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的公关政变 – WHO对CCP病毒的调查结果举世哗然

新闻来源:Daily Mail《每日邮报》| 作者:JAMES TAPSFIELD | 发布时间:2021年2月14日

翻译/简评:wmorpho | 校对:SilverSpurs7 | 审核:freedust | Page:拱卒

简评:

世界卫生组织调查小组在中共国武汉两个星期隔离,两个星期对病毒的起源进行调查后,得出的结论否认该病毒是从实验室泄漏的理论。之后,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呼吁中共国提供有关Covid-19起源的“所有证据”,因为担心没有原始数据会影响世卫组织的调查结果。他坚持认为,世界需要“深入了解”致命大流行的发生方式,呼应美国对科学家进行独立调查的担忧。他在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采访时被问及美国对调查的忧虑时,他表示深有同感,并将在即将举行的七国集团会议上推动更加透明的调查。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周五表示,华盛顿对世界卫生组织“Covid-19早期调查以及对于问题的沟通方式深感忧虑”。世界卫生组织调查小组的成员之一彼得·达萨克(Peter Daszak)曾经在中共国工作长达15年之久,深谙中共国的腐败交际之术,与武汉实验室副主任石正丽有推杯换盏,卡拉OK的友谊,他的调查结论与中共国的官方语言别无二致,这样的调查结果一点儿都不意外。好在英美两国政府都不认同他们的调查结论,要求中共国提供病毒感染的所有的原始数据的呼声会越来越高,以毒灭共的时代已经到来。

原文翻译:

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呼吁中共国提供有关Covid-19起源的“所有证据”,因为担心没有原始数据会影响世卫组织的调查

  • 鲍里斯·约翰逊呼吁中共国提供有关Covid-19起源的所有证据
  • 世卫组织支持北京对疫情暴发声明的表现遭到抨击
  • 中国共产党坚持认为病毒并非源自武汉

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今天敦促中共国提供有关Covid-19起源的“所有证据”,原因是担心没有原始数据会影响世卫组织的调查。

英国首相坚持认为,世界需要“深入了解”致命大流行的发生方式,呼应美国对科学家是否能够进行独立调查的担忧。

该评论是在上周前往武汉的实况调查团否认病毒可能从实验室泄漏的理论之后发表的。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赛随后表示,所有假设仍然还是都有可能的。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周五表示,华盛顿“对Covid-19早期调查以及对于问题的沟通方式深感忧虑”。

约翰逊首相今天在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采访被问及美国对调查的忧虑时说,他深有同感,并将在即将举行的七国集团会议上推动更加透明的调查。

他说,“当你染上像冠状病毒这样的人畜共患的瘟疫时,我们需要确切地知道它是如何发生的。

“的确,如果是人畜共患的瘟疫,如果它真的被断言是源于人类与动物界的接触,我们需要确切地知道具体它是怎样发生的。

“它是来自海鲜市场吗?它是来自蝙蝠吗?蝙蝠与穿山甲有关吗?所有这些问题都是主观推测。我们需要查看数据。我们需要查看所有证据。”

外交大臣多米尼克·拉布(Dominic Raab)早些时候坚称,科学家必须“获得充分的合作并获得所有他们提出问题的答案”。

前往中共国调查大流行起源的世卫组织小组成员约翰·沃森(John Watson,)教授今天证实,尽管病毒来自实验室的理论“不太可能”,但并未排除这种可能。

英国前副首席医疗官在BBC 一台《安德鲁马尔电视秀》的电视节目中说,该调查小组无法取得病毒爆发时的某些原始数据。

但是他也强调说,他不能完全确定这种病毒最早是在中共国出现的。

他说,调查员“必须确保我们不仅仅要在中共国境内寻找病毒来源,也要在中共国境外寻找”。

鲍里斯·约翰逊今天在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采访时坚持认为,世界需要“深入了解”致命疫情的发生方式,呼应美国对科学家能否进行独立调查的担忧。

恩巴雷克博士说,他的团队已经排除了这种病毒从武汉病毒研究所等实验室泄漏的可能性(如图),称这种泄漏“极不可能”,不应该进行进一步调查。

世界卫生组织在湖北省武汉市访问期间,有保安人员在武汉病毒学研究所外面监视

中共国科学家和官员们一直渴望将责任归咎于中共国的境外——各种暗示该病毒可能起源于孟加拉国、美国、希腊、澳大利亚、印度、意大利、捷克共和国、俄罗斯或塞尔维亚。

沃森教授今天在英国广播公司(BBC)发表讲话说:“我认为,病毒在武汉大爆发的始发方式以及有关这些病毒在储存的不同动物中的生活方式的各种信息有多种因素,这一切都表明,中国是病毒爆发的一个非常非常可能的发源地,但绝非必然是病毒从动物传播给人类的地方。

“而且我认为我们必须确保我们不仅仅要在中国境内寻找病毒来源,也要在中国境外寻找。”

