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云长天时评】中共如何利用“传染源”击溃西方超限生物战防御体系?

作者:捆绑CCP一千年/喜马拉雅东京樱花团

一种生物术语“传染源”被中共病毒无限放大,牠结合“以黑治国”的邪恶计划将人类世界有步骤地推向万劫不复深渊。而这种生物学上的传染源和以黑治国又是如何联系起来的呢?新华社2月13日一则报道以《这些黑科技让百姓安心、安全过年》为题,已公然表明CCP以黑科技治国的野心,文章除了将黑科技涵盖百姓出行全方位大数据跟踪外,还居然为“黑科技”一词洗涤,将邪恶世界比喻成光明的未来。

中共是如何黑了世界?笔者以“传染源”为切入点,又结合中共“以黑治国”的观点来论述中共的邪恶。

2018年5月30日,科技日报一则“黑科技”究竟是什么“黑”一文是这样违背逻辑地讲述了黑科技的诡辩说辞。声称除了现代汉语定意的“黑”与“白”相对外,其中黑首先是暗的、隐蔽的、非法的和恶毒的”。即便是字面解释也无法回避黑恶的本质。CCP继续宣称,“‘黑科技’显然不能这么理解?”。何也?“黑科技”一词最初源于日本动漫《全金属狂潮》,但在现实中超越绝大多数人认知范畴的“黑科技”从其含义经历了由“不可理解、不可实现到人类可理解的过程”。这一套理念将“以黑治国”阐述的淋漓尽致。而维基百科解释为“黑科技是是一种叫做低语的人类创造的,由于黑科技的起源是一种严格保密的秘密,一般人不知道低语者的存在,更不知道黑科技是他们唯一拥有者。黑科技是指不出现在国家和国际档案的数据库中的技术类型,他们是秘密的军事武器,如生物武器或核武器”。显然,CCP的名词解释扭曲了事实,竟然一个超越人类伦理认知的秘密的军事武器的洗脑解释就这样将老百姓置于危险的生存社会中,最后达到现代黑科技治下的新奴隶制社会模式。在这种社会模式中生活的中国人能出污泥不染者则成了凤毛菱角,如闫丽梦博士和郭文贵先生和亿万万个醒来的爆料革命战友们。

笔者带着“以黑治国”的想法读《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传染源》一文时看破CCP击溃美国对生物武器防线的伎俩所在。

关于传染源的概念,首先,本书作者开门见山地指出“传染源(source of ifcion)∶仅人或动物才能成为传染源。但西方国家对传染源的定义并非如此严格,而且,其流行过程的其他有关理论与术语和我国也有差异。”(见3P)这句话为这部“CCP生物战宝典”埋下着很多诡异的伏笔,首先作者承认传染源在西方国家主要是一些变质、腐烂的事物引起的,重点并没有涉及到人和动物,从这一点看上去,于西方社会对于公共卫生领域的治理是多么严谨,意在表明不可能出现大范围人传人的流行病,更不可能让2020年中共病毒这样的灾难发生。其次提到了在流行病学的理论与术语的表述上也与CCP不同。

笔者并非病毒流行病学专业,仅就我的一点读书心得梳理出一些问题,以期达到以彼之矛戳彼之盾的效果,书中作者如何阐述理论与术语的表述不同呢?作者观点认为对于传染源的处理,根据我国流行病学理论,必然要追踪至污染此蔬菜(传播媒介)之真正传染源(人或动物),以绝后患。而西方国家则不然,以美国为例,“2003年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杂志的一篇论文,将人类传染病按传染源分为3类。其中一类称”sapronoses(按希腊语意,直译为‘变质有机基质’;笔者意译为‘无生命动物物质’)∶包括水、土壤、植物、腐物、动物尸体与排泄物及其他;可致数十种疾病。可见,在理论上和我国之定义不同;”作者认为,“从实践及其效果视之,‘无生命动物物质’作为传染源也有一定弊病∶如许多西方国家多年经常反复发生由多种不同蔬菜受病原体污染引起的爆发流行和食物中毒,卫生防疫机关和人员均追寻至某种污染的蔬菜食品(西方国家称之为‘传染源’)并加以处理和控制即止。”(见3P)这几句话批评了美国对流行病防御措施和认知严重落伍,而2003年非典病毒在全球发展后(本书将其命名为“过客型”病毒),仅仅在“变质有机基质”上防御的确不够,因为,CCP病毒如大巫婆一样已经改变了世界公共卫生领域的防范机制了。

