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报道】中共是如何摧毁澳大利亚葡萄酒产业的?

翻译:梦田

校对:文泓

编辑:翼族

图片来源:https://www.iconicwinemakers.com.au/

看到中共国的中产阶级对外国葡萄酒需求的快速增长,在上海生活了几年的怀特建立了一个经销商网络,将他的杰罗莎葡萄酒销售到蓬勃发展的中共国市场。直到2020年中,杰罗莎每年有超过96%,高达700万瓶的葡萄酒卖到中共国。但是11月份,北京宣布将澳大利亚葡萄酒列入“反倾销调查”的一部分,调查这些葡萄酒在中共国是否卖得太便宜了,宣布对澳大利亚葡萄酒征收惩罚性关税。官方声称,这项调查是由中共国葡萄酒生产商的投诉引起的。

怀特说,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卖出过一瓶酒。目前,数十万瓶杰罗莎酒庄的葡萄酒堆积在南澳大利亚州首府阿德莱德的仓库里,等待着关税的取消。怀特说:“反倾销调查对我们的伤害很大。由于这些订单都是按照计划运转的,很多环节需要支付,这让我们陷入了窘境。”

怀特并不是个案,在中共国的葡萄酒热潮中,数百家投入巨资的澳大利亚葡萄酒生产商正面临着不确定的未来。根据澳大利亚葡萄酒行业组织的统计,12月份对中共国的葡萄酒出口额几乎降至零。2020全年,输往中共国的葡萄酒总价值下降了14%,降至约10亿澳元(7.9亿美元)。

中共国认为需要采取措施阻止进口廉价葡萄酒来压低当地市场,但澳大利亚葡萄酒业认为,这与两国之间紧张局势的恶化有很大关系。不仅仅是酒业,随着堪培拉与北京之间关系的僵化,包括牛肉和木材在内的许多澳大利亚出口产品在中共国市场遇到障碍,而且几乎看不到可以得到快速改善的迹象。

澳大利亚是世界第五大葡萄酒出口国,也是世界上一些最著名的葡萄酒产区的所在地,例如南澳大利亚州的巴罗莎山谷产区和新南威尔士州的猎人谷产区。

葡萄酒业的繁荣

据澳大利亚葡萄酒协会(Wine Australia)称,葡萄酒产业每年为该国经济贡献高达350亿美元(450亿澳元)。2020年11月之前,中共国是澳大利亚迄今为止最大的葡萄酒市场,在2019年澳大利亚出口的葡萄酒中有三分之一以上流向了中共国。据澳大利亚葡萄酒协会称,该国从澳大利亚葡萄酒庄购买了8.4亿美元(11亿澳元)的葡萄酒。按价值计算,澳大利亚当年向中共国出售的葡萄酒多于美国、英国和加拿大的总和。

维多利亚州第四代葡萄酒生产商,德宝酒庄(Tahbilk Group)首席执行官阿里斯特·珀布里克(Alister Purbrick)表示,澳大利亚在中共国建立葡萄酒业务已有多年历史,但直到2015年两国签署自由贸易协定取消了14%的澳大利亚葡萄酒关税后,才真正起飞。关税取消使一个正在发展的行业变得更加强大。在2008年至2018年之间,澳大利亚对中共国的葡萄酒出口从7300万澳元跃升至10亿澳元以上。

中共国对葡萄酒的需求不仅限于澳大利亚。法国仍然是对中共国葡萄酒的主要出口国。澳大利亚位居第二,(中共国)对智利产地葡萄酒的需求也很大。珀布里克说,最近在澳大利亚的葡萄酒中,消费者已经开始涉足气泡酒和白葡萄酒,但红葡萄酒还是中共国最受欢迎的葡萄酒品种。

在杭州经营葡萄酒业务的郑立(音译)说,他认为澳洲葡萄酒在中共国取得了成功,因为在他看来,澳洲葡萄酒要比其它地方生产的葡萄酒要好——而且价格也更便宜,这主要归功于中澳之间的自由贸易协定。

他补充说,较高的酒精含量也吸引了习惯于白酒的中国饮酒者,白酒是一种用大米酿造的流行烈性酒。另一个好处是,中共国消费者发现澳大利亚酿酒商使用的标签制度比欧洲公司使用的区域标签更容易理解。例如,富邑葡萄酒集团流行的奔富品牌(Penfolds),通过Bin为其葡萄酒贴上标签,如Bin 8、Bin 28、Bin 389,这表示了葡萄酒在出售前的存储地点。(编者注:奔富是中国最知名的澳洲葡萄酒进口品牌,Bin在英文中表示酒桶的意思,中国分销商和消费者习惯使用Bin的近音“奔”来标示不同档次的奔富葡萄酒系列,比如奔8、奔389等)