当被问及世卫组织小组是否有权获取有关中共国首批感染冠状病毒的174人的原始数据时,沃森教授说,他们看到了有关病例的“大量信息”。

但是,他补充说,中共国只允许团队查看“有限数量”的原始数据。

沃森教授说:“我们没有看到所有原始数据的内容,也没有看到所使用的原始问卷调查(当然,它们应该是中文的),但是除了事实之外,还必须考虑一个问题,是否有人去过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

他说,该小组的调查并非“一次性”的,世界卫生组织将其视为“调查的开始,这将花费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中共国已经被指控武汉病毒研究所可能是Covid-19病毒来源。

然而,世卫组织调查小组得出结论,“极不可能”是实验室引发的病毒感染。

沃森教授说,病毒是从实验室中传出的可能性并没有被排除。

外交大臣拉布先生在安德鲁·马尔的节目中表示,英国政府将“推动”让中共国提供所有的原始数据。

他说:“我们将推动对数据的完全访问权限,获取需要的所有数据,以便能够揭示我认为大多数人都希望听到的有关病毒爆发的答案和原因。

“这很重要,不是为了地缘政治得分或类似的事情,而是为了我们可以吸取教训并防止其再次发生。”

在此之前,世卫组织调查小组负责人彼得·恩巴雷克表示,需要对北京推动的病毒来自进口肉类的理论进行“进一步研究”,同时还要研究在国外报道的新冠病毒早期病例。

同时,他否决了该病毒从武汉实验室泄漏的理论,称“极不可能”,不需要进行下一步调查——尽管数周前美国政府官员称病毒从武汉实验室泄漏是“最可信的”理论。

这并不是世界卫生组织第一次因鹦鹉学舌般地传递北京的信息而受到抨击,唐纳德·川普去年在从世界卫生组织撤回美国资金之前也提出了同样的抨击——拜登总统已承诺要撤销川普总统的指控,美国要重返世界卫生组织。

世卫组织负责人谭德赛博士也因对中共国的赞美而受到严厉批评——在病毒爆发初期,尽管人们强烈怀疑北京披露的的数据以及过去中共国掩盖疾病暴发的历史,谭德赛却赞美中共国的“透明性承诺”是“无以言表”的。

消息还显示,谭德赛博士在竞选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期间得到了北京的支持,而且中共国经常向谭德赛参与的政府或组织机构捐赠大量资金。

在新闻发布会上,埃姆布雷克博士支持北京的说法,即2019年12月之前没有证据显示病毒在中共国 “武汉或其他地方”传播——尽管多项研究表明该病毒在全球传播的时间要比该时间早几个月。

恩巴雷克博士概述了该小组为期一个月的实况调查的发现,他说该小组未能确定该病毒的起源和病毒是如何感染人类的。相反,他说团队提出了四个有关其起源的理论。

参加世界卫生组织大流行病起源调查的世界卫生组织小组成员约翰·沃森教授说,病毒从动物传到人类可能发生在中共国境外。

武汉调查小组世卫组织首席研究员彼得·恩布雷克提出了四种有关病毒如何感染人类的理论:从宿主动物直接感染到人类,通过中间动物感染人类,通过食物感染人类以及通过实验室泄漏感染人类。

他说,最可能的解释是该病毒从其最初的宿主动物传播到一种中间动物,该中间动物与人类紧密接触后感染了人类。

他说,中间动物可能包括在武汉市场出售的冷冻或冷藏动物产品,也包括从海外进口的产品。

恩巴雷克博士说,下一个最可能的说法是该病毒直接从其原始宿主动物传播给人类,并提出了蝙蝠是可能的源头。

但是,他说,人类与蝙蝠在武汉并没有密切接触,而且在中共国,蝙蝠和其他各种动物物种(包括野生动物,宠物和农场动物)的拭子未能找到原始病毒。

恩巴雷克博士呼吁要对这三种理论进行更多的研究,并说小组应该既在中共国境内又在中共国境外找病毒来源。

他唯一不赞成的理论是该病毒是从实验室泄漏出去的,称这种事件“极不可能”。

中共国武汉研究团队负责人梁万年博士进一步表示同意——声称没有证据表明病毒在感染人类之前就已存在于中共国的任何设施中。

他说,如果在病毒爆发之前实验室中没有这种病毒,那就不存在病毒从实验室泄露的说法。

梁万年博士反而推出了令一个理论,冷冻食品可能是病毒来源的理论(最近几周在中共国已经成为热门话题),他的研究表明,新冠病毒可以在低温下长期生存。

他补充说,这意味着该病毒可能从很远的地方传到武汉,但他没有特别指出病毒来自海外。

他进一步透露,华南海鲜市场——发现第一批Covid病例的市场——并非是该市唯一受到感染的市场。

他说:“虽然一些早期案例与华南海鲜市场有密切的联系,但有些案例与其他市场有联系,而其他案例则与市场完全没有联系。

“华南市场很可能成为病毒传播的焦点,但该病毒同时也在其他地方传播。无法根据当前信息确定该病毒是如何被传到华南市场的。”

