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路德时评2021.2.18晚:德国汉堡大学纳米物理学泰斗科学家引用闫博士报告发布重磅报告

文字整理:茅屎坑 青桐 kimkim(文沙) 战友长江
编辑: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原标题

2/18/2021路德时评(路博艾冠胡谈):德国汉堡大学纳米物理学泰斗科学家引用闫博士报告发布重磅报告意味着什么?世卫顾问世界知名基因专家也发声了! 

 

视频



文字

 

路德:诸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收看路德时评之路博艾冠胡谈,今天是2021年2月18日,美国东部时间现在是晚上8:33。刚才由于这个直播机啊这个要重启有点问题,所以推迟了三分钟啊,非常抱歉,让大家久等了。今天我们看啊,德国汉堡大学,一个泰斗级的纳米科学家,纳米物理学家发布报告啊,说这个病毒就是来自于实验室,更重要的是汉堡大学的推特官方的网站和官方的推特账号都在推这个消息,推这个新闻,并且在全世界引起轩然大波。很多人说这个中共一定会说这个人啊,只是搞物理的啊,怎么也参与进来了?我们待会深入的来分析他到底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啊,里面专门引用了闫博士的报告啊闫博士报告。除此以外,这个为什么说它这里头这个影响力非常巨大,就相当于爱因斯坦说这个纳粹就是反人类的一样的概念啊,待会我们节目重点说。除此以外,我们还有别的重要的跟大家来分享和讨论啊,首先让这个博博士给大家分享其他相关资讯,博博士好。

博博士:大家好啊,今天科技方面的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一个新闻啊,就是这个NASA的这个毅力号探测器成功在火星降落啊,然后这个降落了以后,火星车搭载的这个相机已经发回了这个第1组照片啊,所有的东西都正常,所以可见这个NASA的这个火星着陆技术已经完全完全成熟了,已经是第2次使用同样的这样的一种吊索技术,然后进行就是火箭吊索这样的技术来实现这个火星的着陆啊,而且这次这个火星车的这个尺寸和重量都比以前大很多,它的尺寸差不多相当于一辆家用轿车的尺寸啊,重量超过一吨,所以说这次的这个火星车安全着陆啊,就说明美国在这个火星探测、火星着陆上已经完全实现了技术的这个重复啊,就是说技术已经基本上就是说成熟了啊。所以说今天就是NASA的这个整个的指控中心也是非常的高兴啊,因为这件事情基本上可以说是这个NASA在火星探测上面的又一个里程碑式的一个事件啊,就是这件事。然后另外一件东西跟大家分享,就是今天美国第7舰队发布消息,美利坚号这个两栖战备群啊,还有和它上面搭载的海军陆战队第三十一远征军,现在正在东海海域执行任务,然后今天特地秀出来的整个甲板上面排的满满的这个f35战机和这个f35战机在这个美利坚号两栖攻击舰上面起飞和降落的这个镜头啊。所以说可见在这个东海宣示武力的这个意味非常的浓厚。

路德:艾丽女士分享一下。

艾丽:今天跟大家分享一下历史上的今天啊,就是今天是2月18日,在历史上1943年的2月18日呢,在医院躺了两个月以后的宋美龄正式的、就是最有名的那一次演讲,就是站在美国国会发表演讲,邀请、力邀美国参加第2次世界大战的亚洲地区的战争。然后这一次的演讲以及接下来的4个月在全美的游行演讲,最后赢得了美国的这个全国人民的这个民意啊,最后参与了世界大战,打败了日本,这是一个非常有纪念意义的一个事件。那么今天正好是1943年的今天啊,正好是宋美龄女士啊这个演讲,当时就是在国会山美国的国会演讲,然后全国的这个收音机当时啊是在全国进行播出,然后呢接受了172名记者的采访她和罗斯福总统。所以这是一个非常具有意义的历史事件,那么在现在呢分享给大家,就现在我们讲,我们也是在唤醒全世界人民啊,更大范围的唤醒全世界人民,来认识到中共的邪恶啊。

路德:好,冠博士分享一下。

冠博士:大家好,今天第1条要说的是美国佛罗里达州的共和党参议员斯科特,那现在重新推出防止台湾遭侵略法,那么这个发起人是一位共和党的众议员。那么他现在重新发起,实际上他就说这个习近平一心想统治世界,这并不是什么秘密,同时还批评了这个拜登政府对中共的绥靖政策很危险。而在这个1月20日拜登上台之后呢,中共对台湾的这种军事的这种恐吓是越来越多,飞机天天闯入防空识别区,所以说现在这个时机,那么这个美国的共和党议员提出这个法案,是在坚决和台湾站在一起,特别是这拜登在台湾问题上有可能随近的情况下。那么第2个要说的是,另一位支持弹劾川普总统的共和党参议员又被谴责了,那么这个人叫涂米,是宾州的参议员,那么现在的这个宾州的共和党主席已经通知委员会成员召开会议以处理并考虑与弹劾投票有关的行为,那么这个实际上宾州约克共和党委员会呢,说最强烈的谴责涂米的行为,因为他没有捍卫宪法以及宪法所这个保障的自由,那么所以说这个事情就可以看到,现在是这个共和党内都在纷纷表态坚决的和川普总统站在一起,这就是说明如果这些共和党想要征得川普总统接下来和他们一起在作战的话,那么必须得对这个内部要进行一个改革。那么另外一条是川普总统在昨天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他对于所谓这个要不要再参加2024参选总统的事情,没有明确的回答,他说现在还为时过早,那么他实际上在回答没有回到社交媒体问题时,他说想要过得安静一点的,并且说正在与一些人商谈他的社交媒体计划。所以说现在川普总统在政治这方面他没有明确表示,现在是共和党急切的需要川普总统支持,所以川普总统就在这儿等着,看你共和党是不是能解决麦康奈尔的问题,是不是能解决几个支持弹劾他的参议员,如果这些问题解决了,川普总统还会和他们合作,好多路德。

路德:胡博士有没有分享的?

胡博士:好,今天就有一个分享,就是关于一个新的变异毒株q677p,这个毒株已经出现在美国,现在有27.8%的路易斯安纳的这个人群都是感染的这种新毒株,在新墨西哥是11.3%,那么大家可能还记得这个毒株,我们一直说这个病毒是强变异,大家还记得D614G到n501y,到后面到1484k,现在又到了q677p,每一个新的毒株的变异都是促进这个传播的,这个变异的话,现在初步的证据是确定它应该是帮助传播的,但是可能还需要更多的证据。但是为什么这个病毒一直是越变越强,传播越来越快,这也值得我们深思。

