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重启”或许才是释放武汉病毒的真正黑手

作者:澳洲雅典娜农场  美国漂移

 2021年2月9日,WHO联合专家调查组一行在武汉病毒研究所逗留了三个半小时后,调查组专家皮特.达扎克就毫无意外,迫不及待地对外界发布了由中共供稿并确认的调查结果:“由实验室泄漏引发疫情极为不可能,病毒通过中间宿主传播给人类仍是最有可能的感染路径,同时对于冷链动物制品是否可能成为病毒引入渠道,仍需要进一步探索。”[1]自此WHO在全世界人面前与邪恶中共联袂表演的一场滑稽闹剧彻底落幕了。劳累了三个半小时的皮特.达扎克当晚终于晚可以与石正丽、王林发一起喝着茅台唱着歌,不醉不归了。在他们这些所谓的“砖家”眼里,全世界人民不过都是些低智商、好糊弄的“韭菜”而已,想割就割。果真如此吗?

       2020年1月19日,正义的天使“闫丽梦”博士,通过爆料革命的排头兵“路德”先生的youtube直播节目,首次向全世界传递出一条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一条足以拯救全人类的信息:“目前在中国武汉发现的类似03年非典肺炎的病例具有人传人、强变异;病毒来自于实验室由人工基因编辑而成;具有中共军方背景的舟山蝙蝠病毒是新病毒的骨架,疑似军方有意释放的生物武器;如控制不力,恐会造成全球范围的大爆发;而且WHO正与中共一起向全世界刻意掩盖病毒真相。”[2]

       也正是从这一天开始,这个世界就完全陷入了一个严重扭曲的科学版罗生门。各种形形色色、林林总总的滑稽时刻不断疯狂地上演,颠覆着每一个善良人的三观。如果想穿透这重重迷雾去看清这个病毒的真相几近不可能,我们只能将一些支离破碎的事实,努力拼凑后才可略知些一二。

        好吧!先来看看这个世界究竟发生哪些疯狂的事?2020年4月,闫丽梦博士历经千辛万苦、九死一生后,在由郭文贵先生发起创立的法治基金帮助下,从香港来到美国。闫丽梦博士本人具有生物科学和医学双博士学位,并在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与全世界冠状病毒最顶级的专家潘烈文一起工作。港大公共卫生学院实验室也是WHO在亚洲地区从事监测有关传染病的合作实验室,潘烈文同时也是WHO的科学专家顾问。当武汉爆发疫情时,闫丽梦博士便是由潘烈文亲自指派去为WHO调查病毒真相的当事人。这也是为何闫丽梦博士对疫情初期的病毒了解如此透彻的缘故,而一年后的今天,疫情的走向也完全验证了她当初对全世界的所有警告。

       来到美国后,在其他博士的共同协助下,闫丽梦博士发表了两篇迄今为止让全世界所有的科学界人士都无法从科学角度辩驳证伪的,关于武汉病毒真相的论文。在这两篇论文中,她通过大量翔实的科学数据、科学证据、和科学依据充分证实了肆虐全世界的武汉病毒就是来自于中共军方实验室制造,并有意释放、攻击全世界的“超限生物武器”。这一结论目前已获美国军事生化武器专家的首肯认可,是完全毋庸置疑的事实。

        但遗憾地是,有时候事实却是可以被扭曲的。看看WHO是如何为中共释放的反人类病毒掩盖真相的吧!当闫丽梦博士在2019年11月被潘烈文指派去为WHO调查武汉疫情时,闫丽梦博士就已获悉武汉病毒具有人传人,高感染,高致命的特性。并第一时间告知了WHO在亚洲的科学专家顾问潘烈文。但随后潘烈文却诡异地第一时间要求闫博士不要声张、严格保密否则恐有生命危险。所以说,WHO最早在2019年12月就知道武汉病毒具有人传人,高感染,高致命的特性。与此同时,在2019年12月底,台湾CDC也向WHO通告了武汉病毒具有人传人的特性。

        可直到2020年1月20日,中共在闫丽梦博士通过路德先生的直播平台警告全世界的几个小时后,终于承认了武汉病毒具有人传人的特性。这时候WHO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发布了武汉病毒可以人传人的警告,但这已经距WHO最初得知武汉病毒可人传人的情报延误了近1个月。不仅如此,当中共已经禁止国内旅行和封城的同时却让国内游客去往全世界各地之际,WHO的主席“谭书记”在新闻发布会上一边委屈地承认武汉病毒可人传人,一边却在警告全世界各国,必须要对来自中国境内的旅客开放国门,为武汉病毒扩散到全世界,造成不可避免的疫情大爆发立下了“汗马功劳”。