他声称,实际上,最早于12月8日发生在武汉的Covid确诊病例与该市内的任何市场都没有关系。

他补充说,从华南市场早期病例中采集的样本显示出该病毒的细微变化,这表明该病毒在导致这些感染之前已经存在于人体内有一段时间了。

恩巴雷克博士对此说法表示同意,他说生鲜市场在早期传播中发挥了作用,但无法确定病毒是如何进入市场和如何通过市场传播的。

世卫组织的调查结果是北京领导人习近平的一次公关政变(照片为习近平与世卫组织领导人谭德赛博士握手),外交官们在证据上不断地跳来跳去力图证明造成这场全世界大流行的疫情不是从中共国开始的。

多个国家已经发现证据表明该病毒的起始传播比原先想象的要早几个月。尽管北京试图坚称该病毒是在其他国家发起的,但大多数科学家仍然认为中共国是该病毒的起源,这加强了共产党官员掩盖了早期传播证据的可能性。

对于这种病毒如何传播到人类,梁万年博士提出了其他解释,在世界各地出现猫科动物中有感染病例后,梁万年说猫可能是中介动物。

他还指出,水貂是另一种宿主动物的证据,而不是蝙蝠或穿山甲——这两种动物都是传统中药和烹饪中常用的动物。

他补充说,自病毒首次爆发以来,已经对中共国各地的动物,包括对家养的动物、野生动物和宠物进行了数以万计的PCR测试。他说,所有测试都是阴性的。

另一位调查小组的世卫组织科学家,马里恩·库普曼斯(Marion Koopmans)进一步建议说,兔子,竹鼠或雪貂可能起了中介作用,因为它们都容易感染冠状病毒,而且其中一些在武汉的华南市场上也存在。

世卫组织的任务从一开始就一波三折,首先是中共国政府施加的拖延和阻碍,然后是科学家们被北京当局洗脑。

专家们在中共国呆了一个月,在隔离区呆了两个星期,然后在实地考察中只花了两个星期。

在访问期间,调查小组没有发布正式的行程安排,记者们被挡在一定的距离之外——信息泄露是没有可能的。

例如,据透露,科学家们在华南海鲜市场上只花了一个小时,却抽空参观了一个庆祝中共国抗疫成就宣传展览。

他们似乎还花了几天时间在旅馆里接待了来自中共国的各种官员的来访,而没有走入城市去调查病毒是怎样传播的。

他们在武汉病毒学研究所花费了将近四个小时进行了更深入的研究,并说在那里会见了中共国科学家,包括中共国正统蝙蝠冠状病毒专家之一,武汉实验室副主任石正丽。

美国前总统唐纳德·川普重申了一个有争议的理论,即实验室泄漏可能是大流行的根源。

实验室的科学家对一些世界上最危险的疾病进行了研究,包括与Covid-19类似的蝙蝠冠状病毒。

北京急于对其处理混乱的早期疫情行为的批评转移视线。

中共国已将国内外的注意力重新集中于其对疫情的处理以及疫情的恢复上。

同时,美联社的一项调查发现,中共国政府限制了对该病毒爆发的研究,并阻止科学家与记者交谈。

世卫组织调查小组的任务旨在迈出研究病毒起源的第一步,据信该病毒起源于蝙蝠,由于一些中国人对另类美食的癖好,病毒通过穿山甲或竹鼠等其他野生动物传播给人类。

通过冷冻产品贸易进行的传播已作为一种新理论出现,并且这种说法在中共国变得很流行,而且世卫组织的调查人员似乎也倾向于这种可能性。

世卫组织小组的另一名成员上周晚些时候告诉美联社,中共国的公开程度超出了世卫组织小组的预期,并给予了世卫组织小组所要求的所有场所和人员的完全访问权限。

这位出生于英国的动物学家彼得·达萨克(Peter Daszak)专家说,调查小组调查的问题包括首例被感染的人是哪些,病毒与动物的联系以及进口的冷冻食品是传染源的可能性——这种理论是中共国一直在推动的。

中共国在去年五月的世界卫生大会上承受巨大国际压力的情况下,与世卫组织小组进行了数月的谈判后才同意这一次的调查,北京方面仍然抵制要求进行严格独立调查的呼吁。

自去年控制疫情以来,中共国经历了局部感染的复发,但武汉本身的生活已基本恢复正常。

总结他在中共国的经历,恩巴雷克博士总结道:“有趣的发现是,被调查的人并没有掌握非常令人兴奋的线索。

“当我们与第一病例感染者进行交谈时,你可能认为他们一定有一些非常特殊的生活习惯,譬如在山上徒步旅行,在家养野性宠物,相反,你会发现他们的生活与我们非常相像——在互联网上花些时间,像我们许多人一样,从事类似的工作、活动和体育运动。

“这说明这项调查工作有多么复杂,历时仅过几周的调查研究,不可能得出所有答案。

“这需要系统地完成,一点一点地积累以获得答案,我们将与中国同事继续一起进行这个调查。”

🔗原文链接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2月 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