路德:好的,我们来看啊这个今天早上我们说啊,捷克的这个大主教、红衣主教,是吧,明确说了。其实我们今早上也给大家分析了,捷克这个大主教他可是半官方的,这捷克的这个宗教和官方的和总统的这种关系是吧?捷克。今天这个中午,今天中午的时候你看德国汉堡大学啊,这个一位物理学家,是纳米方面的啊物理学家叫做维森单革教授,在这个天使、他是天使论坛的主席,直接说啊这个病毒,然后呢说病毒来源于实验室,得出了一个这样的结论。他虽然啊他不是搞病毒方面的,但是他是在这个、大家别忘了他组织的一个这样的相当于这样的论坛,别忘了汉堡大学也有什么?也有这个医学院。他得出啊、通过各方面的信息以及目前的各种证据啊,发布的各种证据,其中里面最重要的闫博士的证据啊,闫博士的报告都是这个病毒来源于实验室。我们首先看看这个汉堡大学这个科学家啊,他是德国的物理学家,专门研究纳米科学,他自1993年以来一直是德国汉姆大学政治教授,在那里建立了国家纳米技术能力中心,已经连续三次获得欧洲研究理事会的Erc高级资助,成为欧洲第1位啊科学家,还获得了国际朱利叶斯施普林格应用物理学奖的劳达提奖,他在自旋极化扫描隧道显微镜和磁交换力显微镜方面的开拓性工作,可以说是奠定了他在这个物理学方面的重要的地位。很多人说啊,这是一个物理学家,纳米的,但是就是一个物理学家啊,汉堡大学依然把它用官方的网站,把它发出来,病毒来源于实验室。汉堡大学的官方推特也发出来了啊,虽然他没什么同行评议啊什么,但是汉堡大学,顶着它的这个大学的声誉也要为这个物理学家来站台。你看他的报告,在100多页的时候大家可以看到里面,它是一个详细的报告,他这个报告,他可不是他一个人写的,他是有个论坛是很多人啊,很多人一起写的,就整合了各方面的信息来源,应该是相当于给官方做了一个这样的报告,这个调查报告相当于第三方,什么意思呢?就你这个病毒学家是吧,他们觉得啊这个可能担心病毒学家,这个或者这方面啊,自己有这个利益冲突,所以呢就专门找了一个第三方啊不是病毒学家,就相当于啊在二战的时候让爱因斯坦去调查这个事情,这概念一样的。那你说爱因斯坦得出这个结论,他没有影响力吗?班农先生今天听到这个物理学家站出来说这个,他说太震撼了,这个影响力,他居然他说比这个天主教红衣主教说是生物武器影响力还大,为什么?因为这可是全世界啊首次啊这个级别的物理学,就准诺贝尔级别的这种学家站出来,直接说这个支持闫博士的报告,我们待会深入谈啊这个意味着什么?这个博博士啊你怎么看?很多人说啊不是什么病毒学家、医学家你怎么看?

博博士:对,今天早上我一看这个消息了啊,而且是在第一时间很多美国的这个推主和美国的这个媒体就已经开始报道了,为什么?就是说他是一个非常知名的一个物理学家,而且他是搞显微这个扫描显微镜啊,和这个就是纳米科技啊这些方面的东西,而且他的这个报告虽然是德文的,但是有非常丰富的内容和非常丰富的论证的过程这些东西的,而不是像反对闫博士那样,完全往政治和空洞方面去靠。上一次一个美国的科学家用的就是说数理分析啊,像这些方面来验证了这个闫博士的说法啊,这一次这个维森丹格他用的方法就是另外一个方向,也就是说是利用的就是扫描物理显微镜和这些物理方面的这样的一些方法来验证了这个闫博士的这个说法,因为闫博士的那个报告也是完完全全基于科学的,所以说这些东西都是可以相通的,而一旦就是说闫博士的报告开始被引用的话,那说明闫博士的报告所具有的这个价值,它所具有的科学价值已经被同行甚至是跨专业的同行所认可了啊,所以说在这点上意义是很重大的。第二就是说这个报告已经被像这个汉堡大学的这个官方的这个网站开始认可进行传播,所以说从这上面来看啊,就是说这个已经不是完完全全的一个科学家的一个个人的这样的一个行为了,而是代表了一些有正义感的一些科学家和他们的这个学校以及这个学术组织像这样的一些力量在后面啊,这是二。第三就是别的先都不说,就凭他能够勇敢的站出来声闫博士,这点来说就非常的意义重大啊。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就是现在病毒追责又一次成为了这个世界新闻的这个关注点,而我们以前在节目中就经常跟大家分析说,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科学界的人士站出来来支持闫博士,从各个角度来分析闫博士的说法,来指出其正确来验证其正确性,从而把这个中共的这个什么病毒来自然像这样的学说,包括WHO这样的帮中共说话的这样的一些组织所说这个谎言给拆穿啊,从这件事情来说的话,这些事情已经是在切割、正在发生,所以说这是一个非常可喜的现象。

路德:大家知道他是专门搞什么?搞纳米的,研究纳米科技。他专门啊就搞这个,高啊,用显微镜啊,你看磁交换力显微镜。闫博士报告里面,是吧?有这个结构,这种结构的形体,特别是s蛋白,se蛋白s蛋白。那就相当于这就是一个重要的证据,闫博士报告里展示了这个形状是这样,他这个、他写的报告他不是他一个人,他说的是一个小组、一个小组,等于说就是对闫博士报告里头关于s1蛋白这个证据,他们用显微镜再看看,我不知道啊,可能有他们的相应的人来核实,发现噢这个就是闫博士的里头,不是乱搞的啊,核实了。那他还有医学院的人,别忘了医学院的人也跟他说,如果是S1蛋白是这样的你们怎么看?然后他们得出结论就这个东西就是实验室。但是你要知道科学家啊他们说话一定会比较保守,他一说就是来自实验室的可能性很大很大,他是这样的,其实他这个、就是说白了,就是重要的是替闫博士的报告站台,因为它里面主要的分析就是基于闫博士的报告里面的一些信息啊,这个冠博士啊,你首先说一下你怎么看,因为是德语的,我不知道你们都看了这份报告没有啊。

冠博士:这报告是德语的,这个我是看不懂的,但我只能根据他的这些这个表格内容来猜,和他这个新闻里,汉堡大学这个新闻里说的这个联系起来呢,那么在我看来,他是应该是把这些很多的这样的从前到后的一些证据,都是这个集合起来了,当然里面这个最重要的证据之一就是闫博士的报告。那么他这里面实际上主要说了这么一系列的证据啊,比如说第1个就是说,现在没有找到中间宿主,第2个是这个s蛋白与人类受体结合良好,并且有这个福利酶切位点和这个特殊的RED,所以这个是是肯定和闫博士的报告是相关的,就是参考闫博士报告的内容。那么第3个就是说蝙蝠离武汉的距离很远的,蝙蝠不可能说那么远你就飞到武汉,所以说这个到底是怎么回事?第4个就是说,你这个武汉病毒所的这个研究小组,应该是石正丽之前就对这个冠状病毒有这种基因操作,做这些功能增强的实验,使得冠状病毒做的这个更有传染性,危险性等等,那么第5个就是说在冠状病毒大流行爆发之前,这个武汉病毒学研究所存在着重大的安全缺陷。那第6个就是说2019年10月,当时是有这个新闻说是有武汉病毒学研究所的年轻科学家首先被感染。所以这里面主要是说了这么一些事情啊,所以我觉得他是这个集合了很多很多的证据,当时科学方面就包括了这个闫博士的报告。所以这事情就可以看出来,中共虽然在这个科学界尽力打压,用蓝金黄的人,用它蓝金黄的这个专家和平台把这些声音都压制,但是闫博士的这两篇报告,尤其第1篇报告已经有100多万的阅读量和70多万的下载量,那这些下载的人他肯定都是很大一部分是真正读懂了。那么在科学界,虽然说之前的说病毒是实验室发声的人不多,但是看明白的人很多,只是说发声了没有,但是这个信息在下面绝对是私下里很多人在传,在这个研究,当越来越多人达成共识之后,当这个真相再也盖不住的时候,这些人、大部分人是有良知的,他会想去把这个声音传出来,那么我相信这位这个纳米科学家教授他自己也许有一些这个生物学的相关背景知识,我觉得另一方面他背后也肯定有很多的生物学的科学家这个和他交流,告诉他是怎么回事,最后就是在他自己得到各方面的验证,得到各方面的这种数据啊这个信息的支持后,他看到真相,那么由他站出来把这件事情说出来,那就是给闫博士的这个报告,还有一些其他的这种资料和证据来背书,就是来自实验室。

路德:艾丽女士你怎么看?