        更为可疑的是,在如今越来越多富有正义感的科学家站出来证明武汉病毒就是来自于实验室时,如著名的史蒂芬.奎伊博士就通过“贝叶斯分析”的方法得出病毒来自于实验室的概率是99.8%,这概率大于法律标准中『排除合理怀疑』所要求的95%-98%。[3] 也就是说,在法律上,已经可以完全认定武汉病毒是来自于实验室制造的事实。史蒂芬.奎伊博士还将他的论文发给了世界范围内众多依然认为武汉病毒来源于自然的科学界人士,比如福奇、石正丽等,当然也发给了这次WHO武汉联合调查组的专家皮特.达扎克。但尽管如此,WHO的皮特.达扎克却在未能进入武汉P4实验室的情况下,依然厚颜无耻地发布了“没有证据表明病毒来自于实验室的”声明。这TMD究竟是什么样的操作?

       可能有人会说“他们不是在武汉病毒研究所逗留了三个半小时吗”?但真实情况可能只是他们在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办公室里被款待了三个半小时,并与武汉病毒研究所里的工作人员开了个令人愉快的茶话会而已。因为进出P4实验室每个人光是消杀等准备工作都需要至少45分钟,更别说还要开展其它的调查取证工作了。WHO一行十人,三个半小时能干啥,你懂的……

        另外再来看看那些科学界的各种组织和科学大佬们的“表演”吧!自从闫丽梦博士率先揭露武汉病毒来自于实验室之后,著名的科学期刊《柳叶刀杂志》和《自然杂志》不但大肆发表世界各国“伪专家”各种关于武汉病毒来源于自然的文章,还同时打压、禁止一切揭露病毒来源于实验室的科学家和文章。《自然杂志》甚至在他们的官方推特上直接屏蔽了闫丽梦博士。据相关邮件曝光,皮特.达扎克甚至给各国二十多个博士发邮件,要求他们联署签名病毒来源于自然的声明。

        尤为过份的是,这些世界顶级的科学期刊竟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公然刊登多名来自中共国所谓的“科学砖家”的造假论文。这些论文无不是将病毒来源归于蝙蝠、果子狸、穿山甲等众多无辜的小动物,企图混淆视听掩盖武汉病毒实际来源于由中共军方独家拥有的舟山蝙蝠病毒为骨架的事实,并通过人工基因编辑制造而成的“超限生物武器”。“蝙蝠女石正丽”甚至直接造假虚构了一个所谓的“RaTG13”病毒,想把此病毒作为武汉病毒的起源,以图掩盖舟山蝙蝠病毒的踪迹。但最后还是被闫丽梦博士在她主导撰写的两篇关于武汉病毒的论文中,用无可辩驳的科学数据和科学证据证明揭露了,这个所谓的“RaTG13”病毒不过就是石正丽用电脑编造杜撰的一组基因序列,是一个根本不存在的用来混淆大众视听的产物。荒唐吗?其实这还不算荒唐。

       更加荒唐的是安东尼福奇博士,这位美国NIH的负责人、主导控制武汉病毒疫情的白宫首席专家,同时也是美国年薪最高的公务员。在武汉病毒爆发前,由他领导的NIH每年都拨款资助包括武汉病毒研究所在内的多个中国病毒实验室,以及石正丽、王林发等多名中共病毒专家,研究早已被美国政府明令禁止进行科学研究的“病毒功能增强性”实验。该类型实验唯一的目的就是“将病毒武器化”,而肆虐全球的武汉病毒正是该类型研究的成果。在武汉病毒爆发初期,福奇又极力劝阻川普总统颁发中美旅行禁令。同时忽悠川普,说这个病毒其实跟流感差不多,不需要戴口罩,而戴口罩可能对身体伤害会更大。而他最新的言论却是:“戴两个口罩的防护效果更好”。

        其后,福奇还置若罔闻不顾多名医生根据临床治疗的结果和经验,得出“羟氯喹”对武汉病毒早期治疗和预防有显著效果的事实。极力否定抹黑“羟氯喹”,从而导致该药无法成为FDA推荐治疗武汉病毒的药物,甚至无法成为非处方药物。可正是这位“伏地魔”早在03年就曾推荐使用“羟氯喹”去治疗SARS冠状病毒。而今天的武汉病毒正是当初的SARS冠状病毒的加强版。这两种冠状病毒的致病基本原理是一致的,那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这位“美国钟南山”如此狠抽自己的耳光呢?

