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卫组织调查团成员竟是广东省疾控中心的顾问

新闻来源:《国家脉动(National Pulse)》| 作者:NATALIE WINTERS | 发布时间:2021年2月15日

翻译/简评:Dreamer文童 | 校对:感恩 | 审核:万人往 | Page:Daoiii

KOOPMAN’S BIO 库普曼斯的简历

简评:

世界卫生组织代表团于1月14日抵达中国武汉,进行新冠病毒溯源调查,历经近一个月时间,其中包括十四天的隔离期。此次世卫组织的调查从一开始就受到各方质疑,被认为不过是为中共洗地的作秀而已,主要原因如下:第一,距离发现武汉首例确诊病例已经超过一年时间,包括华南海鲜市场等关键场所已经被多次消毒处理,发现有用证据的可能性极低;第二,世卫组织一直与中共有良好的关系,在疫情初期与中共配合掩盖真相;第三,此次代表团主要成员皮特·达扎克与石正丽等其他中共国病毒专家有着很好的私人友谊;第四,据媒体报道,此次调查之行完全由中共单方面安排,世卫组织调查员与外界人员完全隔离;第五,世卫组织调查组仅仅对此次疫情爆发的关键地点武汉病毒研究所进行了三个小时的视察,据推测根本未进入实验室。

此外,中共还拒绝向世卫组织提供早期病例的原始数据。尽管如此,世卫组织调查组还是得出结论,实验室泄露引发疫情“极为不可能”。这看似荒谬的闹剧其实是有原因的。除了已经爆出的达扎克与中共有密切关系,《国家脉动》本篇报道又爆出另一位世卫组织调查员与中共有着同样的密切关系,那就是荷兰病毒学家马里昂·库普曼斯。身为广东疾控中心顾问,并且多项研究受到中共国官方资助的库普曼斯,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病毒来自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或许,这不是最后一个被爆出来与中共有利益关系的世卫组织调查员。

来自英喜庄园海报组

原文翻译:

独家:世卫组织新冠病毒“调查员”是接受中共研究资助的中共国疾控中心顾问

《国家脉动》透露,马里昂·库普曼斯(Marion Koopmans)是最近世界卫生组织在中共国调查新冠病毒起源的代表团成员之一,她曾担任中共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顾问,并撰写由中共国政府支持资助的研究报告。

世界卫生组织(WHO)代表团的结论是,该病毒“极不可能”来自中共实验室,尽管报告显示中共国拒绝分享新冠病毒早期的所有相关数据。

但库普曼斯与中共的关系,与世卫组织研究员同事皮特·达扎克(Peter Daszak)(与中共)的关系相似,让人质疑该团队研究结果的有效性。

世界卫生组织一份名为“科学咨询小组成员”的文件包含库普曼斯的职业简历,其中显示她曾担任“中国广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科学咨询委员会成员”。

作为中国广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科学顾问委员会成员,她为该地区新发传染病检测实验室能力建设提供建议,并正在进行合作研究,试图揭示在该地区动物生产链中病毒的突发和传播。

库普曼斯还在自己的领英(LinkedIn)上列出了所属机构。

此外,库普曼斯撰写的科研论文和期刊文章得到中共的资助。

2020年7月的一份研究——探索利用基因组流行病学追溯广东高致病性A/H7N9流感的起源,是“由中共国国家重点研发计划资助的”。

“我们感谢参与纵向监测的广东省21个合作实验室。”摘要补充道。

根据一份摘要显示,2017年另一项以寨卡病毒为重点的研究也由广东省政府资助和执行:

我们感谢广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和江门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所有相关实验室和管理人员对后续调查的贡献。本研究得到广东省科技计划A和国家重点发展计划的资助。

另一项由库普曼斯领导的2014年与广东省疾控中心研究人员一起完成的关于A型流感(H7N9)的研究“得到了中共国公共卫生部十二五重大项目的支持”。库普曼斯还撰写了一系列由官方的国家留学基金委员会资助的研究报告,包括关于诺如病毒、轮状病毒、钙调磷酸酶和迁移的报告。

最新披露的消息肯定会迫使此前赞誉调查组的建制派媒体的进一步改变意见。

原文链接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2月 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