艾丽:我想先说说这个汉堡大学的地位和这位物理学家的地位。大家要知道这个所有的衍生的科学,包括工科其实都在这个理论科学基础上,而汉堡大学他在国际的理论物理地位和数学都是数一数二的啊,是非常厉害的,这个在理论物理上,所以他的这个大学出了多位的物理学的这个诺贝尔奖啊,然后呢,他在、你看在早期最早期的时候,做物理里边要做加速器,做电子对撞,当时都没有这样的设备,最早的这些设备都是由汉堡大学开始做起来的,一度拥有全球最先进的这些加速器。所以我们看到,他这个到现在汉堡大学、在理论物理、在高能物理、在天文学光学量子科学等都是世界最领先的。那么这样的一个理论物理学家,我不知道大家怎么认为,因为这物理学和这个数学,其实在这个科学界里是一个最基础的一个类似于基石的。这样的最牛的大学里边的这样的物理学家站出来啊,就是诺贝尔奖级别的这样的人站出来,然后来牵头做这样的来验证,应该讲因为触类旁通嘛,他这个跨行业,当然他也有医学,其实很多东西都是很类似的,他来做研究,然后他们站在这样的一个高度上来做研究,来分析这样的一份报告,我觉得他就有点像刚才路德讲的,好像爱因斯坦站出来说这个事情就是这样的,是具有非常不一样这样的意义,因为他的这个地位,学院的地位,科学家的地位和这个团队,还有他们的能力和他们的标准都在这里,他们来去做验证,然后来为这件事情来站台,对闫博士的这个大加夸奖,然后来支持闫博士的理论。我觉得这个意义特别的重大,这就是在科学界建立竖起了另外一个大旗,这就是追求真相,以及以他们的地位,在科学界里的至高无上的地位来支持闫博士,来说这就是符合科学的,就是这样的,经过他的推理验证来能够证明闫博士的这一切,那我觉得这个将来可能就会、因为有这么高的位置的人已经站出来了,可能会有更多的科学家会站出来,因为这对于我们普罗大众像我们战友们都能听懂的这样的一个级别的话,我相信对于这些高智商的这个物理学家们或者其他学科的学家们,更不是一个难题。当然接下来还会有更多的医学界的人站出来,所以我觉得这个意义特别重大。

路德:是啊,我们听听胡博士你怎么看?

胡博士:首先大家不要看他只是这个物理学家,因为这个汉堡大学其实最厉害的就是物理学,它一个系就5个诺贝尔奖,然后物理学家,其中有一位我估计所有人都知道就是宝利,宝利不相容原理,咱们中学都学过宝利不相容原理就是汉堡大学的,大家就知道他这个系里的这个地位。第2个再说一个人,大家都知道陈景生就是汉堡大学毕业的,这算中国少有出现的顶级数学家。然后再讲回到这个事情上,其实这位教授啊,他一个人的引用差不多就三万七八千,他大概本人就发表了将近800篇论文,一个人呢,一个人,你就知道这个人是一个怎么样的超级牛人。然后就讲他本人,虽然不是搞病毒的,但是呢这就是问题所在啊,他所用的就是常识,就是说他把这些用科学的方法去分析所有的证据,他其实从2020年1月份就开始收集证据,到年中5月份的时候就发过一次中期报告,但是因为那个时候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很多实验室相关的东西还没有出来,所以那个时候他并没有得到非常明显的结果。但是一直到2020年的12月年底的时候,他又出了另一个就是现在我们看到的这份报告,这份报告他1月6号本来要发表,但是他先选择在科学圈子里转一遍,。咱们都知道爱因斯坦,其实爱因斯坦是在德国科学家圈子,去读这些他们当时的一些科学史你就知道,在科学界在德国的科学家他就有个什么酒吧文化,就是这科学家是有圈子的,在圈子里面,我们先把这些理论先拿出来讨论一下。你就像那个薛定谔当时讨论的时候,嗯,当时就发现了有人说,唉呀,这个搞光学的波粒二象性的东西,要不然这个老薛没什么事,你去看看吧,老薛就拿着论文上山了,上山下来就拿了一个诺贝尔奖。其实这个他们也是把就是关于这个实验室来源在这个他们的学界里面进行了讨论,大家现在看到这份2月份发表的,是他们在他们这个科学界圈子里,这就是刚才路德说这个圈子里面到底有什么我不知道,这可能不仅仅是汉堡大学医学院,很可能是有其它顶尖医学院的学者都在,你想他自己是物理学的,他难道不去找几个医学院的顶尖人去讨论吗?他自己说的,他的这个科学的这个圈子里面他先讨论了一下,然后最终把这个东西发表出来。其实这个就是原因,为什么汉堡大学把他作为支持,用汉堡大学的推特把它推出来,因为我们现在想,你现在在美国,你不要说用某个大学推特,用大学某个系的推特他可能都不敢推这么一个东西。但是他现在他是用汉堡大学用整个大学的推特就推出来,然后紧接着,我们看到这些欧洲、他们之间互相非常高度信任,你知道那个法广立刻就给你报道,而且紧接着下边报的就是一个、紧接着就是他们今天、明天可能就多几个小时就报道了这个美国这个WHO的顶尖专家写的,请不要再说这件事来源是阴谋。汉堡大学用一个大学机构,这是迄今为止我们现在看到的唯一的大学机构,有1后面就有无数零,汉堡大学一上推你马上其它大学,哎,原来我不愿当出头鸟,但这个汉堡这么牛逼的大学都已经出来了,那我为什么不行?有事你找他,你想想后面就不停的就有大学啊,你想想这样转的时候,有多少科学家是同意了他才能发表?如果这个在这个圈子里面是90%的人都说是假的,你觉得他还会把这个东西登出来吗?你觉得法广还会登出来吗?这些都是无声的力量,只是现在大家把东西发出来,因为说句不好听的话,这东西政治不正确,没人支持你。然后我最后再说一遍是关于德国,今天上午的时候这个路德先生讲到了捷克,告诉大家在二战捷克有反抗的传统历史,德国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限制方面他们是有历史的,大家知道这个氢弹核扩散和氢弹大规模杀伤的范围,当初18位诺贝尔奖得主,其中就有一位是这个,来自于这个据说是来这里的汉堡大学的一个签名人,他那个就是哥廷根宣言,这就是德国人接触的,德国人有限制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的传统,现在又是这样的一位专家大学提出来站出来,全世界第1个站出来,为这件事情来证明这不是阴谋论,包括美国现在这个所谓的这个WHO高级顾问,这不是阴谋论。那么首先,他把障碍一旦打破,很多人就可以出来讨论了,原来大家不敢冒头,现在说,哎,他来说都行,那为什么我不能说呢?那就会有更多的声音。然后最后一个我想跟大家讲的,大家如果细心去翻一翻他在里面讨论的证据,石正丽的大篇大量的论文他都在里面讨论了,还有皮克达扎克的论文,但是他还有很多包括腾讯把那个武汉隐瞒死亡人数的那个数据,他都把那个东西放进去作为他的证据参与考虑了,大家就知道一点,大家平常泄露就是从国内泄露出来的很多信息是能够看到而且能被这些科学家这些拿去去进行参与的证据进行的去讨论,包括那个当时腾讯的时候路德爆料一闪他的那个人数,死亡人数的隐瞒的问题,包括这个这个W什么红艳琳啊失踪这些问题,他都把他参与到讨论里面,都会作为他的潜在证据,那未来他还有很多证据····考虑包括那个US write to know这个网站里面暴露的大量皮特达扎克串连和这个,这些证据他还没考虑呢,还有很多其他的证据他都没放进去的,我现在光看他看见的放进去的证据应该是闫博士平常告诉我们的可能是,我觉得得个十分之三,十分之四吧,他已经得出这个结论了,那还有十分之七的证据,如果慢慢都放进去了,我不知道他会得出什么结论,好的。

