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实验室内有可进行人工病毒传代实验的秘密蝙蝠笼

新闻来源:Daily Mail《每日邮报》| 作者:Glen Owen & Jake Ryan| 发布时间:2021年2月13日

翻译/简评:helloworld |校对:SilverSpurs7 |审核:万人往 |Page:小雨

简评:

世卫组织发表了荒谬的调查结果,引发了科学界对其敷衍和作为政治噱头的指责和反击。而新的证据也被爆出,武汉病毒研究所申请了“蝙蝠养殖笼”的专利,而且也明确提到用人工方式让蝙蝠感染病毒,这种行为就叫做“人工传代”。

中共进行生物武器制造的手段极其隐蔽,经手的当事人甚至可能对参与毫不知情。但是,正因如此,科研人员等可以毫无愧疚、正大光明地发表所有研究成果,而这些成果都将成为溯源路上所遗留的各种蛛丝马迹。这次曝光的“人工传代”,即是隐藏病毒实验室痕迹的重要步骤,也是世卫组织“尽责”调查应查明而未查明的部分之一。世卫组织的拙劣表演不仅自砸了招牌,还激起全世界各国科学家和顶尖专家发声和质疑,从而让真相能够更快地浮出水面。

原文翻译:

揭露:武汉实验室内的秘密蝙蝠笼,研究人员计划在那里繁殖动物用于病毒实验——尽管世卫组织“调查”新冠肺炎起源小组的英国科学家予以否认

  • 在病毒扩散前数月,实验室获得了活蝙蝠饲养笼专利
  • 世卫组织为北京当局说法背书,称实验室的泄漏“不太可能”
  • 专利称:“能够在人工条件下健康生长和繁殖”

处于对冠状病毒大流行起源疑点中心的中共国实验室,在病毒开始传播前几个月,获得了一项可存放活实验用蝙蝠的饲养笼子的专利。

这一消息在世界卫生组织(WHO)上周为北京背书之后被曝光。而世卫组织称该研究所发生泄露“极不可能”,同时认为病毒通过冷冻肉进入中国的理论值得研究。

世卫组织中共国调查小组成员包括英国出生的动物学家彼得•达扎克(Peter Daszak)。他的组织“生态健康联盟”与武汉实验室的科学家一起,研究蝙蝠传播病毒已有15年之久。他坚决否认研究人员饲养实验用哺乳动物。

不过,《星期日邮报》已经确定,武汉病毒研究所(WIV)在2018年6月申请了“蝙蝠饲养笼”的专利,该专利将让蝙蝠“能够在人工条件下健康生长和繁殖”。

本报记者看到,这项专利已于2019年1月获得批准,而11个月后,北京当局报道了距该所仅几里之遥的武汉首例病毒病例爆发。

处于对冠状病毒大流行起源疑点中心的中共国实验室,在病毒开始传播前几个月,获得了一项可存放实验用活蝙蝠的笼子的专利。图为研究人员戴着丁腈橡胶手套处理蝙蝠。

该研究所2020年10月16日申请的另一项专利,涉及“野生蝙蝠的人工繁殖方法”。

该专利讨论了非典病毒(SARS-CoV)从蝙蝠到人类和其他动物的跨物种传播,并称:“自然或人为感染病毒的蝙蝠没有明显的临床症状,其机制尚不明确。”

该专利明确指出,该方法可进行用于科学实验的蝙蝠繁殖。“本发明旨在提供一种野生捕食者蝙蝠的人工繁殖方法,其目的是克服现有技术中的缺陷,并将野生捕食者蝙蝠进行人工驯化、繁殖、传代、建立人工繁殖群体,从而为科学研究提供一种全新的实验动物模型。”

针对研究人员是否饲养活蝙蝠的问题,达扎克先生在去年4月发布的推文写道:“研究人员没有饲养蝙蝠,也不去杀死它们。”

“采样后,所有蝙蝠均被放回栖息洞穴。这是一种保护措施,在疾病保护方面,这比杀死它们或试图将它们在实验室饲养要安全得多。”

去年12月,他似乎重复了这一说法,称与他合作了15年的实验室(比如武汉的实验室),“里面没有活的或死掉的蝙蝠。任何地方都没有证据表明发生了这种情况。”

中共国政府为该研究所披上了秘密的外衣,这使我们很难确定这些专利在多大程度上被转换为实践。但网上关于该实验室工作的记录也称,研究人员能够使用12个蝙蝠笼,以及12个雪貂笼子。

上周,达扎克先生因他与武汉实验室研究和资金方面的联系而面临激烈的批评。他还反咬了美国情报部门,而美国国务院此前引述该部门情报,指出实验室泄露是病毒的“最可信”来源。

达扎克先生是世卫组织调查小组的成员。该小组对中共国政府试图推卸病毒传播的任何责任给予了支持。他们的调查结论基于对武汉病毒研究所工作人员的采访,而该所与中共国军队关系密切。

