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怨声载道的加拿大官办中共病毒疫情隔离营

加拿大多伦多枫叶农场 阿黎

图片来源:CBC

据《国家邮报》2021年2月16日报道,从国外旅行回到加拿大的人可能被关进联邦政府的隔离酒店,这些看起来荒诞不经的地方被塑料布所覆盖,被隔离者必须呆在房间里,等待低质少量的饭菜送上门,每天只有几分钟的时间被允许到外面呼吸新鲜空气。

疫情以来,加拿大机场的规则一直很混乱。什么人能飞,什么人不能飞?测试还是不测试?2021年1月初,政府出台规定,要求乘飞机的旅客抵达加拿大机场时,必须持有中共病毒阴性检测结果。两周前,又宣布对所有到达国际旅客进行强制性的72小时酒店隔离,费用自理(据说2000加元)。上周五,据悉这些政府批准的由中共控制的酒店将于2月22日开始接收隔离旅客。

然而,自疫情开始以来,已经有超过5000人被撵到了政府的隔离设施。这些由加拿大公共卫生局运营的 “最后手段 “设施,将成为那些被政府官员指证缺乏适当的病毒测试,或缺乏安全的地方隔离14天的人的隔离住所,这种地方令人想逃离。

被隔离者的自述

安吉洛-瓦内加斯(Angelo Vanegas)

他1月中旬从墨西哥探亲回来后,在卡尔加里的一个指定设施里被隔离了14天。他当时被一辆车窗漆黑的车从卡尔加里机场撵到该设施的。他说:”你看不到司机或任何东西。一旦你到达该设施,他们就开始告诉你规则……你不允许订购Uber Eats或Skip The Dishes(都是点餐APP),你甚至不允许把地点告诉自己的家人。”

图片来源: nationalpost.com

安吉洛在飞回加拿大之前,在墨西哥花了大约200美元做了一个中共病毒测试,他被保证这个测试可以被加拿大官方接受,他本希望在家里度过隔离期。然而测试不被接受,卡尔加里机场的安检人员告诉他,他需要在酒店隔离。

安吉洛说,在酒店里他无所事事。每天有三顿小分量的饭送来。他每天有15分钟的户外活动时间,但由于脚趾甲感染,他无法活动,最终不得不去医院就诊。酒店有无线网络,但质量很差。他只能用他手机的流量。他不允许和保安以及其他客人说话。他说,给家人打电话,是 “让我从痛苦中活下来的真正原因”。

图片来源:nationalpost.com

史蒂文-杜辛(Steven Duesing)

他在多伦多的一个隔离点呆了近三天。他1月下旬到达,本以为自己从美国来的阴性检测结果足以让他回家隔离。经过几次检查和询问,他最终坐上了去多伦多一家酒店的大巴。他从离开飞机到到达酒店房间花了三个小时。他说:”肯定不是一次好的经历…食物很糟糕。当我试图拍照或录像时,他们非常生气。”

尼基-马西斯(Nikki Mathis)

埃德蒙顿峰会(The Summit)教会的牧师尼基-马西斯从达拉斯出差回来后,被撵到了一家隔离酒店。在1月28日的Facebook帖子中,她的丈夫克里斯说,警方和卫生官员不肯告诉他妻子的去向。

“我推搡、询问,试图反抗,但他们说,如果她反抗,他们会逮捕她。他们不会给我任何关于他们要带我妻子去哪里的信息。”克里斯-马西斯写道。”你可以想象,我勉强保持镇定,想知道世界上发生了什么,似乎是一夜之间在我们的国家发生了什么。”

政府运营的隔离点有11个,分布在全国9个城市,另外还有两个省或地区运营的隔离点。这些场所分别在白马、温哥华、基洛纳、卡尔加里、里贾纳、温尼伯、多伦多、蒙特利尔、弗雷德里克顿、哈利法克斯和圣约翰。

联邦政府表示,截至1月24日,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已有717人被隔离在指定地点,阿尔伯塔省215人,萨斯喀彻温省4人,曼尼托巴省112人。另外,魁北克省有790人被隔离,大西洋各省有78人,育空地区有3人。安省最多,有3111人被关在隔离营里。

联邦公共卫生官员拒绝回答《国家邮报》关于这些隔离设施的问题,包括:谁在这些场所提供安全保障,人们在户外允许呆多久,是否有吸烟和禁烟的房间,是由酒店工作人员还是公共卫生工作人员值守,谁在酒店提供食物。联邦官员也拒绝回答这些酒店中是否会有从2月22日开始参与所有国际旅客强制72小时隔离计划的酒店。

