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林肯:美国必须弄清楚如何与中共、俄罗斯和伊朗打交道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DongDong

编辑上传   银河

activistpost.com

2 月 16 日 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ational Public Radio,缩写 NPR)的玛丽-路易斯-凯利(Mary Louise Kelly)与国务卿托尼-布林肯(Tony Blinken)谈论了拜登政府的外交政策目标,以及他计划如何塑造美国在全球舞台上的地位[1]。

布林肯已上任三周,他表示,美国必须弄清楚如何与中共、俄罗斯和伊朗打交道。

中共所做之事违背了美国的价值观,不符合美国利益。因此,布林肯认为川普政府对中共强硬是正确的,“但对中共采取强硬态度和有效施政并取得(预期)政绩之间有所区别,我们(指川普政府)具体施政措施并未获得(预期)结果”。

解读1:布林肯认为,川普政府对华强硬的战略是正确的,但在具体战术实施上出现问题,从而导致未对中共国造成严重打击。事实上,据皮特纳瓦罗揭示,川普政府在最后60天内连续发出30个左右的行政命令,但由于司法部长巴尔拖延了对行政命令的签署,最终导致这些能对中共国造成严重打击的行政命令都未通过。所以,并不是川普政府没有行动和战术上出了问题,而是左派势力一直在想法设法阻挠川普政府的施政措施,才导致现在的局面。

如何“有效施政”,布林肯认为“应重新审视与中共国的关系,不但是从对抗性审视,还要从竞争性,甚至是合作性方面审视”。即靠近中共前,必须“加强自身实力”。

解读2:布林肯认为“攘外必先安内”,取得对中共国压倒性优势后,再逐渐施压。访谈中,布林肯采用了“成功的公分母”理论进行比喻[1]。该理论认为,成功的人常會去做失者不愿意做的事,“勇敢尝试”是成功的关键。很多高学历、努力工作的人之所以最后没有取得成功,正是缺乏“勇敢尝试”的勇气,他们成功的公分母太小[2]。因此,布林肯希望尝试从“与中共国竞争和合作”角度看待和解决问题,他认为这是本届政府“勇于尝试”的具体表现,更是打击中共国的关键。但不论从哪个角度来看,似乎都感到这是为拜登政府当前对中共国所执行的“绥靖”政策强行找了一个理论作为背书。

这种力量来自于“与盟友和合作伙伴的密切协调,(因为)这些盟友和合作伙伴可能同样遭受到中共国某些做法的侵害。当我们在与盟友竞争而不是与他们合作时,就会削弱我们与中共国打交道的实力。”

因此,他认为“当我们退缩,放弃应有责任,不参与帮助制定(全球)规则,不参与塑造管理国家间关系的规范,那么你猜会发生什么?中共国就会取代我们(美国)的位置。这让我们处于一个弱小的位置,而不是强大的位置。”

此外,“当美国真正站出来捍卫我们的价值观时,当不认同中共国可以在新疆为维吾尔人建立集中营或在香港践踏民主时,我们就处于强势地位。”[3]

解读3:川普政府奉行“美国优先”和双边国家关系,寻求与他国之间进行“公平合理”的国际贸易活动。拜登政府恰好相反,奉行的是“全球主义”和多边国家关系。布林肯认为双边关系导致美国与盟友,例如欧盟、加拿大和德国等国家,还有WHO一些国际组织,之间产生了竞争和摩擦,不利于树立美国“老大哥”的形象。对比中共国在全世界“大撒币”行动,后者更能笼络更多小国,因此防止中共国趁“美国优先”之虚而入,必须要重回到“全球主义”。其实,布林肯清楚知道作为“带头大哥”是要付出代价的。在寻求多边国家关系时,必定会牺牲一部分美国纳税人和美国的国家利益,但本届政府认为与维护美国“民主自由”的价值观和“带头大哥”的地位相比,这种做法显然是值得的。正是基于上述原因,拜登政府才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定、与世界卫生组织重新接触、结束主要影响穆斯林为主的国家和非洲国家的旅行禁令、恢复美国难民计划、以观察员身份加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凯利记者问布林肯“如果人权是本届政府外交政策的核心,美国如何与一个从事种族灭绝(指维吾尔人种族灭绝事件)的政府做生意?”