一些澳大利亚酿酒师也将澳大利亚葡萄酒的受欢迎程度,归因于他们所称的澳大利亚清洁的环境和有吸引力的气候。杰罗莎酒庄的怀特说:“澳大利亚葡萄酒的质量和纯度都是无可否认的,无论是气候、产品和纯净度,葡萄酒品质极佳,非常好喝。”

而澳大利亚葡萄酒协会的政府关系和对外事务总经理李·麦克莱恩(Lee McLean)表示,澳大利亚针对不断增长的中共国的中产阶级开展宣传和推广活动,葡萄酒业的繁荣也是澳大利亚多年努力的结果。麦克莱恩说,中共国的侍酒师和酿酒商被带到澳大利亚,随团参观葡萄园以品尝产品。德宝集团的珀布里克说,墨尔本的一些葡萄园甚至为中共国的旅行团聘请了中文翻译。

销售“实际为零”

其实在(中共)加关税之前,澳大利亚的葡萄酒行业就已经经过了艰难的一年。珀布里克表示,2020年上半年,一系列可怕的天气事件对(葡萄)产量的伤害高达40%,其中包括冰雹、干旱和灾难性的夏季丛林大火,从而导致一些葡萄园的收成出现了“烟味”(备注:当葡萄园和葡萄暴露于烟雾中时,这会导致葡萄酒具有不良的感官特征,例如烟熏,烧焦等,通常被称为“烟味”)。同时,由于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冠状病毒大流行导致中共国和其它地区的订单减少。“但与中共国(政府)的影响相比,以上两种状况已经可以忽略不计了。”珀布里克说。

4月,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呼吁对中共病毒的来源进行国际调查后,澳中两国的政治关系开始迅速恶化。北京方面非常愤怒。中共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称莫里森的言论是“极不负责任的”,中共国驻澳大利亚大使成竞业公开威胁可能产生的经济后果。他当时在《澳大利亚金融评论》中提到,中国的普通百姓会问:“我们为什么要喝澳洲葡萄酒?吃澳洲牛肉?”不久之后,澳大利亚的一些出口产品——包括木材、牛肉、某些类型的煤炭以及后来的葡萄酒——在进入中共国市场时开始遇到困难。

8月,中共国商务部宣布对澳大利亚葡萄酒进行“反倾销调查”,导致该部在11月对澳大利亚葡萄酒征收最高212%的临时关税。现阶段还不清楚关税何时到期或永久化。

珀布里克说,他的家族已经经营了一个多世纪的德宝酒庄,有四分之一出口的产品是销往中共国。现在,这笔生意已经没有了。“现在(我们)对中国实际上是零销售,或者只是很小的销售。”他说。

政治游戏

澳大利亚的许多酿酒商坚信,关税是中共国对澳大利亚要求调查中共病毒疫情的政治报复。北京也不避讳将贸易紧张局势与两国之间的政治争端联系起来。11月,中共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被问及贸易紧张局势时,将问题的“根源”归咎于澳大利亚,称该国“违反了国际关系规范的基本准则”。

“在涉及中共国核心利益的香港和新疆问题上,他们说错了话,做错了事。中共国已经在多个场合表明了我们的立场。”华春莹说,澳大利亚政府就指称的侵犯人权行为对中共国进行了指责。

接受CNN采访的葡萄酒商表示,对于困境他们并不责怪澳大利亚政府。他们表示,他们相信澳洲政府已经尽了最大努力与中共国进行谈判——不过德宝集团的帕布里克表示,澳洲政府或许可以通过外交途径处理对中共病毒进行调查的呼吁。“澳大利亚只是一个小国家。我们绝对应该支持这件事情,但是我们不需要牵头。”帕布里克说。

澳大利亚的其他人则将责任归咎于中共国的葡萄酒业,称他们由于担心澳大利亚葡萄酒的日益普及而推动采取了行动。中共国酒精饮料协会在向商务部采取行动的申请中表示,2015年至2019年间,国内葡萄酒产量下降了61%。它坚定地将矛头指向了澳大利亚,澳大利亚对中共国的葡萄酒出口同期增长了两倍多。

