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中共国村官的腐败怪象

撰稿人:三只松鼠

审稿:永远小学生 编辑:五饼二鱼

近日,看到墙内两则新闻,一则是《新华日报》专题报道了江苏省江阴市周庄镇山泉村党委书记李全兴出席江苏省人民代表大会,另一则新闻中共国西部某省某市北山村党委书记刘某等几名村干部套取和截流了10万元补助专项资金被查处。

为什么把这两则新闻放在一起,因为大约七、八年前笔者曾经在西部北山村参与规划一个田园综合体项目,带领贫穷的北山村党委书记刘某到与号称“中共国第一村”的华西村比邻的富裕的江阴市山泉村去参观学习,与两位村书记都认识。

我记得当时这个北山村刘书记在当地口碑就很不好,座骑还是一辆汉兰达越野车,在贫穷的当地非常不错了。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此人还在当村书记,这次终于为了一点钱翻船了。当然,这只是查处报道出的一小部分,我相信刘书记贪污、腐化的事情绝不止这点吧。

贫穷村的村书记尚且如此,那放眼中共国,不知有多少村官干了多少坏事。长期以来,中共国的贪腐完全成了公开行为,一个县委书记贪污受贿上千万也完全是小儿科。那大家会问:一个小小的村官有多大权利呀?他们有哪些渠道去搞腐败呢?

另外多年前笔者曾经去过山西省一个产煤区的山村,亲眼目睹现任村长与候选村长之间为了争夺村长宝座,候选村长不惜动用各种关系,找人递信给中纪委状告现任村长的腐败事件。据了解这两位村长候选人还是亲戚关系,为什么他们还要这样大动干戈?因为这是一个产煤区,一般谁当了村长,就可以垄断本村的煤炭运输行业,按当地煤炭产量,那一年收入估计不低于上亿元吧。并且现任村长座骑有三两豪华小车,实际控制的运输车辆几十辆。

网络截图

从公开报道中可以看到,村干部腐败的一般是村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村会计等掌握了实权的村干部。他们腐败的途径主要有:一是利用掌握在农村土地流转、土地承包、宅基地批准、耕地租赁、林地承包等方面的权利,直接向村民索贿受贿;二是贪污挪用土地承包费、占地赔款费、人口差额费等公共费用;三是截留私分国家惠农补贴、扶贫款、救灾款;四是村里基础设施建设工程中贪污资金,把工程交给自己人做;五是很多村干部蜕变成了黑社会,垄断村里各种资源,村办企业变成家族企业,无恶不作;六是侵吞征地拆迁土地补偿款。当然,所在地区不一样,腐败的方式形形色色,不一而足。

目前中共国约有60万个行政村,有数百万农村基础干部,“小村官、大腐败”已蔚然成风。尤其是近年来在有些地方征地拆迁过程中,村官获利几百万、上千万已成普遍,甚至上亿也不足为奇。大约30%左右的村官就是由黑社会成员担任,对待村民无恶不作。目前中共国农村就是中共国典型“以贪治国、以黑治国”的缩影。所谓的村民自治组织治理监管、资金全程审计等等都是治标不治本。打倒共产党,既是正义的必须,更是人民过上真正好日子的前提!

本文纯属个人观点

部分摘自:《村干部贪腐敛财,常见8种手段,曝光 》https://www.sohu.com/a/326409326_120166013

+6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Himalaya Australia

One Team One Family 共同的梦想把我们团结 在一起,澳喜一家人。 2月 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