布林肯认为,对本届政府这是一个挑战,而且此事可追溯到几十年前。他认为“我们必须能够找到两全其美的方法”,例如,“当(人权问题)涉及到中共国时,以及中共国在新疆对维吾尔人所实施的(种族灭绝)事情,或是对香港民主所做的事情(指对民主镇压)时,我们也会站出来,大声疾呼,并与其他国家合作,采取同样的行动。”

解读4:布林肯并没有正面回答是否应该与从事过新疆种族灭绝的中共国之间进行经贸活动。川普政府时,曾正式要求禁止美国进口新疆的棉花,因为那里发生了强迫劳动事件,表明川普政府坚决捍卫自由意志的权利。但布林肯巧妙避开此问题的回答,声称解决方式是要“与其他国家合作,采取同样的行动”。言外之意是,不做第一个采取有效行动的国家。如果是这样,那么接下来还会继续与中共国进行正常经贸往来,也不会在政治和经济上对中共国采取有效强势打击措施。若他国有对中共国采取了行动,当需要美国加入时,美国也只是其中参与的一方,有点类似于被拉去当壮丁的感觉。这种软弱的表态实在不像“带头大哥”的语气。

随后布林肯被问及,“如果你认为一个政府在进行种族灭绝,美国是否应该参加他们举办的奥运会(指的是 2022 年中共国即将举办的冬奥会)?”

他认为,先做力所能及的事情。例如,“确保美国技术未用于镇压(新疆)人民或强迫(维吾尔人从事)劳动”。随着事情进展,若遇到新问题,则随时根据事情的发展来针对性解决。

又例如,俄罗斯使用化学武器毒害反对派领袖阿列克谢-纳瓦尼,干预了美国大选,攻击了“太阳风”系统。美国非常迅速地,将新的裁武协议延长五年,即军控削减协议。

解读5:显然,记者不满意上一个问题的回答。于是追问布林肯,中共国发生了种族灭绝,本届政府是否认为应该抵制2020年中共国主办的冬奥会。但布林肯又没有正面回答,留了一个开放性的想象空间。用华人理解的说辞就是,是否应该抵制冬奥会现在做出答复还为时过早,万一中共国改过自新、重新做人,也应该给他一个向善的机会,所以走一步说一步,根据未来中共国的情况再做出行动也不迟。其实,美国面对这种问题在采取行动方面也是非常及时和迅速的。例如,俄罗斯做出一些违反“民主和自由”的行为后,美国就及时采取行动,将对俄罗斯的制裁协议延长了五年。因此,不用担心美国会没有时间进行反制。

此外,布林肯认为美国和伊朗要重新达成核协议,“我们需要努力达成一个比原来的协议更长更强的协议”。布林肯说,伊朗的核能力 “正朝着错误的方向发展”。

他说,美国的政策仍然是,决不能让伊朗获得核武器。

解读6:伊朗有中共国在其后撑腰,遇上本届欲执行“绥靖”政策政府,一定会对美国漫天开价,以报川普政府数次斩首行动和摧毁数个伊朗核研发基地之仇。上届政府为全力对抗中共国,需将美军从中东撤出。撤军之后为维护中东稳定,川普政府许诺允许阿联酋购买其向往已久的美F35战斗机,从而促成了阿联酋、巴林和以色列在其任内签订了和平协议,乃川普一大政绩。此举解决了以色列的后顾之忧,使得其能全力对抗伊朗,不断出兵摧毁和打击伊朗的核设施。另一方面,川普在其任内主动退出了奥巴马政府与伊朗之间签订的核协议,若拜登政府再重启此事项,相当于“吃回头草”。一边是拜登政府举着核协议书追着伊朗签字,一边是携核武在家坐等拜登政府开价的伊朗,无论怎么看此局都伊朗占上风。拜登政府若达成此协议,又不知道要让美国及其盟国以色列付出多大代价了。再者,不应忘记,还有中共国在伊朗背后出谋划策和鼎力协助,中东地区又退回到动荡的时代也尚未可知。

参考链接:

[1] Transcript: NPR’s Full Interview With Secretary of State Tony Blinken

[2]  成功的公分母

[3] Secretary Of State Blinken: ’No Doubt’ U.S. Diplomacy ’Tarnished By Recent Events’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2020HXY
9 月 之前

言多无益送你俩字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