        答案是“疫苗”。这个“伏地魔”倾尽全力主推全民接种疫苗计划,甚至不惜对美国民众撒谎。先是说只要疫苗接种率达到60%-65%就能形成群体免疫,而当民众开始接种疫苗时,他却屡次改口调高疫苗接种率70%-75%、80%-85%,最新改口是接种率达90%以上,才有可能形成群体免疫。(我就好奇他为何不说99%呢?)尤为可恨的是,他甚至大言不惭地承认当初欺骗撒谎民众,是因为担心民众的心理承受不了事实的真相,活脱脱一副“我骗你是为你好”的丑恶嘴脸。多么熟悉的无耻操作,是不是很“钟南山”呢!最近几天他又开始忽悠给孩童接种疫苗了。如此邪恶之徒,他日必遭天谴。就看上天都饶过谁?

    别忘了!闫博士早就通过各种媒体告诉过全世界:“武汉病毒不是来自于自然界的病毒,而是中共实验室研发的“超限生物武器”。在目前对该病毒了解有限的情况下,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研发出任何有效的疫苗。” 到目前为止,接种疫苗后有人严重过敏,有人不停抽搐,有人面瘫嘴斜,有人数日后被证实感染武汉病毒,有人数日后暴毙……更蹊跷的是,有医生研究过辉瑞疫苗的报告后发现,实际真实效果是全部的7086人中只有1人约占0.01%有效,其中的5960人约占84%有或多或少的严重反应,其中的3190人约占45%需要服用止痛剂 。[4]而与此同时,武汉病毒仍在全世界范围内不断变异中,英国、南非乃至美国等地先后发现了不同的新变异毒株。据研究后发现,变异后的病毒传染性比原病毒增强70%,致死率也更强。

         “全世界现在没有一个科学专家在研究疫苗的ADE即综合抗体的作用”闫博士一再提出警告:“疫苗的ADE综合抗体极有可能导致接种疫苗的人比没接种疫苗的人更容易感染武汉病毒”。这也正是为什么到目前为止全世界都没能研制出一款有效、安全的SARS病毒疫苗。现如今所有研发出的武汉病毒疫苗完全都是“大跃进式”的产物。福奇力推民众接种即无效又危险的疫苗,是不是很奇葩呢?他究竟想干什么?“不错”!他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拯救更多的人。恰恰相反,他是为了伤害、杀死更多的人。其心可诛啊!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为何WHO、科学顶级杂志和科学界人士们如此恬不知耻地为中共掩盖“超限生物武器”的真相呢?想要弄明白这个问题,我们就先要弄明白最近流行的耳熟能详的一个词——“大重启”。

        在2020年5月的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全球化主义精英们第一次提出了所谓的“大重启”。其目的是要重新建立一个通过大数据等高科技手段,以防疫为藉口对人类各种活动实施全方位无死角的监控,再利用受其控制的某些世界级科学大佬宣称的一些高大上言论,如环保、气候变

化、碳排放等,来限制、改变全球目前固有的经济产业模式,将全球产业链迁往某个固定国家如中国,完成绑架全球经济的一种经济模式。若以时间先后顺序来看,大部分人或许觉得这个所谓的“大重启”是经济学家在武汉病毒疫情爆发后,才提出来应对疫情的经济模式。果真如此吗?答案是否定的。

       在笔者看来,这个所谓的“大重启”经济模式是由某些邪恶的人、以邪恶为目的,组成的邪恶组织在很早之前就酝酿计划好的。这些邪恶之人并不是来自某个特定的国家,也不是来自某个特定的行业,更不是来自某个特定的人种。他们散布于全球各个国家,涉及全球各个行业,无关男女老少,但他们的目的却很明确:要统治和奴隶全球各国政府和民众。

         大致的具体步骤是:第一,先由这个邪恶组织里的某些顶级科学家们提出一个看似人畜无害无比高尚的科学观点,如环保气候、碳排放、全球变暖、冰川融化、拯救地球、人类等,并成为这些观点最具发言权的科学大佬来抢占道德的制高点,谁敢反对他们就是反对真理、反对人类。