路德:你看着这个他这论文里头啊,他这个报告里头,87页Limeng Yan,是吧,然后101页啊,大家在一搜就是引用,两篇报告都引用了啊。里面专门讲的,专门讲了这个闫博士的报告里面啊,这个大家可以去自己去验证了,刚才这个胡博士说的太好了,就是这样的啊,这虽然是跨学科,但是他毕竟他也是江湖上有地位,他不敢随便站台啊,他知道他这种随便站台,站错了,一定是成笑话的啊,会被别人抨击的,是不是啊?更重要的,(博博士:对)谁也不知道他背后到底代表谁,因为他是现在是德国科学院的院士,然后他还是他关键还现在是哈尔滨工业大学的荣誉教授。所以对中共CCP的这种啊假、恶、丑,他是很了解的,所以他这样的人他敢站出来,真不知道他的背后到底是什么力量?谁敢去轻易批他,就跟那个今天早上那个捷克大主教也不知道他背后到底是代表谁,所以一般这些啊,你想搞纳米科技的,那那跟军方我跟你说绝对不是一般的关系的,搞物理的,就跟那,你去看看那个之前那个爱因斯坦,是吧,后来包括奥本海默,是吧,(博博士:对)搞那个曼哈顿计划,面上他就是一个啊大学的教授而已,实际上美国给他,美国曼哈顿计划他就是负责人,他搞原子弹在那里帮美国军方,表面上他就是一个大学教授而已,所以这些牛人,你真不知道他背后到底是什么,什么背景?什么力量?因为他是真正的牛人,真正的,他敢站出来,我告诉大家,并且还关键不是这个学科的,他敢站出来。你想想这背后是啥概念啊,博博士你说说啊。

博博士:对,这个他敢站出来这一点其实非常重要啊,大家先不要关注这个东西的这个啊其他的东西,我们先着重一点,就是说大家可以去这个汉堡大学的这个官方推啊,(路德:对)这个推,这个推特呃···不是推特,就是官方这个新闻发布新闻发布的那个那个文章啊,(路德:对)结果呢,到最后上面说的是他说这次这次这次出版的这个目的是激发广泛的讨论啊,尤其是在这种所谓的病毒功能获得研究的这个伦理方面的讨论啊,这个大家一定要记住他这个目的是什么?就是跟我们以前说的是一模一样的东西,就是说对于病毒的这种功能获得的研究对于人类伦理这些方面的东西是不是我们现在把他放太宽,对吧,他说这种东西会使病原体对人类更具有传染性危险性和致命性,然后该研究的作者说,这不是一小撮科学家的事情,而必须成为人类公众辩论的主题啊,这是这篇文章和这次这个新闻发布的目的,所以说我是觉得这个啊科学家和他背后的这个力量,真的是要把这个病毒来源以及这个病毒为什么会成为现在这个样子?这件事情要搞清楚,尤其是在这个病毒的这个功能获得研究方面,是否中共因为罔顾人类伦理而做了很多出格的事情突破底线的事情啊,所以说这点上面这个意义其实非常非常的明显,而他已经说清楚了,这不是一小撮科学家的事情,就是说这不仅仅是研究病毒的这些科学家的事情,而是应该成为公众辩论的主题,所以我觉得这点其实非常的重要啊。路德。

路德:是啊,更重要的,我们看这个啊,你看啊,世卫顾问世界知名的经学专家,拜登的啊,说拜登的团队的人啊,他一从开始从一开始就认为新冠病毒之前是可能来自实验室,而世卫调查团令人震惊的中国之行,使他更使得坚信病毒来自实验室,这是一个法国的啊,就专门对他进行专访,叫做Jeremie,啊,看到没有?他这个是这绝对的这个这个法国对他的采访啊,也说这世卫。他坚信这就是来自实验室,今天一天啊,除了捷克大主教,还有这个德国知名的啊物理学家,泰斗级的纳米方面的,然后再加上这些知识界知名的基因学家都说来自实验室,艾丽女士你怎么看啊?

艾丽:对,这个就是,其实WHO的这个反作用力已经开始在发酵了,已经开始在发声了啊,就是说他做的太过了,左轮打到头,然后就是完全是站在中共的这一边,然后还不披露数据,中共也不把数据给who,所有的调查都是拿······,中共洗坏了的脑残吗?肯定不是的,所以我觉得从今天的这个反应来看啊,特别是从早上的捷克的这个大主教,我们看到这一次的运动,从2020年起至去年三四月份的时候,就已经有缅甸的这个这个主教,缅甸的主教已经站出来了,说这个病毒是有问题的,也是说它是一个人造的。那么一直以来都是站在最前沿的,我们看到宗教界的这些大主教站出来,然后接下来我们看到科学家,这些最有影响力的科学家哦,然后现在刚“`刚才说这个这个整个的是对WHO的这个认证的所有的否定啊以及就说这就是来自于实验室,为什么?这我们也想,我也想说。这其实闫博士的报告100多万次的下··下载以及这个阅读啊,是,这可能是更多了,几百万次,那么在科学界里,所有的科学家和平民都可以看,那这个发酵的力量,验证已经有足够多的时间让大家去验证,去研究,去组团、去讨论,那么现在已经把它拿出来了,现在大家看到,这就是这个巨大的我们所有的战友在闫博士的这个带领下推动这个病毒真相的这个作用现在已经开始发酵了,那么在WHO的反作用力下,那么会有更多的人迅速的站出来,我觉得这就是可,这就是真相的力量,当然更多的有良心的科学家还会站出来,在不同的行业都会提出来,因为这个实际上刚才胡博士讲这只需要科学常识,你只要有科学常识你就可以去推理,你就可以去读懂它,然后你就可以站出来,用你的力量来去验证啊,我觉的是这样的,这样,路德。

路德:你看这个 Metzl啊,你看啊,他是,是吧,他之前是克林顿政府的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多边和人道主义的事务主任,然后先是一直是乔拜登领导的参议院外交委员会的副参谋长,他,问他啊,他一开始就认为病毒来自实验室,问他为什么?他说我是世卫组织的顾问基因研究专家以及对亚洲十分了解的专家。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什么来自实验室,因为我知道如果因冠状病毒传染引发大规模传染,那么病原地应该在蝙蝠出没的中国的热带地区啊,而不应爆发在武汉这样的大都市,这里是大陆性气候,离蝙蝠等动物都十分遥远,这里的居民也没有人吃蝙蝠,另外我对中国十分了解,曾经撰写了研究东南亚古代历史的论文,我知道中国政府是一个不可信任的政府,对他们来说,编写历史是他们赖以生存的支柱,编写历史,2003年非典时期,正如2019年年底那样,他们首先想的是如何掩盖事实,政府删除了····的。这个德国汉堡的这个科学家啊,说拜登政府也这样说。

路德:是的,因为中共他这样的计划呢,是这个蓝金黄全世界的这个科学家,当然他成功了这个比较多的,蓝金黄了很多人包括这些冠状病毒圈的这些人等等,但是呢,问题就是他蓝金黄不了大部分的科学家,那么他也不能全部蓝金黄所有的顶尖科学家,所以这就像这位汉堡大学物理学家,他实际上就像他自己在这文章里写的,说,他这个是一个圈子的问题,就是说当你的这种真正的有正义感的科学家在铁一般的事实面前都忍不住都虽然不敢明着站出来,但是都在私底下进行讨论,那当这种真相传播的时候,这个就是一股压不住我的力量,那么现在汉堡大学的这位科学家站出来了之后呢,那么又是在这件事情上把民意又升高了这个一层,因为之前实际上从这个爆料革命开始推动闫博士这个出来传播真相,包括上福克斯和各大媒体等等这个实际上已经把民意推动的已经到了非常高的地步,那这个民意的压力高到任何一个政府都不可能说就和中共说把这病毒算成来自自然就算数了的这样的程度,所以这也是为什么现在就有这个拜登身边的人,这个人他之前就是拜登身边和拜登一起的,那他绝对是可以代表拜登本人或者说拜登政府的这样的意见,他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呢,他虽然说是实验室泄露,但是这个从这个说病毒的本质上来说基本上已经够了,因为这东西确实是生化武器,但是你如果一个政府宣布他是生化武器的话,那绝对是在政治各方势力都协调好,所有人都这个做好准备说生化武器接下里怎么办的情况下才会说生化武器,那么现在这明显是这个各方面,现在还在较量当中,所以说他绝对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说生化武器弹,所以说他中间找了一个这种所谓的实验室泄漏这样的话,实际上他这里面意思就····了就是我不接受你这个中共和WTO所出来的这个自然说,那么也就是说他把这一个用来这个用泄露说来自实验室来去这个压下去,或者说平衡一下这个来自民意的这样一种压力,但是另外一方面当这个真相越来越这个被被更多的人站出来曝光的时候,当这越来越多得像汉堡大学这个物理学家站了站出来的时候这个压力拜登这边压力就越来越大,那这个压力越来越大,他只能把这个压力又转嫁到给中共去,因为你中共内部必须给我一个说法,让我一个台阶下,把这件事情把民意给平,所以这一切到最后都会加剧中共内部的这样的一种内斗的情况,所以说我们在接下来这些过程中就可以看到,无论是中共和世卫组织怎么演,拜登这边他绝对不会认你来自自然,他能做的在现在这种情况下,不是说这个,说这个,有可能是泄漏,这实验室那么我们还要继续调查、数据不够等等,等等,然后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呢,继续可能是要往下拖一下,等一等,看看中共内部有没有变化或者有没有一些更好的机会来把这个事情解决,所以说现在美国政府它最多也就是拖,但是他绝对不可能说把这个事情就和中共这个自然说一样就把这事情平了,好的,路德。

路德:好,看看,我们这胡博士怎么看啊?