本报去年披露,世卫组织允许中共国对参与调查的科学家进行审查,同时还任命达扎克先生为十人小组的成员。尽管这位英国慈善机构负责人对武汉实验室蝙蝠病毒研究提供了资助,但此前已因安全原因已经停止了。

该专利讨论了非典病毒(SARS-CoV)从蝙蝠到人类和其他动物的跨物种传播。图为大马蹄蝠

蝙蝠笼专利中包含了有关喂养、饮水和繁殖条件的详细细节,称这些动物“根据需要进行捕捉,并……在采集[所需样本]或暂时饲养[一段时间]后释放”。

2019年11月,当美国情报部门指出该实验室可能爆发新冠肺炎疫情之际,武汉实验室申请了一项专利,描述了一项用于治疗在生物安全实验室中处理病原性病毒时遭受的伤害的设备。

申请该专利的研究人员在武汉病毒研究所工作了十多年,其中包括一位研究蝙蝠冠状病毒的科学家。

这种专门的止血带装置,设计用于缠绕在病毒学实验室事故中出血者的手指上,似乎是几百项公开专利中唯一一项与治疗伤害有关的专利。

开源情报顾问查尔斯•斯莫尔(Charles Small)研究了该病毒的起源并发现了专利。他说:“武汉病毒研究所在山洞中捕捉野生蝙蝠,并在他们的专利笼子里繁殖它们,作为科学实验的动物模型。他们提到用人工方式让蝙蝠感染病毒。”

“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专利方法,将在每天喂食时间处理非典相关冠状病毒的蝙蝠,而这存在冠状病毒外溢的风险。”

武汉病毒研究所还宣布了雪貂和兔子的笼子。

亨利•杰克逊学会(Henry Jackson Society)智囊团执行董事艾伦•门多萨(Alan Mendoza)表示:“世卫组织应全面说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蝙蝠和蝙蝠冠状病毒实验。随着这场疫情的蔓延,越来越多的人不幸丧生,而对中共国和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的质疑不断加深。”

“越来越明显的是,世卫组织的调查与目的不符。我们需要中共坦白,告诉我们新冠肺炎来源的真相。”

中共国大使馆没有对武汉病毒研究所上的活蝙蝠实验发表评论。昨晚,中共国大使馆表示:“越来越多的国际报道表明,2019年下半年,该病毒和疫情在世界多地爆发,这说明世卫组织对其他国家和地区进行类似考察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达扎克先生昨天拒绝置评。

全球专家谴责官方调查是“把戏”

生物安全和传染病权威专家告诉《星期日邮报》,世卫组织对疫情来源的调查是安抚中共国的“把戏”。

他们说,上周的初步调查结果不是寻求真相,而是一个政治噱头,其目的是帮助急于脱罪的北京政府。

科学家们指责联合国机构对武汉可能发生的实验室泄漏事件的担忧置之不理,推崇“奇谈怪论”,认为新冠肺炎起源于中共国境外,并可能通过冷冻食品进口到武汉市。

Bruno Canard 布鲁诺•卡纳德

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结构病毒学家和研究主管。

印度Agharkar研究所的微生物学家Monali Rahalkar,过去八个月来一直在调查新冠肺炎的起源。

“世卫组织的调查是伪装。如此多的利益冲突和混淆视听,就好像你要求哈桑•鲁哈尼(Hassan Rouhani,伊朗总统)领导对伊朗核计划进行的国际检查一样。世卫组织正在自毁信誉。”

Richard Ebright 理查德•埃布赖特

新泽西州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生物安全专家兼化学生物学教授。

“这场考察访问是一个骗局。它没有可信度。它的成员心甘情愿地(至少在一个案例中,主动地)参与了造谣。其预定的、预设的目的是提出作为政治图谋幌子的建议,即病毒来源于中共国境外……并通过国际旅行或国际运输的冷冻食品到达武汉。没有认真的人会认为,国际运输的冷冻食品是病毒如何到达武汉的合理解释。”

David Relman 大卫•雷尔曼

加利福尼亚州斯坦福大学生物安全专家兼微生物学和免疫学教授。

“如果你所标榜的权威信息是由那些将因揭露这些证据而失去一切的人所提供的,这与通过嗅探测试相去甚远。”

Filippa Lentzos 菲利帕•伦佐斯

伦敦国王学院战争研究系和全球卫生与社会医学系生物安全专家。

“考察团的信息显然是政治性的而非科学性的,并且与北京当局的可能来源于中共国境外说法非常吻合。他们没有提供任何可靠证据,证明为什么他们不认为实验室泄露家说应继续深究,或有什么更有可能的其他解释。”

Colin Butler 科林•巴特勒

前世卫组织顾问,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流行病学家。

“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的小说可能已提供对实验室泄漏理论的否定。”

“反对这种假设的证据似乎可以归结为:‘我们在武汉病毒学研究所度过了三个小时,我们与那里的人们进行了交谈,我们认为他们是诚实和能干的。当他们说病毒没有泄漏时,我们相信了他们。”