        一旦他们拥有了绝对话语权后,紧接着提出各种所谓的“最佳解决方案”。如重组全球产业链的方式来减少工业排放和人类各种经济活动,通过征收碳排放税,逼迫发达国家的工业迁往某个特定国家,从而扼制住发达国家的经济命脉并全面的掌控各发达国家。以减少碳排放为理由,限制各个国家的电力使用,并通过控制全球的电信基础设施,以达到掌控每个人各类活动的目的。

        第三步通过释放可造成全球范围内传染的病毒,形成各种类型的流行病后,利用疫苗为工具,辅以高科技产品如植入型芯片,疫苗护照等方式全面实时监控这个地球上每一个人的每一类活动,最终将地球变成监控全人类的超级大监狱。当前三步完成后,他们将开启能够全面摧毁全球现有的金融系统,经济运行系统的毁灭模式,利用各种高科技手段,推出使用各种数字货币来代替全世界央行的货币。届时,美元、欧元、日元等恐都将统统化为废纸。他们通过掌控数字货币来全面掌控各国、各人的财富,于是他们就变成了各国政府和各国民众的“上帝”。全球所有的宗教顷刻间都将灰飞烟灭不复存在,以后全球就只能信仰一个宗教–“科学教”。无论你有多么富有、多高的地位,只要你敢反抗“上帝”,他们随时都可以将你一键清零。最终全人类都将成为这个邪恶组织的奴隶。饿了吃你的肉、渴了喝你的血、困了睡你的子女、器官坏了就拿你的器官来置换,这听起来是不是很熟悉呢?不错!现在的中共国便是这个邪恶组织的一个成功“实验模版”。可怕的是,现在他们正式开启了全球推广模式…

        邪恶组织要统治全球,首先就必须要拿下全世界最强大的国家—美国。这不但是因为美国有全世界最强大的经济、军事、政治、金融、科技力量,还因为只要拿下了美国,全世界其它的国家都将会自动地俯首称臣,再无反抗之力。同时这个邪恶组织在美国境内也拥有最多、最广的“信徒”,他们统称为“DEEP STATE”。邪恶组织经过多年的布局和渗透,基本完全掌控了美国的国会、议员、司法部、FBI、各级法院、最高法官、众多主流媒体、社交网络平台、高科技公司、地方官员、众多科学界大佬、各级教育系统、多数知名大学、文体娱乐界……等等。

       唯一无法掌控的就是2016年当选的美国总统—川普。因为川普是一个成功的亿万富翁,所以对邪恶组织的杀手锏“蓝金黄”,具有天然的免疫力。也因为川普是政坛菜鸟,所以邪恶组织手里也没掌握可以用来要挟他的任何政治污点。否则也不会假造一个“通俄门”来弹劾他了,只要甩出一个如同亨特拜登的“来自地狱的硬盘”,川普就足以死个几百回了。

        那么邪恶组织为什么非要搞掉川普呢?答案是:川普是个坚定的反全球化、反社会主义、追求自由民主,奉行美国人优先的总统。川普在任内退出了巴黎协议、退出了TPP、退出了联合国人权组织(甚至还威胁要彻底退出联合国)、以双边贸易协议代替多边贸易协议、将产业链搬回美国、建墙、与中国打贸易战….等等。川普所做的这些无不都是对邪恶组织的沉重打击,如果让川普再继续干四年的话,邪恶组织的“大重启”计划必将荡然无存。所以搞掉川普便成为邪恶组织能够继续存活最重要的一个前提。在弹劾不成、下毒也没弄死他的情况下,唯有依靠“选举”这唯一的选项了。

        2016年邪恶组织因为过于大意,小觑了川普的号召力。本以为只要使用了由他们控制的,可以修改投票率的“多米尼”投票系统就能轻轻松松搞定川普,让他们的“代言人”—希拉里.克林顿获胜。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川普赢了太多的选票。多到连“多米尼”都改不赢。所以2020年大选,邪恶组织誓要万无一失,绝对确保另一个“代言人”拜登能够顺利上台。