胡博士:我我是这样看的,这个,其实他那里面有一句话就是说他说WHO这次的调查突破了底线,这个什么底线?就是对他们来讲他们的心理承受能力,跟你撒谎,你就撒过界,就你就说是想搞这个竞标,玩手竞标你别玩砸,其实这次就玩砸了。你,因为这个今天其实还有一条新闻,就像这皮特达扎克讲的说啊可能有一些中间宿主,还有一个什么呢?就讲了个鼬獾,然后这个鼬獾呢,····他的这个逻辑是怎么样?大家听一听,你们不一定是病毒学家,你们用你们的常识听一听,他说我打开一个冰箱,看到了个鼬獾尸体,我检测了一下,发现这个这个没有病毒,然后我觉得这个这个东西可能能传染,所以我认为它就是中间宿主,大家听完这句话你听完这话不觉得逻辑混乱吗?噢,你随机打开一个冰箱看到一个尸体,还没有病毒,你觉得它就变成了中间宿主,然后就要开始大规模调查这个动物,这这谁叫做没有科学证据就瞎胡猜,那是我吗?还是你呀?这是不是这是其一,其他的他说怀疑兔子,这个兔子你就更没法说,你一方面说你这个这个这个爆发,那如果是兔子的话,武汉是兔子多还是怎么回事?武汉又不是大量吃兔肉的城市有什么地方,你想想我们再反过头来,这位德国的这个教授,这个德国教授他虽然不是搞病毒,但他说了一句话符不符合常识?他是这么说的,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并不出售他们所声称的那种蝙蝠,而那种蝙蝠也不是武汉常使用的一种动物,而武汉的的确确有这个病毒,最大的这个储藏室在全中国最大的储藏室,而这个储藏室就是武汉病毒研究所,你说从常识上来讲的话,虽然你们没有生物学博士学位,你觉得小学学位我觉得只要你们正常也就会想明白吧,是不是这个道理。然后再说回到这个WHO的这个报告这个事情上,WHO这个这个专家他说他刚开始的时候就怀疑这个病毒来源,但是我们一开始没有看到他发声,对不对?他可能心里早都这么认为,但是他从来没有发声,这就是一个叫做破窗,这就是一开始的时候破窗效应,就这么一个窗户哪里都没有打破,就没有人会去把它打破,但是只要有一个人把这个窗户打破,后面就会有很多人陆陆续续往里面扔石头,就是所有的窗户都会被打破,闫博士就是第1个把窗户打破的人,你要想在这个去年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这个闫博士说出这些她的这些言论提供这些科学证据的时候,她背后几乎没有,我可以说我没有看到,虽然这些人他说他们早就已经这么觉得了,你包括这个福奇还说呢,他说他在序列发表的第2天他就决定这个病毒了不起,必须要赶快研究疫苗,不知道他竟然这么这么这么淡定,为什么不警告美国赶紧封闭国门,是不是?但是谁都想现在站在站在站在历史说未来啊,他们都要说,唉呀,我马后炮谁不愿意说,但是问题是就是说大家可以看到我一旦开始有人,比如说像汉堡大学像汉堡大学的这位学者,汉堡大学这个人把事情说开了以后,我相信像Jeremie Metzl这样子的人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多,大家后面可能会看到许多的人都会站出来说我一直都认为这个是来自实验室,其实科学界里面除了像Rasmussen这样子的人出来点名跟闫博士对着干,***Malik,Malik全都躲在背后,就因为他们懂,他知道这个东西永远瞒不下去的,所以他们,只是他们不愿意出来担一下这个千古骂名,Rasmussen这种人无所谓了,他已经感到可能他觉得他就要到头了,他就要这么去说,所以我我想可能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Jeremie Metzl的这样子的Jeremie Metzl这样子的人出来。

路德:你看这个Jeremie Metzl啊,这个啊,他说记者问,您不担心会被认为与特朗普同流合污吗?因为他是拜登政府的人啊,他说我是一个积极进步主义者,我一生都为捍卫人权而奋斗,我并不是特朗普的支持者,很遗憾,是他最先提出了实验室的可能,并且以此掩盖其政府在诸多问题上的失败,但是特朗普提出的并不一定都是错的,所以啊这个你看啊这这这里头有意思啊,所以说啊,这个Jeremie Metzl啊说的,所以这个病毒来源的真相的事情,跨越党派跨越政治,是吧,所以说啊,现在之前别人说这特朗普在这个事情上说来自实验室,目的就是掩盖其啊政治上的诸多问题,说白了就为了大选,现在川普总统不做总统了这个事情反而左派全部都在支持,左派,但这个汉堡大学德国绝对是大左派,左派大本营,汉堡大学应该也是左派大本营,所以这些科学家现在你看这拜登政府都都占知了,很多人说为什么不直接说生物武器?捷克大主教现在都说了,接下来会一步步都会说,大家饭要一口一口吃啊,这些人已经说来自实验室就已经很了不起了,左派这些人啊,是吧,现在纳瓦罗到现在都还没说是生物武器啊,在至少在公开场合,他在这个采访,咱班农也没说啊,我记得班农也没有说是不是?没有明说这个,所以这些东西,等到他们意识的时候,我告诉大家这个生物武器就超限生物武器,一定,最终他们会认可认可的,因为就等咱们闫博士的这个理论报告啊,理论基础的东西出来,战争5.0的这个理论概念,这个一定要出来,出来他们才会意识到啊,原来是这么回事,是不是原来这个中共这么邪恶?这个博士你怎么看?博博士。