正如书中作者强调的那样,“虽然,总体上目前在生物技术领域,西方强于我国,但按传染病流行病学理论性和实践性及其结合紧密程度而言,我国的理论更贴近实际,其严密性更甚,逻辑性更强,实践成效更大。”作者似乎在反问,为什么一方面承认西方国家在生物技术上强于我国,而实际防疫却不如我国?笔者当然知道其险恶意图,他们所谓防疫严密性更贴近实际,逻辑性更强,防疫实践成效更大的原因在于他们无缝利用了西方君子防疫模式的漏洞,以2020中共病毒更大的恶来掩盖之前像非典、禽流感那样小的恶,并在舆论工具配合下使世人相信这看似自然的发病过程使其脱罪这样的更实际,所取得的经济成效和地缘战略成效方面产生了无穷的边际效应。试想,如果没有郭文贵先生和闫丽梦博士这样的“先知”向世界发出了“黑暗即将到来”、“病毒就是中共军方超限生化武器”这样颠覆世人认知的消息。世界已经陷入不可自拔的黑暗中,各国政要不得不向中共魔鬼政权俯首称臣。

如果说,中共将巨大的贸易协议包藏着中共病毒祸心的前提下用以黑治国理念向世界输出以黑当白的价值观后,就可以达到统治全球的战略野心,彻底实现颠倒黑白的世界观和人生观。如今还有人认为这是危言耸听吗?悲哀的是这样的事情正在发生,香港被超限战的战术攻陷后、缅甸正在落入中共黑爪之中、接下来台湾、新加坡等周边国家呢?日本的命运又如何?美国等西方世界正在持续陷落中,世界命运陷入“隐性感染”的不确定因素中……。

本书作者提出“隐性感染”新术语后,在分析了非典的传染源后确定人作为患者的传染源为“甲型病毒性肝炎、流行性感冒、埃博拉病毒病(ebola virus disease,EVD)等。”认为“患者是不是传染源或不是主要的传染源∶如人H7N9 禽流感,流行性脑脊髓膜炎、流行性乙型脑炎,很多自然疫源性疾病或人兽共患病,如流行性出血热、钩端螺旋体病等。”作者认为“控制此类疾病流行的意义不大。潜伏期(incubation period)∶指易感(健康)者受感染至发病的间隔时间。患者的潜伏期短至几小时,长至十多天、几十天,甚至几年、几十年”(见4P)为什么会这样?作者给出的答案很是令人震惊,告诉你,此类病毒潜伏期甚至长达半个多世纪,从这次中共病毒来看,很不幸被应验了。闫博士也认为“现在将永远在我们人类中共(见2月11日春晚),疫苗根本无法应对不断变异的新病毒,除非将CCP斩草除根,拿到原始病毒株,重新设计疫苗,治理全球健康,否者人类将和这样的不确定性病毒共存。加上郭文贵先生提到的中共针对世界的3F和13579征服世界的计划,而2025、2035、2049就是一个灭白计划。“灭白”即定点清除白人计划,你觉得人类还有未来吗?西方世界仍在浑然不觉吗?

本书继续提出新的术语叫“贮存宿主”,字面翻译就很邪恶,即病毒在人和动物身上存储达到长期存在的作用,这样可以长期控制世界,贮存宿主到底怎样?“指能长期甚至永久维持该病原体存活并不断流行之动物和/或人类群体。”本书作者再次赤裸裸地强调“在贮存宿主之界定上,又显示我国传染病流行病学之优势,”这这种优势是什么已经不言而喻,就是一个个鲜活无辜的生命成了实验鼠。并且在此强调,一定要利用“传染源和贮存宿主在西方学术上无严格界限,可以混用”的基础上继续欺骗西方世界,将西方世界推向一个巨大错误中,即本书作者似乎传递一个声音,即一定要触发西方世界造成大错。这一点,CCP已经达到目的,如果再不觉醒,郭先生提到的2025、2035、2049灭白计划一定会实现。要知道这是习近平大魔君努力现实的全球战略计划。这种灭绝种族计划正是中共自称以极小的代价和几乎0风险既可以实现的计划中共绝不会放弃,从2020年美国大选和中共病毒大流行中针对病毒真相的拉锯战中看美国天真、迟钝的反应即可得知。而唤醒世界并清除中共恶政就是新中国联邦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义务,爆料革命为此而生,也为此而战!

                           2021年2月16日15:25分写于东亚

参考资料:

闫博士(见2月11日春晚)

《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传染源》

新华网

科技日报

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Gnews无关

审核:煙火1095/喜马拉雅东京樱花团

+5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