备库干脆上下串通舞弊,好处大家分。中共国某地方储备库的仓库台账,就出现了仓库入库单填写不全,无连续编号,粮食特征记录不充分和存货数量余额为负数的情况。这种情况长期延续下去,会导致账面的粮食库龄和实际库龄严重不符,存货管理失败,导致储备的粮食已经严重老化发霉。以前听说,刘晓波得病英年早逝是由于吃了监狱给的陈化粮,更多的人认为是总加速师尝试挑战国际社会的试水。监狱也是党产,其存货内部控制的形同虚设,和省级政府机关、普通党企如出一辙——采购的粮食不是陈化粮,但监狱管理层可能将采购的新粮在市场上卖掉,再去储备粮仓库低价购买陈化粮,同时为储备粮仓库管理层掩盖问题,差价形成监狱管理层的小金库。

第二, 粮食水分含量造假。据2004年新浪财经报道,吉林省农发行配合省粮食局对粮食企业粮库摸底的自查文件中,2004年3月31日,吉林省粮食局的自查报表数据显示,企业统计账面粮食数量261.7亿公斤,企业实际清查粮食数量206.1亿公斤,账实差额55.6亿公斤,其中粮食损耗29.6亿公斤。农发行核查的情况是:截至2004年3月31日,银行台账(即银行账面)库存数量250.6亿公斤,实有库存205.5亿公斤,少45.1亿公斤,相关单位为获得超储补贴,收购时不按照要求的粮食含水量等级标准入库,而以高于规定的水分等级标准入库,从而使烘干后的粮食减量较多。比如玉米,收获期含水量25%,但有的地方按18%储存,最后又按12%的水分(2001年国家新的储粮标准出台,国家规定储存时自然蒸发水分降低至12%)出库,延续了很多年,吉林、黑龙江还宽限到14%执行,到现在这仍是一笔糊涂账。农发行的钱通常是央行再贷款,等于老百姓的储蓄存款;这意味着粮食库存亏空造成的损失要全社会来负担。有的农业银行员工去储备库盘库只是在仓库里面看看,并没有实际执行称重程序。

需要补充的是,粮食收购企业去收粮的时候,更可能利用垄断地位压缩报给农民的收购量和克扣收购单据,农民持有的销售方联和收购方存根联数量不符,或者根本不给农民收购单据,把钱给农民就走了。通过向农民高报水分含量,同时在财务上低报水份含量,获取补贴差价,形成小金库。

第三, 主产品产出量造假。表现于国有粮食加工企业管理层隐瞒实际的主产品产出数量,导致主产品产出比率偏低,隐瞒部分的主产品数量就可以被偷卖形成小金库。如果加工前粮食实际含水量高于标准,主产品产出率也会更低。通过重组把粮食加工业务市场化来掩盖和“解决”这个问题,因此出现了粮食加工商不愿意买国储粮的情况。

第四, 更直接的是把粮仓里的粮食卖掉,也不去买旧粮来填充。审计或检查的时候,要么行贿,要么把粮仓、账本烧掉,所卖出去的粮食一般是个人的微信账号收款,或只收现金,不入企业账,形成小金库。

粮食储备库小金库的存在,不仅仅意味着老百姓储蓄存款因为发贷给实际已经不存在的粮食而打水漂,还意味着真的需要那么多粮食来救济的时候,会出现严重短缺,中共又以此为借口到国际市场买买买,扰乱国际农产品市场,从而误导美国、澳大利亚等国农场主和粮食种子企业的生产计划,若不如此,中共国就发生饿死人的情况。国际农产品市场价格波动会影响所有粮食输入国的消费者和通货膨胀,乃至社会稳定。

综上所述,小金库的影响不会局限于中共国内。中共通过小金库输出的腐败、病毒和粮荒,严重影响全世界的和平与发展,其中,腐败的危害持续性强、影响范围广,是战争、环境污染、贫穷和难民等问题的根源。输出腐败就意味着中共利用小金库在全世界制造战争、环境污染和难民,腐败已经让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国际人权组织、美国总统拜登等感染了共产主义病毒。

无论是武汉病毒研究所,还是粮食储备库,其小金库都是共产主义病毒肆虐中华大地之后,人人无信仰,职业道德和公司治理无立足之本的恶果。整个国家的主权被共产党偷窃,内部控制混乱,存货管理杂乱无章,中共管理层集体盗国、串通舞弊,各行各业产生了无数小金库。

谈到信仰,中共灭绝新疆人的穆斯林信仰和在香港灭绝基督教信仰的种种恶行日月可鉴。拜登的信仰更是被中共灭得渣都不剩,把新疆种族灭绝说成是“文化规范”(Cultural Norm)!在这个地球上,除了邪教和极权,哪个正常的民族会把种族灭绝作为“文化规范”?!爆料革命四年多来,极力把中共和中国人分开,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Michael
Pompeo)也说过,按照上帝的形象所造的中国人与恶魔中共完全不同(completely distinct)。因此,拜登试图将“中共文化”与“中国文化”混淆起来,为中共开脱,无异于自取其辱!

联想到拜登家族出卖美国在中共国的30名CIA特工,拜登家族与渤海华美及其所投资的若干项目道不清说不明的关系,拜登明显具有中共种族灭绝文化特征,并且是中共种族灭绝罪行的受益者,明显不胜任美国总统职务。美国人民及美国总统这个角色非常值得尊重,但是担任美国总统职务的这个人不一定值得尊重,渤海华美董事会决议及拜登家族污秽不堪的海量照片仍然历历在目。

(图片来源:新浪看点)

西方国家教材在介绍公司治理、内部控制时,通常先提社会文化、信仰、公司道德文化,再去提管理层受托责任、风险管理、财务报告等其他方面。这里所说的企业文化指的是关乎公司目标能否实现、树立什么样的目标的文化,正确的企业文化就是符合正道主义的文化。可见要根除小金库及其借助该手段所制造的灾难,不可能靠“集裁判与运动员于一身”的中共做样子搞运动、审计和纪律巡查解决,出路只有灭掉中共一条!

参考文献:

  1. 打杂客2021年武汉之行
  2. 小金库的定义
  3. 大量动物实验
  4. 中科院预算
  5. 粮食水分造假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7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2月 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