博博士:是的,是的,这个其实是非常重要的一步,就是说从这里面可以看出来很多很多的这个有识之士和很多很多的专家都已经站出来,而且我们曾经在节目里面讨论过,因为川普总统他在上台上的时候,他是一个非常非常争议人物,对吧,他争议人物就是说有人特别喜欢他,有人特别讨厌他,而特别讨厌他的人,会讨厌他所说的一切东西,比方说羟氯喹,对吧,比方说,那个病毒是那个实验室产生的,比方说他说的很多东西不管对不对,只要是川普总统说的他们就讨厌,而且这些人里面有很多是左派,大家也知道,这个大家是,在美国大家有一个说法就是说这个左派的这个这个基本盘啊,四大类人,无知少女啊,无产阶级,知识分子,少数民族和女啊,所以说这个里面大家知道知识分子是大量的这个左派是知识分子啊,所以说知识分子里面他是很多人对于川普是逢川必反是经常的事情,(路德:对)但是现在呢川普总统他淡出视野以后,反而让这些知识分子开始理性的去思考这件事情,(路德:对对对)所以说这里面这点上面,这件事情,而不是说因为是川普说的所以要反对他,川普现在已经不在这个这个这个漩涡的中间呢,而这个中共他还在漩涡的中间,是吧,(路德:对)所以说这个时候就有意思了,这个里面就说很多东西开始在,大家开始从这个理论的方面而不是从政治方面讨论的,我们很快就就看到,不管是说啊,这个对吧,闫博士她开始站出来的时候是因为和····先生的合作对吧,这东西说是极右怎么样,但是我们要看她的这个理论,其实他所说的内容是什么,而现在我们可喜的看到,有很多很多科学家开始意识到这一点了,并不是说他说这个话的人是左或右他就代表什么东西,你要先看这个话这个理论,这个论点论证它对不对,所以说现在有很多科学家已经开始把这个病毒的这个来源和这个病毒这个到底怎么一回事,已经开始和政治都分开了,所以这点上面对于我们对于病毒追责来说,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我们要不管他是左还是右都先不要管,撇开这个政治不说,我们就是要搞清楚这个病毒是怎么来的,这个病毒它到底闫博士说的这个东西是不是有道理的,是不是能够站得住脚,我们现在已经可喜的看到,很多科学家都已经意识到这一点,都开始说病毒的实验室来源非常非常有确凿这个理论依据这个实证的这样一些逻辑在里面,所以说我们可以看到后面会有更多科学家越来越多的科学家来验证这件事情,这是一;第二就是中共这个这个WHO武汉的这场这个政治秀啊,真的是bad fire呀,就是说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擀面杖了。为什么呢?玩的太过了,因为大家要知道WHO······都知道他是中共的走狗,但是他毕竟是科学家,大家也都顶着科学家这个面子,你竟然能在这个时候把这个一些科学家,所谓的科学家摆在台上当一帮布偶当一帮小丑一样的去调戏,你会让所有的世界上的科学家,都感到这个侮辱,是吧,并不是有几个科学家可以被中共说所摆布,像皮特达扎克这样的人,但是很多科学家说我们跟那些人是不一样的,我们这才真正的科学家我不是像皮特达扎克那种被中共那样摆在台上当木偶的人,所以说这个时候会引起很多的真正的科学家,真正的科学行业的人的反弹,而且现在川普的这个极左或······这些东西已经不是一个重要因素了,所以我们会看到在后面更多里面不管是左的还是右的各个政治层面的这些科学界的人士站出来来验证这个闫博士的这个啊理论和实践的这个正确性啊,所以说我觉得这是以后会发生的事情,好的,路德。

路德:好,现在其实啊,这个,一个是实验室来源啊,更重要的,关于这个超限生物武器,很多人说啊这个还有一段路是不是,但是我们首先看啊,给大家看这个资料,这本书,大家知道这就是,我们这个战友把它翻译出来,这不是那本书啊,不是那个什么这个人制人这个基因武器这个,这是他引用的美国的一个上校空军上校写的,就是说啊基因工程技术在生物战和生物恐怖主义中的应用,下一代生物武器,当时啊这个徐德忠说这本书描写的是叫做,这个虽然是下一代,但是呢,咱们中共搞的叫做当代基因武器比他还牛啊,但是我想引用这书里头的一些内容给大家看,什么东西啊?这书里头啊,这个编者的人,他讲前苏联的生物战的计划,这里面有很多信息啊,我们在今天未来一定会一点点,这就告诉大家爆料革命啊的重要性,他讲前苏联的啊,你看啊,看到没有?他说前苏联,1989年10月,来自苏联方案内部的第1个主要消息来源一个什么什么博士叛逃到英国,看到没有啊?帕萨奇尼克博士叛逃到英国,他是苏联最高级的微生物学家,也是生物武器这个超纯生物制剂研究所所长,他描绘了描述了苏联计划中生物研究和生产设施的广泛组织。除了证实苏联有一项违反1972年生物武器公约的进攻性生物武器计划以外,还透露苏联有一项广泛的基因工程计划,旨在开发西方无法抵御的新型生物武器,什么他研究的首要任务是提高鼠疫和士拉菌的杀伤,看到没有啊,就是通过洲际弹道导弹和战略轰炸机携带鼠疫、炭疽和天花,这是一个叛逃的,他当时。1992年,一位曾在什么什么实验室啊在前苏联的一个科学家也叛逃到了英国,他一直处于卧底状态,代号为”Temple Fortune”。完全证实了之前那个叛逃的科学家的说法,然后向英国人提供了,然后这个这个30个月内苏联生物武器工作的最新进展,戈尔巴乔夫曾于1990年下令,终止生物武器计划,这是。1992年末,这个刚才那个叛逃后不久,又一位博士成为俄罗斯生物武器计划的第3个叛逃者,看到没有?说披露了苏联前苏联长期研究各种生物武器,包括什么欺骗啊秘密计划以及该计划的未来方向,看到没有啊?坦言苏联生物学家在20年代60··, 20世纪60年代,70年代就利用遗传学和基因操作生物武器感兴趣。当时1973年勃列日涅夫总统制定了“酶”计划,以实现生物武器计划的现代化,看到没有?这是1992年叛逃的。令人震惊的是啊他们前苏联一直在搞这个基因工程研究,然后他还说和其他国家分享生物技术,哪些国家?俄罗斯为东欧、古巴、利比亚、印度、伊朗,伊拉克和其他国家科学家讲授基因工程和分子生物学课程。在古巴附近设置了一家制药工厂,专门生产这种基因武器。就刚才说的几个叛逃的,看到没有,叛逃的科学家后来被披露了。当然这里头说的是前苏联的生物武器,中共说的是要超越这个叫当代基因武器,啊,他这个基因生物武器都是什么呢?都是用导弹啊,什么什么方式把什么炭疽啊或者把什么这个鼠疫呀怎么用导弹传到对方射到美国去啊,如何进攻美国进攻欧洲大陆,它是一个这个概念。这我想说的,你看,这几个前苏联的叛逃人员,专门的科学家,专门研究的人员叛逃,成了一个重要的前苏联的一个罪证,证据,是不是啊?所以说中共的你觉得会没有这些科学家叛逃吗?所以闫博士就是证人,告诉大家明白吗?所以圈外的人都是实验室实验室,闫博士说超限战、超限生物武器,并且还有那本书,大家看到没有?那本书,明确说了就是要研究和平时期如何放出这个玩意,当代基因武器,让对方的经济、政治、军事彻底崩溃。所以说,这里头要两步棋走,一步棋,就是这病毒的各种分析啊,从科学角度;第2步,那就是什么?就是,你看,叛逃·····都属于情报口的卧底状态啊,招些什么人呢?这两个东西,无论哪一项这都是爆料革命,特别是第2项,文贵先生说的啊,对吧,这个咱们墙内的多少战友,多少盟力量,会定义不了吗?中共为什么最怕的就是文贵先生,2017年又让孙立军又让刘彦平,因为他知道,他不知道文贵先生到底在咱们内部的体系里,有多少人是他的,为什么我们之前说啊,怎么这个什么军事研究院研究员的什么这个搞这个搞病毒的突然心脏病死了几十个,为啥?为啥死了几十个,就这里这本书里写的,叛逃,一旦叛逃。就是一个罪证,最重要的罪证,所以这就是所有的逻辑链,大家看明白没有?看明白了,现在实验室来源,现在科学界都已经在已经醒悟了,至于说好多人是不是超限生武器,第一理论上咱们活动给他。建出了,第二一定有情报有叛逃的,据我了解都有啊,一个两个三个几个往上一验证总共能跑得了吗?这个艾丽女士。