       于是邪恶组织早早就在所有的摇摆州布下了“多米尼”投票系统,还让扎克伯格在所有摇摆州砸下重金,重建和扩建大量的投票点、计票点,资助、聘用、贿赂大量的计票点官员和工作人员。可仅仅做到这样还是不够的,一旦出现16年川普获得过多选票的状况时,邪恶组织还需要一个备选方案来翻盘,那就是使用“假选票”。可假选票要想蒙混过关的话,靠组织人到现场投票是不行的,人数和身份验证都会是问题。唯一可行的使用“假选票”的路径就是以“邮寄选票”的方式投入。而各州对于邮寄选票的规则都有明确规定,正常情况下也很难塞入过多的“假邮寄选票”。于是便需要先修改各摇摆州的邮寄选票规则,比如修改不再限制邮寄选票的数量,延长邮寄选票收到的时间。这样才能保证等到需要时可以顺利地塞入假选票。可要如何才能合理去修改规则呢?邪恶组织们终于决定铤而走险了。

        根据目前所获取的各方面信息分析后,我认为最可能发生的实际情况是:邪恶组织核心层要求主要的邪恶成员之一福奇,在美国境内造成一个可防可控的流行病疫情,以便各摇摆州修改邮寄选票的法规。福奇立刻想到了他领导下的NIH长期投资的武汉病毒研究所,通过长期被他安插在武汉病毒研究所和WHO的皮特.达扎克,了解到中共第二代SARS即武汉病毒的研发已经基本成型。跟上一代SARS比起来,新研发的武汉病毒无论是在传染性、致命性、适应性还是隐蔽性方面都取得了极大的改善和提高。并且基本确定会跟SARS一样在天气温度升高后会自行消亡。

       这不正是福奇想要的东西和结果吗?高传染性能短时间内造成大范围的传播,高致命性则会造成民众极度的恐慌。当气温升高时又会自行消亡,神不知鬼不觉啊。再加上“羟氯喹”能够很好的预防和治疗病毒,可以保护好邪恶组织内部的成员。

        不仅如此,福奇甚至还准备好了如何掩盖中共以及武汉病毒行踪的预案。那就是利用早就被邪恶组织管控下的WHO以及WHO的专家皮特.达扎克等在武汉病毒来源和溯源时,配合掩盖真相和引导至错误方向,并佐以《柳叶刀》、《自然》等国际顶级期刊出来为武汉病毒自然论背书,同时开动所有邪恶组织掌控的主流媒体和网络平台来引导风向,打压揭露武汉病毒事实的所有报道和正义人士。当一切准备好后,中共在邪恶组织骨干福奇的命令下,最终向全世界释放了“超限生物武器”武汉病毒,发起迄今为止全人类历史上最邪恶的一次对全球所有人类的攻击。

        这次攻击顺利地造成了全世界的恐慌,尤其是美国民众的恐慌。邪恶组织最终也正是利用这次恐慌,指使由他们控制的各摇摆州的政府官员顺利成功修改了邮寄选票的规则。是的,你没看错!肆虐全球的“超限生物武器”武汉病毒,正是由包括来自美国国内腐败官员组成的邪恶组织指使他们最得力的爪牙–“中共”,向全世界恶意释放的。目的就是帮助邪恶组织搞掉川普,偷窃美国大选。

        可让这个邪恶组织万万没想到的是,一个靠“假、骗、偷”为生的中共,哪能弄出什么靠谱的东西?武汉病毒并没有像他们设想的那样,在气温升高时自行消亡,反而愈战愈勇,横扫全球每一个角落。全世界超1亿人被感染,超2百万人被杀死。还记得当初习近平曾是那么自信的当着全世界人,拍着胸脯说道:我亲自指挥,亲自部署,疫情可防可控”。并亲自电告川普“4月份天气温度转高后病毒就会消失”。他的这种自信是有原因的。或许有人会说这不过又是一个阴谋论而已。那好吧!史蒂芬.班农曾说过:“我们不相信阴谋论,但也不相信巧合”。就让我们来看看事实有多么惊人的巧合吧!

        为什么这么巧?福奇领导的NIH资助了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被美国政府明令禁止的,旨在武器化病毒的“病毒功能增强性”研究?福奇难道不是早就知道武汉病毒研究所在研发武器化的病毒吗?

       为什么这么巧?WHO在武汉病毒爆发以来,一直费劲心机帮中共掩盖病毒真相,甩锅全世界? 甚至将武汉病毒的命名由通常惯例以发现地命名,改成“COVID-19”,这难道不是要为将来篡改历史时留下空间吗?