社交媒体上还报道了其他关于在这些设施中悲惨住宿的故事,一些人将其称为加拿大的秘密营地。加拿大公共卫生局于是在推特上辩解:”联邦政府指定的隔离场所,通常是酒店房间,不是拘留营”。

围绕隔离中心的混乱,加上设施的保密性,持续吸引了人们的关注,同时也引发了围绕宪法自由的质疑。

阿尔伯塔省省长杰森-肯尼(Jason Kenney)建议,这个过程应该不那么神秘,他本月初在Facebook上写道,卫生当局 “如果他们对人们将在哪里居住等问题更加透明,就可以避免很多愤怒和混乱”。

2月初,加拿大公民自由协会致信联邦政府,对新的检疫制度规定所有国际旅客必须在经批准的酒店住上3天表示担忧。信中说,这项政策 “似乎是以个人不会安全地在家中自我隔离的风险为前提的”。”这是一个假设的风险还是经验上可证明的?”

CCLA基本自由项目主任卡拉-祖威柏(Cara Zwibel)说,人们担心的是酒店的花费对隔离的人的影响,而且该政策似乎是为了阻止旅行,以及是否公平地考虑了人们出国的原因。她说:”在疫情的这个阶段,我们要问的是为什么现在(这样做)和为什么这样做,”

那些被允许离开强制性酒店进行隔离的人,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其他地方完成检疫,之后要接受私人保安公司做的后续检查,以确保他们遵守他们的检疫计划。联邦政府与四家公司签订了合同,分别是加拿大专员团、G4S安全解决方案有限公司、加拿大加达保安公司和帕拉丁风险解决方案公司。这些公司将在全国35个城市进行检查,以确认旅客的检疫工作是否得当。从1月29日起,他们开始在蒙特利尔和多伦多做这种检查。

在没有安全的地方隔离的情况下, 如果生活在一个群体环境中或与脆弱的家庭成员一起生活,或者无法负担14天的酒店住宿,这些人可能有资格转到11个政府隔离设施之一。

随着联邦政府周五提供了更多关于边境规则和限制的细节,有一点似乎很清楚:对于许多国际旅行者来说,到达机场后,他们的旅行折磨远未结束,须进行多次中共病毒测试和检查,然后强制72小时酒店隔离等待结果。不幸的人们,欢迎来到最后的“度假”旅馆。

评:

加拿大政府以病毒检测方式不合规定等为借口,强制将飞到加拿大的旅客带到他们的疫情隔离酒店,用封闭的车辆将旅客秘密地带走,警察和政府官员还威胁旅客,如果他们反抗会被逮捕。在旅客隔离期间,官方不允许旅客与家人和外界联系,甚至不允许与酒店工作人员和住客交谈。规定只能呆在房间里,每天只允许15分钟到户外透风。食物被送到房间,量小质劣。一切费用旅客自付。据说落地后72小时酒店隔离,等待病毒测试结果的费用是2000加元。

这种对旅客的强行秘密关押,还不如犯人在监狱的待遇。监狱的放风时间多于15分钟,他们允许与外界联系,犯人的食宿是免费的!

加拿大政府利用疫情,明目张胆地违反宪法,限制加拿大人的行动自由,这与中共对待本国百姓的手法何等相似!加拿大官方对一切隔离酒店计划的细节保密,是避免被良心媒体报道,或被隔离旅客亲友前去追究和示威,还是明知违宪而心虚?已经被曝出加拿大政府指定的隔离酒店为中共控制,除此之外,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呢?

加拿大人惊问:加拿大一夜之间变成了这样?!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加拿大早已被中共长期深度渗透,近年来特鲁多政府的诸多对中共的妥协政策和对国内经济的束缚,和对反集权声音的打压都透露出背后中共控制的迹象。

中共病毒的爆发,使加拿大政府在走向集权的道路上疾驰狂奔。如果加拿大人不拼命反抗,让政府的酒店疫情隔离计划得以实施,那么加拿大距离变成中共国的一个省或另一个香港的日子就不远了。希望加拿大人尽快醒来,反抗集权,与世界上一切正义的力量联合起来,消灭中共!

原文链接


校对 文锦
发稿 云起时

+5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