艾丽女士:就是说这个我们看到这整个的这个过程,你看到现在走到,我觉得现在提出战争5.0的这样的一个模式太有必要了,我们这两天其实这几天来路德社就一直在讲这个战争5.0的模式,这就是为什么西方很多的军情部门它在界定这个是生物武器的时候他不能给你界定为什么,因为他们的那个概念就没有他们的理论里,就没有这样的一个概念,他们做事一板一眼的啊,没有这个理论我就没有界定的依据,那么这个时候就说中共推出的战争5.0,包括刚才路德讲的这本书里,他是说新时代的基因战争,现代基因战争。中共认为自己最牛的就是已经超前引导了战争的模式,或者说改变了战争的模式,在和平时间,和平时期通过一种完全颠覆战争概念的一种战争模式,取代就是来征服这些国家,然后让他们在谈判桌上题就是退步啊,然后。对中共的这个进一步的谈判,全方位的经济政治各方面的介入,在这个国家的介入呢,或者在这一个地区的介入呢,能够有更好的砝码,这个就现在完全这个病毒这个事情就可以是一个大演练,或者是他其实是实操,也许他没有做好准备,但是他已经实操了,或者是他已经做好准备了,所以我觉得这个理论上中共已经完全有了之前的那个人传人非,非典型的这样的一个这个生物武器,以及刚才路德说的,其实还有更多的书,我们的爆料革命的战友都在积极的挖掘这样的书啊,就是中共军方的这样的书,我们大家也欢迎大家来提供这样的料,然后呢,却更多的理论依据就可以看出中国的一直是在研究,而且是很早就已经在准备了,如果一旦提出战争5.0西方能够接受,这其实就是中共在干的事情,我相信这种全面反击,是根本是天上掉刀子似的,完全下刀子一样的会对她追责,所以不仅仅是像现在的我们看到的这个刚才这个叫Jamiemaze。他既是拜登的,他在政治上不持川普,但是在事实面前他最后提出了一个意见,当然我觉得这是对拜登政府非常嗯重要的一个意见,也许以后会采用,他就是说对联合国来讲这个概念的定义,如果他是实验室泄露以及最终定他是非法,那么这是一个对联合国的巨大挑战,他们应该做出尝试,或者是说美国应该提出做出尝试,然后赋予联合国足够大的权力来对这种恶像当年涉及核武器和生物武器,然后来对世界造成杀伤一样,对这方面调查的人员给予他足够大的权力。让他能够定性中国,当然这是他的一个,我觉得它毕竟是作为专业人士对政治方面的一个建议啊,对政治方面一个建议能不能实施,但是他我觉得,他能够做出这样的一个想法,就是他目前给出的建议,但是也是非常重要的,就是说在事实面前,无论怎样,这个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就是假的,所以我觉得。他这一步呢,也是能看出来,现在拜登政府里面,也是能够提出这个就是一个巨大的进步啊,路德

路德:冠博士分享一下,

冠博士:我们首先看这个苏联的事情啊,生物武器这种东西,他确实是在这种集权政府的这种控制下是比较容易产生的,因为首先极权政府他想他是这个绝对是邪恶的,无论是对内还是对外,尤其像对共产党这种第1天就要统治全世界的,他是不惜一切代价和手段,第2个就是说它的这个不透明性那么极权政府它的这个,嗯,这种对于所有言论的管制,对于这种媒体的封杀。导致它内部的所有东西,在外界都是得不到信息的,所以说呢,这些他到底做了哪一步,那么如果他不用的话你也不知道,第3个就是极权政府它有体制优势,那么在这个又向中共,这次用这超限站生物武器袭击的时候,我把这个先放到自己的国家,没问题,那中国人他这个感染。直接放到家里饿死也不算,只要不算到数字里都不算死,所以他就是完完全全利用这种优势,但美国没法这么做,那么实际上如果按照传统的这种生化物生武器的定义呢,包括这这本书上写的是他也是这么写的,他说生物武器被用于战斗时。这指的是传统生物武器,他们被证明是相对无效的,因为既不可靠又无法控制,因为确实是这样,如果说你把他当做一个导弹来用的话,那如果两军已经开战了,拉开了对着打,我就给你这个导弹爆炸一些病毒,那对方马上就知道了,拿到这个说你是用生物去攻击我,因为现在是核时代吗,那当你升级了战争。那这个对方所有的打击武器包括核也都可以上了,所以说这个生物武器在这样的这种明着的战场上确实是不好用的,那么它好用的在哪呢?就像这本书上写到了一个这个所谓的生物恐怖袭击,这个就和中共的这种情况已经有点像了,他就举个例子就是炭疽寄信的这个事情啊,他意思就是假如说呢,这样的事情类似的事情被用来当做恐怖袭击的手段,那么人们会感染会发生恐惧,那个医院会完全的饱和,在这样的社会就会内乱,就会出现这样的事情,那么实际上中共的这次攻击呢,它又是把这个恐怖袭击的这种层次再次提高。他是完完全全的试用了一场主动攻击,但是伪装成一个自然的病毒,甚至是不惜用这个自己国家国民的中国人作为载体,来传播这个病毒,用这个病毒来攻击全世界,那么同时呢,在这个全世界部署了他的所有的力量来帮他掩盖,包括媒体。包括科学家,所以这是一场这个整体的超限战,而他的目的呢,也不是一下子搞死美国,而是先搞弱你美国,我使得我可以控制,而甚至呢美国内部的很多人都是利用这个病毒和中共一起达到了他们目标一致的这个一件事情。所以说这个嗯,超限战生化武器或者战争5.0这个定义那么既是既适合这种传统生物武器,这个使用方法完全不同,又是比这种生物恐怖袭击的这种办法要高明很多,那么隐蔽很多,所以说这个对于美国人来说,或者对于现在这个战争理论上来说。绝对是一个空白,那么当这一切都被这个爆料革命提出来推动到位的话,我相信这个是全世界对于病毒战对于生物战的一个全新的认识,这就用的那句话,这个第1次世界大战是化学的时代,第2次是核子时代,第3次世界大战是生物武器生物战争的时代那么现在这个全世界人需要明白的,就是说战争不一定是非要两边拉开了宣战的战争,中共这种玩法也是战争,好的路德,

路德:胡博士分享一下,怎么看刚才我说的情报这块啊,

胡博士:其实第1点就扫一眼后你会发现它们,其实他的这个理论水平要比徐德忠将军要差两到三个世代,他这里面讲到了这个描述的这个,他说还是最好的生物制剂是无法预防无法治愈,什么意思呢?就是你可以看得出他这个做法其实最早还是两军对垒,以这个比如说以战术目标。比如说消灭一支队伍啊,或者是什么呀,他最先讲到的这个生物恐怖袭击也就最多也是只是引起社会混乱,但是实际上,嗯,从徐德忠的那个看的话,它的这个隐秘性是在这里完全没有提到了,而且更重要的一点就是它里面根本没有提到如何是它这种东西,有可能是有制度优势,但这些东西都是没有讲到的,很像很多这个可能国内的人啊,他有这个经验,就在国内其实遇到这种大规模的这个医疗上的这个事情的时候,中国医生医疗制度的速度其实是在这方面是有一定的优势的,因为你看因为美国的这个医疗,它的这个制度是讲究这个质量,比如说他每一个病人,他可能花很多时间,一个医生,所以说你经常能看到在这个急诊室里面等三四个小时都是有可能的,但是如果在面对像这种非典爆发的时候,这就是个极大的优势,第2个就像这个其实很多的这个他们的报道自己也提了,封城这种非常这种冷酷非常。把这种严厉的这些严酷的方式去隔断虽然非常有效,但是西方人不能做,你做了你就把自己实际上也就搞毁了,所以说这点东西大家也没想过他这个事,他没有这个东西是不是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然后第3点就是就是当时最近的一个这个得克萨斯一个专家提到,他想在这方面的话,中共它实际上是比所有西方都有经验,他举了一个例子他就不说中国包括韩国应对过萨斯2003,他实际上应对事情的效率就要比整个西方都要快,但是这些东西都是在爆发之前他们都是可以预见和估计到,但比起所谓的这个什么生物制剂必死啊,没有解药,那我觉得这个就是中国这种做法,他的描述的这些东西,再加上可能之后这么多年对西方的了解以及对他制度的了解,那么综合得出来的一个,比如说再结合创新和致死率,他们可能做得更加优化