        为什么这么巧?这次WHO武汉联合调查组的核心人员皮特.达扎克与武汉病毒研究所合作长达15年,他此行是去叙旧还是调查?

       为什么这么巧?这次WHO武汉联合调查组的成员组成是由中共挑选认可的,WHO难道不应该是一个国际独立机构吗?

       为什么这么巧?武汉病毒疫情在美国爆发初期时,福奇、佩洛西、拜登等政客以及美国几乎所有的主流媒体都大肆批驳反对川普对中国的旅行禁令?这难道不是为了让病毒更容易的进入美国,制造疫情吗?

       为什么这么巧?世界顶级科学刊物《柳叶刀》、《自然》都不约而同的为病毒来自于自然的论文站台,即使是明显造假、伪造的假论文。同时打压所有病毒来自于实验室制造的论文和专家?科学难道不就是要允许不同的声音都可以自由的表达吗?

       为什么这么巧?福奇反转了他关于“羟氯喹”对SARS冠状病毒有效的观点,力推疫苗科技。并得到了《柳叶刀》、《自然》以及美国FDA和WHO的背书?有的医院甚至开除了给被感染的病人开“羟氯喹”处方的医生。这难道不是为了增加武汉病毒的传染力和杀伤力 ,在美国境内制造出更大的、无法控制的疫情和恐慌吗?

        为什么这么巧?美国几乎所有的主流媒体全都同不约而同地封杀任何有关武汉病毒来自于实验室以及任何有关“羟氯喹”对武汉病毒有效的文章、推文、视频、报道以及医生和科学家?自由、公开、透明难道不是媒体应该遵从的行业道德准则吗?

        为什么这么巧?美国几乎所有的主流媒体在大选前都突然选择性失明般看不见亨特拜登那块“来自地狱的硬盘”,并封杀一切与这块硬盘有关的所有消息和报道?美国民众难道不希望得到一个公平、公正、合法的选举吗?

        为什么这么巧?美国几乎所有的主流媒体在大选前都不约而同的帮拜登伪造虚假的民意调查数据,而在大选后都对无数海量的选举舞弊证据、证人、证词再一次选择性失明?媒体难道不是应该监督政府、追求真相、还原事实的无冕之王吗?

        为什么这么巧?美国司法部,FBI在选举前近一年就获得了亨特拜登“来自地狱的硬盘”,但却选择无所作为?即使全世界所有人都看到了乔

治亚州一计票点在赶走监票员后,数名计票员从桌子底下拉出数个装满无数假选票的手提箱并多次重复计入假选票的舞弊录像,可偏偏司法部,FBI却没看到?威廉.巴尔不是应该要捍卫法律,打击罪犯的吗?

       为什么这么巧?本应该是维护美国宪法的最后一道防线“最高法院”,在1月20日前对一切有关选举舞弊的案件都以各种理由不予受理?就算傻子都可以想到,他们是要等拜登正式上任后,才开始接案。到时就算川普的官司赢了,最高院法官的裁决也不外乎是,拜登确实有选举舞弊,但不足以改变选举的最终结果!他们就耍流氓了,你又能怎样?

        为什么这么巧?“多米尼”计票系统在无法通过安全专家的安全认证的前提下,仍被各摇摆州采购用于2020年的大选计票?难道拥有该公司股份的佩洛西的幕僚长真与佩洛西无关吗?

        为什么这么巧?在大选夜,所有的摇摆州以各种奇葩的理由,几乎同一时间决定暂停计票。然后在赶走所有的监票员后的三个小时内,全都灌入数以万计的假选票,最后一刻造就了全球举世闻名的“拜登曲线”?不只是一次,而是两次。这种神同步般的神操作,难道不是有组织、有预谋的吗?

       为什么这么巧?摇摆州的众多计票点的工作人员可以肆无忌惮地将监票员驱赶出几十英尺开外?别说签名了,估计连选票都看不见。这还不算邪的,有某些计票点公然藐视法律,不但将监票员赶出房间,还把窗户用纸板封住,连在室外透过窗户监票都几乎不可能,而这些计票点似乎全都得到了来自扎克伯格的资助。计票员难道不应该遵纪守法地计票吗?

        为什么这么巧?全美总计1.3亿多的选民,在川普证实获得7500多万张的选票后,拜登竟还获得了8000多万张选票。而所有的主流媒体也全都达成共识的认为7.5+8=13。难道他们的数学老师都是同一个人?

