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威斯康星医护人员二次接种辉瑞中共病毒疫苗后脑死亡

加拿大多伦多枫叶农场 阿黎

图片来源:Humans are free

据自由人类(Humans are free) 2月15日报道,来自美国威斯康星州贝洛伊特(Beloit,美国威斯康星州南部城市)的28岁医护人员萨拉-斯蒂克斯(Sara Stickles)在接受辉瑞公司的第二支实验性mRNA 中共病毒疫苗注射后仅5天,就脑动脉瘤病发,现已脑死亡。这是又一个年轻健康的医护人员,接种实验性mRNA 中共病毒疫苗后死亡的例子。

她留下了一个幼子、兄弟姐妹、朋友和家人,他们在Facebook上对她的突然死亡表示震惊。她的姐姐杰米-林恩-克鲁兹于2021年2月11日在脸书上宣布,因为她没有康复的希望,所以全家都在告别。她说,我的妹妹实在是太优秀了!今天萨拉的妈妈、兄弟姐妹和我被要求来医院跟萨拉告别。

萨拉在2月7日星期天,脑干发生了出血性中风。自此,她一直在接受生命支持系统的治疗。经过所有的测试和核磁共振的结果,医生确定她的身体已经没有康复的可能,最终会死亡。因为萨拉是器官捐献者,医院将继续维持她的生命直到摘取器官。

2021年2月14日,萨拉的双胞胎妹妹卡拉在她的Facebook页面上分享了下面这篇帖子,这篇帖子因为提到萨拉注射了辉瑞公司的中共病毒 mRNA,而在社交媒体上被审查和删除。

这位美丽健康的28岁母亲接受了一个实验性的、未经FDA批准的医疗程序,现在家人正在为她的葬礼筹款。

从美国疾控中心(CDC)目前在VAERS数据库中公布的数据来看,威斯康星州共有176例不良事件,其中包括26例住院,5例永久性残疾,58例急诊,11例死亡,不过年龄都不低于44岁。萨拉的病例如果已经上报到CDC VAERS报告系统,那么显然还未公布。

CDC网站上显示,美国已经有1170例实验性mRNA 中共病毒注射后的死亡记录,而根据CDC和FDA的说法,这些死亡都与中共病毒疫苗无关。

尽管主流媒体极力封锁对中共病毒疫苗不利的消息,仍有如此多的负面消息流出。

英雄科学家闫丽梦早就指出,只有找到中共病毒原株和数据,才有可能研发出安全有效的疫苗。世界上的大药厂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匆匆推出疫苗,其安全性和有效性令人担忧。况且,在科学家们在中共的蓝金黄和各种威胁之下,几乎集体禁声,仍有科学家指出,市场现有的疫苗大多含有估计人体免疫系统的成分。

目前大众(网上)排队接种疫苗,疫苗需求远大于供应。甚至年轻力壮的医护人员也积极志愿参加疫苗试验,以至数人致残和死亡。大众对疫苗的信任度与主流媒体的宣传导向有极大的关系。几个月以后,那些注射疫苗的人会怎么样呢?让我们跟踪观察。

原文链接


校对、发稿 文锦

+5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