该申请称,中国国内的葡萄酒产业正在“迅速恶化”,并补充说低价澳大利亚葡萄酒正在“损害中国国内的葡萄酒产业”。澳大利亚葡萄与葡萄酒协会,以及澳大利亚葡萄和葡萄酒生产商国家协会在回应中说,中共国国内葡萄酒行业的低迷不应该归咎于澳大利亚的进口。饮料市场研究公司国际葡萄酒与烈酒研究公司援引分析说,中共国本地葡萄酒“受到1990年代和2000年代急于增产所带来的结构性问题的困扰。其中包括高成本、不适合的土壤和气候、单产过高、质量和品相不佳。”分析称,中共国当地的葡萄酒业没有能力满足对“优质葡萄酒”不断增长的需求,并补充说中共国正在以比澳大利亚更大的数量和更低的价格向其它国家进口葡萄酒。

新南威尔士州泰瑞尔葡萄酒公司(Tyrrell’s Wine)董事总经理布鲁斯·泰瑞尔(Bruce Tyrrell)这样说:“中国国产葡萄酒的销量开始下降,中国的葡萄酒市场人士开始说,‘把这些该死的澳大利亚酿酒商带出我们的市场。’”他补充说:“我确信我的回答是,‘酿出更好的酒’”。泰瑞尔说,尽管中共国的业务占他的25%,但他的酒庄现在不将其视为市场。他补充说:“有人对我说,‘谁将成为最大的输家?’我说‘中国消费者。”

多家葡萄酒庄的华人拥有者拒绝了CNN的置评请求,称情况“过于敏感”。中共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11月份表示,在宣布关税之后,中共国政府认为与澳大利亚建立良好和稳定的关系“符合两国的利益”。他说:“希望澳方按照两国全面的战略伙伴关系,做更多有益于相互信任与合作的事情。”

悉尼国际清算银行牛津经济研究所的首席经济学家肖恩·朗格奇(Sean Langcake)表示,最终,将由世界贸易组织决定反倾销主张的有效性。澳大利亚葡萄园正在遭受的苦难该指责谁呢?现在(澳大利亚)甚至连没有涉足中共国市场的酿酒商也面临澳洲国内葡萄酒价格下跌的可能,因为葡萄酒商们向澳大利亚市场投放了无法在海外销售的产品。

同时珀布里克说,在经历了2020年艰难的葡萄收获后,2021年的收成将比往年更好,这加剧了澳大利亚生产商无法出口而造成的葡萄酒过剩问题。他说:“我在担忧整个行业……在这种情况下,没有赢家。”

新市场

当初一些澳大利亚酿酒商将目光投向海外市场时人们一直是有担心的,如果仅仅依赖中共国市场的话,就购买力而言根本没有任何可以替代它的东西。

一些葡萄酒商告诉CNN商业记者,他们希望经济快速发展以及中产阶级增加的印度是个可能的选择,而另一些葡萄酒商则表示,他们正在寻求发展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等不知名的市场。如果英国脱欧后澳洲与英国达成一项新的自由贸易协议,使得进入英国的澳大利亚葡萄酒关税降低,也可能会带来机会。

来自杰罗莎酒庄的怀特说表示,中共冠状病毒使得出国旅行寻找新买家变得异常的困难。他说:“这些事情都是需要有能力进行国际旅行,花时间和花钱去做的。” “不仅仅是‘我们有这些库存,让我们将它们运送到美国或欧洲’这么简单。” 怀特说,他希望能在一年之内解决争端,但其它葡萄酒商对此并不抱很快解决的希望。

澳大利亚葡萄酒协会的李·麦克莱恩(Lee McLean)说:“我认为现实就是,我们可能正面临长达数年而不是数月的局面。”两名在中共国接受CNN采访的匿名葡萄酒进口商表示,该禁令不会对其业务产生很大影响,因为澳大利亚的葡萄酒很容易被智利的葡萄酒所取代,智利的葡萄酒也是在南半球生产的。不过,澳大利亚的一些酿酒商对此表示怀疑,他们说虽然某些智利葡萄酒的口味和价格可能相似,但智利这些酿酒商无法取代更高档的澳大利亚品牌,例如奔富。即使关税相对较快地解除,这一事件也可能重塑澳大利亚的葡萄酒业。

德宝集团的珀布里克表示,将来澳大利亚的酿酒商不太可能会让自己如此严重地依赖中共国或任何一个单一的市场。他说:“从目前的情况中可以吸取一些非常好的教训。”“如果一个客户或者一个市场明天倒下了,我们跟着能走多远,这不会让我们就此死去吗?”

原文链接:https://biznow.us/top-stories/how-china-is-devastating-australias-billion-dollar-wine-industry/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 期待战友们的加入, 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 https://discord.gg/aaqJrdY 🌹欢迎大家订阅GTV频道: https://gtv.org/user/5f72f8f60cd82c6bb6a248a6 2月 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