        为什么这么巧?拜登正式上任第一天就决定重回巴黎协议、重返WHO、重新重用福奇、废除川普禁止美国电网采购中国发电设备的禁令、废除川普限制中国渗透美国校园的行政命令、任命多个与中共有渊源的内阁大臣官员、禁止美国官方提及武汉病毒时使用中国、武汉的表述(为中共甩锅做准备)、将也门胡赛武装从恐怖分子名单里剔除(为解除中共的种族灭绝,反人类罪试水)?这番操作难道不正是拜登对即出钱又出力的小弟的一种犒赏吗?

         为什么这么巧?在川普的情报总监约翰.拉特克利夫发布确认中国干预美国大选的报告后,拜登竟然公然拒绝对相关的中国政府,实体和个人进行制裁?这难道不是因为拜登害怕东窗事发吗?

        为什么这么巧?所有以上发生的巧合最后都只有一个人受益—拜登?记得拜登曾对着镜头说:“我不需要你们投票选我,无论你们选不选我,我都将会是你们的总统”。哪来的自信?事出反常必有妖,对吗? 

         为什么这么巧?拜登政府在认定中共在新疆犯有种族灭绝和反人类罪后,却依然声称要与中共合作?我就问问:美国政府与罪犯合作合法吗?

        这么多巧合,最后其实都指向一个结果,那就是:邪恶组织为了偷窃美国大选,指使中共释放出武汉病毒攻击全世界。福奇、皮特.达扎克《柳叶刀》、《自然》、WHO等科学界大佬负责为中共掩盖武汉病毒真相,甩锅给各种动物或各国;各主流媒体、网络平台、高科技公司负责进行舆论引导、风险管控、敲鼓呐喊、配合作恶;司法部、FBI、各级法官负责为偷窃大选的违法行为提供法律支援、保驾护航;各州政府地方官员、计票点工作人员负责直接操作偷窃大选的具体实际工作;国会参众两院的民主党议员、共和党建制派议员则负责对舞弊选举的结果进行快速认证和弹劾川普。

        所以根本不是因为出现了疫情后才决定“大重启”。恰恰相反,是因为需要“大重启”才制造出了疫情。这或许就是邪恶之所以被称为邪恶的原因吧。亲爱的战友们,请擦亮你们的双眼,保护好自己和家人!我始终相信“正义或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邪恶组织为了他们邪恶的目的打开了潘多拉盒子时,他们绝对没想到释放出来的恶魔已经无法控制,最终也会吞噬他们自己。如果不追溯病毒的真正来源,研究中共究竟如何改造了病毒,人类将无法研究出任何有效的疫苗和药物去战胜这个病毒。据最新研究结果,这个病毒将会持续变异,最终长期与人畜共存。[5]想想看,如果没有任何有效的疫苗和药物,十年后,人类将会怎样?这个地球将会怎样?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邪恶组织当初用病毒做为武器攻击全世界政变夺权时,殊不知自己也终将会死于病毒上。想要拯救他们自己,就必须先要拯救其它无辜善良的人。这该是多么的讽刺啊?

参考链接:
(1)联合国新闻
(2)路安艾时评
(3)唐平转发喜马拉雅工作站翻译的奎伊博士的推文
(4)GNEWS翻译文章:报告出错:接种”冠状病毒”疫苗后更可能发生 “严重 “感染
(5)2/9/2021路德时评


责任编辑:多伦多枫叶农场  孙行者
编辑/校对:温哥华圆成农场 比卡丘
发布:京都富士会农场 孤独的小生(文留)

+7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Rocky
16 天 之前

这个从外在表现来看确实是有预谋的。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战后世界发展导致了严重的贫富分化,达沃斯派诞生,共产独裁怪兽诞生,两者结合为利益共同体,要奴役全世界,暂时的利益共同体不代表永久的,在奴役全世界获取超额利益上他们应该是一致的,而川普总统的政策挡了美国国内达沃斯派的道,与中共配合搞掉川普绝对是事实;至于郭先生最近爆料的“灭白计划”相信绝对不是预谋的内容之一,应该只是中共CCP处心积虑寄生全世界榨干全世界的一个计划。达沃斯派的“短视”和中共的“战略持久性”最终会让达沃斯派完全被中共所挟持,沦为中共寄生全世界的一个工具群体。当达沃斯派认识到这点时,也就是他们分道扬镳的时刻,惟愿这个时刻早点到来!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