路德:虽然你看这个,这个前苏联啊,这些你做过的,他一定会有这个相应的人员,最后会把这个真实的情况报出来,这个多少年因为在前苏联倒了,所以说前苏联这些生物学家全部都出来啊,站出来当时大家看到没有啊?所以这些大家根本都不用着急,现在当然了,你在那个时候,谁知道60年代70年代苏联就在搞这个计划,因为这个里面说的很清楚,他们这计划而通过导弹啊。那如何把这个数呀,什么发射到美国去啊,甚至怎么又用这个飞机运啊,天天研究这,如何就是把欧洲给灭了,这说白了就是就像那个文贵先生说的那个白虎那个电影一样,是不是都在研究这个,中共是继承了前苏联的什么共产国际,什么叫共产主义?共产主义就是邪恶马克思自己说的啊,一个什么什么幽灵啊,是不是一个幽灵邪恶的幽灵出来了,中共继承的就这个,中共继承了共产国际在全世界的各种力量,隐形的力量。中共继承了他们的这种邪恶,阶级斗争是吧,共产主义最重要的是什么?阶级斗争先定阶级,第2章无产阶级要把资产阶级公有制,把你所有的钱给分了,用各种各样的手段,那之前是打土豪。分田地啊,后来觉得,这他妈太粗鲁了,粗暴了,就来个什么什么新民主主义,来忽悠,用忽悠的方式,毛上台不就忽悠,忽悠完你看不够然后直接什么文革啊,各种什么什么,是吧?黑5类啊,各种文革的方式,所有的一切就是说白了就是看到别人口袋里的钱吗?就是搞钱,让他日子过得好一点,搞钱搞女人是吧之前这个这个打土豪分田地就这几句话说睡地主的老婆,抢地主的钱。大家去抢,对吧,就这样现在美国,他不就是针对美国这些什么华尔街的真正有钱人,不就针对了欧洲的这些世袭的各种资本各种方式啊,黑客去偷你的技术。偷技术最终也是为了把你的公司搞垮,搞垮以后,你的钱就是我的,然后派人统战,蓝金黄影响你的政治,所有的一切都围绕这个核心的根本点,就是共产主义就是什么,就是自己不去干。不去创新,就偷别人的,偷不到了,然后就反正想方设法,各种方式,前苏联也这样,现在中共也是一样,这是最核心的,这些东西这是这就是事实,咱们中国人都很清楚,这就是事实,但对老外来说你跟他说,这个社会还有一个这样的状态,他肯定不相信因为不没接触,就像班农先生1月23号,我说那个开法制基金会,我说这是来自中国军方,他傻眼了,他说你不要太极端啊,就我我这已经在美国已经够右翼够极端了,你你别搞得比我们还极端啊,是不是他不相信,死活不相信,然后我们说啊这个一定会大爆发,他也不相信。是吧,那个后面那几天,那川普政府都不相信,现在他比谁都信了,他得有个过程,而对中共的这种邪恶的这种程度的了解,他们都有个过程,到2017年文贵先生说中共种族灭绝在新疆,那他们也不信啊。那后来不就一个个都验证了,这种验证第一需要时间,第二,就是我们的不断的传播不断的传播,这就是我们要需要行动,咱们的战友,就差你一个,就这个意思,每个人都要去跟他们形成一股力量,你像这个实验室来源啊这个东西,我们119说出来,那去年很多人觉得这个这玩意都是阴谋论,现在你看这个拜登政府的人也这样说,拜登身边的人,虽然他们说什么泄露,他们把中共没有想象的这么邪恶,那是很正常的事情,是不是?那是很正常的,因为他们觉得一个政府不会这样做,但是未来这些都会解密的,都会有相应的这种研究人员都会把这个事实一个个给揭露出来的,甚至也说不定,美国都已经有这个东西了,只是时机不够而已,时机不到而已,这个博博士分享。分享一下,是

博博士:啊,这个里面大家一定要知道,就是中共他在在苏联倒台的时候,他不仅仅只是接管了,像什么什么航空发发动机啊,坦克啊,飞机啊,这样我开开脑洞啊,我觉得当时中共肯定也接收了苏联的一些病毒和这个生物方面的这个研究的这个军方的研究人员啊,所以说这个事应该是很顺理成章的,因为当时大家知道现在连连这个乌克兰,对吧,他的这个科学家都在这个在四川都有这种说,很多的人都都在走进移民了都是中国公民啊,所以说在这个时候大家可以知道中共她在真正的这个军事技术军事装备上面玩不过西方的时候,他就要另辟蹊径,就要弯道超车,大家一定要知道中共最喜欢感兴趣,就是这种弯道超车,他用他的这种制度优势什么呢?就是说没有底线完全要摈弃人类的这种这种这个底线和伦理道德来去做这件事情,有些事情西方的西方做不出来,西方的国家陷于他的这种基督教文化和它的这种这个对于人,就是说人类的尊重和这种人类的伦理,他做做不出来这件事情,中共可以,中共可以做这些没有底线的这些研究这些东西啊,所以就导致了现在这种现在这种情况,而西方我觉得,就像路德说的,在这个病毒战的这种军事理论方面。其实已经落后于中共啊,就是说因为西方的这个,对于这种人类的这个伦理的这种尊重,而导致了他们没有办法去想象中共有多邪恶,就跟当年在1919就是说41,42年的时候,很多有一些人,有一些德国的纳粹占领区的人跑到这西方到英国美国的。就跟人家说,纳粹在集中营杀害犹太人的时候,用稀释的时候没有人相信,因为当时大家都觉得这是阴谋论对吧,纳粹都是人么?怎么可能这么邪恶呢,等到1945的时候,所有的东西谜底揭开的时候,一切真相大白于天下啊,所以说我们现在正处在这样的一个时期,就是说我就很多。有很多的这个西方的人,因为承平日久啊,就是和平时间太久了,以后他们对一些东西,完全没有这种思想准备,而且不愿意去承认,根本就不愿意去直面这样的结果,就是她把头宁愿埋在沙子里当鸵鸟,他都不愿意去相信世界上还有这样的邪恶存在,就是说现在有很多人在那里说啊。中共在新疆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的,怎么可能呢是吧,也没有证据表明这些人都是一样的就放弃,不把这些事情讲给他们听,不把我们在在中国所经历的这些事情讲给他们听,他们是不会相信的,所以说从这个时候开始,传播,报道,传播,中共在墙内做了这些邪恶的事情给西方的人听,才是真正的能够得到达到这样的,这个把这个中共的邪恶暴露于天下的目的啊,

路德:好的,这个今天啊,给大家看到啊这个汉堡大学物理学家这个体验模站台这个报告里头,其实有很多更多的信息哦。我不方便说啊,这里头这个报告的出台背后一定有更多重要的信息,这个背后的依据和背后的这种力量啊,这个大家都是左派,现在开始来谈这个,大家就知道意味着啥啊左盼,这个德国左派大本营,汉堡大学绝对是左派大本营的大本营。所以啊,这个很多事,很多事,包括这个杰克,这个大主教,而这一系列的事上,往哪些方面再推那就其实很清楚很清晰了,所以中共啊想赖肯定是赖不掉,赖不掉,这就是当川普总统不是总统的时候,推这个可能啊,大家觉得川普是总统的时候是好推,其实川普不是总统,现在看你这个这个进度也不慢嘛,是不是啊?川普如果是总统,这段时间,他如果这样推他一定会被左派,包括这汉堡这个大学的这个,这个科学家都都会站出来反川普。因为有很多人都是反川普的,特别是这些左派大本营啊,这些,他们会说你政治化,现在川普不是了,哎,个个都站出来,个个都站出来,这就是成果,中共啊,表面上你觉得习近平就是120赢了,实际上他输得更惨,更重要的这个内部的平衡彻底打破。一家独大一定会被它内部的是什么江派,把内部的内斗灭掉,这一切大家已经看到这些迹象了,好的今天节目就到此结束,谢谢博博士,谢谢艾丽女士,谢谢冠博士,谢谢这个胡博士,谢谢诸位观众观看,别忘了点赞分享,再见。

 

更多路德文字版请看:GwinsGnews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 2月 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