“我过于简化了,但这个结论建立在薄弱的证据上。由于彼得•达扎克[英国科学家]在武汉的工作和友谊,有如此明显的利益冲突。加入团队时,世卫组织将他纳入团队的举动,严重地自毁声誉。”

Jacques Van Helden 雅克•范•海尔登

法国马赛(Marseille)艾克斯-马赛大学(Aix-Marseille Université)生物信息学教授。

“世卫组织专家小组的结论是,实验室假说极不可能,不会进一步研究,但未提供任何科学论据。我们必须不断探索每一种情况,以证据为基础,不带偏见,同时避免猜测和政治劫持。”

Monali Rahalkar 莫纳利•拉哈卡

莫纳利•拉哈卡

印度阿加尔卡尔研究所(Agharkar Research Institute)的微生物学家,在过去的八个月里一直在调查新冠肺炎的起源。

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排除实验室泄漏假说是没有道理的。爆发始于武汉。这个城市拥有武汉病毒研究所和另外两个进行冠状病毒研究的中心。武汉病毒学研究所从中国南方的一个煤矿(其中的矿工患上了一种神秘的呼吸道疾病)收集了与中共病毒(Sars-Cov-2,导致新冠肺炎Covid-19的病毒)的已知最具亲缘关系的病毒以及其他病毒。

Nikolai Petrovsky 尼古拉•彼得罗夫斯基

尼古拉•彼得罗夫斯基

阿德莱德(Adelaide)弗林德斯大学(Flinders University)医学教授,冠状病毒疫苗研发者。

“这份初步报告超出了许多人的预期,他们强调了中共国政府提出的两个关键主张,但又受到其他方面的挑战:疫情的病毒源可能在中共国境外,以及通过冷冻食品传播到中共国的可能性。”

“病毒通过冷冻食品带入中共国的说法充其量不过是一种幻想,看起来只是一个烟幕。真正独立的调查仍然很有必要。”

Raina Macintyre 瑞娜•麦金太尔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柯比研究所(Kirby Institute)传染病专家和生物安全研究计划负责人。

“该团队没有揭示任何实质性的新情况。该病毒可能是在自然界中出现的,但是实验室事故也是一种可能性,因为生物安全4级实验室(武汉病毒研究所)正在研究蝙蝠冠状病毒,包括2012年发现在矿工中爆发的病毒。它们没有提供否定实验室泄漏理论的任何证据。”

Rossana Segreto 罗萨娜•塞格雷托

罗萨娜•塞格雷托

奥地利因斯布鲁克大学(University of Innsbruck)的微生物学家,并撰写了研究病毒可能被基因操纵的论文。

“世卫组织团队在全世界媒体面前否定了实验室的泄露事件,之后又说所有的假设都需要进一步研究,似乎并没有认真行事。”

“中共病毒(Sars-Cov-2)的结构表明,该病毒可能是人为产生的。目前仍然没有科学验证的证据证明这种病原体是自然形成的,但人为错误引起的实验室事故是大流行起源的可能性却被排除了。”

“这是一个过失。之前有多个实验室事故的例子,而全世界有几十个实验室正在用可能引发大流行的变异病原体进行实验。这让我们所有人都处于危险之中。”

Jamie Metzl 杰米•梅茨

杰米•梅茨

医疗保健和技术专家,世卫组织人类基因组编辑咨询委员会成员。

“声明宣布实验室意外泄漏的可能性不值得进一步调查,这令我感到震惊。尽管尚未发现证据表明新冠肺炎像委员会认为的那样,来自野生动物之间的传播或冷冻食品,但大量证据表明,意外泄漏是可能的来源。”

“我们迫切需要一个不受中共国当局管理的无限制法证调查。”

Alina Chan艾琳娜

麻省理工学院布罗德研究所(Board Institute)的分子生物学家。

“这次调查达到了中共国的目的,精确提供了它想要的结果,因为世卫组织在排除实验室泄露的同时,还说出诸如调查冷冻食品传播的必要性,以及该病毒来自另一个国家的建议。这感觉就像一场表演。世卫组织已经表明,它对中共国这样一个强硬国家没有任何筹码。”

Rasmus Nielsen 拉斯穆斯•尼尔森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计算生物学教授。

“这种情况下,任何负责任的科学家都不该对起源做出强烈的主张。3月,中共国研究人员被禁止调查,其他研究人员也无法获得样本和数据。据我从发布的声明中了解,用于排除实验室泄露的唯一证据是武汉病毒研究所表面的高安全标准。这是一个非常软弱的声明,其更具政治性而非科学性。”

Michael Lin 迈克尔•林

加州斯坦福大学神经生物学和生物工程副教授。

“通过冷冻食品传播的想法在理论上是可行的,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已知案例发生。敷衍了事的调查,包括向中共国官员和科学家提问,远不足以平息对实验室泄漏的担忧。”

🔗原文链接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

+7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2月 15日